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混乱中的救赎

上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下 下一章:第十三章:用什么赔给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军区大院的别墅里,夏木被反锁在屋内,他坐在床上,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他的表情阴郁到极点。

他没想到,爷爷会将他关起来。

早上,当他从佣人阿姨哪里得知了舒雅望的事后,他马上就转身笔直往门口走,当他的手按住门把的那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去哪?”

“去找雅望。”夏木没有回头,回答的很是平静。

“不准去。”夏司令低吼。

夏木转过身来,眼神有些激动地问:“为什么不许去!”他不懂,爷爷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夏司令走上前几步:“那个女人会毁了你!”他也不懂,孙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不懂事!

“她没有毁了我。”夏木冷然地看着他:“如果你不让我去,毁掉我的人就是爷爷你。”

“你胡说什么!”夏司令被他的话气的微微发抖。

“爷爷希望我成为这样的人么?”夏木锐利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满:“做了错事,甩手让女人代罪,然后躲在爷爷身后寻求保护的人?”

夏司令没说话。

夏木继续说:“我不愿意!我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

“夏木!”夏司令跺脚:“舒雅望是自愿的,没人逼他!”

“我也是自愿的,没人逼我。”夏木打开房门,阳光撒了进来,他走了出去,轻声说:“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担,爷爷不用管。”

夏司令看着他的背影,忽然一愣,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离开家门的,那时,他要去最危险的云南边防,他不让,他说,太危险,他希望儿子待在自己能保护到的地方,可他的儿子也说了同样的话,倔强的从家里离开!

“爸爸希望我成为这样的人么?”

“在安逸的环境中浑浑噩噩的度过此生。”

“我不愿意。”

“我只想干我自己热爱的事。”

“我的事我自己考虑,爸爸不用管。”

夏司令陷入深深的回忆中,失去爱子的痛苦又一次向他袭来,他捂着心脏,深呼吸了几下,却觉得喘不过气来。

郑叔连忙跑上前来扶住他:“司令……”

“快把夏木抓回来!”夏司令喘息着,指着夏木的背影说:“我不能失去他!不能!”

对,他从前确实希望他的儿子,他的孙子都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只想,他们能平平安安的陪在他身边,哪怕这并不是他们的意愿,他也不容他反抗。

“是!”郑叔将夏司令扶到沙发上坐好,连忙带着两个警卫员,将刚离开不久的夏木抓了回来。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待房间陷入一片漆黑的时候,夏木忽然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在黑暗中显得更加坚定和锐利。

这一边,夏木被夏司令关在家中,另一边,唐小天终于结束了他的毕业演习和张靖宇取得了联系。

张靖宇在电话那头都快哭了,一直大叫着:“天,你终于出现了!小天,你快回来吧!”

唐小天的心咯噔一沉,全身瞬间冰凉,他紧紧地握着电话焦急地问:“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张靖宇也说不清舒雅望出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夏木枪击曲蔚然的事闹的满城风雨,可他认识夏木很久了,他很清楚夏木的脾气,张靖宇心里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不敢对唐小天明说,只是让他快回来吧,再不回来就晚了。

唐小天挂了电话,一刻也不敢停留的从学校往家赶,从他学校所在的城市到S市,要坐十四个小时的火车。

唐小天在火车上,火车轰鸣着在黑夜中飞速行驶,唐小天望着窗外,窗户上的玻璃倒印出他刚毅的轮廓,他紧紧的皱着眉,像是正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一样,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他只要稍微想到舒雅望身上可能发生的事,他就一怔心慌到窒息的疼痛。

唐小天逼着自己不去想,逼着自己冷静,逼着自己要坚强,可他做不到,那种将要失去什么的预感将他逼的快要发狂!他要回去,回到舒雅望身边去,他要马上立刻回到她身边去,然后再也不和她分开,再也不让她遇到危险的事。再也不!

清晨火车停靠在S市火车站,唐小天拨开人群第一个冲出火车站,打了出租车往军区大院跑,而军区大院的一幢三层别墅里,传来夏司令震怒地吼声:“给我找!把夏木给我找回来!”

“是,司令。”郑叔恭敬的行礼,退出夏木房间的时候瞟了一眼窗户上系着的床单,转身想,果然还是给他跑了,这孩子,想做的事情就没人能拦得住。

舒雅望的母亲拎着菜篮,一脸愁容地走着,她一想到自己女儿她就一阵鼻酸,她走到自己家楼前,上了四楼,刚拿出钥匙开门,一个人影从楼上闪了出来,舒妈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拍着胸口说:“哎呦,吓死我了,你这孩子干什么呀?”

“阿姨,雅望呢?”一夜没睡的唐小天,面容憔悴的厉害,焦急的双眼里布满丝丝血丝。

舒妈抿抿嘴唇,眼神有些躲闪:“小天,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忙毕业的事吗?。”

“雅望在哪?”唐小天打断她的话焦急地又问了一遍。

“雅望,雅望……”舒妈结巴着叫了两声,犹豫的看着他。

“阿姨,你告诉吧,雅望怎么了?她在哪呢?在哪?”唐小天抚着舒妈的双臂,通红的双眼里有些晶晶亮亮的液体:“阿姨,你告诉我吧,雅望是我的妻子啊,她到底怎么了?我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吧。”

“她……她已经不是你的未婚妻了。”舒妈转过头,不忍看唐小天难过的样子,继续说:“雅望她……嫁人了。”

唐小天愣住了,半天回不了神,就像是晴空里忽然劈了一声惊天雷,将他完全震到无法反应,他摇摇头,后退一步,满眼的震惊和不信,咬着牙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雅望是我的,一直是我的。”

“她不会嫁给别人的。”

“不会的。”

“她爱我,我知道的。”

唐小天一直说着,他的语音缓缓的颤抖着,可当他看到舒妈难过的眼神时,一直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猛的掉出来几滴。

他有想过,他在火车上想过无数的可能,无数的不幸,他做好了心里准备,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她,不管她受到什么伤害他都陪着她,他爱她,他离不开她。

可他没想过……没想过是这种。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唐小天的喉结用力的滚动了一下,忽然激动的问:“阿姨!她一定是被逼的!谁在逼她!是谁!”

舒妈抬手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叹了口气,难过的说:“不管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嫁都嫁了。小天啊,你回学校去吧,我的女儿我知道,她这孩子死心眼,她一定觉得她这辈子都没脸见你。你也别去找她,你要去找她,她能死过去。你们,你们俩的事就算完了吧。”

“完了?”唐小天轻声重复舒妈的话,然后使劲摇头:“不,不能完,永远不能完。”

唐小天说完,握着舒妈的手乞求道:“阿姨,你告诉我雅望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吧!我给你跪下了!”

舒妈连忙扶住唐小天,不让他跪,她叹了口气打开家们,转头对唐小天说:“进来吧,我告诉你……”

这时,太阳已经升到了高空,阳光无私的照耀着每一个人,舒家客厅里神色悲愤的唐小天,街角上疾步而行的夏木,以及,病房里站在窗边眺望远方的舒雅望。

曲蔚然着迷的看着阳光下的舒雅望,他觉得,他的雅望变美了,那种沉静到绝望的美,真叫他连眼神都很难移开。

他得到她了,将她从幸福的地方硬生生的拽到他身边,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她会这么执着。

也许,是因为唐小天的爱情太美,他认为得到了舒雅望,就得到了美丽的爱情吧。

“吕培刚。”曲蔚然看着舒雅望,轻声叫着他的看护。

“是的,曲先生。” 吕培刚走过来问:“有什么需要吗?”

曲蔚然笑:“收拾东西,帮我把出院手续办了。”

“曲先生,这不行,您的身体还需要做治疗,现在不能出院。”

曲蔚然坚持道:“不,我要出院。”

吕培刚疑惑的问:“为什么?”

曲蔚然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舒雅望,他轻轻地笑答:“因为……抢了人家的宝物,当然要快点把藏起来啊。”

舒雅望缓缓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

曲蔚然眯着眼睛望着她笑。

出院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吕培刚回到病房报告:“曲先生,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曲总说让您等一会,他亲自带人来接您回去。”

曲蔚然躺在病床上礼貌的微笑:“麻烦你了。”

“您客气了。”吕培刚淡淡的回答,点了下头,退了下去。

曲蔚然心情愉快的望着站在窗边发呆的舒雅望,感叹的说:“啧,真想见见唐小天呐。”

舒雅望眼闪了一下,没理他。

曲蔚然歪着头,眼神阴沉,面色邪恶:“好想看看他痛哭流涕的样子。”

舒雅望转身,冷冷的注视着他:“他才不会哭!”

“不会哭么?呵呵?”曲蔚然一幅不相信的样子,继续道:“啊,还有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夏木!”

曲蔚然俊雅的脸上出现了强烈的怨毒,阴沉的可怕。

舒雅望连忙上前一步:“你不可以动他!我们可是有协议的。”

曲蔚然笑:“雅望啊,你要相信,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也能让他生不如死。”

舒雅望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冷冷的道:“你等着。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石桥收集制作

这时的舒雅望,眼里只有仇恨,她只是一心想将曲蔚然拖下痛苦黑暗的地狱,却忘记了,这恶魔,本来就在地狱最深的地方!

曲父派来的人很快就到了,他们将医院的医疗设备全部搬上车,曲父特地租了医院的医疗救护车送曲蔚然回去。

曲蔚然被放在担架车上,吕培刚在后面推着车,曲父陪在旁边,舒雅望跟在后面走着,担架车先进入电梯,舒雅望也走了进去,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舒雅望失神的眼睛忽然一愣,猛的抬头看着电梯外面,可她还没来得及确认电梯外面那熟悉的身影到底是不是他的时候,电梯门又很快的合上。

电梯缓缓下降着,舒雅望的心碰碰直跳,是他么?啊,怎么会!舒雅望轻轻拽紧双手,抿抿嘴唇,摇摇头,否定道,不会是他的。

叮的一声,电梯门又打开了,舒雅望第一个走了出去,医院大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救护车旁边站的三个男人一见曲父和吕培刚推着曲蔚然出来慌忙迎了上去,帮他们将曲蔚然抬上救护车,吕培刚将救护车上的安全带给曲蔚然系上,然后将点滴,氧气罩,全给他戴上,确保没问题后,对着曲父点头:“可以开车了。”

曲父坐在担架对面的位置,舒雅望默然的坐在他旁边,门外的男人抬起手来,大力的将救护车的后门关上,舒雅望抬眼看去,这是一个很快的动作,可在她眼里,就像是慢镜头一样,那男人握着门把,缓缓的,缓缓的,将门关系,随着“碰”的一声响,所有的阳光都被关在外面,舒雅望转过头去,轻轻的闭上眼睛,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甘心!

闭着眼睛的舒雅望没能注意到曲蔚然紧紧盯着她的眼神。

关门的男人走向副驾驶座,驾驶座的门被打开,啪的又关上,引擎发动的声音,曲蔚然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愉快的像是胜利了一样的微笑。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后面忽然被拉开!刺眼的阳光“哗”的射进来,舒雅望转头看去,亮到恍惚的阳光下,一个人影冲进来,右手被紧紧拉住!

“跟我走!”他的声音很喘,像是用力的跑了很久一样。

舒雅望终于看清他的脸,他还是那么的漂亮精致,像是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夏木?”

舒雅望有些呆呆的叫他。

“走!”夏木又扯了她一把!

舒雅望摇摇头:“不行,夏木,我不能……”

“闭嘴!跟我走就是了!”夏木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对着舒雅望的耳朵吼的!舒雅望被吼的一愣,诧异的看他,他居然吼她?

夏木又猛的一拉,想将舒雅望拉走,可曲父却站起来,一把拉住夏木的胳膊:“你个臭小子!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老子今天也要废了你!”

夏木冷冷的瞪他一眼:“滚开!”

曲父怒急了,抬起手就想打他,可夏木比他更快一步,左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手枪,指着曲父的脑袋说:“滚!”

曲父吓放开抓住他的手,退后两步动也不敢动,对于这个有前科的孩子,他可没胆子激怒他。

夏木抓着舒雅望的手一点也没有松开,拉着舒雅望面对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后退,

曲蔚然奋力的抬起头,摊在床上大愤怒的吼:“夏木,你敢带走她,我就让你坐一辈子牢!一辈子!”

夏木停下脚步,放开舒雅望的手,走过去,望着他的眼睛说:“我宁愿坐一辈子牢,也不会让你再碰她已跟头发,我只恨,当时怎么没有打死你。现在补你一枪也来得及,反正都是坐一辈子!”

夏木的眼神本来就很阴冷,说这话的时候又带着十足的恨意,在场的人没人怀疑他的话,当他手里的枪递上曲蔚然的脑袋,曲蔚然眼里有藏不住的恐慌,曲父吓的大叫:“不能啊!不能!”

“夏木,住手。”舒雅望连忙从后面跑过来抓住他的手央求道:“我们走吧,快走吧。”

夏木冷冷的嗤了一声,眼里的暴虐收敛了一些,抬脚将曲蔚然的营养液和呼吸器全部踢翻,然后拉着舒雅望就走。

曲蔚然在他身后叫嚣着:“夏木!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呼——呼——不会放过你的!呼——呼——”

“曲先生,曲先生,别激动,深呼吸,深呼吸!”

舒雅望转头望着那一片的混乱,看着曲父铁青的脸,和曲蔚然那狼狈的样子,她忽然很想笑!

结果她也真笑了。

夏木拦下一辆出租车,将舒雅望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关上车门,报了要去的地方,转头很蔑视的瞟了眼救护车里的那些人。

车子开了一会,舒雅望看着夏木手里的枪,很是担心的说:“夏木啊,你……你又从哪里弄来的枪啊?”

上一把,是夏木父亲的遗物,母亲自杀后,枪就落在夏木手里,他没告诉任何人,只是将枪藏了起来。

后来舒雅望一直想,夏木小时候总是把枪带着身边,是不是因为带着枪,让他有安全的感觉呢?

舒雅望舔舔嘴唇道:“夏木,把枪给我好不好?我看到你拿枪就怕怕的。”

夏木转头望着她,摇摇手里的枪问:“你说这把?”

舒雅望使劲点点头,捧着双手对着他。

夏木抿抿唇角,像是在忍耐什么,忍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得意的笑了。

“呃?”舒雅望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笑了?他真的笑了?虽然只是一下下,可是,夏木真的笑了?真漂亮……

少年的笑容带着得意与张扬,不似以前的冷漠于压抑,夏木用像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望着舒雅望说:“是假的。”

“呃!”

“真的早就给警察局收去了。爷爷和郑叔的枪我没偷到,就拿了橱柜里的玩具模型来,没想到……”夏木说道这,嘴角又上扬了一下:“没想到他们这么好骗!”

“真的是假的吗?”舒雅望有些不信,这家伙真真假假的,小时候他也说他手里的那把是假的,结果是真的。

“不信?”夏木有些不高兴的皱眉,然后举起枪对着舒雅望的脑袋,啪的开了一枪,舒雅望吓的紧紧闭上眼睛,一道水柱冲出来,将她的头发弄湿了一些,她猛的睁大眼睛,生气的瞪着他,他扭过头,使劲的抿着嘴唇。

“哼!”舒雅望生气的抢过水枪,对着夏木也要打他一枪,夏木伸手将她的手拉下来,然后用漂亮的眼睛望着舒雅望,认真地说:“雅望,去把孩子打了吧。”

舒雅望愣住,傻傻的看着他。

就在这时,出租车和一辆军用吉普车擦道而过,这错过,是一生,还是一瞬?

“打掉?”舒雅望的眼神有些恍惚,把孩子打掉的话,夏木怎么办?经过这么一闹,曲家肯定更恨不得杀了夏木,如果自己再把孩子打掉的话,也许夏木真的会坐一辈子牢。

舒雅望抿了下嘴唇,低下头去,轻轻摇了摇头:“不行,不可以。”

夏木沉沉的望着她问:“是为了我?”

舒雅望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夏木又继续说:“那大可不必。”

“夏木?”舒雅望皱眉看他。

“也许你们都以为这样是为了我好,其实不是的。”夏木垂下眼睛,轻声说:“如果你真的生下孩子,那我才是坐一辈子的牢。”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下 下一章:第十三章:用什么赔给你
热门: 山海秘藏 鱼吻 无敌药尊 嗜血法医·第2季 让我爱你,永远为期 少帝他不想重生 波西·杰克逊与神火之盗 万界道尊 冷剑烈女 邮递员搜奇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