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爱也一辈子,恨也一辈子

上一章:第十四章: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下一章:第十六章:男人的眼泪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爱一辈子也好,恨一辈子也好,终究是要让你记我一辈子。

“小舒,这次杏花公园的案子由你来设计。”晨会上,地化的老总一脸信任的将公司本年度最大的案子交给了舒雅望。

舒雅望郑重地点头:“我会努力的。”

“行,没别的事散会吧!”老总手轻轻一挥,众人站起来,鱼贯的走出会议室。石桥收集制作

舒雅望走在人群的中间,手里拿着会议记录本,实习生林雨晨跟在她边上笑:“舒姐,这次让我给你打下手吧,我想跟你多学点东西。”

舒雅望径直的往前走,没看他,也没多考虑,淡淡的答应:“可以。”

林雨晨很开心的鞠躬:“谢谢舒姐!”

舒雅望看着他超有活力的笑脸,神色温和了下来,可刚一转头,那温和的神色又瞬间消失,舒雅望眼神冰冷,神色戒备的望着走廊的另一头。

林雨晨顺着她的眼神望去,只见昨天晚上碰见的那个男人正站在哪,温文的望着舒雅望轻轻微笑。

那人,好像说,他是舒姐的前夫吧?

林雨晨又转头望向舒雅望,只见她抬手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从容的走过去,冷淡的看着他问:“找我?”

“当然。”

舒雅望回头望了眼林雨晨,林雨晨对她点点头,先行离开,走廊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舒雅望皱着眉头问:“什么事?”

当年她离家出走之前,曾经委托律师帮她办理离婚手续,他们的婚姻里有太多不自主性,所以离婚办的很顺利,离家半年就办好了。舒雅望听说曲蔚然申请了法外就医之后,就去了美国治病,看他的样子,似乎恢复的很不错。

曲蔚然看着她笑:“我想你,想见你。”

舒雅望眼都没眨一下,嘲讽的看着他:“见着了,你可以走了。”

“雅望啊,你怎么总是这么对我呢?”曲蔚然的俊脸上有些委屈,弯下腰来很温柔的靠近她道:“你这样我会很生气的。”

舒雅望没有后退,清冷的双眼直直的看着他:“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会害怕么?曲蔚然,我告诉你,一无所有的我根本不怕你,想死的话,就再来招惹我啊。”

舒雅望说完,看都不看他一眼,直直的从他身边走过。

曲蔚然猛的转身,将她拉了回来,瞪着她道:“舒雅望,你胆子变大了。”

舒雅望也不挣扎,皱着眉问:“你够了没有!你到底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我身上也没有你所嫉妒的幸福,我也不再是任何人的女朋友。”

“你已经害的我一无所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要我去死么?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放过我?”舒雅望用没有被拉着的手捂着脸,疲惫的望着他问:“曲蔚然!你到底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曲蔚然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没说话。

舒雅望逼问他:“你说啊!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可以爱我吗?”曲蔚然的眼神有些慌张,这个接近三十岁的男人,在告白的时候,难免有些心慌:“雅望,你可以爱我吗?”

舒雅望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出来:“曲蔚然,你真的很可笑。”

“所以我才恨你。因为在你眼中,我总是这么可笑。”曲蔚然放开舒雅望的手,轻笑着掩盖着眼里的那一抹伤痛:“我就是这样的人,喜欢的就要得到,得不到就要毁掉。”

“可是雅望啊,在毁掉你之后,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即使你没对我说过一句好话,没给过我一抹笑容。我还是想念你。”曲蔚然停顿了下,继续道:“我不后悔我对你所做的一切。”

“爱一辈子也好,恨一辈子也好,终究是要让你记我一辈子。”

舒雅望一直没说话,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对于曲蔚然,她总是很无语,生气的无语,恨的无语,厌恶的无语,即使在他表白的现在,她还是很无语。

曲蔚然后退一步道:“放心吧,我不会再来找你。”

说完这些,曲蔚然转身离开。

舒雅望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她才默默地转身离开。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那该有多好啊……

周末,舒雅望早早的起床,梳洗干净之后拿出化妆品为自己画了一个淡雅的妆容,打开衣柜挑选了半天,挑了一套白色为主的衣服穿在身上,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抬手,将扎好的头发散落下来,海藻一般的长发披散下来,自然的大波浪卷让她显得更有风情,她对着镜子抿了抿嘴唇,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和六年前的容貌相比,现在的自己似乎更有成熟的女人韵味,只是少了一抹清纯明亮的气质。

舒雅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真是的,自己居然有些紧张。

拿起包走出房间,竹子正在客厅吃着早饭,抬头瞟了一眼舒雅望,有些吃惊的问:“咦,打扮这么漂亮去干吗?”

舒雅望拉开大门,微笑着说:“我去接夏木。”

“呃?夏木今天出狱么?”竹子大声的望着门口问,可惜回答她的是关门时的响声。

舒雅望打车到了汽车站,又买了车票到S市,下了车又转车到了S市的监狱。

监狱的大铁门紧紧的关着,舒雅望到哪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她低头看了看手表,确定自己没迟到后,稍稍松了一口气,监狱的外面很空旷,没有什么遮挡物,她披散的头发被风吹的飘起来,她不时的用手撩开被长发遮住的视线。

等了一会,监狱的大门发出刺耳的闶阆声,舒雅望连忙放下手,紧张的上前两步,仔细的看过去,只见大门下面的小门被打开来,一只长腿迈了出来,一个消瘦修长的身影从门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走了两步,站在阳光下,轻轻抬起头眯着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

舒雅望远远的看着他,他穿着宝蓝色的羽绒服,带着一顶棒球帽,原本漂亮精致的脸退去了少年的稚嫩变的越发俊美。

他像是发现了她的目光,眨了下眼,转过头来,望向她,他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

她看着牵动嘴角,温柔的望着他浅浅微笑。

他看见她的笑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轻轻的抿起嘴角,阳光下,两个人隔着远远的距离,遥遥的看着对方,相视而笑。

也不知是谁先举步上前的,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只有一步距离的地方停下,舒雅望抬头望着他,夏木长高了,也越发英俊了,可在气质上却没怎么变,他消瘦的俊脸上依然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他的双眼还是那么的深邃空洞幽幽暗暗,他的双眼下方依然挂着万年不变的黑眼圈,

舒雅望仔细的看着他,认真的打量他,她的唇角一直带着欣喜的笑容,可是通红的双眼里,却忍不住往下落泪。

夏木抬手为她擦去眼泪,舒雅望伸出双手将他的手拉下来,紧紧的握在手中,她低下头来看着,他的手变的结实而又粗糙,她磨蹭着他的手心,难受的哭出声来,他的手……

他那双漂亮细致到像是艺术品一样的手……

如今,满是伤痕和老茧,粗糙的和工地上的民工一样。

他到底吃了多少苦?

到底受了多少罪?

舒雅望使劲的搓着他的手,像是这样就能将他手中的老茧磨平一样。

夏木叹了口气,抽回手,一把拉过她,紧紧她抱住,轻声道:“别哭,明知道我最怕你哭。”

舒雅望抬手回抱住他,使劲的在他怀里点点头,哽咽的说:“我不哭,我不哭。”

舒雅望抱着夏木哭了好一会,终于平静了下来,她在夏木的怀里使劲地蹭了蹭,将脸上的泪水蹭干,扬起头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木,欢迎你回来。”

夏木抿抿嘴唇:“恩。”

回程的路上,夏木靠在舒雅望的肩膀上沉沉的睡着了,舒雅望握着他的手,心疼的看着他,他在监狱里一定没睡好吧?

看啊,他的黑眼圈又严重了。

他在监狱里一定没吃好吧?

看啊,他的脸颊上连一点肉也没有,

舒雅望咬着嘴唇,忍着泪水,她多想叫醒他,紧紧地拥抱他,告诉他,苦难已经结束,从此以后,她会陪着他,过他想要的生活,做他想做的事,她再也不会让他吃苦,再也不会让他受伤。

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舒雅望连忙接起来,深怕吵到了熟睡中的夏木,她转过头去:“喂。”

“雅望,接到夏木了吗?”电话那边是舒爸洪亮的声音。

“恩,接到了。”

“他怎么样?”

“还不错,挺精神的。”

“那就好,好好照顾他。”

“放心吧,爸爸,我知道的。”

“好,那我挂了,早点带他回来。”

舒雅望又和舒爸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转头看夏木,只见他已经醒了,却靠着她的肩膀一动不动的。

“吵到你了?”

“没有。”其实他一直就没睡着,只是他喜欢这样靠着她,记得小时候他经常这样靠在她身边,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举动,这种亲近的感觉,真的让他好怀念,好喜欢。

舒雅望见他没有起来的打算,她也没动,就这样任他靠着,她转头看向窗外,外面的风景不停的倒退着,这六年发生了很多事,夏木的爷爷两年前查出肝癌,辗转去了美国治疗,本来夏木这次出狱他一定要回来的,只是前不久做了手术,不能坐飞机,而夏木拒绝了别人过来接他,当然,除了她。

在夏木心里,除了他的爷爷,也就只有她才是亲人了吧。

火车缓缓的在S市停下,两人走出火车站就看见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那里,驾驶座的车门打开,郑副官走下轿车,有些激动的走上前来,拍着夏木的肩膀说:“夏木。”

“郑叔叔。”夏木和舒雅望同时叫了一声。

“哎哎。”郑叔叔眼睛有些红,他转过头,连忙拉开车门:“没忘记你郑叔叔,知道回家了,要叔叔来接。”

舒雅望笑着说:“叔叔乱说话,我们怎么可能忘了你呢。”

夏木将两人的行李放进后备箱,牵着舒雅望坐进车子:“叔叔,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我就是你们夏家的司机。”郑叔叔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你爷爷不在国内,叔叔都好久没开车了。”

舒雅望嗤笑:“叔叔你太夸张了。”

夏木却问:“爷爷身体到底怎么样了?”每次他打电话给他,他都说很好,马上就能回国了,可是他等到现在,也没见爷爷回来,反而要他过去。

郑叔叔连忙道:“没事,美国那边说手术很成功,就是要修养几个月。”

夏木放下心来:“那就好。”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到达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郑叔叔将车子停稳,转身叫醒后座上那两个相依而眠的人。

舒雅望睁开眼睛,看向车窗外,虽然天色早就黑了下来,可是窗外的景色是那的熟悉,门口花圃里的那排龙柏好像从来没有长高过,院子里高大的梧桐已经被冬风吹落了叶子,修剪精致的腊梅树上开着乳白色的花苞幽幽待放,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昨天她才从这幢别墅出去的一样,闭上眼睛,她能清楚的记起年少时发生在这院子里的每一件事。

“雅望?”夏木拉了下她的手。

舒雅望睁开眼睛,轻笑:“我们到家了。”

“恩。”夏木点了一下头,望着她说:“到家了。”

“快进去吧。”郑叔叔连忙招手赶着她们进去。

三人还没走到门边,房门就被打开,一直在夏家帮佣的梅阿姨端出一个火盆子放在门口让夏木从上面跨过去,又端来一碗猪脚面让夏木整个吃完,然后拿着空碗对着夏木欣慰的说:“这才好,这样霉运就都走了,少爷再洗个热水澡,把身上这套衣服都烧掉,以后一定能大吉大利。”

郑叔叔诧异的问:“还要烧衣服?”

梅阿姨坚决的点头:“不把霉气挡在家门外怎么行,衣服一定要烧。”

“梅阿姨说的对,要烧。”舒雅望点头赞成。

夏木没意见,烧就烧吧,反正他衣服多的是。

梅阿姨热心地赶着夏木去洗澡,夏木回头望了眼舒雅望,想说什么,却又忍了下来。

夏木洗完澡出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心里那股失落有些难以忍受。

他垂着眼,走上三楼,自己房间的门虚掩着,房间里的灯光从门缝里射出来,夏木眼神微亮,连忙走过去,轻轻的打开房门,舒雅望正躺在他的床铺上,似乎因为辗转的坐了三天的车,她已经很累了,舒雅望睡的有些沉。

夏木的表情微微的柔和了,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缓缓的在她身边蹲下,书桌上的台灯没有关,昏黄的灯光照着她柔美的侧脸,乌黑的发丝在枕头上蒲扇开来,夏木就那样看着她,一如从前那样,连碰也不舍去碰,只是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这样就已经足够。

忽然,她脖子上的银色项圈吸引住了他的注意,他抬起右手,缓慢的将项圈微微的扯出衣领,一只漂亮的银色接吻鱼跃入眼底,夏木微微一愣,左手轻轻扶上自己的脖颈,那里也有一条银色的小鱼,正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

这对小鱼,是他十七岁那年,在这张床上,亲手给她戴上的,他让她一直带着,也是他第一次和她告白,一转眼,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那次,他吻了她吧?

他已经记不清那晚的事,只记得,那悸动的感觉,他像着迷一样,她总是轻易的就能让他意乱神迷,他俯下身来,缓缓的靠近她,每一次他这样靠近她,心就会跳的很快,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就在这时,舒雅望的睫毛颤动了一下,轻轻地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他们靠的很近,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觉到,舒雅望眨了眨眼,夏木连忙退开,抿抿唇角,有些尴尬的问:“你一直带着它?”

舒雅望看了眼脖子上的银项圈,点了点头:“恩。”

夏木歪着头轻声问:“为什么?”

舒雅望坐起身来,她理了下头发疑惑的说:“不是你叫我一直带着么?”

“哦。”夏木有一些失望的垂下眼睛。原来她只是遵守约定,并没有别的意思啊。

“你的呢?”

“恩?”

“这个啊。”舒雅望摇了摇脖子上的小鱼,笑着问:“你的那只还带着它么?”

“当然带着。”夏木从衣领中拉出一条有些老旧的红绳子,绳子的末端吊着一只银色的接吻鱼,这小鱼他贴身带了六年了,没天晚上难以入睡的时候,他就用手捂着它,将它捂在胸口的上方,只有那样,他才会觉得平静。

舒雅望靠近他,伸手过去,拉过红绳,将小鱼放在手心中,看着小鱼说:“小鱼,小鱼,有没有想我?”

她又摇了摇自己脖子上的银色小鱼,继续说:“我很想你呢。”

夏木抿着唇角看她,眼里满满的笑意,舒雅望继续摇着两只小鱼说:“啊,这么久没见,亲一个吧。”

只见舒雅望轻轻凑过来,夏木微愣的看着她,他的呼吸都停住了,在他以为她会吻他的时候,她拉着脖子上的两只小鱼,让它们嘴对嘴的亲了一下,夏木有些失望的撇开眼。

舒雅望笑着看他,凑过身去,闭上眼睛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她退开身,柔柔的望着他说:“夏木,我们在一起吧。”

夏木愣住:“你说什么?”

“我们在一起,怎么?不愿意?”

“不……”夏木使劲摇头:“只是,你为什么忽然这样决定?”

“忽然?”舒雅望笑:“不是忽然,六年前,我将这只鱼送给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如果,你还爱我的话,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那么,夏木,你还爱我么?”

夏木再也压抑不住了,他用力的回抱住他,将她紧紧的揉进怀里,他的脸埋在她的发间,他的嘴唇靠在她的耳边,他在她的耳边深情地呢喃着:“我爱你,我爱你,雅望,我一直爱你。”

舒雅望在他怀里,将脸埋入夏木的怀中,闭上眼睛说:“恩,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出来说爱我。”

夏在微愣之后,俯下身去,吻住了她柔嫩的嘴唇。

她有些紧张,睫毛一颤一颤的,嘴唇瞬间变得滚烫,脸一直红到耳根子,夏木的眼睛里染上一丝笑意,闭上眼睛,缓缓的加深了这个吻。

舒雅望的心脏怦怦直跳着,她闭着眼睛感觉着他的吻,他的吻很淡,很温柔,没有太过深入,只是轻轻的磨蹭着她的嘴唇,只是靠近,不是占有。

过了一会,他才离开她的嘴唇,舒雅望垂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看他,她的眼角带着一丝丝醉人的羞涩,夏木抬手抚上她滚烫的脸颊,他的呼吸变的有些重,他的半个身子已经压在她身上,她的双手抵着他的胸口,她的手能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而她的耳边尽是自己慌乱的心跳声,

夏木的嘴唇轻轻抿起,凑过身去,闭上眼睛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他退开身,在她的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将脸埋在她的颈间,用好听的声音说:“晚安,雅望。”

舒雅望愣住,一直到身边的夏木传出平稳的呼吸声时,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有些怕他要抱她,虽然她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是……总觉得还是会怕。

她转头看着夏木,她一直觉得,夏木是个天使,他总是那么的干净纯粹,连一点杂质也看不见,只要呆在他身边,她就觉得很温暖,很安心,很平静。

她喜欢这种感觉,非常喜欢。

这样就好,夏木会好好对她,她也会好好爱夏木,所以,这样就好……

能这样平静安心的和他过一辈子,那也算幸福了吧!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四章: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下一章:第十六章:男人的眼泪
热门: 紫禁城魔咒 超级神掠夺 赤城 完美无瑕 变身 绝世战魂 参天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 抗日战争的细节2 新宋·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