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初相见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被迫营了个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四月的海市,天阴雨密,一连数周都与晴天无缘。

季左第三次看时间时,宋彦城终于从宅子出来。

季左下车替他撑伞,被他拦了一把。宋彦城坐进后座,车内暖气很快傍身而上,融化了羊绒外套上未消的寒气。

车往市区开,车程过半,男人阖眼不言,眉峰下压。

季左一见他这状态,心里便有了数,斟酌片刻,终于问:“老爷子情况不太好?”

宋彦城“嗯”了声,很淡,“连我都快认不出了。”

季左骇然。

宋兴东年近仗朝,执掌柏铭集团二十余载,卸任在即,担得起功成身退。却不料突发脑溢血,救治后反倒得了帕尔金森病,忘事、糊涂,每况愈下。

只是这才多久,病情竟严重到这等程度。

季左说:“我们过来时,您大哥的车就停在了门口。”

宋彦城面色平平,语气却低了一度,“爷爷留他吃饭。”

老爷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越发像个稚童。宋彦城与宋锐尧都是孙辈,显然,宋锐尧更得老头欢心,跟病前一模一样。

刚才在卧房,宋彦城嘘寒问暖,不得半分回应。宋锐尧一开口,老爷子笑得跟正常人无异。指名道姓让宋彦城滚,留下宋锐尧陪午餐。

宋彦城从容离开,未露半分不悦。

这不是装模作样,而是早就习惯了。

静默片刻,宋彦城忽问:“那边有回复了没?”

季左迟疑一秒,答:“拒绝了。”

宋彦城似乎并不意外,只平声吩咐:“告诉她,条件可以重新谈。”

——

海城北区正在扩建,四处施工,灰尘裹着雨水,和成了粘稠的泥。车开不进,毛飞瑜走进来时裤脚全被溅脏,一肚子火正没处发。

“都这样了你还要考虑?黎大小姐!大明星!”毛飞瑜拉开冰箱,指着说:“最后五个鸡蛋,吃完拉倒,你就给我等着挨饿吧。”

“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十万!每个月十万!我就问你,你入行两年多,哪个月给我挣过这么多钱?!”

黎枝盘腿坐在沙发上,穿了一件深色宽松罩衫,锁骨微现,肩膀薄瘦。沉静不语的模样,面容愈发白皙。

“来,姑奶奶看我。”毛飞瑜勾了条塑料凳在她正面坐下,晓之以情,“又不是要你陪睡卖身。人家缺人,你缺钱,各取所需多正常不是?”

黎枝眼睫轻抬,目光犹豫不定。

毛飞瑜又动之以理,“宋彦城这人吧,是,我承认,名声是不太行。但到底也是栢铭集团的副总,总不至于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对方合同都发过来了,我帮你看过,你这是祖坟冒青烟了。”

黎枝终于吭声:“你还懂法务?你大学专业不是给死人化妆吗?”

毛飞瑜被噎半秒,顿时暴跳如雷,“带你这么个艺人,我还不如回去给死人化妆呢!”

黎枝欲言又止,到底没再多说。

不怪毛飞瑜这么来气儿,因为自己确实不争气。入行第二年,就在几个宫斗剧里刷了个脸,还是半集死的那种甲乙丙。之前公司替她买了个热搜,破罐子破摔,就以“最美女反派”的tag,捧的是她,红的却是用来凑数九宫图的另一位女演员。为此,对方经纪人还致电感谢,把毛飞瑜气得够呛。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不答应也行,咱们明天就两清,谁爱带你谁带去!”

黎枝迟疑道:“公司还有艺人愿意跟你?”

毛飞瑜左脚一跺,“我下个月还要还车贷!我明天就去搬砖!”

黎枝哎的一声叹气,于心不忍道:“行吧。”

毛飞瑜欣喜:“所以你答应了?”

黎枝摇摇头,“我拒绝。”

“……”

毛飞瑜最后是真摔门走的。

“哐”的一声,老旧门板扑腾落几层灰。

黎枝一点也不后悔,她人虽不红,但还是很讲志气的。什么合作,什么协议,那都是道貌岸然的借口。这不就是换个借口搞包养吗?

这么一想,黎枝更加无所谓了。正准备洗洗就睡,来了电话。黎枝听了两句,立刻跑了出去。

海城人民医院心内科。

医生被进出不停的病人搞得头晕,十分不耐地对黎枝说:“哎呀,情况就是这样的,还要我说几次呢。病人年龄大了,越拖越严重。”

黎枝唇瓣发白,下定决心道:“手术我们做,多少钱都做。”

医生:“行吧,去找护士办手续。”

深夜,浓秋雾重,安顿好一切后,黎枝坐在石阶上兀自出神。风口呼呲,感觉不到冷。都这个点了,就诊的病人依旧络绎。急切的脚步声,呼喊声,互相埋怨的争执声不停冲击黎枝的耳膜。

黎枝下意识地回头,医院四方形大门灯火通明,白炽灯光刺眼,如一只冷情怪兽,默然坐看人间离散。

黎枝转回头,深吸一口气,拿出了手机。

——

“你说你是不是瞎折腾,早答应不就完事儿了吗。”毛飞瑜真就无语了,抱怨归抱怨,还是关心问:“奶奶还好?”

夜里风霜重,黎枝冻得鼻尖通红,“周五做支架,手术费我交了三万。”

毛飞瑜忽就沉默了。

他明白,黎枝这是把身家性命都豁出去了。这么点傍命钱,也真舍得。他也知道,手术费是够,但万一有个好歹,后续就是无底洞。

黎枝平静说:“合同给我看看。”

毛飞瑜调开邮件。

合同内容很简单,核心就两条:

一、甲方(宋先生)有任何出行需要,包括但不限于说话内容,公开场合等,乙方(黎女士)无条件配合。

二、薪酬十万,每月十五号支付,合同有效期一年。

真没什么特殊条款。黎枝数了一遍十万后面的零,确定没错后,点点头,谨慎道:“行吧,就先见个面。”

毛飞瑜觉得她可能没搞清楚状况,有必要提醒之:“你知道对方是谁么?”

黎枝:“我识字儿,合同上写了,宋彦城。”

“……”算了,他差点忘记,自己这个艺人缺根弦儿。

几日之后,那边儿才回了个信,见面时间定在今晚的璀世公馆。

相比较黎枝的安静,毛飞瑜显得兴奋的多,又是给她调整耳环,又是给她披外套。黎枝忍了半路,终于说:“你现在很像老鸨。”

毛飞瑜嘁的一声,“我无所谓啊,那你又是什么?”

黎枝闭声。

又沉默了会儿,她问:“你不觉得,这位宋先生的要求奇奇怪怪的吗?”

“给足钱就不奇怪。”

“你能不能有点志气?”

毛飞瑜笑意收拢,眼神也清醒讽刺,“哦,你现在还想讲什么志气?”

黎枝挨了刺儿,梗着倔强回击,“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毛飞瑜把手里的包撒气似的往座位一扔,“我只知道我下个月没钱付房租了!”

“……”

真绝了,一男的比女的还娘们儿。

黎枝索性扭头看窗外。

毛飞瑜这人性格跟直肠子似的,脾气发的快,好起来也快。没多久,他又自言自语个没完:“这个宋彦城吧,在栢铭集团挂个副总,但应该没什么实权。因为出席应酬活动的都是另一位,叫宋锐尧。”

“宋彦城没存在感,网上都搜不出花边新闻。倒是有一条。”

黎枝看过来,“什么?”

“说他是私生子。”

黎枝嗤之以鼻,“你小说看多了。”

到璀世公馆,一下车就有侍者引路,电梯直上顶楼,门开后,不算清新的精油香让黎枝一刹眩晕。厚重的地毯像踩不实的云团,复杂的雕花墙饰如遮挡眼睛的万花筒。灯光调暗,幽黄灯光刚够晃亮廊道。

这种地狱冥府气氛让人莫名紧张,连毛飞瑜的步子都越变越慢。侍者对一扇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安静离开。

黎枝忽然拽住毛飞瑜的胳膊,毛飞瑜吓一跳,他压低嗓音呵斥:“干吗!”

黎枝皱眉,“毛飞瑜,你是不是故意骗我的。这个宋彦城其实是个八十岁的变态老人,一把年纪不正经,喜欢搞漂亮小姑娘,你们联手给我下套是不是?”

毛飞瑜:“???”

话落音,门从里推开。

走在前头的是一位戴眼镜的年轻男士,他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黎枝,然后悄然把路让开。

后头男人的身影恰好站在明暗交界线。光影作背影,五官尤为深刻,深眸浓眉往下,是挺立的鼻梁,这道弧曼妙恰如其分,是英俊的,也是淡情的。

黎枝思路凝滞,视线胶着于他的脸,一时忘了收回。

宋彦城松了松衬衫领扣,双手垂于腿侧,平声问季左:“小姑娘?”

季左目光掠向黎枝。

黎枝:“……”

宋彦城终于将目光落了七分给她,审视三秒,冷声:“漂亮?”

黎枝:“???”

绝非好话。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被迫营了个业
热门: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4 黑暗塔4:巫师与玻璃球 大道朝天 恶狼之夜 非常道2:20世纪中国视野中的世界话语 死钥匙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人间(上卷):谁是我 天下第九 修炼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