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你还记得那抹少年蓝吗

上一章:唐小天番外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下一章:番外二:监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还记得那个少年吗?

那个总是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的少年,

那个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少年,

那个身世凄楚的少年,

那个如洋娃娃一般漂亮的少年。

你还记得他吗?

他总是穿蓝色的格子衬衫,沉默地微低着头,俊美的侧脸弧线让人移不开视线。当他望向你时,那空洞的眼神、那木然的表情、那深深的黑眼圈,是否让你永远无法忘记?

我毁了这世上最美好的少年。

遇上我,也许,真的是他这辈子的劫难。

——舒雅望

我无法忘记那个男孩,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像个洋娃娃一般,美得让人惊叹又冰凉得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当时的我,从未想过,我和他的牵绊会如此之深;更不会相信,我会在之后的日子里,亏欠他那么多。

我一直以为,是我在照顾他、保护他;我一直以为,他是我最安静、最漂亮的弟弟。

我总能想起小时候的那些事。那些事明明过了那么久,却为何总是那么鲜明地刻在我的记忆中?

小时候的他总是喜欢待在我家里,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我在家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在。所以那时,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我弟弟,我的亲弟弟,我将是要一辈子对他好的人。

我们总是在一起的。在年少的时光里,我们时时刻刻在一起,像一家人的孩子一样。冬天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窗户边,眯着眼睛将冻得通红的手拿出来晒一会儿太阳,我会把CD机地耳塞放一个在他耳朵里。他总是摇着头拒绝,嫌我听的音乐太吵,然后我们俩并排坐着,晒着太阳、听着音乐,隐隐地能听到不远处树叶飘落的沙沙声。

春天的时候,我们会带上唐小天,叫上张靖宇一起去爬T市最高的山。唐小天怕我累,总是伸手拉我。那时候他总会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拉住我的手,就是不放。呵呵,当时,我真的只是以为,那是小孩子的占有欲而已。

夏天的时候,我不喜欢出门。我总喜欢将画板拖到他的房间去,将空调开得大大的,吃着水果悠闲地画画。那时,他总是坐在我的脚边,或是看着很厚的书,或是摆弄着他的宝贝模型,眼神专注又认真,漂亮极了。我总会画着画着,就看着他的侧脸发呆,而他会在我的目光中抬起头,迎着光芒望着我,墨黑的眼睛里,满满地印着我的身影。

那时,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舒雅望;那时,我拥有全部的幸福;那时,我的少年,我的夏木,便是我的天堂。我年少时全部的记忆只有满满的幸福。

那幸福,维持到一只恶魔的进入。

那恶魔毁了我,毁了夏木。

我总是忘不掉,事发的第二天,我冲进曲蔚然的大厦找他,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看见满身是血的他,我有多么的震惊。

当我走过去,他抬起手;擦掉的不是自己脸上的鲜血,而是我脸上的眼泪。

他用沾着鲜血的手,轻轻地为我擦去脸颊上的泪水,然后望着我的眼睛说:雅望,别哭。

雅望,别哭。

只是这四个字,却让我铭记一生。

而我,泪如雨下。

这个少年,这个美丽的少年,总是带给我这样的感动,他总是,什么都为我着想,什么都将我排在第一,他总是这样,用行动一次又一次,深深的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

杀人是为了我,带我堕胎是为了我,去警察局自首也是为了我。他总是为了我为了我,他说他得不到他的幸福,所以,只要我幸福就好了,所以,只要是为了我,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所以,我只要抛下他幸福就可以了么?

夏爷爷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夏木交给我。

那个一辈子威风八面的老人,在临终前,流着泪,用怨恨又懊悔的眼神望着我说:“舒雅望,你毁了夏木,你毁了他一辈子。”

是的,我毁了夏木。

我毁了这世间最美好的少年。遇上我,也许,真的是他这辈子大的劫难。

那少年,抢走了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可我不怪他。

——唐小天

我也无法忘记那个男孩,记得年少时,张靖宇曾经和我说:小天啊,你小心,小心夏木这家伙长大之后成为你的情敌。

当时,我一笑了之,不曾放在心上,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默不吭声,甚至有些阴森的孩子能抢走雅望,我知道他喜欢雅望,可大院的孩子们都喜欢雅望,我知道他对雅望好,可认识雅望的人都对她好,我知道他能为雅望做很多很多事,可我没想到他能为雅望杀人。

是的,是我低估他了,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小男生对邻家姐姐的小小依恋,那只是未开花,更不会结果的小心暗恋。

是的,我从未将他当成对手,或者说,我重为将任何人当然我的对手,我一直认为,我和雅望的感情,是除了我们自己,谁也无法撼动的。

可他做到了,真的做到了,他从小就拿着小锄头在我的墙角下挖啊挖啊,终于在一次狂风暴雨中,将我坚固的城墙挖倒了。

呵呵,我不怪他。

真的。

失去雅望,全是我自己的错,我唐小天,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错误去怨怼任何人,从来不会。

其实,我很喜欢他的。

喜欢那个干净沉默的少年。

我一直希望妈妈再给我生个弟弟,小时候我无数次跟在妈妈屁股后面说:妈妈,妈妈给我生个弟弟吧。

妈妈总是说:弟弟生不出,妹妹要不?

我歪着头想了想,拒绝了。

我就想要一个弟弟,一个漂亮勇敢的弟弟,可以在我被爸爸训练了之后,让我来训练他,这样我也可以威风的叫他做俯卧撑,叫他跑操场了,呵呵。

所以当雅望第一次将他带到我面前时,我就觉得这个漂漂亮亮的小男孩好可爱,他要是我弟弟就好了。

可这家伙,从来不愿意当我弟弟,不管我如何亲近他,他总是一副冰冷漠然,不愿搭理的样子,我给他好吃的,从来不要,教他打架,从来不削,教他学习,从来不理。

好吧,我承认,他从小到大都很少正眼看我,看我的时候也就冷冷的看着,眼神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沉感。

这样的夏木,让年少时的我觉得很挫败,毕竟我唐小天也是孩子王啊。

为什么他只喜欢雅望不喜欢我呢?

他真的很粘雅望,记得上高中那会,我和雅望上高一,他上初一,初一不用上晚自习,上完下午的课就可以放学了,可他为了等雅望一起回家,他会一个人坐在初一的教室里自己上自修,一直到雅望下课去教室找他,他才会收拾书包,和雅望一起回家。

我记得,那时是夏天,雅望骑自行车带他,他安静的做在她的后座上,半垂着眼睛,晚风轻轻的扶着他的发丝,俊美的脸颊上漠然的连一丝表情也没有,只有那嘴角,轻轻的抿着。

暗暗的星空下,自行车轮飞转,光影流失,那画面就那样,一直一直定格在我心中。

多年之后,我想起来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已爱了她那么久。

原来,他已爱了她那么深。

原来,我真的输,输给了那个星空下的孩子,那个微微抿起嘴角就觉得满足了的俊美少年。

那少年,一定是我上辈子的仇人,当然,这辈子也是。

——曲蔚然

我觉得我和这个少年肯定是有数世恩怨,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那带着锋利眼神的少年,将来会是我的仇人。

我们每次见面,伴随着的都是冷冷的警告。

“不准再出现在雅望面前!”

“我不会放过你的!”

可,他越是这样,我就越开心。我就是想知道,我继续出现会怎么样?他不放过我会怎么样?很可怕吗?

哇,眼神这么冷,我好害怕哦!

小,我忍不住地笑他,像他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每次我换新女人的的时候总能看见,然而同样的,每次每次,这样的人总是嘴上放放狠话,最后不知踪影。而他们的女人,依然在我身边笑,在我的身边哭,在我身边死缠烂打,腻味得我想把他们叫来,对他们说:唉,你的女人还你,真无趣。

而这个少年,能否给我带来一些惊喜呢?

因为他,也因为唐小天,我要定了这个女人,这个叫舒雅望的女人。

得到舒雅望的过程并不费力,只是几杯酒而已。诚然,她运气不错,身边总有些想要保护她的男人,可惜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竟然意外的单纯和没有防备——或者说,傻。

女人的味道其实都一样,彼此的哭泣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事后的反应也是如此。

彻底得到了舒雅望,我不觉得有多欣喜,反而带点疲倦。于是,我冷眼看着她哭,看着她闹,看着她赌咒要去警察局告我。

——她怎么可能去告我呢?

我微笑着扶她上车,带着恶意地告诉她不论是去告我还是想要我负责,都没有关系。

是的,都没有关系。不论是她就此消失,还是她真的来找我负责,我都有足够的准备……

而且,我在等着,等着她的哭泣能引来那个带着锋利眼神的少年,还有我那亲爱的的战友。

那少年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他真的来找我算账了。

他举着枪质问我,为什么要欺负舒雅望。

我笑了,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想要就要咯。

他愤怒的说,他要杀了我。

我不在意的耸肩,这样对我说的人,已经不知道多少个了,可到现在为止,我不还活得好好的?

我在心底冷笑着,他,不敢开枪。

也许,这是我这一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判断吧。

他开枪了,当子弹穿过我的胸膛,鲜血染红我的双眼的时候,我才正真相信,他真的是想杀了我。

为了那个女孩,那个甚至不是他女朋友的女孩。

原来,他并不止是说说啊。

原来,他真的这么喜欢舒雅望。

当我从昏迷中清醒的时候,看见待在我的床头,已经成为的妻子的舒雅望,我的第一个念头变是开心。

真的,很开心。

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她,而是,我得到了最好的报复工具。

夏木,我不会放过你。

就如你置我死地一般。

夏木,我唯一的孙子,我的骄傲。

——夏洛

“……犯故意杀人未遂,罪名成立,宣判入狱服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电视机里的声音冰冷而机械,在空荡荡的别墅里一遍又一遍的回荡。

一旁的保姆在走上前征询地看着我,问我要不要换台。

我没有力气说要,也没有力气说不要。

保姆有些无措,又有些同情的看了我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同情!哼,我堂堂一个四十四军守备区司令,却需要一个妇女的同情,她同情我什么!同情我死了儿子, 现在唯一的一个宝贝孙子又被判了六年。

六年啊!我直直的瞪着电视,电视喧闹播放着其他新闻。

但回荡在我的耳边,却始终是方才法官那冰冷的宣判声:入狱六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只有十八岁啊。

我的孙子,只有十八岁。

我不敢想象他在监狱里会遇到什么情景。虽然我在监狱,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了,可是也难保他不会被其他犯人欺负,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而等六年后,他出来了,又要怎么办?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

门铃声忽然响起。

保姆出去了又进来,说舒雅望正呆在外面,想进来见见我。

进来?

那个女孩子还敢来见我?

我愤怒地摔了杯子,大声怒喝这让保姆把人撵走!

保姆惊惶地出去了。

我则重新瘫坐在了沙发上。

她还有脸来见我?

也不怕我枪毙了她!

这孩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惑了我是孙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孙子,这么离不开那个女孩子,这么听那个女孩子的话——而那个女孩子,甚至是个有男朋友的!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把她领近我家来!最后悔的就是,将我的孙子,交给这个孩子!她将他训练成了一只小狼狗,只对她一人中心耿耿的小狼狗。

如果,如果当时,我自己,自己去照顾夏木,现在结果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也许,是报应吧,因为夏木那孩子长得和他父亲很像,所以每次看见夏木,我总能想起那让我骄傲却又早逝的儿子,每次一想到他,我就忍不住心里难受,我没办法控制我自己的感情,我不想将我的伤心传染给他,那孩子,已经够难过了。

所以,我找来了部下,让他的孩子来陪陪我的孙子。

就是那个孩子,那个笑起来很干净,一见到我就站的笔直,有些怕我的孩子。

那个女孩子,那样的女孩子……我当初怎么会以为她能带夏木走出阴影?——她只能让夏木坠入更深的深渊!

我就是不明白,那女孩子有什么好的呢?那女孩明明有了男朋友,也明明知道你的心意,却还跟你纠缠不清;一个女孩子在外面随便喝酒,没有半点防备,等真出了事才来懊悔才来怨愤——有什么用!?

保姆又进来了,她跟我说舒雅望呆在外面不肯走,说不见到我不会走。

不见到我不会走?

她是来道歉的?真可笑,现在来道歉有什么用!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是!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

是,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

可是,我就是无法原谅她。无法!

我告诉保姆,她爱呆着就让她呆在,爱发疯也让她发疯,跟我们家没有半点关系。

保姆唯唯诺诺地去了。

我则起身扶住扶手上楼。

到了这个地步,她舒雅望以为到我面前忏悔一番我就会原谅她?

不!不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那个女孩子。

——绝对不会。

只是夏木,我唯一的孙子,当我在探监室看见你那消瘦的面颊,那苍白的面色,你知道么?爷爷的老心都岁了啊。

爷爷,多么想待你去坐牢。

夏木,我最优秀的孩子,爷爷现在要怎么才能保护你呢?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唐小天番外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下一章:番外二:监狱
热门: 倾城别传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2 底牌 罗宾历险记 死亡通知单 兽神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1:失落的英雄 离天大圣 神话基因 十四年猎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