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上

上一章:第十章:甜蜜爱恋 下 下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雅望靠着房门缓缓蹲下来,咬着嘴唇,捂住耳朵,痛苦地张大嘴巴,想大喊想大叫,却又不能发出声音来。

第二日中午,舒雅望虚弱的从酒店走出来,曲蔚然优雅的走在她后面,他又穿回了那套体面的西装,带上无框眼镜,恢复了一副斯文尔雅的模样。

曲蔚然弯腰,靠在出租车的窗边,温柔的望着她:“想要我负责的话,随时找我,要告我的话,我也等着你。”

司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了然,舒雅望冷着脸道:“开车。”

舒雅望一路呆滞的坐着,她没有哭,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很茫然,很茫然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要去告他,她不能放过他,她一定要去告他,一定要!

可是她真的好累,全身都好痛,她想回家,想回家,可为什么,就连回家的路也变的这么远,怎么累?

一直到司机提醒她到了,她才从呆滞中醒过来,下了车,望着军区大院的大门,她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一般的错觉。

大院的路还是那一条,她从这里经过无数次,她忽然想起,她从这条路走过时的情景,很多很多的情节充斥在脑子里,小时候,她在前面跑着,唐小天在后面追着,小小的她,和小小的他,一脸天真的笑着,无忧无虑奔跑在那片明媚的阳光里……

上学时,他和她一起骑着自行车,风一般的从这条路穿过,她总是无赖的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叫他带她,叫他骑快点,叫他加油,而他总是抿着嘴低头轻笑,然后猛地附下身,狂踩着,呐喊着带着她前进,她紧紧地握着他的肩膀,笑的明艳如花……

他们分别时,在这个路口,他扯下胸口的大红花抛给她,那红彤彤的花儿在空中飞舞,他大声对她喊:“雅望,你要等我!”

她抬手接住那用丝绸做成的红花,凉凉的手感,一直深记心中。

雅望……你要等我!

舒雅望忽然停住,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掉下来,她僵硬的看着前方,无法动弹,中午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她身上,可她却连一点温度也感觉不到。

她在马路上蹲了下来,她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右手无名指上的砖石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绚丽的十字光芒,那光芒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慌忙的用手捂住它,紧紧地闭上双眼,一阵揪心的痛。

不!不是痛!是比痛更难忍的感觉,那感觉混合着耻辱,嘲讽,疼痛,揪心的感觉铺天盖地的向她涌来!

她觉得,她快不能呼吸的,真的好想死。

一想到小天,一想到小天,她真的好想死了算了!

怎么办?小天,小天,我要怎么面对你?

你是那么的疼爱我,你是那么的宝贝我,可是我现在……

我现在……

她紧紧的抱住身体,用力的咬住嘴唇,指甲深深的掐入肉中,喉咙里发出近似哀号的哽噎声。

她蹲在路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蹲了多久,直到脚都蹲的发麻了,她也没有站起来,一直一直到,一辆轿车从她身边开过,又倒了回来,停在她身边。

白色的球鞋逐步出现在她面前,一个少年蹲了下来,干净精致的脸上满是关心看着她:“怎么了?”

舒雅望愣了很久,才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他,他逆着光,像是被描了一线金,漂亮纯净的像天使一样。

舒雅望忽然鼻子一酸,连忙低下头去,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雅望?”夏木的声音里有着紧张:“你在哭吗?”

“没,我没哭。”舒雅望盯着地上,忍着泪水说:“夏木啊,背我回家好么,我肚子好痛。”

夏木静默了一会,垂下眼,转过身去,轻声说:“上来吧。”

舒雅望吸了吸鼻子,趴在他瘦瘦的肩膀上,夏木很轻松的将她背起来,迈开长腿,一步一步的走在熟悉的大院里,道路两边的白杨树叶奏着舒缓的乐曲,阳光在树叶的缝隙中轻轻旋舞着。

她咬着嘴唇,偷偷的抓紧了他的肩膀,心里一阵揪心的疼,他眼神微微一闪,嘴角轻轻抿起。

舒雅望刚打开家门,才想开口叫夏木回去,就听见舒妈急急忙忙跑出来骂道:“你个死丫头!一个晚上不回家!急死人了!你怎么搞的!电话也不接!啊!你到哪去了!”

舒雅望慌张的看了眼夏木,不知所措的摇头:“没……没有。”

“你昨天晚上到哪去了?”舒妈一把扯过舒雅望,将门关上,仔细打量着一直低着头的她:“你知不知道,你爸派人找了一晚上!”

“我……我没事。”舒雅望的长发遮住她空洞而无神的眼睛,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否认的这么快。

夏木紧紧等看着她,舒雅望慌张的握紧双手,转身躲避的逃向卫生间:“我去上厕所。”

舒雅望连忙关上门,带上门锁。

舒妈在外面使劲敲着:“雅望!你不说清楚你昨天晚上去哪你试试!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一个晚上不回家!你是订婚的人了,给唐家的人知道了像什么样子!夏木你先回家去!”

舒雅望靠着房门缓缓蹲下来,咬着嘴唇,捂住耳朵,痛苦地张大嘴巴,想大喊想大叫,却又不能发出声音来。

她抬起视线,忽然看见家里的浴缸,一瞬间,好冷!真的好冷,她颤抖着,看着浴缸,昨夜那侮辱疼痛的记忆顷刻间灌入脑海,她慌不择路的抓起身边的东西就砸向浴缸!

“啊!啊!啊!!!!……”她像是再也压抑不住似的,疯狂大叫着,她使劲的拿东西砸着浴缸!疯狂的砸着!

舒妈在外面和夏木对望一眼,舒妈的心咯噔一颤,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使劲地拍打着门板,她的声音里带着紧张的哭腔:“雅望啊,雅望,你怎么了?雅望啊!开门啊。”

“雅望啊,开开门,让妈妈进去啊。雅望……“

夏木拉开舒妈,抬起脚使劲的踹着门板,一下两下三下,门终于被踹开,舒雅望还在疯狂的砸着浴缸,她的眼神狂乱,她的手不知道被什么割破,淅淅沥沥的流着鲜血。

舒妈连忙上去一把抱住舒雅望,用颤抖的声音问:“雅望啊,雅望,你怎么了?怎么了?你……你是不是让人……让人欺负了?”

舒妈的问题,让狂乱的舒雅望安静下来,一直忍着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接着一颗的落下。

舒妈满眼通红的看着女儿,她抬手,将女儿的头抬起来,将她的长发撩起,她的嘴唇红肿破裂,她脖颈上布满了鲜红的吻痕。

舒妈晕眩了一下,差点站不住。

“雅望,雅望。”舒妈紧紧地抱着女儿,老泪纵横,她一下一下地拍着自己的女儿说:“雅望啊,雅望,我的宝贝,不怕,不怕,妈妈在呢,妈妈保护你。”

舒雅望再也忍不住,抱住自己的母亲,哭的像个孩子,大声地哭着:“妈,妈,把浴缸拆了,把浴缸拆了!妈……”

“好好,拆,妈妈马上找人拆。”舒妈拍着她的背,哭着哄:“妈……马上找人拆。”

一直站在一边的夏木,双手紧紧握起,眼神锐利冰冷的吓人,咬着牙问:“是谁?”

“是谁!”他猛的蹲下来,暴怒的按住舒雅望的肩膀问:“是谁!是谁干的!”

舒雅望哽咽的摇摇头,不能告诉他。

夏木失神的自言自语:“是不是那个男人!一直纠缠你的曲蔚然!?”

舒雅望猛然睁大眼,惊恐地望着他。

“是他。”夏木肯定了。

舒雅望伸手拉他,他退后一步:“昨天晚上?昨天晚上……”

他双目暴睁,紧紧地咬着牙,为什么他昨天没有带手机!为什么他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为什么他没有坚持去接她!为什么!

他猛的转身,暴怒的冲出舒家。

“夏木——你干什么去啊?”舒雅望站起身来,跟着夏木跑下楼,夏木一路跑回家,跑进他的房间,打开自己最隐秘的抽屉,里面的东西撞击着抽屉的木板,发出沉闷地响声,夏木伸手进去,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塞进口袋,转身又向外跑,郑叔叔坐在轿车里奇怪地看着一脸怒气向他冲来的人:“夏木你怎么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木就打开车门一脸杀气地将他从车上扯出来,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室,不管在车外叫嚷的郑叔叔,猛地关上车门,熟练的旋开钥匙,踩上油门,绝尘而去。

“夏木!你去哪?车子不能开出大院啊!”郑叔叔跟在车后叫嚷着,他追了几步停下来,疑惑地道:“这孩子怎么了?哎!真不该教他开车。”

夏木开出别墅区的时候,正好遇见追出来的舒雅望,舒雅望跟着车子跑着,拍着车身,试图让他停下来,可夏木却没看她,冷着脸,压抑着极大的怒气直直的将车开出小区。

“夏木——”舒雅望跟在车后面跑着,没一会轿车就消失在她眼前,舒雅望停下来,气喘吁吁地看着前方,急得满头大汗。

怎么办?夏木平时虽然少有情绪,总是一副安静淡漠的样子,可他一旦发起火来,一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而曲蔚然那个混蛋,肯定不会让着他,两个人要是打起来的话,夏木一定会受伤的!

舒雅望焦急跑到大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海德实业的地址,舒雅望看着前方,紧紧的拽着拳头,身子止不住的发抖,她好后悔她曾经对夏木说过曲蔚然工作的地方。

夏木,你千万不能出事啊!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章:甜蜜爱恋 下 下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下
热门: 檀香车 暮光之城1:暮色 天生不凡 茅山后裔之兰亭集序 龙枪编年史1:秋暮之巨龙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2 盗墓笔记2019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无上真身(道尽轮回) 恶俗:或现代文明的种种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