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夏木的告白

上一章:第七章 这个男人很危险 下一章:第九章 曲蔚然记忆中的唐小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木咬咬嘴,在她耳边说:“我喜欢你。”

“夏……木。”舒雅望双眼通红,颤抖着小声地叫他的名字,她想抱住他,却又不敢碰他,只能跪坐在一边,咬着手指,死死地盯着他,心中不住恐慌,那种沉沉的感觉,压的她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夏木……”舒雅望伸出手,颤抖地覆盖到他的冰冷的手上,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她很害怕,很怕他会离开她,很怕她转身的时候,再也看不见他站在安静的角落看着他,她……

舒雅望哭了起来:“夏木,夏木。”

一直趴在地上的夏木忽然动了动手,然后低着头,慢慢的站起来。

舒雅望含着泪,连忙扶住他,紧张的说:“别动别动,别站起来,哪里痛没有?”

夏木已经站起来,高瘦的身体微微的弯着,他低着头,长长的留海盖住眼睛,用手背擦了下有些模糊的眼睛,抬起头来淡淡的说:“没事,没撞着。”

舒雅望张大眼睛,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连忙伸手捂住他的额头,哭道:“笨蛋,流血了!”

夏木愣了愣,看了看手背,手背上全是鲜血,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跌破了,让眼睛模糊的东西就是从伤口中涌出的鲜血,夏木撇过头,躲开舒雅望的手,自己捂住伤口道:“没事,不疼。”

“怎么样?”曲蔚然走到舒雅望边上,关心的问夏木:“还有地方受伤么?送你去医院吧?”

夏木抬起头,用捂伤口的手一把推开曲蔚然,冷声道:“滚。不许再靠近雅望。”

曲蔚然被他的气势吓的一愣,过了一会,又反问道: “靠近又怎样?”

夏木一脸鲜血,眼色阴沉的盯着他,冷冷的道:“杀了你。”

说完,也不等曲蔚然反映,不顾额头上的伤口,拉着舒雅望就走。

他讨厌这个男人,极度的讨厌,他差点害死雅望。

舒雅望任他拉着走,心疼的跟在他边上,望着他的伤口,一直不停的说:“去医院吧,去医院吧夏木,一直流血可怎么行呢。”

夏木捂着伤口,无所谓的说:“没事。”

他紧紧的拽着她的手,走了几步,打开停在路边的A8L将舒雅望塞了进去,自己也坐到后面,关上门,冷冷的道:“开车,回去。”

舒雅望急忙说:“郑叔叔,先去医院。”

“怎么弄的?”郑叔叔神色严重。

夏木捂着额头,淡淡道:“没事,别和爷爷说。”

郑叔叔询问地看着舒雅望,舒雅望只是红着眼睛急急的说:“去医院,医院。”

郑叔叔点头,开着车飞快的往医院开去,夏木的右额头锋了六针,一直弄到大半夜,两人才回到军区大院。

舒雅望不放心,直将夏木送回房间,还一直内疚地盯着夏木头上的白色纱布,眼睛一直红红的,要哭不哭的样子,特别惹人心疼。

“真没事了。”夏木坐在床上无奈的看她,抬手在她的脸上擦了一下,将她刚落下来的泪珠抹去。

“我吓死了。”舒雅望心有余悸的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下次不许你这么做了,我宁愿自己被撞,也不想你受伤。”

夏木想说什么,又没说,只是抿了抿唇角。

舒雅望坐到夏木的边上,两个人肩靠肩坐在床上,舒雅望抬眼,望着熟悉的房间,感叹道:“我好久没来你家了。”

夏木低着头恩了一声,长长的睫毛将眼睛盖住,在灯光下留下一片阴影,有一种少年特有的俊美。

舒雅望看着玻璃柜子里的一排排军械模型,一蹦一跳的走过去,拿起一台战斗机放在手上玩把着,轻轻笑道:“你还是这么喜欢玩模型呢。”

夏木抿抿唇角:“早就不玩了。”

“是么?你小时候很喜欢玩呢。天天就对着模型,和你说话也不理我。”舒雅望歪头笑:“我要是不让你玩,你还会咬我。”

舒雅望扬扬右手,指着手腕上的一圈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牙印道:“看,这里还有你给我的纪念品呢。”

夏木扭过头,好像想到什么,唇角又轻轻抿起来,舒雅望满眼愉快,又转头看着玻璃柜里的模型,忽然,一道银光闪过,舒雅望的目光被吸引过去,只见一条漂亮银项圈被挂在一架虎式坦克的模型上,项圈上有两只可爱的接吻鱼,舒雅望好奇的拿起来看:“哎……这项圈好漂亮。”总觉得眼熟呢。

夏木看见她拿起的东西,立刻慌张的冲过来想将项链抢回去。

舒雅望将项链往身后一藏,像小时候一样逗弄他:“哇!这么激动干什么?”

“哦,我知道了。”舒雅望一边躲避夏木的争抢,一边笑着问:“你该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没有。”夏木继续伸手过去抢,舒雅望转着圈子,跑来跑去,就是不给她,逗着他说:“嘿嘿,跟姐姐说吧,姐姐很开明的,不会反对你早恋的。”

夏木抢不到项链,有些气恼的说:“不是啦,还给我。”

“那就是买来送给喜欢的女生的。”舒雅望在床边停住脚步,一副我了解的样子断定道:“肯定是。”

夏木被说中心思,脸一红,一把冲过去抓住舒雅望的双手,舒雅望没站稳,又没有手可以掌握平衡,被他一冲撞,便向后倒去,夏木没放手,跟着舒雅望摔了下去,柔软的床垫带着一丝弹力,两人相叠着倒下去,舒雅望被压倒在床上,一点也不觉得疼,可当她转过脸,看到压在她身上的夏木时,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两人脸凑的很近,鼻尖碰着鼻尖,呼吸绕着呼吸,心脏压着心脏,近的让人脸红心跳,气氛很是暧昧。

夏木的眼神幽暗不清,他紧紧的盯着舒雅望看,他的脸也有些红,他的心跳非常用力的快速地跳动着,他像是着了魔一样的,轻轻低下头来,舒雅望愣愣的看着他,感觉嘴唇上被轻轻碰了一下,舒雅望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夏木很紧张,却没有停下来,又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他不会接吻,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他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不是为了控制她的自由,而是不由自主的抓紧,手心满是汗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舒雅望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撇过头去,躲开夏木的吻,用肩膀推了一下夏木,夏木没动。

“夏木!”舒雅望轻轻的叫他的名字,声音有些干涩。

夏木眼神一闪,将脸埋在她的脖颈,然后轻轻的在她耳边问:“你会不会不理我?”

舒雅望脸很红,心跳的很快,她有些僵硬的任他压着,轻声说:“不会。”

夏木咬咬嘴唇,在她耳边说:“我喜欢你。”

舒雅望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直接的,像是已经无法压抑一般的倾泻出来,舒雅望添添唇角,小心的说:“夏木,你那只是依赖。”

夏木将她的脸撇过来,很认真也很固执的看着她说:“不,我喜欢你。”

如果可以,舒雅望真希望自己可以回应他,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给他幸福,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给这个男孩他想要的感情。舒雅望喜欢夏木,喜欢安静的夏木,安静到阴郁的夏木,安静到好像从来不曾有过幸福的夏木,她真的希望他能笑一次,哪怕是扯扯嘴角,哪怕是轻轻的扬起,她真的希望他能笑一次。可是……有些事情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的。

舒雅望垂下眼睛,难过地说:“夏木啊,我只当你是弟弟。”

夏木没说话,只是将舒雅望手中的项链拿出来,然后打开暗扣,将项链带在舒雅望的脖子上,轻轻的伸手触摸了一下接吻鱼,然后看着她说:“带着它,好么?一直带着。”

那是送给她的项链,三年前,他十四岁,他不懂爱,他只知道,那是她喜欢的项链,于是他便拿着银行卡去买了,那银行卡是母亲留给他的,他从来没有用过。可那天他用了,将项链买回来,想送给她,想看见她对他温柔的笑,想让她开心的抱抱自己。

可……他却没敢送出去,一直没敢。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敢送,好像送了,就会有什么秘密会被发现一样。

今天,他终于送了,他终于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了,也许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会那么亲切的望着他笑了,可是,他不后悔,她希望她知道,他喜欢她,并且会一直喜欢下去。

“如果你希望的话。”舒雅望伸手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说:“我会一直带着它。”

夏木的眼神慢慢变暗,他没说话,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舒雅望,他早就知道,可他不想放开她,用力的将舒雅望抱在怀里,将脸埋在她的颈边,眼睛酸酸的,心也酸酸的,他不想放开,不想……

第二天清晨,舒雅望迷迷糊糊的醒来,转头看着夏木,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的很沉,只是轻轻皱起的眉头泄露了他的睡的并不安稳,眼皮下的黑眼圈还是那么的重,舒雅望轻轻叹了一口气,夏木紧紧地抱了她一个晚上,什么也没做,只是抱着他,像是一个将要被抛弃的孩子,那样用力的抱着,怎么也不愿放开。那样的夏木,让她没有办法强迫他放手,只能任他抱到天亮。

抬手将夏木放在她腰间的手轻轻拿开,也许是因为睡着了,夏木没有动,舒雅望坐了起来,从床上下来,轻手轻脚的走到房门口,慢慢的打开房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那人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安静的睡着,再见,夏木。舒雅望无声的说着,低头走了出去,她没有注意他的双手缓缓的握紧。

从夏木家的别墅出来,又一次回身望向夏木房间,房间的玻璃窗后面一个身影快速的闪过,舒雅望愣了一下,假装没看见般轻轻低下头来,快步往家里走。

回到家,免不得一顿臭骂,舒妈骂她彻夜不归,舒雅望解释说自己去照顾受伤的夏木了,可舒爸一听夏木受伤,紧张地连忙追问,得知是她连累夏木受伤的时候,舒爸生气的的指着舒雅望说:“下次你在让夏木遇到危险,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不会有下次的。”舒雅望疲惫的点点头,望着怒气冲天的老爸想,要是他知道夏木喜欢自己,不知道他是会极力阻止,还是会将她立马打包送给夏木呢?

怀疑是后者,老爸这个家伙报恩心切,只要是夏木想要的东西,估计他眼也不眨的送给他。

舒雅望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总是忍不住抬手抚摸着脖子上的项链,最终忍不住将项链接下来,拿在手中细细的翻看着,银色的项圈上,两张胖嘟嘟的接吻鱼,幸福的吻在一起。很漂亮的项链,和双鱼座的自己好配。

啊,舒雅望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猛然想起这条项链自己见过,年少时,华丽的商场,绚丽的展示柜,站在玻璃外的自己,满脸渴望的望着它,这……这是那条项链么?原来,他那是,就已经喜欢她了么?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抬手摸上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冰冷的触感和夏木很像,

紧紧握住手中的项链不知如何是好。哎,烦!一个曲蔚然还没解决,又来一个夏木!

舒雅望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紧紧的将脸埋在枕头里,睁着眼睛默默的想,小天啊,小天,你快回来吧,回来吧。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和原来一样一成不变地进行着,上班下班回家睡觉,再上班下班回家睡觉,可舒雅望和夏木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夏木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喜欢粘着舒雅望了,舒雅望打开家门,再也看不见夏木安静的坐在她房间里写作业,她每次想找人出去玩的时候,手指按到了夏木的号码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有办法拨过去。

即使住在一个大院里,两人也很少遇到,好不容易碰到他一次,舒雅望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脸红,有些尴尬低头,还没等她想好说什么的时候,夏木已经走出很远了。

舒雅望看着夏木的背影叹气,却不得不接受这些变化。有些人,做不成爱人便再也做不回朋友了。舒雅望遵守着诺言,每天带着接吻鱼的项链,有的时候,和夏木家的车从她面前开过的时候,她总是望着车窗,黑色的车窗里什么也窥视不到,可她就是能感觉到车窗里的那个少年,正看着她,看着她脖子上的项链。

炎热的夏天很快过去,舒雅望在工地上非常小心的躲着曲蔚然,生怕自己碰见他,只要看见和曲蔚然身形差不多的人或者听见和曲蔚然差不多的声音,她就会迅速的跑开或者躲起来。

宵雪非常鄙视的说:“你看你,都得曲蔚然恐惧症。有这么可怕么?”

舒雅望一脸不削的从藏身的桌子下面往外爬:“我才不是怕他,我是懒得和他啰嗦。”

宵雪指着窗外,惊叫一声:“啊,曲蔚然来了!”

舒雅望一听,又立刻缩回桌洞里,紧张的说:“千万别让他进来。”

宵雪哈哈大笑:“还说你不怕他。”

舒雅望知道自己被骗了,揉揉鼻子,气呼呼的钻出来,扑向一脸幸灾乐祸的宵雪:“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宵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躲着舒雅望的攻击,讨好的将她的包包丢给她道:“哈哈,下班了下班了,别浪费时间打我了。”

舒雅望接过包道,看看时间,确实下班了,扬扬眉,决定放她一马,明天再收拾她:“走,下班。”

两人领着包包,有说有笑的走出工地,走了一段路后,宵雪忽然非常激动的拉住舒雅望说:“看!看,又帅哥。”

舒雅望立马凑过来看:“哪呢?哪呢?”

“那!”宵雪使劲的对着右边使眼色:“看,他好像在对我笑耶!哇,好帅!”

舒雅望眨了下眼,顺着她眼神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站在马路对面,正望着她浅浅地微笑,舒雅望一愣,忽然惊叫一声,一脸开心的冲过去,一下扑进他的怀里。

男子满面笑容地接住她,很用力的将她揉进怀里,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回来了,雅望。”

舒雅望紧紧的抱着他宽厚结实的背,使劲的在他怀里蹭了蹭,撒娇着说:“我想你了。”

唐小天在她头顶柔软的头发上亲了亲,眼里满是深情:“我也想你。”

宵雪郁闷的垂下肩膀,摇摇头走开,哎,原来是舒雅望男朋友。那丫头,真是,真是幸福啊!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从她面前滑过,停在紧紧相拥的唐小天和舒雅望面前,轿车的喇叭响了几声,车窗降了下来,曲蔚然从驾驶座上,将头伸出窗外道:“小天!好久不见。”

舒雅望一听是曲蔚然,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回过头去狠狠的瞪他,曲蔚然倒是无所谓,还非常贱地对她眨了一下眼睛,气的舒雅望恨不得上去给他一个巴掌。

唐小天牵起舒雅望的手,笑着走上前:“老大,好久不见。”

两人伸手,握拳,拳头和拳头碰了一下,相视一笑,看上去关系真的很不错。

曲蔚然好像很高兴见到唐小天一样,指指后座道:“走,上车,中午我请。”

舒雅望拉了一下唐小天,使了一个不要去的眼神给他。

唐小天却紧紧的握了一下她的手,低头温柔的说:“没关系的。”

舒雅望抬头看着唐小天,她发现他变得成熟稳重了,随便一句话就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舒雅望点点头,跟着唐小天上车,两人坐在后座。曲蔚然从到后镜里看了一眼他们,他们俩的手总是紧紧的握着的,好像一秒也不愿意分开一样。

舒雅望好像知道曲蔚然在偷看他们,便狠狠的在镜谆边将舒雅望碟子中不爱吃的胡萝卜拣起来,放到自己碗里,一边笑着答:“还有一年。”

舒雅望的神情是愉快的,好像唐小天回蔚然坐在舒雅望对面,曲蔚然靠在椅子上,笑容灿烂的和唐小天回忆着以前军营里的事情。

舒雅望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有时听见唐小天爽朗的蝎又问,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的脚偷偷在桌子下面一下一下的轻轻敲着舒雅望的小腿。

舒雅望连忙将小腿缩回来,一脸怒意的瞪着他,曲蔚然却不看她,只是一脸玩味的笑着。

“寒假有一个月。”唐小天如实答道,转头望着已经停止吃饭的舒雅望,柔声问:“吃饱了?”

舒雅望点头:“恩。”不是吃饱了,而是看到某人,吃不下了!

“那你先回家吧,我和来了,她的天空都忽然明亮了好多倍,让她忍不住的开心,就连曲蔚然和她说话,她都会心情很好的搭理他两句。

“这次假期回来多久呢?”曲蔚然又问,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的脚偷偷在桌子下面一下一下的轻轻敲着舒雅望的小腿。

舒雅望连忙将小腿缩回来,一脸怒意的瞪着他,曲蔚然却不看她,只是一脸玩味的笑着。

“寒假有一个月。”唐小天如实答道,转头望着已经停止吃饭的舒雅望,柔声问:“吃饱了?”

舒雅望点头:“恩。”不是吃饱了,而是看到某人,吃不下了!

“那你先回家吧,我和老大好久没见了,想喝点酒好好聊聊。”

舒雅望不乐意的盯着他。

唐小天温笑的哄她:“去吧,乖啦。”

舒雅望看他坚持,心里虽然不快活,但还是抿了抿嘴唇,听话的点头:“好吧,你去吧。”

唐小天点头,舒雅望拿起外套刚想站起来,却被唐小天一把拉过去,舒雅望吃了一惊,愣愣地看着他,唐小天笑着在她唇边亲了一下,然后揉揉她的头发道:“不生气,我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

舒雅望地脸刷的红了,没想到唐小天现在变的这么大胆,以前这种偷亲的事情明明是她专干的嘛!可是……可是他做起来,却那么的让她脸红心跳,满心欢喜。

舒雅望忍着笑容,点点头,娇嗔的瞪他一眼,丢下一句你快点回来,就一蹦一跳的走了。

唐小天的目光跟着舒雅望,直到她坐上出租车,才笑着收回视线。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章 这个男人很危险 下一章:第九章 曲蔚然记忆中的唐小天
热门: 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 神控至尊 踏天无痕 一个人的遭遇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萍踪侠影录 轩辕·绝 查尔斯街 九州·雪焚城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