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宠粉

上一章:第23章 年会 下一章:第25章 心在疼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好在已经习惯了此人的辛辣作风,黎枝已很能抗击打。这事就算敲定,一个去贵州,一个不在意,皆大欢喜。

再回卧室整理行李箱,黎枝却分了心。

他爷爷临时决意去年会,宋家就是个豺狼窝。宋彦城早年担着小白兔人设,早被白眼儿轮了一遍。现在也算有点起色,集团年会如此绝佳场合,不干点什么打脸事儿,都觉着惋惜浪费。

拍戏是后天早上四点,毛飞瑜给订的明儿下午的机票。

情绪天秤一旦加码失衡,便自然而然有了答案。

黎枝在油炸火煎的自我斗争里,忽然找到了一个天理昭昭的绝妙借口。她给毛飞瑜发短信,那边几乎秒回,气吞山河就是一顿辱骂:

“发什么神经!万一最晚那趟航班取消,万一你赶不到贵州,难道让全剧组等你吗?!赶紧把这混账主意给我撕了。你敢乱来就给我等着!”

次日,宋彦城如常去上班,走时,他问黎枝:“你经纪人来接你?”

黎枝摇摇头,“他有事,我下午自己打车去机场。”

宋彦城想了想,没再说,准备出门。

黎枝欲言又止,“你……”

他侧过头,眼神示疑。

唇齿上的话又齐齐怯了胆,黎枝只冲他笑了下,“祝你年会顺利。”

宋彦城微微颔首,走了。

中午,毛飞瑜给黎枝打电话,让她早点去机场,别误点。

黎枝三点坐上出租车,这位司机师傅开得快,估计还能早到。黎枝心不在焉,窗外景色枯枝无味,手机屏幕熄熄亮亮好多次。

再过一个红绿灯就是机场高速,黎枝在反复看了航班信息后,下定决心道:“师傅,麻烦您调头。”

——

宋彦城被一个会议临时拖住了脚,赶去年会酒店时时间凑紧。他在办公室里换了衬衫,司机提前去工作室取回改好的西装,季左直接拿上了楼。在电梯里,往宋彦城身上披。

“老爷子已经到了酒店,您大哥去接的人。”季左边汇报,边递上袖扣和领带。

宋彦城动作熟练,微仰下巴,“老爷子状态如何?”

“没有太大区别。”

宋彦城又问:“提到过我吗?”

“没。”季左迟疑了下,说:“但几次提到了黎小姐,老爷子很想见她。”

宋彦城动作一顿,默然。

司机早早候在门口,全程提速,掐着点赶到了酒店。

宋彦城边下车边系马甲的暗扣,行政部的负责人已经迎上来。就在这时,后边跟上来一辆出租车。保安拦了下,似乎不让进。季左往那边瞥了一眼,不敢置信,“宋总,黎小姐。”

宋彦城愣了愣,转过头。

黎枝已经下车,正急忙忙对他招手。

季左反应快,亲自过去接人。过来的这么一截距离,黎枝不停问,“我没迟到吧?”

季左感激道:“刚刚好,谢谢你了,黎小姐。”

到宋彦城跟前,黎枝歪着头,颇有深意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宋彦城皱眉,“你不是飞贵州?”

“贵什么州。”黎枝说:“没你贵。”

宋彦城没理会她的玩笑,声音压低了些,“不拍戏了?还是大牌到能让全剧组等你了?”

“没事儿,”黎枝向前半步,离他更近了些,“晚上十一点还有最后一班飞机,我改签了。”

不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感觉,心头像是被指腹掐住揪了半圈儿,有点痒。

“大可不必”四个字刚要脱口,黎枝扬起嘴角,笑得俏皮又温暖,“不能让我们家小孩儿被恶长辈欺负了。”

宋彦城警告,“谁是你家小孩儿?”

黎枝立刻道歉,“对不起。”

宋彦城无言,看着她,是真没法儿了。半晌,才沉声纠正,“叫宋总。”

她十分自然地挽上他的手,头又偏过来些,几乎要挨上他肩膀,“好的,宋总。”

事发太突然,黎枝来不及换礼服,好在她的常服品味一直不错,羊皮靴配长裙,外套是羊绒托卡。快到旋转门时,她把头发放下来,悉数撩在左肩,气质瞬间就很“红毯”了。

宋彦城拖了她一下,“等会。”

黎枝侧头看他,“嗯?”

宋彦城低头,将食指上的一枚白金指环取下,直接套在了她的大拇指上。黎枝手白纤细,稍一点缀,便显贵气。

宋彦城说:“女明星可以寒酸。”

黎枝无语,又来又来,一刻不毒舌不能活了是吧这个狗男人。

她的手被猛地夹在臂弯间,宋彦城领着人迈步,说:“但我的女朋友不可以。”

这一刻,黎枝觉得自己走得不是路,而是软糯糯的棉花糖。

欧式风的罗马大门被侍者拉开,音乐灯光扑面而来,黎枝有些眩晕,宋彦城的力道一直在那儿给她撑着才不至于踉跄。栢铭集团的年会,是真真的人间富贵。

有了黎枝,宋彦城便能理由充分地在老爷子面前露脸。如他所料,宋兴东见着黎枝后万分欣喜。他坐在轮椅上,一群人寒暄伺候,年老病态又如何,辉煌摆在这儿,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是宋氏说一不二的主。

宾朋满座,衣香鬓影里,黎枝独得老爷子的喜爱。她谦卑有礼,既不阿谀奉承,也不装腔拿势。和宋彦城陪在老爷子两侧,一个气质沉稳,一个恬淡温柔。好多员工都悄声议论,内容不得而知,但看向宋彦城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琢磨不透。

年会盛启,是宋锐尧主持,西装革履好正宗的总裁派头。

致辞、总结、共襄盛举,千人附和呐喊。

彩带、灯光、歌舞盛典,万世留香壮景。

黎枝被震得有点懵,悄然靠近宋彦城,“你家集团这年会……啧。”

宋彦城以为她会说大开眼界。

黎枝:“有点像大型聚众传销现场。”

宋彦城:“……”

因为老爷子点名要他俩待在身边的关系,之后的敬酒,宋彦城俨然成了C位主角。他与宋锐尧一齐推轮椅,在各董事与高管之间应酬。老爷子神情困倦憨痴,却一直握着宋彦城的手。

这种场合,黎枝自然不会跟着去。她在长餐桌,果盘里的樱桃被她席卷一空。毛飞瑜的电话不知打了多少遍,她索性调成了静音,搁在包包里置若罔闻。

九点半,年会临近尾声。宋兴东指着黎枝,嗯嗯啊啊要她过来。

黎枝扮乖巧,小女人娇态尽显,依偎在宋彦城身侧,一口一句“爷爷”把老爷子哄得笑逐颜开。走时,宋兴东忽然指住宋彦城,神情乍变。眼神烁锐明利,宛若恢复了正常。

所有人屏住呼吸,连宋彦城都没了谱。

半晌,宋兴东说:“集团的工作,你们都要好好配合他。”

一语毕,打翻了各怀鬼胎之人的七巧玲珑心,敢情儿这年会开的好,旧年去,新年至,又要变一番天地。

关红雨和宋锐尧对视一眼,心知肚明,宋彦城才是今晚最大赢家。

黎枝这时候是真有点着急了,宋家这一大家子人的场面话一时半会儿说不完。她十一点的末班飞贵州,再耽误就真赶不上了。就在这时,季左不动声色的从后面走近,“黎小姐,接个电话。”

黎枝跟他走出来,莫名,“电话?”

季左加快脚步,低声说:“长辈都在,宋总脱不开身,给我发了条信息,让我替你脱身。黎小姐别担心,宋总的车在外头,一定准时送你到机场。”

黎枝有点虚飘,不敢置信,“是,是宋彦城?”

季左笑道,“是。”

他俩悄无声息的出了会场,出了旋转门,酒店大堂的琉璃大灯映出绚影一片,黎枝被这光影照得脸颊微热。到室外被冷风一吹,才稍稍降了温。

“他是该对我好。”黎枝镇定下来,趁当事人不在,嘴上讨讨便宜,“季助理,和他这么个老板共事,是不是有点儿痛苦。”

“不会。”季左笑了笑,“其实宋总人挺好的,接触再久点,黎小姐自然就知道了。”

黎枝轻叹一口气,“那倒不必。”

季左忍俊不禁。

“对了,季助理。”黎枝歪着头,眼里狡黠之色微闪,“宋彦城这么帮我,是不是已经成我粉丝了?”

季左:“啊?”

黎枝:“他不好意思告诉我而已。”

季左没忍住,握拳抵住嘴唇,笑意不敢太放肆。

两人相谈甚欢,没留意到身后有人走近。

宋彦城一路追出来,气息未喘平,恰好听到这一句。

季左愣了愣,立刻站直了,“宋总。”

黎枝回过头,倒也不怕他,更没有做错事被抓包的心虚。夜色璀璨里,光影朦胧中,她朝宋彦城心无旁骛地一笑,差点晃着了他的眼睛。

手机又开始疯狂震动,黎枝一看坏事儿,边走边接。连宋彦城都能听见电话里的吼声——

“黎枝,你不想混了就说一声儿,老子不伺候你当姑奶奶了!你要赶不上这趟飞机,明儿就去黄果树瀑布跳下去。放心,不让你一个人死,我陪你殉情,丫的做鬼都不放过你。你敢放剧组鸽子,一块儿完蛋!”

黎枝知道毛飞瑜是真生气了,理亏在先,只能卑微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定赶到。”

她往前跑,长裙在腿边轻漾,渐远的背影匆匆忙忙。宋彦城的心像一根皮筋儿,拉扯之中,轻轻颤动。

她本可以不来,但还是为他而来。

黎枝跑到车边,司机已经替她拉开车门。她顿住,忽然转过身回头看。

宋彦城长身玉立于夜色中,背后是浮光跃金,把他三件式的西服染了一层淡淡的金。男人轮廓如月下剪影,俊朗笔挺,看得黎枝一刹眼热。

对视之中,是宋彦城先开的口,声音低沉缓慢,说:“好好拍戏,如果表现好,当你粉丝也不是不可以。”

黎枝笑着问:“这样啊,那你知道我今晚是在干什么吗?”

宋彦城目光平静,落于她身,不曾挪眼。

黎枝转过身,上了车,撂下两个字:“宠粉。”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3章 年会 下一章:第25章 心在疼
热门: 黑暗主宰 阴阳师·龙笛卷 欢乐英雄 谜案鉴赏 神话原生种 秦时明月之始皇之死 沧海4·周流万物(2017新版) 莫扎特与纳粹:第三帝国对一个文化偶像的歪曲滥用 阴师人生 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