第41章 接机

上一章:第40章 亲吻 下一章:第42章 业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枝笑着抹开她的脸,心被塞得满当当。

亲也亲了,关系也确认了,就没什么好扭捏的。黎枝甚至还细细回味了一番,脸红心跳里,其实宋彦城的吻技还不错。而且看他从容主动的架势,足见经验丰盛。

宋彦城亦心满意足,看她眼波流转的样子,至少得换来一句娇嗔。但黎枝却问:“你亲过多少女孩儿啊?感觉还可以耶。”

宋彦城:“??”

黎枝抿抿嘴,显然意犹未尽。

宋彦城真给气笑了,拽过她的手狠狠一捏,“你个没良心的。”

一路回家,黎枝心情是真的好,逮着宋彦城侃天侃地。

宋彦城话少,但听得认真,偶尔提唇轻笑,红灯时转过头看她满脸笑容。恋爱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舒心的,能在对方身上找到归属感。

她像个小太阳,往他心田装满阳光。

“对了,这几天爷爷那儿我可能不能过去。”黎枝说:“公司有些活动安排,下周又要去录节目。”

“这次录制地是哪?”

“三亚。”

宋彦城心想,好地方,飞去探班也方便。

“这次录制时间有点长,你就不要来探班了。”黎枝说得自然而然。

宋彦城手僵在方向盘上,有那么几秒无语凝噎,他泄气道:“我也忙。”

“短信还是要发的,电话也要每天打,视频晚上我给你发。这些还是要做到的。”黎枝事无巨细地交待。

在女友力这一块,她是拿捏得死死。

“哦。”宋彦城眉眼动了动,假装淡定不在意,扭头看车窗外夜景,其实心里还挺喜欢被她管束的感觉。

——

《跟我去远方》定在这个月月底播出,算算时间,正是三亚录制的时候。毛飞瑜这几天也忙,和制作组联系频繁,主要是商议一些剪辑后期的事项。

周四,黎枝飞三亚录制新一期的《跟我去远方》。下榻三亚湾的酒店,向伊卓是上午的航班,见到黎枝时,他热情招手,而黎枝见到他身边的时芷若,下意识地站定脚步。

时芷若维持礼貌,“伊卓哥,那我先回房间了。”

没留住人,向伊卓对着时芷若的背影欲言又止。擦肩而过时,她和黎枝宛若陌生人。

四月初的三亚已经很热,酒店临海,能听见阵阵海浪响。

向伊卓眼神惋惜,斟酌语气,“你和芷若,读书那会儿关系很不错的,怎么现在。”

黎枝笑笑,“师兄记错了。”

“这儿没外人,你诓不得我。”向伊卓轻皱眉头,“当年你们还合作过一出话剧,自编自演自导,在校园文化节上拿了优秀奖,我前阵子去青海看望过师傅师母,他还提到了你。”

提及往事,黎枝心口微微绞痛。她极力维持淡定,无所谓地笑了笑,没说话。

向伊卓那时就是话剧社的社长,对黎枝很是注意。他一直觉得,这是个有演技,有想法,有远见的姑娘。她应该要走得更好、更稳。

无可奈何花落去,昨日之日不可留,向伊卓知道,这也都是后话了,只是仍觉惋惜,“盛星的话剧本子写得那样出色,直至现在,还保留在学院新生的宣传册本里。只可惜,少年早逝。”

盛星这个名字又被故人提起,像一记闷锤,哐的声往黎枝心里砸了个小血坑。

“他当年车祸去世,师傅也伤心了好久。”向伊卓是性情中人,他当年以师兄的身份,与他们三人颇有交情。他也知道黎枝和盛星谈过恋爱,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早就放下了吧。

那时候的三人挺惹眼,走哪儿都是一道风景线。黎枝和盛星是一对,和时芷若是闺蜜,两姑娘被戏称是表演系的双生花,做什么都黏一块儿。向伊卓那时已有诸多戏约,不常在校。偶尔听说后来时芷若和黎枝闹掰,扯淡的说是什么都喜欢上了盛星。

向伊卓只觉荒唐,怎么可能。

再后来,盛星车祸,明星陨落,便很少听到黎枝的消息。

工作人员过来传达事情,黎枝被唤走,向伊卓看着她背影,原来时间最易逝。

下午嘉宾到齐了,黎枝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对毛飞瑜说:“你跟我一块儿去吧,见到姜老师我还是紧张。”

毛飞瑜嗤声,“呵呵。”

黎枝侧过头,“你太监啊?阴阳怪气的。”

毛飞瑜略为暴躁地揉了把头发,“你懂个屁。”

三亚这天气室外录制还是挺苦,烈日当头晒,紫外线忒强烈。黎枝抹了好几层防晒霜,又是冲浪,又是出海,又是沙子里挖螃蟹的,一天下来头晕眼花。

节目组的安全措施到位,一个劲儿地给嘉宾降暑气。录制第三天,是去果园摘菠萝蜜。节目内核就是返璞归真,观众也喜闻乐见明星干活。

向伊卓经过这两天的暴晒,皮肤黑了三度。

姜棋坤老当益壮,六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长相,三十岁的身体。一身黑色背心和亚麻长裤,手臂竟然有肌肉。

但黎枝没太上心,空当时,往时芷若那儿瞄了好几次。

时芷若能红到现在不是没有原因,除了演技加分,面对公众的形象也不作妖。她能得这么多资本喜欢,敬业也是主因之一。

整个环节录下来,她都保持了很好的配合度。

菠萝蜜那么大一颗,摘下后还得往小三轮上搬,再顶着大太阳推去果园外装上大卡车。整个园子里都是菠萝蜜黏腻的香气。黎枝被果壳上的刺扎了好几道血口子都默默忍着。

六点终于结束录制,她不顾形象地往泥上一坐,拿着草帽扇风。时芷若的助理暂时没过来,她一个人站在那儿,微弯腰,表情隐忍着痛苦。

“晚上允许你吃顿虾……啧,你听我讲话了没?”毛飞瑜不满地晃了晃手。

黎枝的目光从时芷若身上收回来,站起身说:“我去洗手。”

那边,时芷若额头上都是汗,皮肤也泛红奇痒。她下意识地要去扶东西,手虚虚一抓差点晕倒。她助理急急跑来,适时扶住了时芷若,“没事儿吧芷若,赶紧回酒店休息,已经让人去买药了。”

助理吓得半死,“你怎么不提前说你过敏呢?出事儿了怎么办?”

时芷若微蹙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幸亏黎枝跟我说的,我在洗手间碰到她。”

时芷若怔然,下意识地往右边看。那里空荡荡的,只有海风吹着果树叶子轻轻飘。

周六晚八点,《跟我去远方》第一期正式登陆卫视台。从收视率追踪上看,效果是非常不错的。毛飞瑜守着黎枝的微博刷新,粉丝数眼见着上涨。

尤其放到黎枝做沙发那一段儿,微博评论相当精彩:

-卧槽?我震惊全家,她是怎么扛起那个沙发的?

-大力水手转性?

-哈哈哈哈楼上你笑死我。

-姐姐低调美丽,向各位前辈学习,弱弱提一句,《指间月光》里也有姐姐的表演,大家可以顺便看看姐姐。

-楼上的后援会未免过于自卑哈哈哈。

毛飞瑜自己都看乐了,把平板递给黎枝,“算是迈出第一步了。”

黎枝接过搁一旁,没看,只低头笑了笑。

“还有一个事儿,我也是听人说的。”毛飞瑜告诉她,“节目后期剪辑时,原本是想把你做沙发的片段给删掉。原因你应该清楚。”

黎枝蓦地抬起头,笑意淡了些。

当然清楚,这个片段一定会是这一期的亮点,亮点则意味着关注度。是有人不愿意她抢了风头,甚至连平分秋色都不愿意。

“据说是总制片亲自放了话,留你这一段儿。”毛飞瑜眼神意味深长,“林制片是张一杰的人,张一杰是凡天娱乐太子爷孟惟悉的心腹。”

话不用说太满,黎枝自然明白。

孟惟悉和宋彦城是挚友,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半是他出手仗义。

“还有,我再跟你提个醒。”毛飞瑜目光锐利,不苟言笑,“跟你那位甲方解约,是,这样的确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但他当初找上你,也没安什么好心。半斤八两,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跟我去远方》的播出,在此时的综艺风向里简直是一股清流。观众看倦了闹腾的选秀和竞技,看腻了刻意的炒作和作秀,这种慢节奏的真人秀一下子收获好口碑。

姜棋坤老师儒雅依旧,谈吐大气。黄泽年纪轻轻,帅气养眼,谦逊有礼。时芷若往屏幕那一杵就是个仙女,美人美景十分养眼。黎枝做沙发那段可以说是第一期的画龙点睛,播出后,她的表情包也迅速出炉。大众也没忘记她此前声讨许袅袅的那股凌厉劲。

不卑不亢,不屈不服。

而且自那件事后,本可以趁机抓这波热度刷刷脸,但半个来月,她一个字都没发。

谦逊与美丽,是最大的闪光点,黎枝的粉丝量在一夜之间,涨了三十万。

三亚录制结束,五号的航班回海市。

毛飞瑜在飞机上交待这几天的行程安排,“没有休息时间了,本来晚上还有宣传照的拍摄,我帮你调整到明天,你好好睡一觉。”

黎枝嗯了声,“你待会坐公司车走,我不顺路,我想回去看看奶奶。”

毛飞瑜不疑有他,“成,注意安全。”

海市今晚有风,一扫前两日的闷热,有了几分春夏交接的气息。机场T5达到层外,宋彦城的黑色保时捷停在不显眼的位置,远处的大幅广告电子屏变化深浅光芒,在他脸上抑扬顿挫。

手机响,宋彦城划开一看,黎枝的信息:“你的人间小可爱还有五分钟抵达怀抱,biu~biu~”

宋彦城收拢手机于掌心,推门下车去机场内。

黎枝走的这一周,两人其实很少打电话,白天都忙,扯平。晚上有时她要录节目,经常到凌晨一两点。回酒店累极,发个信息就睡着。

甚至某个时候,宋彦城还摇了摇手机,以为是机子出了问题。

啊,和不知名女明星谈恋爱还是有点辛苦的。

机场口的白炽光亮像宝藏入口,里面人来人去,相聚别离,对宋彦城来说,是久别后的小欢喜。他走到接机口,因为是晚班,所以人不算太多。也真是因为不太多,所以某一个群体就显得格外注目。

六七个年轻孩子,女多男少,他们举着牌子,手上缠着彩色飘带,往出口不停张望,“应该快出来的吧,从三亚飞来的就这一趟航班呢。”

宋彦城皱了皱眉,迟钝半秒,又走近特意确认了下牌子上的内容——黎枝。

“……”

他反应过来,这是粉丝接机。

这边,黎枝笑逐颜开,越接近出口,越控制不住地加快脚步。毛飞瑜的电话忽然响铃,黎枝边跑边接,那头一顿急嚷:“有粉丝!你注意点,理一下形象,别乱说话。”

黎枝太阳穴一跳,来不及了,她已经听见了:“来了来了,黎枝好,枝枝好!”

她有点懵,在看到很粉丝站在一起的宋彦城后,更懵了。

她就像一个摄影机,一路慢镜头过去,宋彦城的眼神追着她动,随着身边的人们声音渐大,宋彦城的脸色也将赤橙黄绿青轮了个遍。

姑娘们年纪不大,热情洋溢,大学生模样,也没多夸张,难掩喜悦地冲黎枝拍照,招手。

“枝枝你好呀。”

“哇,本人好漂亮!”

“出来后能不能签个名儿?”

黎枝换上笑脸,亲和且友善,“谢谢你们啊,辛苦了。”

宋彦城是特意换了新衣裳,把自己往英俊迷人里可劲儿造作,风衣垂顺,裤线笔挺,器宇轩昂的站在那儿。他旁边的一个男生忽然叫他,“这位哥,你也是果梨橙吧?”

“?”宋彦城慢半拍地觉悟,所以,黎枝的粉丝自称果梨橙……神他妈果梨橙。

“哥,你也拿块牌子,你个儿高,举高一点,枝枝看得更清楚。”男生热情道。

宋彦城“被迫”接受这个自制接机牌,他看了一眼,还挺精致。就这样,宋彦城这个假粉和一群真粉站在一起,眼巴巴地盯着黎枝。

黎枝是个很有分寸尺度的人,气场和临场反应不输红人。她表现得很自然,笑容亦得体,没抹杀好意,而是将他们引到一旁的空地不阻碍别的旅客。

黎枝耐心签名,微笑看向每个人,“谢谢你们哦,很晚了,回去路上一定注意安全。下次不用费时间过来接我,大家忙自己的事就好。”

黎枝说话很得体,松松软软的声音,因为舟车劳顿带了点点沙哑。

其中一个小年轻嗷嗷称赞:“枝枝你好美的!”

黎枝边签名边笑,“我三天没洗头了。”

众人乐出了声儿。

七八个人,不算惹眼,甚至没太吸引路人的注意。他们围成一个圈,就像一个小花盆,温柔地浇灌,友善地抚摸,他们都期待着这颗小苗能开出姹紫嫣红的花儿。

挨个儿签完名,领头的那个女孩儿问:“都签好了吗?还有谁没签呀?”

给宋彦城接机牌的那个男生一巴掌把他推到前排,“哥,你怎么不动呐?”

宋彦城:“……”

不想签名,只想揍你。

宋彦城看向黎枝,黎枝波澜不惊,唇角的笑,眉眼的温度,连距离都未刻意改变。她进退有度,处事自如,既没有对于这一切来临时的兴奋,也无故意为之的假淡定。

这一刻,宋彦城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迷情。

黎枝笑容坦荡,望着他眼底熠熠如星光,轻声问:“签名吗?”

宋彦城说:“没带本子。”他伸过手,淡声,“签这儿吧。”

他的掌心摊开,指节匀称修长。黎枝不经意地往旁边挪了两小步,恰好挡住右边的视线。黑色签字笔头像逗猫棒,轻轻软软地扫过掌心。

“好啦,大家早点回去,注意安全。拜拜哦。”黎枝旋上笔帽,双手捧着,礼貌还给粉丝。

一次愉快的接机经历,男孩女孩纷纷招手:“枝枝再见。”

“会继续支持你的。”

“加油哦!”

毛飞瑜是个人精,得到信号的时候,就让公司的车往这边开。宋彦城站在后方,目送黎枝上车。她的身影娉婷,朝夜色而去。她没回头,但车子驶动后,后座的车窗滑了下来。

宋彦城一个人来接机,又一个人回去。

车沿原路开,夜风从窗外涌入,吹开发,露出男人饱满的额头。宋彦城单手扶方向盘,左手搭在车窗沿。这座繁华都市群生群像,霓虹弥漫,料峭的春风也变得热腾腾。

红灯时,车身缓缓停住。

宋彦城慢慢翻开右手心,那里仿佛被炙热火焰烫出了一朵烟花。

黎枝在机场并没有给他签自己的名,而是在他掌心写下——

爱你。

宋彦城喉结微滚,滑出一道欲色的弧,无人之境的此刻,他想起一句话:

沉睡的凶猛在苏醒

完全为你现形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叫太易动情

……

但我喜欢这罪名。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40章 亲吻 下一章:第42章 业绩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1季) 小李飞刀3:九月鹰飞(上下) 安珀志4:奥伯龙之手 奥术神座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谜踪之国I:雾隐占婆(地底世界之雾隐占婆) 高能来袭 至尊箭神 我在春天等你 国家发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