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亲吻

上一章:第39章 吃醋 下一章:第41章 接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宋彦城这个姿势其实挺流氓,腿岔开,坐没坐相,歪七八扭地半躺在沙发上。腿倒是挺长,圈在黎枝的大腿上,紧紧的。

他哦了声,“悍妇和作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黎枝嘀咕抗议,“谁要和你当一家人。”

宋彦城低问:“你现在是不是进了我家门?”

“……”

这话好像没毛病。

黎枝估摸着当无赖是当不过他,干脆沉默以对。宋彦城享受这一刻的安静,人没说话,箍着她腰的手也没松劲。

这一刻,于二人,是久违的安然。

黎枝也不欲拒还迎做违心的推辞,她在宋彦城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体会这一刻的放空与安宁。

她全身轻松,半边面颊枕在宋彦城的怀里,听见男人的心跳声重而有力。

投影屏上的画面停顿住,草原,星空,起伏的山峦廓影。原来景色是什么不重要,浪漫这个词,从来只与身边的人有关。

黎枝倏地开口,“我这个人,父母不详,无依无靠,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我这个职业,没挣什么钱,也没多少人知道,却还一堆桎梏和规矩,以后多的是身不由己。也许我们不能像正常情侣那样约会,你会受委屈。”

宋彦城说:“你在,我就不委屈。”

黎枝撑起脑袋,冲他笑了笑,“这么会哄人。”

他说:“宋彦城的嘴,绝不是骗人的鬼。”

黎枝笑意更甚,“上哪儿学的?”

“真心实意。”宋彦城不想她离开半步,手绕到她后脑勺,又把脑袋压回了怀中。

投影屏散发光影,将客厅罩出一层生机盎然的淡蓝色。半晌,黎枝在他怀里说:“宋彦城,那就试试吧。”

宋彦城搂住她的腰一下子猛力,疼得黎枝龇牙叫唤,恨不得给他一拳,“你家暴啊!”

宋彦城眉眼舒暖回春,英俊的脸也有了温度,“哪敢,舍不得。”

黎枝从他怀里站起身,压了压衣摆,人是淡定的,“我明天放假。”

宋彦城笑道,“好巧,我也放假。”

黎枝抬了抬下巴,“我明天要补觉,不许吵我。不许对我大呼小叫,不许对我发脾气。”

宋彦城双手搁胸前环着,歪着头对她笑。

黎枝女友气势十足,“听见没有,宋彦城。”

“汪!汪汪!”蹲在玄关睡觉的金毛忽然诈尸,应景地回应黎枝。

无言里,宋彦城决定明天炖狗肉。

数日高强度工作,黎枝是真累了。她心态好,好像做什么决定都荣辱不惊。宋彦城看着她毫不留情的背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黎枝忽然停在房间门口,转过身,声情并茂地对他抛了个飞吻,“晚安哦!男朋友!”

动作夸张却妩媚天真,她好像春天里的一枝小花儿,就这么在他心间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宋彦城回书房,实在是好消息需分享,于是打开微信群,逐一@各成员:

齐明,孟惟悉,魏律师都在线。宋彦城说:“脱单日,我想给你们发红包。”

三人齐齐一个大问号,孟惟悉率先回复:“谁把他移出群聊,我给他发红包。”

齐明:“与宋同喜,他脱单,我正在脱内裤,好有默契。”

魏律:“楼上的,你尿裤子了?”

下一秒:[群主开启全群禁言]

宋彦城开始刷屏:“你们嫉妒我是不是?”

“看吧,没人回复,这是默认。”

“一群蛇蝎心肠的悍夫。”

这几个的情分摆在这,是宋彦城真正意义上的哥们儿。他是个情绪不太外露的人,一生之中,也就这么几处栖息地能够惬意输出了。

季左在零点汇报完工作邮件,询问明天与客户的饭局订在哪里。宋彦城想都没想,“取消,我明天约会。”

次日,黎枝八点才醒,天光大亮,窗帘过滤,房间像是加了一层柔化滤镜。

黎枝半梦半醒,敲门声响起。

她转过头,宋彦城靠在门口,一身行头是阿玛尼今春新款,他穿浅色年轻又俊朗,“黎小姐,请问可以起床了吗?宋先生等你很久了。”

黎枝有点眼晕,顶着一头乱糟头发,抱着被子眼神无辜。

宋彦城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她迟疑,“啊?”

“不化妆也这么好看。”

宋彦城带上门,很绅士地回避,黎枝缓过劲,揪紧被子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换衣服时,她记得宋彦城今天的着装,特意换了一套同色系的裙子。结果出门前,宋彦城接到老宅电话,明姨告诉他,老爷子病了。

约会泡汤,两人往老宅赶。

宋彦城倒是没什么紧张情绪,平平淡淡的,事不关己的模样。黎枝倒是担心,碎碎念了一路。宋彦城下车的时候,冷漠说:“做个样子就行了,不必太上心。”

宋兴东受凉高烧,折腾了一夜,今晨才降温。家庭医生来了一拨又一拨,照顾得妥帖细致。黎枝进去看他时,宋兴东正好是醒着的。

入春了,他还戴着薄绒帽,躺在床上双眼微睁,病态更显老态,分明是位垂暮的老者。他看见了黎枝,眼皮抬了抬,虚弱着声音,“瑶瑶来了啊。”

黎枝点了下头,“爷爷。”

宋兴东是病糊涂了,亦或是记忆回光返照,他目光痴愣,而后忧郁痛苦,忽地叫了一声,“囡囡啊。”

黎枝在南方福利院长大,或许有些词语有理解的不同,但在她意识里,这个词也可以是女儿的爱称。还没来得及深思,宋兴东又昏睡过去。

医生护士个个涌上前,关红雨和几个叔伯站在一旁,宋锐尧正好到家,焦急飞奔,不停询问:“爷爷怎么样了?”

整个宋家兵荒马乱,唯独宋彦城是这乱象里的特殊存在。

他静极了,冷极了,站在门口,眸色沉下去,没有温度。这才像她初次见面时的那个宋彦城,孤傲阴鸷,眉眼之中甚至有两分厌世情绪。

黎枝走过去,与他并肩站着,然后悄无声息地牵住了他的手。宋彦城像被解了穴,慢慢侧过头,看向她。黎枝嫣然一笑,小声说:“没事儿,我在呢。”

她很用力地掐了掐他手指头,指甲尖在指腹上画圈圈。

宋锐尧既然回来,卧室的这扇门他宋彦城是别想进了。黎枝晃了晃他的手,偏过头,“要不要我帮你?爷爷肯定想见我。”

宋彦城反握住她的手,转身就走,淡声说:“不用了,我不在意了。”

从老宅离开,车往市区开。天色降下来,正是黄昏缱绻时。

黎枝一路都很活跃,说剧组的事儿,说录综艺的趣闻,叽里呱啦像个“晚饭想吃什么?”

宋彦城转着方向盘,情绪依然不高,但想到是两人的第一次约会,他仍记得多几分温存,“我给季左打电话。”

黎枝一脑袋问号,“我们约会,给你助理打什么电话?”

“订西餐。”

黎枝直接抢走他手机,“宋哥哥你没约过会呀?”她坏笑如小狐狸,“带你体验一下平民生活。”

黎枝带他去了电影学院,这边禁停范围大,宋彦城估摸着车位难找。黎枝却熟练指使,带他弯弯绕绕进到后门附近的一条美食巷子里。

一家日料刺身馆门口,黎枝下车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然后笑着冲宋彦城招手,示意他停到门口车位。日料店的老板年轻有型,戴了顶鸭舌帽,又酷又MAN。

宋彦城说:“你的朋友真不少。”

黎枝扒着他的胳膊往肩上嗅,嫌弃地咦了声,“你又开始建醋厂啦?”

宋彦城无语,低头看她一眼,黎枝俏皮地疯狂眨眼。

“我读大学的时候,这条美食巷刚建好,看着比现在新。日料店的老板五年前还是小鲜肉,现在女儿都能打酱油了。你看,”黎枝指向右边,“这家的豆花好好吃哦,你等等啊。”

她小跑过去,热情洋溢的笑脸搭配声音洪亮:“阿姨,多放点红豆哦!”

再跑回来,她手上拿着两大杯豆花,“你是甜味的,我是咸味的,不浪费,还可以交换吃。”

宋彦城精准抓重点,“那不是吃我的口水?”

“???”黎枝把手一摊,“瞬间就无食欲了。”

宋彦城忽的低头,就着她的手,咬了一下她吸管,正儿八经地尝了下味道,挺客观地评价道:“你比较好吃。”

黎枝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但又没有证据。宋彦城径直先向前,背脊挺直,宽肩窄腰,西裤笔挺,整个人高大精神。

后门保安处,录个指纹再登记一下身份证,黎枝带他夜游电影学院。

“这是教学楼,平日上大课都在这儿。那是演艺中心,一些表演课题的彩排和形体课就在那上。”黎枝身姿轻跃,微暖路灯下,两条腿匀称修长。

宋彦城对这些本无兴趣,但与黎枝有关,便多了七分认真。

“女生宿舍在哪里?”他问。

黎枝啧的一声,“你什么人啊?”

宋彦城薄唇抿出淡淡笑意,天边月,春夜风,头顶是一片星空。

“每年我们系评贫困助学金,喏,就在明启礼堂里。先是宣传栏里挂一周名单公示,再进行代表投票。”黎枝说起这些,神情淡然,“不过能来这儿上学的条件都挺好,所以我每年都有名额。”

宋彦城的心揪了揪。他能想象,小黎枝从小到大的生活,悲惨人生,受人救济,却仍艳丽生长。这是宋彦城不曾体验过的心态,也是他无能理解的发展。

他沉声问:“你恨过吗?”

黎枝诚实点头,“恨过。也委屈过,哭过,想证明,想反抗,想改变。但……我先得活下去。你看,我熬过来了,现在过得还算不错。我是超级大赢家,对不对?”

她孩童般的笑容明亮又灿烂,眼里的希冀写着从未自弃。

对视里,那份勇气好像能传染,全是雄赳赳的阳光,赶跑了宋彦城在宋宅那儿积累的不甘与郁气。

他的心情,到这一刻是真正被治愈了。

原来,约会不需要高级西餐厅,不需要进口红玫瑰,不需要精心打扮,不需要刻意筹谋。她喜欢你,可以随时带你走进她的旧日时光,走她走过的路,听她的过去。好的坏的,恶的善的,都那样真实。

夜游校园结束,离开之前,黎枝又跑去买了一杯波霸奶茶。宋彦城以为女孩儿贪嘴,结果她买回来却推给他,“给你喝。”

“你不喝?”

“我怕胖。”黎枝挺有一名演员的觉悟,在自律这件事上,她从不松懈。她看了看奶茶,眼里几分不舍与期待,最后舌尖伸出一点点,轻轻舔了舔嘴唇,可怜兮兮地说:“喜欢的东西要给喜欢的人喝。”

“然后你看着解馋?”宋彦城笑了。

黎枝抓着他的手一顿摇,“你也太聪明了。”

宋彦城左手端着奶茶,右手牵住她,在夜色朦胧里去停车场。

这辆保时捷才做过保养不久,加了木调中性香氛,融进真皮的淡淡膻味里,变得有点欲。上车后,宋彦城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下没下地轻敲。

气氛一时安静,像是故事的引子在悄然铺垫。

车窗紧闭,就这么短短一分钟,黎枝都被闷出了薄汗。她打破这诡异的沉默,伸手去戳宋彦城的手臂。戳一下不够,两下,三下,一段乱点。

宋彦城看着她,“干什么?”

“想干什么都可以。”黎枝轻抬下巴,理直气壮,“女朋友可以这样,这样,还有这样。”——

她的食指上移,轻轻柔柔地去捏宋彦城脸。

宋彦城双目注视,升温,炙热,每一秒钟,都能清晰感知这个男人的变化。

车内氛围灯是偏暖的浅色调,他的眼瞳像镀了一层温柔的光。黎枝怯了胆,分了神,心跳扑通亦好像能发声。

“咔哒”一声脆响,宋彦城解开安全带,半个身子越过中控台,捧住黎枝的脸,亲吻像是带着霞光炽火的蝴蝶,一一飞过她的眉眼鼻梁。

宋彦城声音沉下去,沉到了嗓子眼,“男朋友可以这样,这样,还有这样。”——

他的亲吻降落于最终的栖息地,与黎枝唇齿相依。

黎枝脑海轰的一声,白茫一片。直到舌尖的温度拉回思绪。她睁眼,看着这个男人是如此真挚和专注。她抓紧的手指开始尝试放松和依顺。她闭上眼,心安理得地接受,心甘情愿地回应。

入口绵软,是宋彦城不曾体验过的甜。

他终于松开她,稍稍离开些,极力平复气息,“什么味,嗯?你好香。”

黎枝的舌带都好似打了结,“哪有,我刚才吃了豆腐花,只有咸。”

宋彦城按住她的后脑勺,额头抵额头,哑声:“胡说,是枝枝小天使。”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9章 吃醋 下一章:第41章 接机
热门: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捉鬼天师 灭顶之灾 绝世武皇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 依偎 冤鬼路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恶魔的伪装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