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拥抱

上一章:第35章 探班 下一章:第37章 上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枝的盒饭没拿稳,被他那两个伤风败俗的字给给震惊落地。

一地的米粒乱糟糟,黎枝赶紧蹲下收拾。幸而长发遮住侧脸,没教人看见她的慌乱失措。

宋彦城单手入袋,袖口蹭上了些,露出手腕上的半面白金表盘。他侧过身,嘴角的笑意经久不散。孟惟悉与人寒暄之余瞥见挚友表情,啧,没边儿了。

晚上的录制在一农家天台上,是饭后闲聊的戏码。

节目组精心布置过,这天台悬挂流彩灯,木制秋千,藤椅和绿植,极富江南水乡的清丽雅致。录制前五分钟,孟惟悉在制片人的陪同下到现场,与导演打完招呼后,工作人员搬来椅子。

孟惟悉往显示屏前一坐,又拍了拍旁边的凳子,“来,看看咱们的明星。”

字词平平,深意只有宋彦城能懂。

宋彦城当面不好发作,但还是挺坦然地落座。两个器宇轩昂的男人坐一块儿,风景不比这些真明星差。孟惟悉行事低调,不太露面于镜头前,除了几位负责人,别的都不明其身份。

导演手指在屏幕上比划,“这是黄泽,许袅袅。”

“唱歌的那个?”

“对,去年选秀出道的。”导演:“这是姜老师,芷若,还有黎枝。这三人刚参演完《指间月光》,等上映的时候正好节目播出,互相配合宣传。”

这就是节目组邀请黎枝的原因。这部电影是奔着奖项去的,说不定,时芷若还能入围今年的最佳女演员候选名单。届时口碑票房双赢,对这档节目自然助力。

宋彦城对这些不感兴趣,视线离开屏幕,眺至黎枝身上。

黎枝坐在边上,毛飞瑜正在给她补妆。他们在稍暗的地方,相比其他嘉宾,存在感算低的。孟惟悉半笑半认真:“类似谈心,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让他们安排提问,比如,她喜欢什么样儿的。”

他说话压着声儿,刚够宋彦城听见。

宋彦城的表情分明写着胜券在握,淡声,“这还要问?”

录制开始。

灯光乍亮,各就各位,藤编桌子上放了新鲜冬枣,热茶香气四溢,许袅袅和黄泽一起走进来,许袅袅有说有笑,看着金童玉女,落座的时候,原是想挨着黄泽一块儿,估计想炒个CP之类的。但黄泽径直走向黎枝,“今天有没有好吃的零食推荐啊?”

黎枝嘁声,“你是小哥儿,粉丝都看着。”

黄泽蛮自然,“我粉丝经常给我推荐零食,下次分你一点。”

他没理会许袅袅,而是和黎枝坐在一排。

时芷若仙女儿似的坐在秋千上,惬意地轻晃,镜头前完美无瑕。姜棋坤略微来迟,捧着个紫砂壶,挺老干部。聊天话题原本是有剧本的,但姜棋坤老师挺能控场的一人,摒弃了规矩自由发挥。从旅游聊到吃食再到灵异见闻,总不会让任何人冷场。

许袅袅很有表现欲,黄泽进退有度有礼貌,时芷若永远不出错。聊到校园生活时,黄泽说了一段自己在美国当练习生的经历,许袅袅也类似,滔滔不绝,声情并茂。

姜棋坤问黎枝:“小枝是在哪儿上的高中?”

话少安静的黎枝笑了笑,“一个小县城。”

一旁的黄泽插问:“一直不知道你老家是哪儿的?”

黎枝如实道:“我也不清楚。”

见大家反应惊讶,她抿抿唇,“其实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这下连姜棋坤都愕然了。

“我的生活挺简单的,高中和大学都是受好心人资助才能完成学业,做点兼职赚生活费。乏善可陈,没什么好说的。”黎枝目光平静坦然,“就这么过来了。”

这话题多少有点戳人伤疤,黄泽体贴地插嘴,“那你有没有过喜欢的男生啊?”……就这么把话题转移而去。

镜头依旧对准黎枝。

屏幕前,宋彦城的呼吸也渐渐缓慢。

黎枝嘴角始终带笑,镜头怼脸的状态下,也依旧平静自若。只是这沉默两秒的空隙,仍是泄露了心底情绪。别人无从知晓,但宋彦城何其敏感。

她笑意绽大,大方承认,“大学时候的一个男生,他人很好的。”

两小时的录制,孟惟悉和宋彦城提前半小时离开。

春夜暖风拂面,两人开车去泡酒吧。之所以能成为哥们儿,不就是臭味相投。这二位哥儿没别的爱好,唯独喜欢品点小酒。孟惟悉安排好司机在车里等,这酒吧的名字取得挺来劲儿——盘丝洞。

碰杯喝下第一口,孟惟悉说:“张九福调的都比它好喝。”

宋彦城问:“谁是张九福?”

“我司机。”

宋彦城无言片刻,颇感慨:“你这么能说,怎么就哄不回小赵?”

孟惟悉深吸一口气,“我是你祖宗。”

宋彦城嗯了声,“给我留了多少遗产,我让律师过来清点一下。”

“能做个人吗,枉费我假公济私带你来探班小女友。”孟惟悉明察秋毫,洞悉一切,“所以,她知道你心意没有?”

宋彦城如实答:“没有。”

“你俩开始得挺狗血,总让我觉得你有特殊癖好。”

“总比你好,初恋都抢不回来。”

孟惟悉声音平静,“但我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宋彦城:“一生这么长,别拿这话感动自己。”

也就他敢这么跟孟少爷说大实话了,并且自己看得透,“我不许诺天长地久,至少这一刻,我为我的感情负责。”

孟惟悉呛声,“拉倒,你都没敢让她知道。”

宋彦城自信一笑,抿了口酒,凑近低声,“黎枝早就暗恋我在先。”

孟惟悉大吃一惊,“啊?”

宋彦城记得所有的细枝末节,这也是他如今心安的支撑。还很体贴地为人着想,“女孩子要面子,她的事业也有起色。我不想让她大惊大喜,慢慢来。”他说。

孟惟悉感慨,“有点作。”

宋彦城掷地有声,“我心里有数,你不懂。”

孟惟悉很快联想到,“上次听我表妹提起,上个月在巴黎工作室出了一件绝版手链,真是被你买走的?”

宋彦城不否认,“嗯。”

孟惟悉这下有点上头了,“解围,争资源,探班,一掷千金送首饰,宋彦城,你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金主了。”

宋彦城:“我这金主只服务一人,你别夹枪带棒地讽刺。”

孟惟悉笑得风流倜傥,和他轻轻碰杯,“黎枝还不错,是个好演员。”

宋彦城仰头酒入喉,表情分明带着三分言不由衷的骄傲,“当然。”

孟惟悉被酸了一把,但到底是好事一桩,仍然为哥们儿高兴,“我明天要回北京开会,你要想在这多待几天,还是注意点分寸。”

宋彦城知道这是善意提醒,怕对黎枝有影响,是非能避则避。

喝完最后一个杯底,宋彦城站起身,“我也明天的飞机,还有,你的司机借我用用。”

孟惟悉坐在高脚椅上,左腿撑地,抡了半圈看向门口,“干吗去?”

宋彦城没答,低头看手机,对话框里是他给黎枝刚发的微信:

-出来见我。

——

黎枝还在天台上,工作人员只剩几个在收拾设备,毛飞瑜跟她说了下公司最近的安排,一聊聊到了现在。

“枫姐对你倒是上心了,就今天都给我打了五通电话,全是冠冕堂皇的屁话。”毛飞瑜边说边翻看信息,“下次录制可能去新疆……不是,你老低头看什么玩意儿?”

黎枝猛地盖住手机,“没什么。”

毛飞瑜眼神起疑,黎枝挠了下鼻尖,装淡定。

这边说完事,毛飞瑜手上还有点工作要处理便走了。黎枝在天台待到十一点,才奔赴约定地点,百来米之远的小山坡。

说是小山坡,其实就是个土堆,是古镇修缮的一部分,要在这儿建个祠堂之类的。

黑夜无边,只剩风月。黎枝裹着外套,头低得像个乌龟,每走一步,心就跟着颠颤,拐个弯,二十来米远,就看见微淡的光影里,宋彦城长身玉立的轮廓。

心跳得更快了,黎枝深吸一口气,小跑过去,眼巴巴地望着他。

宋彦城抿了抿唇,被她望笑了。

黎枝:“叫我来,就是为了笑给我看?”

宋彦城:“……”

黎枝左看右看,神色仍是紧张的。

“你怎么跟做贼一样。”宋彦城问。

“我这还在录节目呢。”黎枝说。

“怕被拍?”

“我也有粉丝的人了。”黎枝挥拳,“十万!”

“姜棋坤两千万粉丝还结婚生子。”

黎枝被他绕懵了,好像有点道理,“不是,你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

宋彦城心梗半秒,“非得有事才能来找你?”

黎枝懵懂,“不然呢?”她眼睫轻眨,语气无辜,眼神也无辜,“别说你来同里,只是为了来看我。”

宋彦城鲜有被怼得内伤的时候。他自个儿都想笑,肩膀放松下来,一天舟车劳顿也变得无所谓。碰上这么个能气人的祖宗,也就只能当个祖宗捧着了。

他索性点点头,“我如果说是呢?”

黎枝向前一步,踮起脚,手背贴上宋彦城的额头,“烧坏了?”

宋彦城拽住她手腕,“你碰哪?”

黎枝缩回手,“呜,我手脏了。”

宋彦城真就无奈了,低了低声音,似诉苦似烦闷,“就这么想气死我?嗯?”

黎枝抿抿嘴,低下头,终于娇憨地笑了起来。看出了她的故意,宋彦城实属感慨,这就是个小狐狸,坏得浑然天成。

黎枝不再开玩笑,收了收情绪,问出心里话:“让我到这儿来,真有事?是不是你爷爷那边需要我露面?”

宋彦城心思分了岔,岔得离谱又敏感,“是不是除了爷爷,我和你之间就无话可说了。”

他的眼神灼灼逼人,跟这暖风三月夜不太相称。就这一刹对视,黎枝不是看不到当中的深意,她倒不想欲盖弥彰地逃避问题,但现下也无法当即做出回应。于是目光游离,在宋彦城脸上打了个圈儿后,说:“那倒不是。可能是我太漂亮,所以你来探班见见我。”

这是什么天真小可爱。

宋彦城不怒反笑,至此,气氛是真正放松下来。

毕竟是室外,名不正言不顺的场所,两人私下见面怕惹后患。短暂安静后,宋彦城忽说:“好不容易我来一趟,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黎枝警惕,“你要做什么?”

宋彦城剑眉微挑,眼眸跟这春日的夜色相得益彰,既露温情,也不失他素来的清淡气度。世上有些东西对立才迷人,比如亦邪亦正,比如此刻的宋彦城。

他向黎枝靠近,说:“我从海市飞过来,还压着自个儿的哥们做幌子。”

黎枝心底发虚,“那你想怎样?”

宋彦城眉眼淡淡,“抱一下。”

黎枝:“……”

她向后退一大步,跟喂了哑药似的,只剩眼睛会说话。

宋彦城越来越近,能闻见他身上很舒爽的男士香氛,黎枝依稀记得在他房间看见过这支香水,因为瓶身简洁,是她喜欢的设计,所以顺手查了查,这个系列的广告词写得也挺孤傲,记住了它叫冥府之路。

黎枝觉得,她现在就在这条道儿上。

宋彦城拽住她胳膊,很用力的一下,直接把人给拉近了,说:“真以为我要抱你?”

黎枝:“……”

“你录了一天节目没洗澡,我会抱你?”宋彦城又说。

黎枝双颊绯红,像是傍晚的落日都到她脸上来做客。正飘然,宋彦城捋开她虚握着的拳,一根根手指掰扯开,然后往她掌心塞进一样东西。

突兀的凉像冰粒子,黎枝不自觉地颤了下,低头一看,是一根手链。手链挺细,上头还串着一个精致坠饰,黎枝看清楚了,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小梨子。

趁她发呆之际,宋彦城手劲一用力,就把人拉进了怀里。

腰间环紧,心脏骤停,冥府之路的味道在他的胸襟最是浓烈。黎枝慢吞吞的,语无伦次,“你说不抱的。”

宋彦城单手箍了箍她的腰肢,声音温热,“哦,我抱了怎么办?”他低头,低声,薄唇与她的秀发几乎贴在一起,“你咬我啊?”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5章 探班 下一章:第37章 上面
热门: 哈布斯堡的灭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奥匈帝国的解体 空洞之眼 相忘师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2 恶魔的泪珠 夜月血 欲望·金钱·谋杀 笼中的爱人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