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给你买

上一章:第19章 等牛 下一章:第21章 女朋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宋彦城的声音本就不属于清冽张扬的那一卦,认认真真说事时,嗓音是往下沉的,不算多迷人,但很能蛊惑人。

被他打过的掌心又痛又烫,像能融化掉皮肤一样。

黎枝下意识地收拢,握成拳。

宋彦城:“怎么?要打我?”

黎枝:“不敢打一个等牛的男人。”

宋彦城:“……”

黎枝自己也笑了,说:“都是商家宣传手段,怎么吸引人怎么来,你别太较真。你游戏机买好了吗?”

“没买。”

他也不是真上瘾,玩个新鲜,就像她说的,解压。兴趣过了,就那样了。

黎枝“哦”了一声,手背去身后,乖乖站在原地。

宋彦城清了清嗓子。

黎枝立刻反应过来,往后退一大步,退到门外。没忘记约法三章里,禁止踏入他书房。

宋彦城却说:“没吃饭就自己煎牛排,在冰箱。”

黎枝摸了摸腰,笑得明灿灿,“不吃,减肥,谢谢关心。”

关心?

谁关心你了?

宋彦城脑皮一紧,刚想义正言辞地纠正。黎枝压根儿没看他,哼着歌回了房。

此情此景此人,宋彦成基本已经看穿了。

她不仅暗恋他,还很有手段地玩起了欲擒故纵。

手机铃响拉回思绪,是孟惟悉打来的,约他出去喝一杯。

孟惟悉是孟家唯一的孩子,算是真正意义上锦衣玉食里泡大的哥儿。宋彦城和他性格习性并不同类,但很共通。既豁得开,也收得住,所以多年挚交,知根知底。

孟惟悉在吧台边亲自调酒,杯子倒扣在盐碟里,又给杯口镶上了一片青柠檬。

“尝尝看。”孟惟悉递过去。

宋彦成把烟搁在桌边沿,接过酒,却没喝。

“上次你托我办的事,妥了。今天去定妆拍摄。”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孟惟悉本不用费心了解,但就是好奇,“你从不为女人跟我开口。”

宋彦城面色平静,一口否决,“不是,没有,你错了。”

孟惟悉:“我还没说什么呢。”

宋彦城:“连普通朋友都不是。”

孟惟悉了解他,一般不太造假,“这部剧虽是我公司投的,但戏里戏外的关系打点也不少。就这演女主的演员,跟导演,跟制作人的关系摆在那。实话跟你说了,女配角色,试镜之后确实定的是你的人。但有人打了招呼,那就不给她了。”

四通八达的关系网,一个女配角由谁演,真不那么重要。

孟惟悉:“很多事情递不到我这里,既然你跟我开这个口,我就把它当事儿来认真办。放心吧,你这‘普通朋友’以后在剧组,不说别的,这个人我能帮你保下来。”

这话说得真。

宋彦城心里清楚,孟惟悉虽是凡天娱乐的太子爷,但做派正,没有纨绔作风。也不谈什么乱七八糟的恋爱,始终放不下他那四五年前的初恋。纯情得不要不要的。

宋彦城原本还想撇清和黎枝的关系,但此刻,只“嗯”了一声,然后鬼迷心窍地道了谢,“劳你费心了。”

孟惟悉笑着问:“真是普通朋友?你跟我说说,怎么个普通法?”

宋彦城高高冷冷不搭理,实在是说不出口——

普通到同居。

喝了两小时酒才散局,回去的路上,飘起了雪粒子,宋彦城吩咐司机降慢车速,这是北城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到家,黎枝的房间亮着灯。宋彦城皱眉,出来前,她不就已经睡得跟猪一样了吗。

走进门边,隔着门板,隐约听见里头念台词的声音。

掷地有声,声情并茂,发音咬字都很到位。

凌晨一点,宋彦城看了看时间,敬业得都不忍再骂她。

第二天黎枝有场赶早戏,要抓晨曦时的光线。其实她昨晚睡了两小时起床背台词之后,就没有再沾床。毛飞瑜三点半就来接她,给她带了一小块全麦面包,“垫垫肚子,拍完早上这场,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黎枝吃面包,“男主角是谁,你听说了吗?”

“没听说。”毛飞瑜说:“一直瞒着呢,官宣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是见怪不怪,故弄玄虚也好,抛砖引玉也罢,再好的IP,也不能缺必要的营销。

路上没人,车开得快。毛飞瑜瞅她一眼,“你去拍戏,你家那位没话说?”

黎枝:“什么我家的,你别乱说话。”

“都住一块儿了。”

“说了,这是合同约定。”

宋彦城冷哼,瞎扯淡吧就。他正儿八经地提醒说:“我就问你一句话,万一这事儿被媒体拍到怎么办?”

黎枝浑身一凉。

毛飞瑜想了想,“不过也没关系,拍到就拍到了吧,到时候接机炒作一番,你也有曝光率。”

“你胡说些什么。”黎枝当即反驳,“没必要拉他下水。”

毛飞瑜靠的一声,“我就知道,你丫真看上他了!”

黎枝撕了一角全麦面包塞他嘴里,“我又没疯,他那种阴阳怪气的毒舌男,我看上他?我看上你都不会看上他好不好。”

毛飞瑜呵呵两下,呵的黎枝心尖儿发虚,低头啃面包。

海市有东南城市群最大的室内棚,场内的戏有一部分在这边拍摄。赶到片场,抓紧时间化妆,忙完一通后就在休息室里等导演组安排。五点的时候来了通知,说云层太厚,光线不行,今天这场戏取消。

几个群演无不失望,嘴上没说什么,但神情还是泄露了情绪。

黎枝想得开,明星风光,演员辛苦。赶早熬夜,四季颠倒,才是这个行当的日常。昨天那个风风火火的小助理跑来通知:“黎枝姐,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有变动我提早通知你。”

黎枝记得她名字,“谢谢你啊,小棋。”

明小棋意外,“你还记得我名字?”

一旁的毛飞瑜打了个响指,“我也记着呢。”

她是刚入行的小助理,一堆堆的入职者走马观花似的往这行里扎,能被人记住,甭管对方是否有名,那都是让人开心的一种肯定。明小棋笑得特孩子气,想了想,悄悄告诉黎枝:“今天方老师也来了,就在B棚里。”

方老师叫方圆,是《指间月光》的总编剧。国内数一数二的编剧大师。四十不惑之后,逐渐淡出名利场,但带出的那三两位徒弟,早已继承衣钵,成了这个行业的中流砥柱。由此亦可预见,《指间月光》的续航能力有多强。

明小棋一说完,毛飞瑜立刻反应过来,拽着黎枝大步流星,“赶紧的!”

黎枝自然明白,小跑跟上,“等等,我这样去好吗?”

好不好,露个脸再说。

刚到门边儿,就看见方老师和一位制片走出来。黎枝这边还没来得及打腹稿呢,制片主动叫她,“这就是演王梦花的青年演员,黎枝。”

黎枝愣了愣,制片竟然记得她。

方老师敦厚温和,面上带笑,说:“感谢你为这个角色的付出,期待见到不一样的人物展现。”

话虽官腔,但在黎枝听来,跟做梦一样。

方老师走后,她还愣在原地没回魂。那位制片稍微走后,很有深意地对她笑了一下。

毛飞瑜敏感,人走远了,问她:“你和总制片认识?他竟这么帮你。”

黎枝还沉浸在被大师鼓励的兴奋里,深吸一口气,“我要更努力。”

……

早上九点,孟惟悉来棚内溜达了一圈,准备回公司开个碰头会。在门口等司机的时候,忽地听到柱子后有声音。他走过去一看,有意思了,黎枝裹着军大衣,一个人蹲墙角对戏。

一场角色被打耳光的戏。

她没含糊,边念台词,边朝自己脸上呼巴掌。

不是起个范儿而已,是皮肉响亮的真打。

她应该是太投入而不自知,一遍又一遍的,入戏至深。

……

宋彦城是在散会后才有时间看手机。半小时前,孟惟悉的微信发了一条小视频:你的普通朋友。

宋彦城不做他想,点开视频。

视频里,黎枝蹲在墙角念念有词且自打耳光的画面着实诡异。

可宋彦城的第一反应是,她好可怜。方才在会议上的火气一直延续发酵,是引火石,更是汽油罐,这一上午的忍耐到了极限:

-你打击报复的心可还行?

-我就说是普通朋友,你就这样对人家?

-她就一小配角,这么刁难她做什么?

-你一男人,真没必要。

收到回复的孟惟悉,无语到想把手指截肢。

……

晚上九点半,黎枝回到公寓,哼着曲儿,心情不错。见着宋彦城端坐在客厅还挺意外,“咦?你今天没去书房?”

宋彦城眼神重而有力。

黎枝立刻认错,“知道知道,这是你的房子,你想待哪里都可以。”

宋彦城面色冰冷冷的。

黎枝心里犯糊涂,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这位哥儿,而且他总盯着她看做什么?为避免又惨遭其毒舌,她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卧室。心思全在表演上,真没太把宋彦城放心上。

等她忙完一圈,洗完澡,拉开门瞅了眼,宋彦城已不在客厅了。黎枝抱着平板去沙发,盘腿儿一坐,准备刷刷微博放松放松。她手机搁在桌子上,靠着纸巾盒立起来些,放的是一个带货直播。

这位男主播已经很有名了,源源不断的新粉涌入,但黎枝其实喜欢了他很多年,基本算是最早那一批的看众。她喜欢他的音色和说话节奏。买不买,无所谓,一个人的时候听个热闹。这是她一天之中难得的放松时刻,大脑放空,耳边闹腾,好像她不再是孤身一人。

习惯了这个男主播的音质和语调,宛如安神曲,黎枝轻轻闭上眼休息。

“你又在干什么?”声音幽幽从背后响起,跟鬼风似的,吹得黎枝背脊发凉。

她扭头怒目,可一看见宋彦城的寡夫脸,立即怂下去。宋彦城盯着她的手机。黎枝“哦”了声,解释道:“看直播呢,随便看看。”

宋彦城没走,等着她说。

黎枝不做他想地解释:“跟网上购物差不多,你听他推荐,有需要的就买买,价格是要划算许多。”

这种东西,他宋彦城怎么会感兴趣。他只是想起白天那个视频,一个女孩儿确实不容易,已经没戏拍了,好不容易争了个寡妇演演,还要被他的朋友故意刁难。说起来,孟惟悉真不是人。长得一表人才霁月清风,竟如此小肚鸡肠。

活该他初恋成了别人的老婆。

宋彦城的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到黎枝的右脸,红印儿还没完全消退,像给白皙的皮肤上打了一层胭脂。

怪可惜的。

本该离开的脚步扎了根,黎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你有事?”

宋彦城无话找话,问:“你怎么还喜欢看这种东西?”

“就,图个热闹呀。”黎枝说:“他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主播。”

原来她喜欢这种类型?

宋彦城多看了屏幕一眼,也不是帅到什么惊为天人。

“我来海市快三年,没活儿干的时候,晚上都会听他直播。”黎枝自嘲一笑:“他的粉丝量从四位数涨到了七位数,我还在原地踏步呢。”

宋彦城看过资料,只写着她不是海市人。问:“你老家是哪的?”

黎枝笑了笑,“不知道。”

宋彦城又皱了眉。

黎枝看他一眼,“真没骗你,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从小就没见过爸妈长什么样。”

宋彦城搭在沙发背沿上的手指蓦地紧了紧,黎枝的神情放松且认真,不是骗人。

她问:“吓到了啊?”

宋彦城没说话,喉结滚了滚,一道极浅的弧,问她:“那你怎么上的大学?”

黎枝是正儿八经的电影学院毕业,国内数一数二的专业院校,艺术这条路就是个无底洞,烧钱拼关系。她孤身一人,也不知怎么走出来的。

“小学和初中是义务教育,都能免费上。后来考上电影学院,是受了福利资助。”说到这,黎枝表情柔软,“那个好心人负担了我四年的学费,自己兼职赚生活费,让我能够顺利毕业。我很感激他,可惜人员保密,我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宋彦城面色平静,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

黎枝也不太想跟他聊这些,注意力便又回到了直播中。

主播卖力宣传一款护肤精华,赠品多,价格优惠,黎枝捧着手机,点开链接很多很多次,看了又看,犹豫再犹豫。连宋彦城都看出来,她想买。

于是问她:“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买?”

黎枝低头看屏幕,“贵呀,一套打完折也要一千多呢。”

宋彦城捧着水杯回书房。

书房门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黎枝。

沙发挡了大半,只看到她微微弯着的颈肩曲线。瘦薄的弧形像一条温柔的溪水。大概是昏黄的灯光作祟,竟勾出几分怜爱。

关上门,宋彦城继续把剩下的邮件审完。

十一点,他给季左打去电话。

季助理永远不会零点前睡觉,大半夜的,声音依旧精神奕奕,“宋总。”

宋彦城说:“你看直播吗?”

“啊?”

“你去看直播。”宋彦城不疾不徐,“买个东西。”

季左:“??”

沉默片刻,宋彦城说:“算了。”然后挂断电话。

这种事还是不要引起多余的误会才好。

宋彦城想,就当是替自己的狐朋狗友孟惟悉道歉。

有了这个不怎么充分的理由当挡箭牌,他顿时便觉得心安理得多了。

天气预报明天有雨,光线不好,黎枝的戏份便往后挪。她不用赶早起,便睡得稍晚。九点的时候,接到快递电话,说让物业送上来。黎枝纳闷儿了,自己没买东西啊。

物业送上来一个大纸箱,黎枝拆开一看,愣住。

品牌最新系列的护肤套装,齐齐整整全部都有。寄件人身份不详,也没留下任何私人信息。

黎枝脑子慢三拍,然后渐渐回过味。恰好这时候,宋彦城也从卧室出来,一身黑色西服把身材勾勒笔挺,左手腕上搭着同色大衣,是要去公司。

见她杵在那儿,他便故意忽略桌上的大纸箱,高冷平静道:“大早上的,发什么呆?”

黎枝眨眨眼,扬了扬手里的精美套盒,“我收到礼物啦。”

宋彦城轻仰下巴,不自觉的有点小紧张,他甚至准备扬起嘴角,以淡定酷哥儿的形象来迎接她的感谢。再高冷地提醒一句,不要多想,举手之劳。

黎枝深深呼吸,晨起的眸子里有着跳跃的小星火,她开心地说:“我有粉丝啦!超大方的!”

宋彦城:“……”

大不大方的他不关心。

凭什么误会是别人,不爽。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9章 等牛 下一章:第21章 女朋友
热门: 旋转门 指间秋阳 鹿门歌 不二大道 碟形世界:卫兵!卫兵! 知更鸟女孩4:末日风暴 城墙之外 武装风暴 第十三个故事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