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杀青

上一章:第29章 假戏 下一章:第31章 偷偷点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黎枝四点起床,赶了个大早去片场化妆。

昨天那场不在状态的戏临时挪到了今天,缘于时芷若下午要飞北京出席时尚芭莎晚宴。时间优先大咖,黎枝这种就是用来勉强将就的。化完妆候在休息室,毛飞瑜一直低头看手机。

黎枝见他半天不搭理人,说:“你还谈网恋呢?”

毛飞瑜嗤声,“傻帽。”

黎枝凑过头瞅了眼,“那你看什么呢?”

毛飞瑜不遮不拦的,是一些资源信息共享群。

“这戏拍完后,你总不能一直闲着,得出去给我挣钱。”他没好气地说。

黎枝抿着唇,却是动容的。

毛飞瑜这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说话不好听,但是个明白人,凡事拎得清,于情于利,他与黎枝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黎枝红了,他就是东山再起。

黎枝输了,他也就一败涂地。

毛飞瑜不听她顶嘴还不习惯了,侧头瞄她一眼,冷笑,“你那情郎呢?”

“情什么郎?”

“你就给我装。”毛飞瑜知道个一清二楚,“他在片场晃悠了一上午,就为看你演戏。人是从海市来的吧?他一集团老总这么折腾,没原因就见鬼了。”

“我懒得跟你解释。”黎枝把头转向一边。

毛飞瑜嗤声,“当初就不该让你签这份破合同。”

黎枝这就不乐意了,“ 人家也没逼你签。”

“所以你是心甘情愿的。”

“……”黎枝有把头转回来,义正言辞道:“你别瞎猜,没有就是没有,合同到期我就撤。”

毛飞瑜呵呵,“恼羞成怒了。”

黎枝噤若寒蝉,沉默以对。

半晌,毛飞瑜实着心肠给了句话,“当初确实是缺钱,现在我也怕你脑子发热。这行业里,你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没有立足的资本,那么谈恋爱就是最大的忌讳。”

本来就没什么,黎枝点点头,“我知道。”

毛飞瑜这才松气,“好好拍戏。”

和时芷若的这场戏,黎枝已经卸下了包袱。做事就有做事的样子,克服私心也是专业的一面。时芷若今天也没闲心搭理她,收去冷嘲热讽,这场戏拍得十分顺利。

时芷若在圈内能领衔小花旦的名号屹立不倒,绝非只是花瓶。正儿八经的科班出声,在校时的成绩摆在那,根正苗红,演技也过关,所以固粉无数,个个死忠。

黎枝下戏后,在某个瞬间,甚至想去和她聊聊。

时芷若被前呼后拥,匆匆去赶飞机。

黎枝看着她的背影心生恍然,那点发芽的勇气又给缩进了土里。

下午四点,与姜棋坤搭戏。为方便,黎枝就没卸妆,裹着黑色长棉袄坐在边上看剧本。

“给,喝水。”

黎枝侧头一看,是明小棋。

“谢谢啊。”她接过,一口灌下半瓶。

“你紧张啊?”明小棋看出来了。

“紧张。”黎枝说:“第一次跟姜老师演对手戏。”

“别紧张,他人挺好的。”明小棋凑近耳朵边,说:“不抽烟不喝酒,最喜欢练字爬山。”

“你怎么知道?”

“百度上说的。”

下午这场戏,也是黎枝的最后一场戏。

各就各位,姜棋坤从容站去机位前,和气宽慰:“没事儿,慢慢来,我们互相学习。”

黎枝镇定不少,深吸一口气,“谢谢姜老师。”

……

王梦花的丈夫死于矿难,成了村里的年轻寡妇。结婚多年,没有生育,现在更被人唾弃。家婆的辱骂,村里小青年的骚扰,她愤懑难当,去找村支书说理,却被一通嘲笑。

王梦花受不了羞辱,多年积怨,让她最终决定自杀。

井边,扶贫干部苦口相劝,“路是走出来的,人是自己活出来的。妹儿,你还年轻,不上算啊。”

阴云夏日,天边的云像黑浪翻涌,枯树、深井,周围乌央央的冷漠村民。王梦花眼里的平静已经绝望到底,她说:“因为我是女的,我就该被这样对待吗?生娃不是俺的义务,如果我的孩子生下来,却要成为你们这样的人,那我宁愿不要。你们为别人而活,我为自己活。”

王梦花扭过头,朝着井口笑了笑,一脚跨上去。

“妹子!!”

王梦花纵身一跃,对这人世间毫无留情。

画面始终压抑、沉闷,没用喧哗和声嘶力竭去渲染。画面骤然而灭,黑屏一片,只剩一声清脆的“噗通”落水声。

导演:“——完美。”

现场躁动,拉回现实。

枯井里垫着厚海绵,黎枝坐在里面,入戏太深,哭得泣不成声。姜棋坤在井边探出头,笑着对她竖起大拇指。

黎枝哭得更伤心了。

毛飞瑜把她拉上来,“收收情绪,待会儿眼睛得肿了。”

黎枝鼻尖通红。

“还有,”毛飞瑜低声,“恭喜杀青了啊姑娘。”

所有人都围着姜棋坤,赞美与掌声都往他那儿递。没有人在意这个配角今天杀青。黎枝眼热,点点头,眼泪跟着落下来,“小毛哥,加油啊。”

毛飞瑜嘿的一声,“小枝枝也加油。”

从片场回酒店,黎枝开始收拾行李,戏拍完了,也该打道回府了。问毛飞瑜:“你订的哪一趟航班?五点的还是晚上的?”

毛飞瑜光顾着打电话,大手一挥,让她一边儿去。

黎枝边收拾边盘算,等片酬到手,就可以留意国外的医院,再努把力多攒点钱,奶奶做手术也能随时拿得出手。

六点的时候,毛飞瑜敲门叫她。

“要走了啊?等等啊,我拿个行李。”黎枝什么都准备好了,行李箱立在门边。

“没走,先跟我去吃饭。”毛飞瑜拽着人就去摁电梯。

黎枝觉得稀奇,“这么大方?”

“废他妈话。”毛飞瑜挺粗悍地把人往车里塞,“闭嘴。”

确实是到了一餐厅,看着还有点小高级。毛飞瑜领着人往里走,打开包厢门。“嘭”的一声响,彩纸洒下来,几个人一块儿喊:“恭喜杀青啦!”

黎枝吓得往后一退,被毛飞瑜一巴掌撑住了后背,“进去啊,愣着干嘛?”

明小棋把人往里拖,“黎枝姐,进来进来。”

黎枝这才反应过来,毛飞瑜这是给她办了场庆功宴。

“能演这么赞的本子不容易,甭管戏份轻重,你能有这机遇就是好样儿的。”毛飞瑜冲前边抬了抬下巴,“镶金裹钻的我办不起,但仪式感还是要给你。去吧,影后。”

最后四个字,毛飞瑜说得很小音。

黎枝眼睛都热了。

买不起香槟,毛飞瑜给弄了三件青岛啤酒,还摆了个爱心造型。没有五星级大厨做的甜点蛋糕,毛飞瑜去超市弄了几斤蛋黄派和瓜子。最舍得的就是这些装饰用的气球彩带,搞了满屋子,乍一看还挺像那么回事。

黎枝一边吐槽“你真土”,一边别过头去偷偷擦眼泪。

毛飞瑜是典型的北方男士身材,高大结实,看着挺硬汉。把她一吼:“哭个屁啊,对得起我买的蛋黄派嘛!”

黎枝噗嗤一声又乐了。

到场的人不多,明小棋还算老朋友,另外三个是毛飞瑜结交的熟人。一共五个人的庆功宴,既寒酸也温馨。毛飞瑜拿啤酒,一人一罐。到明小棋了,他却收回手。

“干吗不给我?”

“小孩子一边玩儿去。”

“我二十二了。”

“哟,看不出来啊。”

黎枝把明小棋拦在身后,“毛飞瑜你还是不是人了,光欺负好人。”

毛飞瑜嘁的一声,啤酒罐一碰,“喝你的酒。”

一年轻人说:“黎枝姐,你演戏挺好的,我看好你。”

黎枝双手作揖,“谢谢谢谢啊。”

另一人道:“黎枝不红,天理难容了。”

毛飞瑜嗤声,“得了吧,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没天理的事。”

黎枝踹他一脚,“德性!”

人少,但闹闹腾腾的,特有气氛。以至于敲门声响了六七遍,毛飞瑜才咋咋呼呼地去开门,“我没叫服务员啊……啊,姜、姜老师?”

毛飞瑜瞬间醒酒,舌头都给捋直了。

姜棋坤一身黑色羽绒服,笑呵呵地出现在门口,“看来没找错地方。”

“进,您、您请进。”

黎枝见着人后,彻底懵了。

姜棋坤说:“小黎,恭喜你杀青。”

黎枝捂着嘴,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姜老师。”

“你每一场戏我都看过视频,夸奖的词就不赘言了,你是一位很优秀的青年演员,与你合作很愉快。”姜棋坤极绅士地伸出手,“祝贺。”

黎枝欠身,双手握了握即松开,哽咽道:“您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

“如果我是第一个,那也请你拭目以待,还会有无数个。”姜棋坤微笑说。

很快又有敲门声,门没关实,外头的人探了探脑袋,“就是这儿了!”

片场几个交道多的助理和工作人员纷纷前来,站满了一屋子。一圈招呼打下来,黎枝跟做梦似的,脚步在飘。毛飞瑜嫌她呆傻,便出面照顾。他是个灵活的,擅长社交,没一会儿就把气氛炒起来了。

姜棋坤人到就走,身份摆在这儿,也不会跟年轻人打成一片。他走之前,瞥了门口的明小棋一眼,明小棋立刻悠悠挪开,假装没瞧见。

长辈离场,这边就更疯了。

毛飞瑜什么人啊,以前笑傲北四环,人称派对老麻雀。疯归疯,但他还是护着黎枝的,别人要灌她酒,毛飞瑜一概拦住,拿着就往自己嘴里倒,“行了行了,别闹她,明儿还要拍广告,不上镜。”

黎枝低着头,抿嘴笑起来。

哪有什么广告拍,毛飞瑜从来都这样,不灭自己人威风。人活一口气,他拼死了也不让黎枝断这口气。

黎枝拿着一罐啤酒走到窗户边。天色已黑,路灯一盏盏亮起,远处氤氲里,能看出山脉的边缘形状。风顺着缝隙吹进来,偷闻一缕冰凉。

黎枝拿出手机,在列表里有意无意划拉,最后停在宋彦城的头像上。犹豫好几次,她当是手抖,还是发了语音请求过去。

像是从万米高空丢下一颗心,飞速下坠快要失控的关头,又被一根绳子猛地拽住——宋彦城没有接电话。

侥幸不过如此,但也不见得多安心。

天秤倾斜,最后黎枝还是选择了后者。

电话又打给季左,此时的季左正在宋彦城家,看见来电人蓦地惊讶。

他将手机瞬间按下静音,看了眼沙发上阖眼的宋彦城,悄声走到窗户边,这才按下接听,“黎小姐好。”

“抱歉啊季先生,这么晚打搅。”

“不打扰。”季左客气问:“你有事?”

黎枝犹豫片刻,说:“宋彦城在加班吧,我不找他,我只是有点事儿想问……”

借口略显慌乱,骗不过明白人。

季左说:“宋总今天应酬喝得有点多,已经睡下了,你等等,我叫他。”

“不用不用。”

说晚了,黎枝已经听见季左的声音,“宋总,黎小姐的电话。”

宋彦城躺卧在沙发里,整个人陷进去,醉意微熏,还不至于不省人事。红白酒喝混了,太上头。他其实一早就听见了季左接电话,那句“黎小姐”一出口,剩下的五分醉意全醒了神。

季左走过来,轻声:“是黎小姐。”

宋彦城绷着脸,眉心一点愁,显然不太想理人。

季左以为他没听清,遂又重复,“黎小姐找您。”

宋彦城这才闷声开口,语调冷淡且疏远,“我不在。”

季左为难,早不说,刚才他已穿了帮。而且看老板这态度,不像真反感,倒像赌口气。他自作主张,手机伸过来,没挪开。

停顿两秒,宋彦城:“就说我快死了。”

季左忍着笑,手机放在他手里。宋彦城真不太情愿,搁在耳朵边,连呼吸都带着抗拒。

刚才的话黎枝也听见了,她在窗户边,对着夜空轻轻呵气,笑着说:“真快死了啊?”

宋彦城不说话。

黎枝声音俏皮,“那我来给你收尸?”

宋彦城从沙发坐起,靠着沙发背,单手解开衬衫领扣,喉结敞了空,微滚出一道弧。他沉声,“飞机票不够给你作的。”

黎枝轻声笑了出来,“你什么人啊,我自费呢。”

宋彦城眉心的那点忧愁随着她的笑声烟消云散。握着手机的指尖紧了紧,语气也软了调,“嗯”了一声,“那还不赶紧回来,收尸都赶不上热乎的。”

黎枝笑得眉眼微弯,像极了天边那轮姣姣明月。

没人说话,只呼吸跨越异地山川浅浅交织。

黎枝忽说:“你接一下视频。”

挂断电话,宋彦城的手机就响了。黎枝发来的微信,这一次他接得快。画面卡顿一秒,黎枝的脸清晰露了出来。

她调整了一下角度,手机往右挪了些。

一堆闹哄哄的人,玩疯的毛飞瑜,气球和啤酒,还有音乐声。

黎枝小声:“我今天杀青啦!”

宋彦城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高兴。他嘴角扬了扬,神色五官都变得温柔,“杀青一部而已。”

黎枝点点头,“还会有第二部、第三部、第一百部。”

宋彦城抿着唇,从始至终没有多余的表情变化,但视频里的黎枝始终笑脸示人,像一剂又一剂的催化膏,最终让宋彦城也淡淡笑了起来。

视频结束后,宋彦城维持着坐姿,哪还有半分醉意。

他转过头,“你总看我做什么?”

季左很头铁,最喜欢说实话,“宋总,你刚才的样子,好像闹情绪的孩子。”

宋彦城:“……”

季左说:“然后又被妈妈哄好。”

这位助理大概是加班太少。

季左走后,宋彦城拿着手机看了又看。

微信列表里,黎枝的头像排在最前。备注名还是上一次他改的“三无产品”。

宋彦城的指腹在屏幕上方轻轻移动,又给黎枝改了个新备注。

这三个字像一盏烁烁明灯,蹭亮所有的未解之谜。宋彦城手指一僵,欲盖弥彰地在后打了个括弧:假的。

他想了想,还是把“假的”二字,按了删除,只剩下“女朋友”三个字。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9章 假戏 下一章:第31章 偷偷点赞
热门: 大宋的智慧 月族3:星际救援 无赖天子 女生寝室5:月神 灵罗戒 谁杀了她 死亡面孔 厨修 冰风谷01:碎魔晶 不合格的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