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艾莎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撞破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诊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商见曜仔细想了想,给出了“最好”的建议:

“等会直接问。”

“……”蒋白棉斟酌了几秒,“还是算了吧,万一是那种不能被别人知道的隐秘教派呢?要尊重别人的隐私。”

商见曜的思路早已不知跑到了什么方向,自顾自说道:

“那个教派的仪式是拿鞭子抽自己,用蜡烛滴自己,拿针扎自己,用刀割自己?”

蒋白棉越听越不对劲:

“怎么感觉怪怪的……”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自虐教派?

她“嗯”了半天,想出了另一个解释:

“可能是乌戈老板用类似的痛苦来压制只剩生物本能的状态?”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学来的这些方式……

两人讨论间,乌戈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他换上了亚麻衬衣,偏金色的头发很是湿漉,脸色略显苍白。

房间水泥地面上的呕吐物和各种杂物也已经被收拾的一干二净。

商见曜正要开口,就被蒋白棉瞪了一眼,于是强行改变了话题:

“老板,你见过一种长得像鬼的猫吗?”

乌戈眼皮微抬,冷淡回答道:

“我没见过鬼。”

蒋白棉无声吐了口气:

“是一种畸变生物,潜进了城里。我们接了个任务,正在找它和它的同伴……”

她把安眠猫和梦魇马的外形特征大致描述了一遍。

乌戈摇了摇头:

“如果遇上这么明显的畸变生物,我会尝试猎杀的。”

“那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孩?他喜欢玩游戏,穿着番茄炒蛋,哦,你不知道什么是番茄炒蛋,就是红色配黄色的一套衣服。”商见曜追问道。

乌戈看着他,反问道:

“这也是畸变生物?”

“不,这是我朋友,应该也来了最初城。”商见曜诚恳解释。

乌戈想了一下道:

“没见过。”

他又回答了商见曜、蒋白棉几个问题,一个单词都未再提房间内发生的事情。

蒋白棉见好就收,领着商见曜出了旅馆。

她回头望了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一眼:

“之后让老格来翻一翻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要是有拍到安眠猫、梦魇马或者小冲就好了,嗯,他效率最高。”

“那我们做什么呢?”商见曜询问道。

蒋白棉指着一个方向道:

“去这次‘无心病’疫情的第一个患者家。

“第一个患者总是最特殊的,往往会昭示出点什么。”

这次“无心病”疫情的第一个患者叫艾莎,居住在条形街19号公寓的4楼。

她的丈夫是码头装卸工,她没有固定工作,以承接衣物配饰和某些部件补贴家用,顺便照看两个孩子。

——在青橄榄区,类似的非全职女工有很多,主要集中在成衣行业,因为大量工厂的生产线比较老化,未经过改造,不少衣物的小型配饰,比如说不同部位的花朵、特殊形状的纽扣等,需要工人用双手来完成。

这不复杂,只是数量众多,对工厂来说,专门为此雇佣一大帮人非常不划算,这一方面是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薪水开支,另一方面是下一批衣物又未必需要这种加工,也许四五个人配上机器就能完成。

所以,中小型成衣工厂的拥有者选择找承包商,而承包商会以按件计费的方式,将需要加工的花朵、纽扣等配饰分发下去,让类似于艾莎这种没有固定工作的女性在家里完成。

承包商只需要做两件事情,一是分发之前,找熟练工给艾莎她们做一次培训,教会她们怎么做,二是给相应的黑帮上缴一部分费用,既防止被人搞破坏,又能借助他们威慑那些非全职女工,免得她们把发下去的材料一卖,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条形街距离乌戈旅馆不远,蒋白棉和商见曜只用了五分钟就来到目的地,进了19号那栋公寓。

这里很潮湿,冬天是刺入骨髓的阴冷,夏天如同一个大型蒸箱,还好,现在没到最热的那几个月,只是让蒋白棉觉得有点闷。

沿着扶手斑驳的楼梯,两人来到了4楼,敲响了艾莎家的房门。

“谁?”多有划痕和掉漆之处的暗红色木门后,一道稚嫩的小男孩嗓音传了出来。

他语气里透着毫不掩饰的警惕。

商见曜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说我是来和你交朋友的,你信吗?”

“不信。”门后的小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

蒋白棉早已想好借口,嗓音柔和地笑着说道:

“我们是遗迹猎人,就是故事里的冒险家,正在调查一只奇怪的猫,想问你有没有看见。”

“什么样的猫……”一个更加稚嫩的小女孩声音传了出来。

那个小男孩赶紧打断了她: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爸爸说外面都是坏人,会把我们卖掉的!只有他回来,才能开门。”

小女孩不再发出声音。

蒋白棉顺势就问道:

“那你们妈妈呢?她不在家?”

这一刻,她突然有点自责,觉得这是在揭小朋友的伤口。

门后两个小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由那个小男孩回答:

“爸爸说,妈妈生病了,去了很远的地方,要等病好了才能回来。”

呼……蒋白棉吐了口气,准备追问。

这时,商见曜代替她问道:

“你们有看见妈妈怎么生病的吗?”

小男孩的语气变得很是低落:

“看到了……”

“她在家里生病的吗?”商见曜问道。

小男孩带上了几分哭腔:

“不是。那天,她去安娜阿姨家拿花朵来做,到了中午还没回来,我和西雅一直等着她,等的肚子都饿了……

“后来我们听见街上有声音,就到窗口那里往外面看,然后看到了妈妈,她眼睛红红的,一直在喊,病得好厉害……”

后面的发展,蒋白棉和商见曜都已经知道——艾莎伤害了几个人,一路躲避着治安员的追赶,在靠近拉贝街的地方被开枪打死。

商见曜又问了一句:

“她周围有那些花吗?”

“没有。”小男孩先是做出回答,接着强调道,“我不能再和你们说话了!”

商见曜掏出了几颗“拉尔菲”糖,将它们放至房门底部的缝隙处:

“谢谢你们的回答,这是给你们的报酬。

“这种糖会让你们有点拉肚子,不能多吃,要生病的。”

他说话的时候,蒋白棉也蹲了下来,捡起了其中三颗“拉尔菲”糖。

她对商见曜摇了摇头,很用力地压着嗓音道:

“这里的小孩对糖果没有抗拒力的,肯定会吃多。”

她旋即对紧闭的房门笑道:

“一人只有一颗哦,不能抢。”

她依次把两颗“拉尔菲”糖塞了进去,确认是被小男孩和小女孩分别拿到。

“我就舔几下,不会拉肚子吧?”小女孩天真地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诶,要不等你们爸爸回来了问他?”蒋白棉保持着那种和小朋友说话的腔调。

小男孩“嗯嗯”的声音有点大。

蒋白棉和商见曜相继起身,离开了艾莎家。

“从艾莎儿子的回答看,她发病前应该已经拿到需要做的那批手工花了……”蒋白棉边沿着楼梯下行,边分析道。

这是因为艾莎家到分包人安娜的家不远,走路不超过十五分钟,即使算上培训的时间,她发病前也肯定往回走了——治安官调查的结果也是这样。

而从那批手工花没有散落在她周围看,她大概率是返程途中突然罹患“无心病”的。

这一点,负责此事的治安官没有调查清楚,似乎是因为那批手工花被路人全部捡走了,无法以此确定艾莎“无心病”发作的具体位置。

说到这里,蒋白棉忽然回头,望了艾莎家的房门一眼。

她叹息着说道:

“‘无心病’发作,变成野兽后,她还一路往这边靠……”

商见曜没有回应。

蒋白棉迅速调整好状态:

“我们等会模拟下艾莎的路线,看途中会路过哪些地方。现在先拜访下面几层楼的住客,这都是艾莎出门时可能遇到的人。”

“也可能是上面的人,刚好和艾莎在楼道里遇上。”商见曜和平时小组讨论一样,帮忙完善起细节。

这一次,他的思维不是那么跳跃。

“嗯。”蒋白棉再次吐了口气,“那就都拜访一下。”

之后的大半个小时,他们挨家挨户地敲门,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住客。

这有去北岸废土冒险受了伤的遗迹猎人;有丈夫在工厂忙碌妻子兼职站街女郎的一家;有此时空无一人的房间;有攒了笔物资,千辛万苦进入最初城,还没获得公民身份,过得非常辛苦的一对夫妻;有因为长期饮用未处理水,吃红河鱼,满身病痛,亲人尽逝的中年人……

最终,定格在蒋白棉脑海中的两件事情是:

狭窄阴暗的楼梯;没有五十岁以上的人。

“走吧。”蒋白棉率先离开了这栋公寓。

她和商见曜沿着艾莎可能的路线,往分包人安娜的家行去,沿途之上,他们就像正牌治安官一样,询问着两侧的住客,想完全确定艾莎发病的地点。

经过耐心地调查,两人大概锁定了一个区域。

这里七八层高的公寓一栋接一栋,将街道“挤”得颇为狭窄。

蒋白棉抬头往两侧看了看,随口问起商见曜:

“你有什么想法?”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等停电。”

PS:得到一件小棉袄,成功晋升辈分,嘿嘿。熬了一夜,实在不行了,定时然后睡觉,之后一周还得忙东忙西,适应人生角色的变化,可能每天只有中午这一更,然后会恢复两更,但周末单更也会正式开始了,谢谢大家~

热门小说长夜余火,本站提供长夜余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长夜余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撞破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诊所
热门: 国史新论 江山战图 异世邪君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坐天下:张宏杰解读中国帝王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消失的人 天问 香初上舞·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