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心在疼

上一章:第24章 宠粉 下一章:第26章 小猪猪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宋彦城的车是一辆黑色卡宴,跟了他好多年的老司机,把车飚出了生死时速,掐着点送到了机场。到贵州是凌晨一点,再辗转到外景地,一宿便过了大半。

这场戏是要赶光线,所以黎枝根本没时间睡觉,直接进去化妆。

毛飞瑜气得要死,当着别人的面儿不好发作,眼神跟刀刃似的,恨不得把她抽筋扒皮。

“你到底图什么?”抓住空隙,毛飞瑜压低声音问。

黎枝眼含鄙视,“契约精神你没有。”

毛飞瑜冷眼冷言,“警告你,别给我玩起了真感情,再作就死。”

黎枝用脚尖踹他鞋子,“毛病。”

做发型时,明小棋走进来,递给她保温瓶,“喝点热水啊,外面可冷了。”

黎枝笑着道谢,“你也这么早?”

明小棋背着个大书包,手脚麻利地掏出几张暖宝贴,“嗯!跟老大过来学东西的。”

一旁还在置气的毛飞瑜:“甭给她了,冻死得了。”

明小棋说:“冻死她,你就下岗了。”

黎枝忍着笑,毛飞瑜被呛得无话可说,啧的一声,“这小姑娘。”

明小棋还有别的事儿要忙,麻溜溜地走了,并且甩手往他身上丢了个东西。毛飞瑜低头一看,一张新的暖宝贴。

五点十分,副导演来叫人,此时间段光线合适,争取在半小时内结束拍摄。

仍是王梦花与张宝玲在河边第一次碰面的那场戏。

黎枝身着夏装和凉鞋,低头在河水里揉衣服,清秀的脸庞神情麻木。和张宝玲抬头对视一眼,方言说道:“这边水急,你那边去。”

很顺利,只NG了四次,导演便喊过。

工作人员立刻向前,替时芷若披上大袄子。递热水的,暖手的,众星捧月般的待遇。黎枝这边,毛飞瑜找了好久她的外套,一直没找着。奇了怪,就搭在椅子靠背上,也不知被谁拎走了。

NG四遍不算多,但黎枝的手是一直泡在河水中的,又只穿着短衫薄裤,已经冻得嘴唇乌青。

毛飞瑜直接脱了自己的,一把将黎枝裹住。

“还能走么?”

黎枝点了下头。

“你扶着我点,赶快进去烤烤火。”

外景地在山区,盘山公路上去,海拔五百米内没有居民住处。条件艰苦,除了设备用车,只有一辆房车供演职人员使用。说是房车,其实就是个综合工作室,化妆、吃饭都在上面。它旁边还停着一辆奔驰房车,是时芷若团队的。

上车,冰冷冷的,空调没开,取暖电炉也不见了。毛飞瑜找了半天,影儿都没有,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清楚。

“见鬼了。”毛飞瑜低骂。

黎枝坐在凳子上,抱着手臂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明小棋上来送热水,一看这情形,“怎么回事,这车上明明准备了两个炉子的。”

现在顾不上分析前因后果,毛飞瑜大步迈开:“我去找别的。”

“别找了,就导演那儿有一个,几个人围着用的。”山区条件就这样,不是不舍得炉子,而是电负荷不起。还有那么多摄影器材要通电,当然得省着。

“你别去了。”明小棋制止毛飞瑜,转身就下了车,“我知道在哪儿。”

奔驰房车里,时芷若坐在绒毯子上,捧着保温杯与团队成员谈笑风生。三个烤火炉围着,车里温度暖如春天。

明小棋是个实心肠的,直接道:“芷若姐你好,你这三个炉子,有一个是那边车上的。”

时芷若笑意淡淡,没说话。

她旁边的经纪人红姐,见明小棋是个实习生,当下就撂了脸子,“这是我们自己带的。”

明小棋:“中间那个是剧组的,不信您看看背面,贴了个胶布做记号。”

经纪人:“演员刚拍完戏,天儿太冷,借用一下行不行?”

明小棋:“不行。那边也有演员刚拍完,一个炉子都没有,人家也冷呀。红姐,您多包涵啦,炉子呢,我就拿走了。”

她敢说敢做,不卑不亢的,一点儿怯色都没有。

毛飞瑜在车外全听见了,她一下车,炉子递过来,“赶紧给枝枝姐送过去。”

毛飞瑜颇感好奇,“你,就这么怼明星的?”

“她自个儿没做错事,怎么会遭人怼呢。”明小棋努努嘴,又马上改口,“我这是工作尽职。”

有了炉子取暖,黎枝觉得半条命捡回来了,缩成一团,仍止不住地发抖。

毛飞瑜站她对面,看了她好几眼。

黎枝抬起头,“干吗?”

“你。”毛飞瑜顿了下,“真抢过时芷若的初恋?”

黎枝摇摇头,闷声说:“是她抢我的。”

毛飞瑜不说话了,就这几次来看,种种迹象已帮他分清了真伪。

差不多了,他替黎枝拎东西,说:“回酒店睡会儿,通宵熬夜,早晚把你熬成大黄脸。”

帮宋彦城参加年会已是昨天的事了,黎枝连轴转了三十多个小时没阖眼。剧组下榻的地方,说好听点是酒店,其实就是个宾馆。有点咖位的都不住这儿,自掏腰包往市中心住。

老式的楼梯,还用钥匙开房门,进去就是一股霉味,黎枝掩嘴咳嗽,她有鼻炎,毛飞瑜是知道的。边开窗边说:“没办法,咱们经费有限。你忍忍,有朝一日出头了,天天带你住总统套间。”

黎枝比了个OK的手势,这味儿呛的,她都不敢张嘴。

好在山区风大,一轮轮的往屋里吹,换了一遍空气。毛飞瑜还有点事得回一趟剧组,很快就走了。

房间空调开半天还是个冷的,压缩机咣咣响。房间里连座机都没有,还得下楼叫人。黎枝下去了两趟,前台空的。她也懒得折腾,决定洗个热水澡吧。

太阳能热水器,搁这零度往下的冬天,根本形同摆设。洗到三分钟就变温水不说,黎枝低头的时候,吓得差点没跳起来。纸篓后面,慢悠悠地爬出一只南方蟑螂。她自小就怕这些虫子,得了,澡也不用洗了,裹着衣服就出来了。

水滴未干的身体贴着衣服,冰凉一片。黎枝坐在被子里,闻着若有似无的霉味,心里一片离奇的沉静。过去很多年,从福利院开始,她似乎就已习惯了这样的时刻。

就像刚才的洗澡水,刚刚够的水温,不至于让人冷死,但也与温暖无关。

黎枝把外套盖在枕头上,太疲惫,她睡得很沉。山区天色昏暗得更早,四点半刚过,白昼就退了场。黎枝的呼吸浅,房间渐黑,几乎陷入静止。

门缝颤了一下,停顿三秒后,又缓缓推开一掌宽,似风而过,很快又关合闭紧。

深度睡眠按下暂停,黎枝的意识渐渐苏醒。

她皱了皱眉,极致的安静中,细碎的动静逐渐放大。

黎枝睁开眼,昏暗的光线,让眼前更加朦胧。两团动态的东西隐约挪动,在白色的枕头上。

等黎枝反应过来时,脑子瞬间就空了。

那是两只黑不溜秋的老鼠!

黎枝瞌睡全醒,尖叫着往门边跑。老鼠受了惊吓,跟着四下乱窜,长长的尾巴扫过枕头、被套、下地后更有发挥余地。黎枝去拧门,拧不开,像从外面锁住。

她往后一看才发现,房间内不止两只,四五六只满地撒野,又长又大。其中一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直接从黎枝脚旁窜过。

黎枝吓得失声,拽动门把纹丝不动。

她又慌忙去找手机,本就寥寥无几的联系人,一半还是昔日同学。毛飞瑜的名字赫然在最前,黎枝想都没想,本能反应地往下拉,按住一个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五六声长嘟音的等待,黎枝靠着墙壁,死死盯着那些似乎随时准备攻击的老鼠,自己一动也不敢动。

她无望地捂住嘴,眼睛涌上湿意。

终于,那边低沉的男声响起,“喂。”

黎枝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哽咽地叫他名字,“宋彦城。”

会议室里安安静静。

工程部在做项目技术汇报,宋彦城就在这时突然起身,不顾众人的目光,径直离开会议室。

黎枝的啜泣声细碎且脆弱,他下意识地握紧手机,皱眉问:“你怎么了?”

黎枝哽咽变呜咽,哭声再也收不住,说:“我害怕。”

几句话后,宋彦城连回她一句话都没有,直接掐了通话,然后打了个新号码。等待间隙,他在落地窗边踱步,单手撩开西服下摆,掌心搁在腰侧。

孟惟悉接听的那一秒,宋彦城几乎秒速开口,“你那破戏是不是在贵州拍?”

孟惟悉有些莫名其妙,“惹着你了?”

宋彦城打断,“你是不是也在贵州。去给我救个人。”

孟惟悉一下子联想到,“又是那位普通朋友?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普……”

“我这人要是磕着碰着了,我俩也做回普通朋友。”宋彦城淡声。

贵州。

听到宋彦城声音之后的这五分钟,黎枝整个人都崩溃了。连日来的委屈、心酸、不公、冷落,如洪流突然决堤。

房间里老鼠乱窜,上桌子上床,尾巴半米长,从枕头上横扫而过。

黎枝抱着自己哭,缩在墙角发抖。

“咚!”

门口忽然响起撞击声。

一下,两下,第三下时,直接给撞开了。

三个青壮年拿着铁夹就往里头冲,随行的还有一位女人,她走到黎枝身边,把人给扶出了房间。

“没事了没事了。”她低声说:“孟总已经知道,黎小姐请放心,马上换酒店。”

黎枝差点虚脱,额头上都是汗,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孟总又是谁?

很快,房间里的人走出来,“都处理好了。”

黎枝不敢看他手中的黑塑料袋,心有余悸,下意识地往一边挪了挪。

那女的是个利索能办事的,一手搭在她肩膀,护着往前走,“黎小姐,车停在门口,你明天是夜戏,待会去市中心的酒店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四点,我安排车准时来接你去片场。”

黎枝是真吓着了,三魂七魄还游离在外,没细想其中的关系,心里冒出一个人。

她被护着下楼,往宾馆大门去。

旧旧的玻璃门是外推式,深夜起雾,看起来很脏。越靠近,黎枝心跳得越厉害。车停在门口,她几乎本能的,想到了宋彦城的那辆黑色保时捷。

冷风一灌而入,耳边的发挡住了眼睛。黎枝看清后,那只是一辆白色凯美瑞。

到了市区酒店,一切都安排得稳稳当当。空调和热水一应俱全,还有带按摩的浴缸和洗护用品。不多久,门铃响了一下,这个女助理迅速去开门,一声低缓的,“孟总。”

黎枝抬起头。

孟惟悉一八五往上的个头,西装革履,刚从应酬局上下来。随行的还有两名男士,都是他下属。孟惟悉长相清隽,却仍掩不住身上的出众气质。

黎枝第一反应,这人和宋彦城是一卦的。

“接到彦城电话,我就安排小张先过来。”孟惟悉问:“还好?”

黎枝立刻起身,“谢谢您。”

宋彦城笑了笑,“不谢。回去之后你跟他说一声,别动不动就绝交警告。小时候就这样,还玩不腻呢。”

黎枝连连应声,“他人就这样,说话不好听。”

孟惟悉笑意更甚,心有戚戚。

“山区取景条件有限,你也多包涵。这一周拍摄,你就住这里,车和人小张都会安排好。她解决不了的,你直接来找我。”孟惟悉说得四平八稳,好像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随行在身边的都是亲信,听到这都暗暗吃惊。

孟惟悉什么人物,这样开一回口,怕是头一回了。

走前,孟惟悉又问:“周五他过生日,你回海市?”

黎枝愣了下,反应过来,后天竟然是宋彦城的生日。她支吾了半秒,小声说:“明天我有一场戏要拍。”

孟惟悉客气一笑,“有机会,下次再聚。”

一晚上,犹如地狱天堂,大起大落。

人都走后,房间安安静静。

黎枝坐在床沿,盯着华丽的水晶灯发呆。人一脆弱,就容易陷入情绪的低潮。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也不是没有吃过苦,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安慰不曾有,更不提一句知暖知热的问候。

像是被灯光旋进其中,黎枝眼前一片模糊。

她的幼年是福利院,一间房十几张高低床,几十个孩子眼神懵懂且茫然。也有过被认领的机会,她站在一群孩子中,像一群被挑选的小羊羔。

再后来上高中,她年年都是贫困户,站在讲台上,老师搭在她肩膀,号召全班善心助学,倡议捐款。

她的人生,孤立无援。

直到这一刻,她发现,还有人能够相隔千里,赠予温暖。这让她诚惶诚恐的同时,也触动了敏感而脆弱的那根弦。

手机就是这时候响起的,黎枝看到显示,颤着手指按下接听。

六七秒的沉默,宋彦城耐不住先开了口,“你手机坏了?”

黎枝捂住嘴,闷声,“嗯。”

宋彦城不计较她的敷衍,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主动打这通电话。于是发挥一贯的毒舌作风,明讽暗刺,“都拍上这么好的剧本了,怎么也不住好点的酒店。”

黎枝低着声音,说:“谢谢你。”

此刻的宋彦城正在家中,书房的落地窗能俯瞰海市的绝妙江景。临近新年,节日气氛已经乍隐乍现。他听见黎枝的这声“谢谢”,手指收紧,把手机握得死死的。

宋彦城清了清嗓子,刻意以调侃的语气,“你拿什么谢?这个月的工资扣个五万?”

电话那头一阵啜泣。

宋彦城蓦地收声。

黎枝哽咽着,忍了几秒,泣不成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翻号码的时候,我也想打给爸爸妈妈,翻到一半我才想起,我没有他们……”

我只有你。

一个在同住屋檐下的你。

哪怕只是甲方乙方,却也给了我一个家的你。

黎枝在电话里崩溃痛哭,如电闪雷鸣,一击即中,往宋彦城的心口劈出了一个大窟窿。她的眼泪就顺着这个窟窿往下坠,浸湿了他心底血和肉。

他在夜阑里开口,轻声:“乖,不哭。”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4章 宠粉 下一章:第26章 小猪猪
热门: 血狱魔帝 禁典 Z的悲剧 我为王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第一相士 非人 想抱你回家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鬼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