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表白

上一章:第37章 上面 下一章:第39章 吃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条微博在一个小时后进入热搜上升榜。

在这期间,黎枝的手机号已经被打爆了,她索性关了机落个清净,只在关机前给毛飞瑜发了个定位。半小时后,毛飞瑜风驰电掣地赶来,气喘吁吁地一路跑进这个小酒馆,酒馆里放着歌曲,“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

毛飞瑜也是服气,“我电话都快炸了,你倒有闲心上这儿喝酒。”他坐下后要了一瓶啤酒一口气灌下去半瓶,终于缓过劲,“你究竟想干吗?”

黎枝翘着腿,是真沉静,“都写在微博里了。”

无意追究,仅摆事实,只求公道。

毛飞瑜把啤酒瓶搁右手边,瓶底磕了磕桌面,“许袅袅团队都快疯了,我看你一发微博,我就离开了宾馆。她经纪人四处托人联系我,估计是想让你删博。”

顿了下,他问:“删不删?”

黎枝平静道:“她向我道歉,我就删。”

毛飞瑜笑了笑,“不错啊妹妹,现在这么刚了?”

黎枝垂下眼睑,盯着手中的玻璃杯,“不想再被欺负了。尊严这种事,有时候是自己争来的。”

毛飞瑜眼神亦坦然,没了以往的爆裂脾气,只问:“想好后果了没有?无止境的交涉,公司方面的压力,舆论的影响,对方粉丝的攻击。还有,你这综艺是上星的名额,如果节目组要弃车保帅,也不是不可能。”

黎枝点点头,“嗯。”

“好,我明白了。”毛飞瑜喝完剩下的半瓶啤酒,低头笑出了声儿。

黎枝看向他,“笑什么?”

毛飞瑜啧了啧,“笑你挺来劲儿。”

节目组那边安排的房间是肯定不能回去了,毛飞瑜带她去镇上住民宿,还特地找了一家位置偏僻的。毛飞瑜用自己的身份证去开房间,黎枝去上洗手间。

他这边弄好后去找电梯,结果在长廊里碰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长廊的灯做旧做暗,光晕微黄提氛围,第一眼他还以为看错了,直到电梯口的姜棋坤侧了侧身,他背后明小棋才露出半张脸。

毛飞瑜先是跟姜棋坤打招呼,“姜老师好。”

姜棋坤面色无异常,礼貌地一点头,便错身而过。明小棋顿在原地,挠了挠鼻尖,歪着头冲毛飞瑜笑了下。

毛飞瑜觉得挺魔幻,“你怎么在这儿?”

明小棋眨眨眼,“探班。”

“不,不是,你和姜棋坤老师?”毛飞瑜皱了皱眉。

明小棋的笑容越发含蓄,“怎么没见黎枝姐?”

毛飞瑜当然听得出是在转移话题,他心思复杂,这个圈子待久了,再不明白就白混了。难怪她这么年轻就能跟着《指间月光》那样的大IP剧组实习。

毛飞瑜顿觉惋惜,一晚上的心情更坏了。

《跟我去远方》第二期的录制下午已经结束,黎枝做事之前有过深思熟虑,挑中这个时间节点,给双方都留了余地。在民宿待了一晚,第二天,两人最早的航班回海市。

公司已经炸成一锅粥,几个高层都施压枫姐,枫姐一见到他俩便一顿撒气:“翅膀硬了是不是?这种大事怎么不提前跟公司请示?现在的后果有多恶劣你们知道吗?!”

毛飞瑜连连点头,“是是是,枫姐消消气儿,回头我一定骂骂她。”

枫姐冷呵,“小毛哥,你是忘记之前的教训了吧?”

毛飞瑜脸色僵了僵,但还是嬉笑求全的模样。

枫姐双手环胸前,居高临下地命令黎枝:“立刻给我删微博!”

始终安静的黎枝抬起头,目光不躲不藏,“她道歉,我就删。”

枫姐气急,“你,你什么态度?!”

黎枝:“她是什么态度,我就是什么态度。”

“你搁这儿充什么硬气?你有这份资格吗?一个艺人,有多大本事,挣多大面子。你为公司做过多少贡献?现在还想让公司为你收拾烂摊子?”

枫姐这人厉害,打压手段极高,用最直白的语言试图撕裂黎枝的勇气。在她讥讽锐利的眼神下,黎枝依旧平静。她一字一字地说:“错的是她,不是我。”

枫姐真给气疯了,桌子一拍,“经纪公司的老总电话全往我这儿打,在这个圈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怎么相处?”

黎枝默然,但脊梁挺直,昂起的颈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枫姐快步走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阴恻道:“你给我摆什么谱?”

那火气,都快怼到黎枝脸上了。一旁的毛飞瑜忽然敲了敲门板,要笑不笑地说:“枫姐,她哪儿敢摆谱。”

枫姐一声呵斥:“你给我闭嘴!靠本事说话!”

毛飞瑜:“黎枝也不是没给公司挣钱。自家艺人受了委屈,难道公司不该支持她求一个公理正义吗?!”

枫姐脸都气绿了,凶狠道:“你!”

毛飞瑜气势比她更足,凶悍回:“走!”

然后二话不说,拖着黎枝堂堂正正地离开公司。

坐在车里,黎枝这才缓过劲,“小毛哥,你有点刚。”

毛飞瑜无所谓地笑了下,“能有你刚?”

黎枝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揪着手指头转来转去。

“没事儿,别多想。”毛飞瑜碾熄烟蒂,发动车子,“你有什么错,你没错。”

黎枝这事儿闹得大,但舆论风向还是相对客观的。她这一招挺狠,连图带视频都给放了出来,基本就是锤死了许袅袅。许袅袅的粉丝当然不服,一会儿说P图,一会儿内涵黎枝蹭热度。然后被路人无情嘲笑,败了一波好感。

许袅袅也不是省油的灯,这天早上六点就发了微博长文,各种委屈诉苦,然后放出了自己的手链照片,说是某品牌的私人订制,黎枝那条是假货。这微博发的虐粉又固粉,换来粉丝对黎枝更猛烈的攻击。更绝的是,有几个认证的制片人点赞了这条微博以表支持。颇有几分反转的意思。

黎枝微博下的热评,很微妙地被一些辱骂她的言论占据。点进去全是冷嘲热讽和问候户口本。

正值下午,宋彦城在栢铭集团的办公室里,季左看得出来,老板的心情实在算不得好。

宋彦城是个生活习惯很老干部的人,基本不太做多余的社交,手机里也没一些社交软件。但此刻,他拿着手机时不时地看,关了屏幕,没两分钟又打开。

季左也感慨,“黎小姐这个行业,也是挺不容易的。”

宋彦城睨他一眼,“哪个行业容易,都有受委屈的时候。”

季左问:“需不需要做公关?”

宋彦城单手撑着下巴,后颈枕着皮椅微微晃动。他眉头微蹙,大概也是在深思熟虑。季左适当提醒,“这个叫许袅袅的女明星,是您表哥的……女伴。她去年选秀出道,您家那位没少给资源。”

宋彦城听后,撑在下巴上的手轻轻盖了盖眼睛,平声说:“这就不奇怪了。”

他这几位堂哥表哥的,除了宋锐尧,其余的都是风流公子哥儿。尤其这位,表姑的儿子,最是要面子,也最是小气。

“你将购买手链时的合同和凭证转交给黎枝经纪人,他知道该怎么做。”宋彦城站起身,扣上西装外套,电话打给孟惟悉,“你在哪?”

孟惟悉:“你不用知道我在哪,但我知道你找我要干吗。”

宋彦城:“不用废话,这个忙你帮她,改天,不,就今天,我请你喝酒。”

孟惟悉在电话那头笑了笑,“我帮你哄女朋友,那你能不能帮我把前女友追回来?”

宋彦城深吸一口气,“打扰。”

“不闹你,说正经。”于感情于友谊,孟惟悉都是个能托付的人,“我帮你摆平。”

但电话挂断没两分钟,孟惟悉的微信回过来:“你的英雄救美恐怕不能了。”

许袅袅那条曝光黎枝的手链是A货的卖惨微博正有反转形势之时,黄泽忽然发了一条微博,一个微笑表情,然后附了一个25秒的小视频。

原来许袅袅丢黎枝手链的时候,黄泽正好在助理的陪同下返回录制地找东西,好巧不巧的,就这么见证了始末。这个视频正好是许袅袅往水田“丢”的一个动作。

证据确凿,百口莫辩。

黄泽既是同期嘉宾,更是炙热小生,拥粉无数,这些才是真正能撕逼的主。

一刹那,微博爆了。

许袅袅的微博底下被屠版,全是哈哈哈哈的清一色嘲讽。

黎枝自个儿也懵了,赶忙微信联系黄泽。黄泽的回复在半小时后,一个神清气爽的喵喵表情包:“小哥儿就是仗义相助。没事儿,别多想,我纯属看不惯。”

更风云的是,姜棋坤在傍晚,竟点赞了黄泽的微博。

那一刹,黎枝差点哭出来。

一大流量小生替她主持公平正义,一个老戏骨为她证一份公理正道。许袅袅是选秀出道,当时的比赛过程本就存在诸多疑虑,说她德不配位,暗指潜规则。这下,直接败光了她全部路人缘。

事情发酵的数小时后,晚八点,许袅袅终于扛不住,发微博道歉:

-因本人的私心,犯了如同幼稚孩童的错误,不管前因后果是怎样,我都伤害了同僚。请黎枝接受我的歉意。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哭哭~][哭哭~]

评论依旧嘲讽:

-莲言莲语满级范本请参考这里:)

-道歉是你应该的,接不接受是黎枝自己的意愿望周知。

-我要吐了,请把去年比赛我给你的投票钱还给我。

-这么一对比,黎枝真是大气又稳重略略略。

意外的是,也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了:

-等等,H品牌的私人高定今年就出了一套图,官网报道里有迹可循。放大对比,好像A货是许小仙女您这一条呢。

这一天的微博,都快赶上过年了。

许袅袅被疯狂嘲讽,黎枝这边却在疯狂吸粉。

黎枝的手机第二次被打爆,她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成功关了机。

一刹那,万物虚空,一股气儿浩荡而来,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黎枝没觉得多解气,也没觉得翻身做主人了。原来这一路繁花似锦与否并不重要,一切落到一处,她不过是求个无愧于心。

黎枝坐在出租车里,用手盖住了眼睛。

司机开到温臣公馆后大门,黎枝一下车,就看见远处罗马柱那儿,宋彦城一身深灰风衣站立着。春夜起风,吹走摇摇欲坠的暖流,冷如同磨钝了的刀。

宋彦城看到她,暗淡的眼神倏地聚了光。

对视里,两人都不言语。

宋彦城双手插衣兜,似是不太耐烦的语气,实则声音只有他自己察觉的微微颤抖,“还不过来?等着我来背你?”

黎枝赶紧加快脚步,心里默念,大可不必。

宋彦城嘴唇上下轻碰,还在想着要如何找到切入口聊聊天,黎枝迅速拽了把他的手,低声吼:“快走!怕被拍!”

宋彦城:“……”

一拉一扯的,两人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进了入户电梯。

黎枝松口气,松开了宋彦城的手,“安全了。你是不知道,我今天经历了好多事。那个许袅袅向我道歉了,终于!向我!道歉了!”

黎枝兴奋得一跺脚,整个人是真正放松下来,“邪不压正!我就是正大光明的那个‘正’!”

“呜呜呜宋彦城你是不知道有多反转,她粉丝骂我可难听,我都快流眼泪了。”说着,她还真的作势吸吸鼻子,要哭的模样儿。

宋彦城忍俊,“那你现在哭一个我看看?”

黎枝嘁的不屑,“你什么癖好。”

宋彦城沉声:“你问哪个?我怪癖很多。”

黎枝向旁垮远一小步,冲他眨眨眼睛,不说话。

宋彦城就这么看着她,眼里像藏了一枚皓石,低调的,却掩不住几分锐利气息。黎枝何其敏感,下意识地别过头不去看,清了清嗓子,又开始自顾自地诉说。

“这个女的也挺奇怪,她一唱歌的,我一演戏的,资源也不重合,何苦这么针对我。”

电梯指示灯数字跳跃,冰蓝的光感镶嵌在窄屏上。宋彦城负手站立,没搭腔,没回音。

“上午去公司,一股脑儿的让我息事宁人,我没听。”

轻悦提示音,电梯门缓缓划开,迎面的海洋香氛淡而舒心。像是突然进入另一个世界,幽静绵延。黎枝的心不可控地晃了晃,她隐约可知,或许会发生些什么。

黎枝下意识地加快脚步,试图要落下宋彦城。她心慌,背脊也微湿,开始没话找话急急打破沉默,“但我出事儿后,想不到黄泽和姜棋坤老师会力挺。其实他们根本犯不着蹚这趟浑水。”

走过入户花园,门近在咫尺。

宋彦城的脚步声轻而稳,沉甸甸的,好像每一步都踏在了黎枝心里,声音忽起,“黄泽是男的?”

“……”黎枝慢半拍地点了下头,“嗯?嗯。一个很帅的小哥,唱跳全能,挺有观众缘的一个男明星。”

宋彦城走近了些,声音平平,“很帅?”

黎枝背靠门板,心跳在耳膜蹦跶,她莫名紧张,仰看着他,“……帅的。”

宋彦城目光升温,“喜欢他?”

黎枝懵懂茫然,“他人很正直,喜欢。”

宋彦城的眉眼像是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写着势在必得,写着明朗直白,写着我心清明,便一刻也不想等待。

停顿两秒,他问:

“那你喜欢比他帅的男人,说喜欢你吗?”

黎枝瞬间耳目皆失灵,连呼吸都整理不过来。这个隐世的秘密,就这么被当事人亲自揭开。面对面,眼对眼,心对心——

宋彦城在跟她表白。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7章 上面 下一章:第39章 吃醋
热门: 血与火的赞歌 四怪馆的悲歌 女郎她死了 战国那些事儿 十号酒馆:判官 蒙娜丽莎的微笑 鬼才相师 魔剑录 赤城 武当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