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宋好人

上一章:第16章 换人 下一章:第18章 可可爱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还未到五点,天色便已迫不及待地退场。

宋彦城修改一份企划书,数小时没出过书房。看过季左反馈回来的数据后,才起身活动了番筋骨。手机调的静音,两小时前训狗师给他发来短信。还有期货公司的日结单。

宋彦城把手机取消静音,反屏向下,搁在桌面。

从厨房喝完水出来,宋彦城握着水杯,看到客厅陡然多出的一活物时,下意识地往后退。看清楚了人,他皱皱眉,“就回来了?”

黎枝悄无声息地坐在沙发上,背对着看不清表情,肩胛骨微弯,肩颈的弧线显得颓靡不振。

她没吭声,当没听见。

宋彦城走过去,瞥她一眼,因为不明所以,所以语调吊着轻松调侃之意,问:“连晚上的饭局都不参加了?”

黎枝仍旧低着头,半晌,才抬起看他一眼,哑声说:“不演了。”

落寞之际,她强撑着最后一股倔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怜。但失意失势时,处处都能看出人间惨剧。

这一刻,宋彦城也不拆穿。

对视几秒,黎枝又悄然把头低了回去,声音更哑了,“你随便笑,反正我已经是个玩笑了。”

意料之中的毒言毒语没有入耳,黎枝听到轻微的,像是衣服布料摩擦的柔软声响。宋彦城把水杯放下,问:“晚饭你吃不吃?”

车开出地下车库,冷风顺着缝隙往车里钻,像细密绵长的针,扎得人灵台清明。宋彦城畏寒,将车窗关紧。

他问:“去哪吃?”

黎枝:“随便。”

“别随便。”宋彦城的手指修长整洁,轻敲方向盘的边缘,说:“毕竟你买单。”

黎枝:“……”

见她不说话,又道:“你若想我随便,那我就选地方了。”

“虹桥路楚街二爷夜宵。”黎枝脑子还不至于颓废到死掉,让他选地方,坑死去。

一听“二爷夜宵”这么中二的店名,就能猜到不是什么好地儿。宋彦城坐在红色塑料凳上,抬头看了眼红色罩棚,再看了眼油腻的桌面上铺着的红色桌布。

这是要干吗?

结婚吗?

黎枝看出了他此刻无语的嫌弃,“你将就一下好了,太贵的地方,我现在请不起。”

宋彦城薄唇抿了抿,倒没再说什么。

黎枝沉默着帮他用热水烫碗筷,精致的妆面依旧完好,只是失了精气神,整个人像霜打的豆角。

“你……”

“我没戏拍了。”黎枝吸了吸鼻子,打断他,“我人都到了门口,说我的角色被取消,会议室都没进去看一眼呢,惨吧。”

宋彦城无言。

黎枝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一张笑脸明灿灿,“没事儿,用不着可怜我,我已经习惯了,也不是第一次了,特有经验。”

宋彦城皱了皱眉,似乎不能理解她这种自欺欺人,直接拆穿:“这样有用?”

黎枝的笑容按下暂停。

“收着情绪,除了给自己添堵,没有任何作用。”宋彦城声音淡,目光也淡。

像一面薄如蝉翼的刀片,轻而易举挑破了紧绷的线。黎枝倏地一瞬就崩溃了,她的眼泪就这么碎如断珠,哽着声音说:“那我能怎么办?去争还是去抢?我连那扇门都进不去,都没资格占个座。”

她别过脸,抹了一把眼,像是训练有素般,眼泪说收就收。

这不是逞强,而是习以为常。

“你随便点,吃吃吃。”黎枝瓮着嗓音,拿起菜单佯装无所谓。

或许是她某一刹的表情触动,宋彦城也有了恻隐之心。他叠着腿,把烟和火柴放于桌面,说:“这饭我请。”

黎枝也不假客气,荤素不忌,专挑贵的点。夜宵摊的东西油腻且味重,宋彦城吃不惯。满满一桌,黎枝其实也没太动,只抱着啤酒不撒手了。

北城冬夜零度往下,黎枝却喝得不含糊。冰凉淌过喉咙眼,入肺入胃都是冷的。宋彦城倒没看出来,她竟这么能喝。

六七个瓶子空了,宋彦城终于开腔,警告道:“我家不让醉鬼进。”

黎枝去够啤酒的动作没停,笑了下,“放心。”

宋彦城心思敏感,盯着她。

放心?他并没有担心。

想到黎枝暗恋他这件事,也就不难理解了。宋彦城的善良基因在此刻达到峰值。

既然已经事业不顺,就别再落个情场失意的双重打击才好。于是,宋彦城斟酌语气,说:“有时候,得不到的东西,就不要抱有太多幻想。”

黎枝看着他,眼睫微卷,轻轻煽动,然后两行眼泪滑落而出。

这么脆弱?

用情至深让宋彦城大感意外,他回顾了一下刚才的语气,并不觉有何不妥。但以绝后患,该心狠时不能软,于是他问:“明白了?”

黎枝点点头,“嗯,没结果。”

梦想就是天边月,镜中花,再努力也没结果。

宋彦城微松一口气,有了一丝欣慰。

别爱我,没结果。

还好,她是个明白人。

黎枝不免悲从中来,喝着酒,絮絮叨叨也算有个倾诉对象,“在这个圈子久了,看得多了,容易被洗脑。”

宋彦城:“嗯?”

黎枝眼角挂着笑,容颜明明像春风,神情却如三九严寒中发不出的枝丫嫩苗。

“优秀的人那么多,一无所有才是我应该的。”她说。

宋彦城原本想安慰几句,但一想起她对自己不该有的暗恋,那还是狠心说清得好,“及早止损,减轻痛苦,也不坏事。”

酒精微醺,黎枝思绪压根没跟着他的节奏走,自顾自地说:“但还是有好人的,我这样的都能活下来,上学,上高中,念了电影学院,还进了娱乐圈儿,哪个院儿里长大的孩子能这样啊。”

宋彦城听得不甚明白,刚想细究,黎枝咋咋呼呼打了个嗝,叫他的名字:“宋彦城。”

宋彦城撩眼看她。

黎枝握着刚开的啤酒瓶,忽然伸手越过桌面,用瓶身贴住他的左边脸颊。骤然的冰凉暂停了他全部知觉和反应,只剩黎枝眉眼皆活的那张笑颜。

清脆的声音相碰,“——干杯。”

如果不是此刻她安安静静坐在副驾驶,宋彦城真怀疑十五分钟前,这女人是在耍酒疯。往后视镜里有意无意瞥了好几眼,黎枝忽然幽幽出声,“你总看我做什么?”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宋彦城淡声说:“开眼界。”

黎枝转过头不解。

“究竟什么样的女明星,能惨到这种程度。”

黎枝失语半分钟。

宋彦城缓缓驻车于红灯前,悠哉转过头。

黎枝抡起拳头往他右胸狠狠一捶,手感出乎意料,她愣了半秒,然后鼻尖一酸,真不是装模作样。

“不是人。”

宋彦城:“?”

“一男的胸长这么硬!”红了的眼眶配合质问,显得如此理所当然,黎枝低头吹了吹手指,委屈说:“手疼。”

宋彦城:“……”

这一天反转,黎枝到家后倒头就睡。

零点将至,宋彦城坐在书房里,叠着腿,一手搭在椅子扶手,手指有下没下地敲动。一晚上的聒噪折腾,他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黎枝的声音。

故作坚强的,逞能的,逞不住崩溃的哭声……

又想起之前,她喜滋滋地告诉他,“我有戏拍啦!”

她无时无刻地背台词,宛若一个身负戏约无数的影后。

其实宋彦城至今仍然不太理解这样的一头热血。在他看来,止盈止损四个字,就是人生公约。挤不上的航空母舰,何必还要螳臂当车。

宋彦城视线投于落地窗外,星星灯火跳于江面。普罗江将海市一分为二,却是一样的璀璨繁华。

半支烟的时间。

他掐灭烟蒂,拿起手机。

孟惟悉很快就接了。

宋彦城:“托你件事。”

——

手机在枕头下疯狂响铃,黎枝虽没有酒后头疼的毛病,但这大早上的,仍把她震得神魂飞散。窗外还没完全亮,她眼睛睁不开,伸手在枕头下一顿乱摸。

两眼昏花,看不清屏幕上的字。黎枝声音嘶哑,接听。听清楚后,她猛地睁眼,“啊?”

集团每周一有董事例会,需提早半小时出门。宋彦城一身正装,黑色西服外搭着一件大衣,羊皮手套还捏在手心准备出门再戴。

他拉开房门,脑里还在运转工作上的事情,猝不及防的,就被扑了个满怀。

黎枝像一颗小飞弹,染着明亮的光,喷着漂亮的火焰,兴奋尖叫:“啊啊啊!我又能拍戏啦!!”

她的高兴是真心实意,这一刻的动作也出自本能分享。哪怕对方是一个木头桩子,她也能抱住跳一圈儿兔子舞。

宋彦城僵硬着身体,还没从这份“亲密接触”里回过神来。

黎枝的拥抱十分实在,圈住他的两手臂,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那么亲密。宋彦城高出她不少,黎枝仰着脑袋,向下弯的眼廓好似能发光。

“呜呜呜!我又能演寡妇了!我太开心了!”

“上午就能进组!!今天一场戏!”

她连蹦带跳,头顶撞上了宋彦城的下巴。他下意识地偏过头,却也闻见了清幽的发水香。那种自然的,淡淡的,女生独带的味道。

他忍住心猿意马,故作冷静质问,“所以,你这是在干吗?”

清冷的语调刺破了黎枝的一脑热情。她稍稍冷静,随后恢复理智,两人仍呈现类似拥抱的姿势。

什么不好意思、脸红羞涩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宋彦城的大衣质感极佳,幽幽的男士淡香也很高阶,但黎枝才不让自己丢这份面。她索性用力一勒,将宋彦城勒得更紧,说道:“我在干吗你不知道吗?你是没被人抱过吗?”

宋彦城:“……”

因为喜悦感染,让黎枝的声音愈发清脆,还真有那么几分震慑之力,“我跟你说,等我成为大明星,你再想这么抱我,可就难如登天了。”

宋彦城咽了咽,喉结随之微滚,沉声两个字,“是吗?”

黎枝呼吸当即乱了一码节拍,却仍逞强,“当然!”

宋彦城极低的一声,“嗯。”

黎枝:“?”

嗯什么嗯?

宋彦城忽地箍住她的手臂,反手扣在自己腰腹上三寸之地。然后连人带自己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你,你你干吗?”黎枝急了,挣脱不得。

宋彦城面上云淡风轻,其实扣着她的力气劲是完完全全的主控人。

两人维持“拥抱”的姿势,直到退无可退,黎枝背部贴住墙壁。

宋彦城微微侧头,低头,离她耳垂很近,低声说:“那就多抱会儿。”

黎枝:“……”

“以后抱不到,我好亏。”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6章 换人 下一章:第18章 可可爱爱
热门: 明史讲义 送神舞 间客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绝世武皇 第一律法·卷二:世界边缘 凉城客栈 十四分之一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