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甜蜜爱恋 下

上一章:第十章:甜蜜爱恋 中 下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雅望一个人回答座位上,望着一桌子没吃完的食物,挑挑眉,拿起叉子开吃,不时的有同事带着朋友过来和她打招呼,舒雅望对他们点头微笑,轻轻碰杯,喝着手里的香槟,她并不觉得香槟有多能醉人,喝起来比果汁还美味,宵雪那是典型的酒不醉人人自醉。

八点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里响了起来,是夏木,舒雅望接起来:“喂。”

夏木在电话里问:“你找我?”

“恩,本来想晚上叫你一起吃饭的,不过……”看了眼桌上的冷饭残羹,舒雅望笑:“现在已经吃完了。”

“哦。”夏木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情绪,他问:“我让郑叔去接你?”

舒雅望摇头:“不用了,时间还早,我自己回去。”

“恩。”夏木恩了一下又不说话了。

舒雅望等了一会,然后说:“那我挂了。”

夏木没说话,在电话那头沉默着,舒雅望等了一会,正想挂电话,却忽然听他说:“雅望,我想你。”

舒雅望的心微微一颤,握紧手机,有些不知所措的问:“我们,我们不是经常见面么?”

夏木说:“那不一样。”

“夏木?”

“我觉得你离我好远,真的好远。”夏木的语调还是那样淡淡的,只是,舒雅望从着淡淡的声音里,好像看见了他在他的小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外的夜色正浓,他坐在床上,单手松松的抱着膝盖,靠着墙壁,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空洞的眼睛,手机微弱的灯光将他那张精致的脸映的更加幽暗。

舒雅望低下头来,抿了抿嘴唇,鼻子有些发酸,她紧紧皱眉,然后说:“是的,我们离得很远。”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舒雅望说:“夏木啊,别在想着我了,没可能的。”

舒雅望轻轻将手机合上,端起桌上的香槟,仰头,一口饮尽,心里微微有些抽痛,

有些事,她刻意不去想起,有些事,她刻意让自己忘记,让自己淡化,比如那个夜晚,那个紧紧的拥抱,那个不愿意放手的孩子,那些深深的爱语,那些不小心也不该发生的事,她用力去忘,于是她就好像真的忘了一样。

好像只要忘了,他们就能回到原来的位置,好像忘了,他就不曾喜欢过她。

很多年前,当父亲痛心的告诉她夏木的故事后,她就决定要好好照顾他,

很多年前,当夏木用脆弱的声音说:“我爸爸也经常说我是他的骄傲,我妈妈也经常为我哭泣。”的时候,她就决定:她要当他的亲人,给他最多的疼爱。

可是……最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她必须得伤害他呢?

舒雅望呆呆地在位置上坐着,她觉得心里涩涩的难受,喉咙里翻出一丝丝苦味,头还有些昏沉,眼神也渐渐弥散起来,舒雅望使劲摇了摇头,扶着额头想,奇怪,自己明明只喝了一杯酒啊,凭她的酒量,居然醉了?

舒雅望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慌忙站起来,头却晕的连重心都稳不住,身子直直的向前跌去,忽然右手被人紧紧抓住,那人的力气很大,猛的将她向后一扯,她撞进了他怀里,闻到一阵好闻的男士香水味。

她轻轻的抬起头来,吊顶上的水晶灯射的她微微眯起眼睛,在刺眼的彩色灯光中,她看清了男人的面容,俊雅却透着一丝邪气的脸,他的嘴角带着关心的笑容,扶着她的手臂,轻声问:“雅望啊,喝醉了么?”那人从喉咙里溢出低哑的声音,他的脸上有着奸计得逞的笑容。

舒雅望猛然顿悟:“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曲蔚然弯下腰来,很亲昵的抱住她,嘴唇靠着她的耳根暧昧的说:“也没做什么,只是在那个男人拿酒之前就在你们的酒杯里加了一点点东西。”

“滚开!”舒雅望暴怒地挣扎开来,怪不得宵雪一杯香槟就醉了,怪不得自己也……

“你说,我会滚吗?”曲蔚然一脸深情地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说:“雅望啊,我刚才就说了,你们不会结婚的,我不会让你们结婚。”抬手,微笑的将一张信用卡递给身边的服务员说:“我女朋友喝多了,麻烦你帮我开个房间。”

舒雅望心里猛的一惊,挣扎的刚想说话,可胸腔里却一阵反胃,张开嘴却差点吐出来,服务员接过卡,看着曲蔚然优雅从容的样子,没有多怀疑,点头道:“好的,先生,您稍等。”

“你放开我。”舒雅望推拒了两下却推不开,也不知曲蔚然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药,胃里一阵翻滚,居然吐了出来,抱着她的曲蔚然正好被吐的一身都是。

曲蔚然皱了下眉,连忙将舒雅望拉远了一些,舒雅望还在一直吐,服务员折返的时候,刚好看见这一幕。

连忙将房卡交给曲蔚然,让他在消费单上签字后找人来收拾地板。

曲蔚然一把将已经有些昏迷的舒雅望抱起来,走进电梯,电梯的上升感让舒雅望难受的又吐了出来,曲蔚然皱紧俊眉,屏住呼吸,将她抱进房间,关上房门,他打开卫生间的门,直接将她扔进大大的浴缸里,她被扔的一阵晕眩,他将喷洒打开,冰冷的水洒下来,冷的舒雅望尖叫一声,瞬间清醒了不少,双手扒着浴缸的边缘想要爬出来,却被曲蔚然单手就推了下去。

“你干什么!”舒雅望冷的发抖,害怕的看着他。

曲蔚然摘下眼镜,目光邪恶的看着她:“把你洗洗干净,然后吃掉。”

舒雅望不在费劲和他说话,双手并用使劲的想要爬出浴缸,曲蔚然却像是享受着她的挣扎一样,笑着看她,悠闲的一颗一颗的揭着西装外套,潇洒的将外套往地上一扔,腾出一只手将舒雅望按下去,一只手将自己金色的领带扯下来,强硬的将她不停挣扎的双手绑住固定在喷洒的细管上。

“不要!”舒雅望用力地挣扎着,喷洒的金属吸管被她摇晃的撞击着墙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这时,水已经温热,热气腾腾的冒起来,他弯下腰去解开舒雅望的外套,将她的上衣拉了起来,精致的胸衣包裹女性妙曼的身体在水中展现出来。曲蔚然受不住诱惑,伸出手去……

舒雅望的眼睛猛然睁大,哭了出来:“住手!住手!”

曲蔚然笑了一下,邪恶的弯下腰来,亲吻着她的耳垂说:“还没开始就哭了,不会……小天回来这么久,还没碰过你?”

舒雅望哭着挣扎:“放开我!放开!”

曲蔚然笑了,很愉快的笑容:“看来,真的没碰过。”

舒雅望狠狠的瞪着他:“曲蔚然!你要是敢碰我,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

“不放过我?怎么不放过我?叫小天再回来打我一顿?还是叫你爸爸枪毙了我?你现在就嘴硬好了!一会可别求我饶了你!”

说完他站了起来,她听见皮带和拉锁的声音,她害怕而绝望的颤抖,他褪下她的裤子,她哭着后退,却退无可退。

“救命啊!救命啊!”她惊恐的失声尖叫起来。

“谁也救不了你!”他吻上她,残酷的宣告:“我想要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你也一样!”他强硬的掰开她紧并的双腿,伏上身去:“雅望啊,今夜才刚刚开始……”

温水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从浴缸里面溢出,水珠敲打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

浴室里,女人细碎的哭泣声和求饶声渐渐微弱,只余下男人发出沉闷地淫靡声。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那声音才渐渐停歇……

深夜,舒雅望蜷缩在酒店的大床上,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墙面,她很冷,很疼,很害怕。

身边的男人搂着她的细腰,埋首在她柔软的长发中,睡得香甜,她忽然看到自己的挎包,眼神一闪,她轻轻的拿开男人的手臂,吃力地爬起身来,她的脚落在地上,微微的发颤,她努力的走到挎包前面,蹲下身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摸出一把红色的美工刀,这是她工作时的必备物品,她总是喜欢将它放在包里,方便自己可以随手可以拿到。

她冷冷的转头看着床上的男人,轻轻的推出刀刃,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房间里幽暗的连一丝光亮也没有,正如她充满恨意的眼睛,她要杀了他,将他加在她身上的耻辱与疼痛加倍地奉还!

她的刀轻轻的靠近他的脖颈,她的双手紧紧握住刀柄,她的身子轻轻颤抖,但她没有退却,她要杀了他,哪怕她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手高高的扬起,刀刃闪着冰冷的银光向下疾驰,躺着的人忽然睁开眼睛,伸出手来,一把抓住她细弱的手腕,可刀刃还是刺破了他脖颈上皮肤,鲜血缓缓从伤口流出来,他轻轻皱眉,用力将她向下一拉,她软倒在他身上,他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捏,手中的美工刀落了下来,他拿起刀,看了眼锋利的刀刃,转眼深沉的看着她,鲜血从他的脖子上流下来,落在她眼角上,像红色的泪水一般缓缓滑落。

曲蔚然伸手很温柔的将她的脸擦拭干净,当他的手碰上她的时候,她惊恐的颤抖着,他眼神一冷,淡淡地说:“我以为你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舒雅望仇恨的看着他:“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曲蔚然将刀向后一甩,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很浅,对他来说,毫无大碍,他忽然笑了笑,一脸讨好的抱着她说:“你看,你也让我出血了。”说完暧昧的轻吻着舒雅望的脸颊:“我们俩扯平了。”

“你放开我。”舒雅望颤抖的挣扎着,这样的姿势,让她很害怕。

“雅望啊……”曲蔚然动情的轻吻着她的眉眼,她的唇角,就像亲吻着他最爱的人:“我对你负责好不好?恩?我娶你。”

舒雅望的双手使劲捶打着他:“你去死!你去死!”

她的拒绝似乎惹怒了曲蔚然,他邪恶的看着她说:“居然还有力气打我,那更应该有力气陪我才对。”

他沉沉的低下头来,将她不停捶打他的双手按住,用嘴唇蹭开她的浴衣,灵活的舌头在她身上游走着。

舒雅望眼里的泪水瞬间聚集,像洪水一样倾泻下来:“我会告你的!我一定会告你。”

“你告好了,我不怕。”

曲蔚然享受着这场性爱带来的快感,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让他着迷。

而她的喉咙已经哭到沙哑,她的嘴唇被自己咬破,她握紧的双手慢慢松开,就连漂亮的眼睛也慢慢失去神采……

她的人生,她的幸福,似乎,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像彩色的肥皂泡泡一样,一个一个的漂浮到空中,然后轻易的在她眼前破碎了。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章:甜蜜爱恋 中 下一章:第十一章:雅望,别哭 上
热门: 狼皇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血腥骑士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惊奇物语:超好看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洪荒天子 叛逆的征途(龙组兵王) 浩荡江湖 牧神记 晚上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