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下流

上一章:第31章 偷偷点赞 下一章:第33章 做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决定将这份秘密宣之于她的时候,宋彦城心口的冲动又强烈又迫切。不知从何时起的某种莫名情绪,甚至在一刻隐约触到了真相一角。宋彦城看着黎枝,目光厚重,像层叠的阴云,就等她的反应,就能撕开一道口,是雨是雪还是阳光,总会有个交代。

黎枝沉浸在沾沾自喜中,说:“这评论好实事求是啊。”

宋彦城:“……”

“我开心!”

那些敏感触点一下子分崩离析,宋彦城按下内心冲动,拉回两分理智,不至于失了控。

黎枝没经过这种人气阵仗,根本无暇顾及其它,抱着手机屁颠颠儿地回去自己房间。宋彦城站在原处,盯着门板许久,低头无奈一笑。

小孩子心性,就这点小出息。

宋彦城蓦地自言自语,“小没心肺的。”

这边,黎枝的电话就一直没断过,公司的,枫姐的,小编辑的。她微信中八百年前加的一堆所谓业内人士,也开始主动联系。

毛飞瑜的电话好不容易挤进来,语调虽是难掩兴奋,但仍不忘告诫:“你别乱说话,别乱答应,谦虚一点。枫姐通知我明早八点开会,商务组那边也提前通了气儿,有两个新的通告找上门。”

黎枝捂着手机,很紧。

毛飞瑜是见过风浪的,脾气不好,但做事稳重靠谱。他说:“我知道,这一天你等了很久。”

黎枝不言。

“戒骄戒躁,坦然对待,别飘,也别丧。相信我,会有比这更好,如果没有更好,也不会比以前更坏。”毛飞瑜说。

黎枝抬手,掩住嘴,眼睛渐渐湿润,“嗯。”

一夜安然好眠,黎枝心态平和,次日十点钟等到毛飞瑜的信息。内容很简单:

-会已开完,我帮你把关,你休息两天,等通知。

黎枝安了心,她和毛飞瑜磕磕碰碰这么两年,吵过闹过也曾想过一拍两散。向上的路总是特别难走,“荣辱与共”这四个字,说起来漂亮,背后全是筚路蓝缕。毛飞瑜从不是锦上添花的人,不过是一路风雪人。

他既这么说,那就是靠得住。黎枝给姜棋坤私下发了条信息再次表示感谢后,也没再上微博。她换了一件白色羽绒服和阔腿牛仔裤,今天海市降温,又戴了一顶毛绒帽。开房门,与宋彦城正好打了个照面。

黎枝:“咦?你今天不上班?”

宋彦城看她一眼,“出门?”

“嗯,我放假。”黎枝说:“我回家看看奶奶。”

她双手调整帽子,两个小毛球垂在肩膀,粉嫩显小。宋彦城第一次看她这样装扮,好看到忍不住多看两眼。黎枝刚要走,宋彦城忍不住开口:“地址是哪?”

“啊?啊。芙咏区那边。”

“一起。”宋彦城平平静静,看不出一丝谎言破绽,“顺路。”

芙咏区在海市靠西,政府规划要在这开辟科技新区,也不知是猴年马月。老旧居民楼密布,拆迁规划也是一桩难事。奶奶在这住了五年,黎枝当然不希望这边改造。改造意味着得搬家,老人家年纪大了,折腾不便。

从温臣公馆过去,这“顺路”可真够顺的,开了一个多小时。到后,宋彦城把车停稳,握着方向盘也不说话。黎枝歪着脑袋看他,“还不下车?”

宋彦城故作清高,矜持道:“说了,我只是顺路。”

黎枝不拆穿,懂得给人台阶。眉眼一挑,说:“上了我的路,哪还有放你走的道理。”

宋彦城薄唇微抿,姿态高冷。

黎枝照着他的胳膊就是一掐,“走啦!不是谁都能尝到尚蔚蓝做的蜜糖粑粑。”

宋彦城心给放踏实了,终于顺理成章地下了车,并问:“尚蔚蓝是谁?”

“我奶奶。”

“……”

旧楼房没有规划停车位,宋彦城这辆PORSCHE开不进去,两人并肩往里走。宋彦城没忍住,说:“你是在福利院长大。”

黎枝“啊”的一声,挺坦然,“对啊。”

宋彦城直言习惯,这才觉得不妥,道歉倒是来得及时,“对不起。”

“没事儿。”黎枝无所谓地一笑,“我早看开了。”

宋彦城一时安静,几步路,看了她两眼。黎枝甚至不用转头,仿佛心灵相通,知道他所有的欲言又止。于是主动道:“我刚出生没满月就被放在福利院大门口,我也不知道爸妈长什么样。”

宋彦城一滞,原来她的身世比想象中更惨绝人寰。

“那你……”

“不记得,不想找,不恨。”

黎枝言简意赅,八个字回答一切。

宋彦城感知得到,说着风轻云淡,其实还是有心事的。没想往这些陈年旧事上撒盐巴,所以换掉话题,问:“那你这奶奶,是认的?”

黎枝顿了下,笑笑,“算吧。”

宋彦城想,估计是资助过她的,她报恩罢了。

两人上楼,没电梯,好在就二楼。门是早早开了,在门口就能一眼瞧见厨房里,老人微胖的身影在灶台前切菜。

黎枝嗓门儿清亮:“奶奶!”

尚蔚蓝中气十足地回应,“诶!”

宋彦城跟着进屋,站姿笔挺,神态从容,蛮有规矩地叫人:“奶奶您好。”

尚蔚蓝面慈心善,亲切自然,“进屋坐啊,枝枝去倒水,我给你们洗苹果。”

说忙活就忙活,老人家步伐稳,看着身强体健。宋彦城由衷说:“老人家气色很好。”

黎枝翻开桌上的茶杯,“其实不太好,她心脏动了三次手术。”

宋彦城抬起头,怔然。

黎枝声色平平,此话是真。

两秒,宋彦城当即站起身,朝厨房快步,“快,您歇着,苹果我自己洗。”

黎枝反应过来,扭头看向他,后知后觉笑了起来。这男人还挺反差萌啊,也是个善良的主。

尚蔚蓝蛮亲切的一老太太,衣服质朴,老布手工袄子,黑色棉鞋,身上唯一的装饰,就是耳朵上的一对玉耳坠。宋彦城对玉石有些研究,一眼便知,是仿的。黎枝没什么钱,有的也都是看病吃药用的。

再看这屋子,收拾简洁干净,但家具老化,墙角的冰箱还是十几年前的上下两门老款式。由此可见,这资助人条件也并不好。

尚蔚蓝女士不似一般老人家的寡言,倒是个健谈的。对着宋彦城也不生分,仨苹果一人啃一个,“小宋别客气,一天一个苹果,医生不来找我。”

宋彦城笑道:“那您多吃。”

尚蔚蓝嘿嘿憨笑,然后悄悄告诉他,“我也不信,枝枝信,瞧见没,那两箱都是她买的。天天让我吃,烦心呢。”

宋彦城点点头,“她傻。”

尚蔚蓝点点头,“正确。”

黎枝可不满意,“你俩串通,说我坏话。”

一老一少齐声,“是大实话。”

宋彦城和尚蔚蓝说完都乐了。黎枝差点掀桌抗议,“谁才是您孙女儿呢?”

尚蔚蓝是真不爱吃苹果,借机卖惨嘀咕,“不想吃苹果了。”说罢,就起身进了厨房准备中饭。

“你少说两句。”宋彦城适时拽了拽她衣袖,“你不是她孙女。”

“?”黎枝转移炮火,“这位哥儿,你想吵架是吧?”

宋彦城看着她,含蓄一笑,眉眼愉悦,低声说:“你是影后。”

“……”黎枝脸红心跳,有想晕的冲动,姓宋的不干人事,怼她怼出了新经验。

宋彦城这人脸皮厚,怼完人还能若无其事,迅速开启新话题:“你奶奶对我的印象好像还可以。”

黎枝先给他一颗糖,“把‘好像’去掉。”

宋彦城被哄得浑身舒坦沾沾得意,黎枝瞥他一眼,捕捉到他表情,然后给他喂了一块臭豆腐,“你笑得这么得意做什么?又不是让你当她孙女婿。”

淡淡笑意只剩淡淡,宋彦城难得有上套的时刻。

黎枝乐死了,歪过头,朝他比了个YE。

过了会儿,又道:“礼尚往来了。”

“嗯?”

“我不是长得像你爷爷的初恋吗,我就跟我奶奶说,认识一男的,一表人才,高大英俊,长得有点儿像齐正国。”

“齐正国是谁?”

“我奶奶的初恋。”

宋彦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睚眦必报是黎枝本黎了。

黎枝俏皮兮兮地溜走去厨房帮忙,剩宋彦城在沙发上接受暴击二连。

尚蔚蓝甚至不用回头看,切着姜片直接问:“笑这么开心啊。”

黎枝揉了揉脸,“没呢。”

“他这个小伙子啊。”尚蔚蓝一句话说得长叹短调的,“是不是在追你啊?”

“……”黎枝才受到暴击,“没有!”

“哦。”尚蔚蓝还是那副语气,“是个好孩子。”

黎枝脸颊发热,“二十八的人了,还孩子啊。”

尚蔚蓝拿汤匙搅瓦罐里的鸭,沉默一会会后,才慢慢道:“枝枝,奶奶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

黎枝低头剥蒜,手上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吸了吸鼻子,哑声应了应,“嗯。”

尚蔚蓝嫌她动作慢,给打发了出去。

宋彦城还挺会做客,没有过多的寒暄客气,竟靠着沙发睡着了。

黎枝也不知道他是真睡还是假睡,起了兴趣,拿出手机,悄悄聚焦。聚焦后才发现,宋彦城这上镜也是没谁了。他闭眼的轮廓偏阴柔,没有表情时,倒显得曼妙温和。本想拍两张熟睡丑照方便日后“要挟”,看来是没戏。

正想着,宋彦城忽然睁开眼,“吼!”

黎枝吓得手一抖,晚了,手腕已被捉住,宋彦城稍一用力,就把人拉近三分,“拍我?嗯?”

黎枝立刻展笑颜,哄着这位哥儿,“天,刚才发现,你的颜值好能打!”

宋彦城冷声,“是好想打吧。”

黎枝嗤声一乐,挠挠鼻尖,“又被你看穿。”

宋彦城神色微微收敛,视线下意识地往下挪,心说,穿得跟只小熊似的,怎么看穿。

黎枝不知道他脑子里此刻的黄色废料,真情实感地关心问:“累?”

“嗯。”

“要不去我奶奶床上睡会儿?”

“为什么不是你的床?”

“不想让你上仙女的床。”黎枝神气极了。

宋彦城弯嘴,淡淡笑了起来。

黎枝也扬起嘴角,如实说:“一居室,放不下多余的床。我回来得也少,那儿有一张折叠的,晚上摊开就行。”

宋彦城嗯了声,“奶奶的病很花钱?”

黎枝笑意未散,“花再多的钱都不怕,只要她平安。”

宋彦城心颤之余,尚存疑虑,低声问出心里话,“不是你真正血缘至亲,这么付出,值得?”

黎枝眼睫动了动,温情坦然地对视于他,“有血缘的又怎样?我还被我亲生父母抛弃了呢。没有血缘又怎样,也有人愿意豁了命地去保护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来来回回,不就是投桃报李、礼尚往来、患难与共这么些道理吗。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互相拖欠着。”

她的眼神清澈明晰,像阳光下的碎钻,某一瞬间,宋彦城被晃得神魂颠倒。

他喉结滚了滚,沉声,“黎枝……”

“再告诉你一件事儿。”黎枝却笑着打断,“其实你猜错了,奶奶没有资助过我上学。”

“嗯?”

“她是我初恋的奶奶。”

“……”宋彦城感受到了今晚第三次暴击,击得他一颗心碎成渣,和着玻璃渣暗暗咬牙,“初恋?你还有初恋。”

这话黎枝就不乐意了,“什么意思?我长得这么漂亮,没初恋才奇了怪。还有,你这什么眼神?难不成你没初恋过?你,你你你不是也有一个明熙妹妹吗。”

宋彦城:“……”

一时沉默,气氛有点小尴尬,像被注入哑药,两人都不说话。

黎枝原本不气的,可一提到明熙,她发现心里的火气噌噌上窜,宋彦城这个渣男,肯定跟她有过什么!

宋彦城看她一眼、又一眼,最后没忍住,先开的口,“黎枝。”

不理。

“影后。”

渣男。

“小仙女。”

有病。

宋彦城声音低低沉沉,“枝枝小仙女。”

黎枝受不了了,嗤声笑了出来,“毛病啊你!”

她笑,宋彦城也松了神情,蛮真诚地说:“要不要交换。”

“什么?”

宋彦城说:“初恋故事。”

黎枝站起身,佯装不在意,镇镇定定答:“我对你的情史可没兴趣。”

人要走,是留不住的。

宋彦城看着她背影,心里空落落的。

尚蔚蓝的手艺顶级,家常菜做成这水准,难怪黎枝说,不是人人都能尝到。尚蔚蓝话多,又不拘于家长里短那些烦人的问题,是个眼界和心境都开阔的老太太。宋彦城平时不喜言语,那是藏得深。现在却什么都能接两句,很给老人家面子。

这边是相谈甚欢,但黎枝却安静寡言。

看得出来,她好像挺有心事。

宋彦城联想到,八成是与她初恋有关的心事。之前还好好的,就是提到初恋,对,一定是这样。

这算什么?

宋彦城内心冰冷,他个大活人还在这儿做客,他一个客人,还比不过旧人了是吧。

尚蔚蓝忽然想起,“哎我这记性,都忘记给你拿果汁了。”

宋彦城也不推辞,都倒上后,趁着奶奶去厨房拿勺子的空隙,故意发出不小的声音。

黎枝被吸引注意力,抬头看向他。

宋彦城坐在那儿,腰背笔挺,英俊从容,挺自然地端起奶奶买的饮料,薄唇贴向杯边沿。杯身轻斜,淡色的果汁抿入他唇齿,似乎还用舌抵了半圈儿,再一口一口下咽,微突的喉结滚出一道微小的弧。

边喝,宋彦城边望着她,眼神如炬,目光沉沉。

黎枝被他勾得头皮发麻,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桌上的果汁瓶。

“……”

所以,他为什么要把梨汁喝得这么下流。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1章 偷偷点赞 下一章:第33章 做梦
热门: 历史的真面目 魔仙弑神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神偷天下2:靛海奇缘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实名拒绝做魔女 不朽神王 千劫眉·不予天愿(第四部) 女帝奇英传 西游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