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心病方需心药医

上一章:第一六八章 你真的很欠揍 下一章:第一七零章 嚣张的小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从林东进来将钱扔到汤洪鹏头顶,到如今突然接到院长电话。

此时,武子元看向林东的眼神已经变得无比恭敬,这个人不但神秘,能量还大的惊人。他不但弹指之间扭转了局面,甚至从刚才他跟市长通电话时候的语气,好像并不是他求着市长一般,这就值得深思了。

至于门口的那些人早就听傻了,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不可能……”汤洪鹏刚才受到言语刺激,甚至牙被打掉都没怎样,还能控制。但是此时一听武子元如此说,顿时状若疯狂。

此时任谁都会如此,不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主要是刚才发生的那么多事情,汤洪鹏已经不能接受自己不能上去。他根本不相信武子元的话,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

“院长,刚才武子元说……什么……不可能……”

“院长……你……你不能这样,为什么我要忍,钱我都给你了,我他妈贪了多少钱,我给你的更多,你……”汤洪鹏讲着讲着电话,突然吼了起来,在医院中,谁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汤洪鹏攀上了常务副院长,而他口中的院长,应该就是常务副院长。

武子元的脸色变了几变,周围围观的人更是一言不发,如同看猴戏一般。

林东能听到里边的对话,那常务副院长先是训斥他,然后告诉他决定,让他停职反省。在他爆发后安慰了他几句,告诉他,以后有机会之类的,不过他完全没想到汤洪鹏爆发,最后直接将电话挂断。

就算是周围其他人,武子元、宋舒、王字寒他们这些人,虽然没听到对话,但是也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种时候众人再看汤洪鹏,就真有一种看笑话的感觉。

“你答应过我的,你收了我的钱,你就得给我办事,你答应过我的……”汤洪鹏突然像是着了魔障,此时正好他嘴里有血,更显得有些骇人。

汤洪鹏自己在那对着被挂掉的手机念叨了几句,突然向前冲去。

“啊……唉……”门口围观的人突然被他冲了过来,吓的不少人急忙闪避,有的闪避慢的还被他撞倒。

呼,直到汤洪鹏如狂似癫的冲了出去,武子元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本他以为自己这次也在劫难逃,最近本来就有人找他麻烦,正好借助这次的事情,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却没想到,没想到啊。

“都看什么看啊,回去工作。”看着外边围观的人武子元脸色一沉训道:“像什么话,小王,你进来一下,帮忙收拾一下东西。”

通过这次事情,武子元心中对林东是真的感激。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人,一个电话就解决了所有问题,他说话的气势,还有办事的神态,是生平所未见的。

武子元看出王字寒是带林东过来的人,所以才叫他进来帮忙收拾钱,随后让他将房门关上。武子元亲自泡上两杯茶给林东跟宋舒,同时陪着他们坐到沙发上。

“小宋,你受委屈了。”武子元一时也不知跟林东如何说,既然林东是替宋舒出头,他立刻先从比较熟悉的宋舒这开始谈。

事情突然出现九十度转折,宋舒到现在还有些没缓过神来,此时听武子元如此说,她连连摆手。

“主任,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惹起来的,差点将您连累,说道歉的应该是我。”

“都过去了。”武子元摆着手,随即看向林东道:“这个汤洪鹏啊,平时总是钻营一些小道,我也就没太理会,没想到如今变本加厉。我跟小宋这次能幸免于难,没被他设计陷害,都得多谢林警官。”

“武主任你太客气了,这次宋舒的事情还得多感谢你。”林东淡淡笑着应对着。

“咦……”王字寒相当奇怪,这还是林东吗,淡然之间有一种从容,是那种只有在电影里经过剪辑,经过各种手段有意制造出来的优雅。王字寒惊讶的是,这跟之前踹人,还有做事的林东完全不同啊,真没想到,林东竟然还有这一面。

“照顾不周。”武子元此时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宋舒跟林东关系非浅啊,以后一定要特别照顾,说不定这还能是自己的机遇呢。

钱虽然撒了一地,不过也不要求一张一张的都弄好,王字寒直接都拢到一起,在武子元的办公室看到一个没什么用处装药物的纸袋,直接用这个装钱。

“你将钱都帮我存到这张卡上。”看王字寒收拾好,林东取出卡来给王字寒,同时也趁机起身跟武子元告别。毕竟跟武子元也没什么实际交集,客气几句也就是了,并没什么实际内容谈的。

他们这边刚说要走,武子元也接到院长的电话,原来是汤洪鹏急红了眼,直接跑上去闹。现在已经被保安给带走,不过这件事情多闹到现在,市里边直接责问下来,院长也是一头雾水,所以才要叫武子元过去问个清楚。

王字寒去存钱,武子元去会议室时,林东则跟着宋舒漫步走出了武子元的办公室。

两人并没有目的,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三院的一个小广场、小花园之中。一条鹅卵石铺成的道,中间有几处凉亭,假山不高,却有清水流淌,白色磨砂仿古的路灯上都有一首首唐诗,显得很轻松、惬意。

出来看病的人行色匆匆,根本没心思在这里,反倒是一些住院的人,或者附近一些居民在这里溜达着、闲聊着。

“到最后,一切还都得靠你,其实从之前你赠送的针灸穴位图,到之后这么多事情,我早就该跟你好好说声谢谢。”宋舒轻轻的说着,今天的事情她原本想一力承担下来,最坏的结果,如同汤洪鹏说的结果又如何,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不是那种特别高调去喊着拯救世界,做什么善事的人,但是她却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很是执着。从这一点上,在林东看来,她有着跟宋老一样的执着跟固执,这也让他们很难真正的像普通人一样庸庸碌碌的过一生,完全的融入这个社会的大染缸,因为他们还能坚持自己所坚信的一些事情跟东西。

“呵呵……”林东淡淡一笑道:“没那么严重,你也不用那么客气,虽然我不算一个全职的医生,不过在治病救人这点上,我们的观点、认识还是相同的。”

“这个我相信。”宋舒转头看向林东:“但是你不可能就因为这个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我吧,尤其是你的那些针灸之法,那些东西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千金难求、万金难换的宝贝。”

自从林东第一次给她针灸穴位之法,宋舒就已经开始怀疑一些事情。后来因为病人的情况,她没办法之下使用了那些针法,效果出奇的好,后来更多的针法让她不得不去面对一些事情,于是她也去翻查了一些东西,那是他父亲当年留下来的一些东西。

可以说,那是宋老早期研究的精华,也是他针灸的基础。宋舒猜到了一些,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林东不像是那种来追求自己的人,但是又很神秘,医术惊人。这不得不让她想到自己的父亲,但是让她奇怪的是,林东的针法比之父亲的那些又有许多不同。

如果不是如此,她恐怕早就直接询问林东,跟宋老到底有什么关系了。

“我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我喜欢教给谁就教给谁,如此简单。”林东的回答很简单,这些东西虽然来源于宋老,但是宋老后期本身已经有很大改动跟进步,而林东学习那十二幅图之后,又进行了许多调整,就算宋老现在看到这些针灸之法也不敢跟自己之前传给林东的联系到一起。

“你……认识一个姓宋的医生嘛,他的针法很厉害。”宋舒终于忍不住开口直接询问。

“姓宋的医生我只认识你一个。”

听到林东的话,宋舒眼中有着一丝黯然,也有着一丝矛盾的神情。这么多年了,没有父亲的消息,她心中其实也经常在想,但是想到的时候,总是处于一种矛盾之中。

人渐渐长大,有些事情不像小的时候想的那么简单了,但是这种心结要想完全解开,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东说完,话语稍微停顿了一下突然道:“姓宋的医生我虽然不认识,不过宋老、你的父亲我却认识,我最开始学的针灸都是跟他学的。其实他也一直在关注你,他托付过我照顾你。”

一听林东这话,原本还显得有些复杂、暗淡的眼神顿时一变,但是林东的话却正好在此时又重重的击打在了她的心上。

“这是他临终唯一的嘱托、唯一的愿望,也是唯一放不下的事情。你也是学医的,现在你为了一个病人都能不顾一切,你想想宋老从事的研究,他的医术传播开,比单独救一两个人重要多少?原本不想这么早告诉你,不过我以后恐怕没太多时间照顾你,不能经常过来,当然,遇到问题随时也可以联系我。你自己现在也是医生,我相信你能想明白的。”林东的转折,让宋舒的心情经历了接连的起落,尤其最后宋老已经离世这颗重磅炸弹,更是让宋舒一下呆立在那里。

原本听到林东是因为宋老特意嘱托才来照顾自己,宋舒就立刻有些火,这种火是因为那丝一直解不开的心结中的火。

但是当听到林东说宋老已经离世,宋舒一下呆立在那里。

好一会,宋舒的眼泪流出来都不自知。脑海之中,顿时想起了跟父亲一些温馨的事情,那些她有意去回避,刻意不去想的事情,如今却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人就是如此,当恨一个人的时候,想的都是他坏的一面,当说他好的时候,那就会忽略其他问题。

“不……怎么可能,他的医术那么好。他的身体也很好……他的身体很好的……他的岁数并不大……”宋舒嘴里喃喃自语,不信林东说的话语。

“再好的医术也不可能让人长生不死,当然,如果以正常情况来说,以宋老自我保养跟他的医术,就算活到一百三四十岁没问题,但是宋老因为一心都放在研究工作上,心神、精力消耗太大,虽然他自身医术已经相当厉害,却也难以改变什么。他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跟你化解误会,一辈子两父女,有些事情真的让人很……唉……”林东无奈的轻轻摇头叹气。

看到宋舒身体微微颤抖,泪水滑落,林东轻轻的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原本宋老不希望我跟你说这一切,不过你现在医术处于一个瓶颈,如果不能潜心学习宋老的医术,后边很难再有提升。而且,我也不希望宋老看到你心中一直有结,那样的话他在天有灵,也会不快乐。很多事情都是巧合、最终造成不可挽回的事情,最终成为误会。如果是普通朋友,大不了从此不再往来,当彼此不存在,但是亲人就不同,话又说回来了,也正因为有了这层血缘关系,更要彼此互相理解、扶持。我相信,如果宋老要是活着的话,你在医院做出的这些决定他都会支持,哪怕他只是普通人,哪怕因为你这个决定会破产,甚至会造成自己以后的病没钱治疗死去,他都会支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放下一些没必要的东西。”

其实林东早就看出来了,宋舒并非不想宋老,也并非没有感情如果没有感情她也就不会如此纠结、如此痛苦了。所以林东趁此机会,突然之间说出这件事情,以这样一种方式告诉宋舒,随后他不断的说着。他的话可不同一般人,话语之中使用了胎息术辅助,声音极其有磁性吸引力,如同催眠一般,直接的烙印在心里久久不散,逐渐的将宋舒心中的心结彻底摧毁。

热门小说超级医警,本站提供超级医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医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六八章 你真的很欠揍 下一章:第一七零章 嚣张的小偷
热门: 九州·轮回之悸 执掌无限 黑暗诱惑 散花女侠 麻衣相士 我要做皇帝 猫的复生 鉴鬼实录 忘尘阁1:噬魂珠 月族4:复仇联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