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唐小天当兵

上一章:第四章 年少时光匆匆去 下一章:第六章 圣诞节约会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年少的他们,在星空下许下诺言,一个说愿意等,一个说一定回来。

高三快毕业的时候,唐小天告诉舒雅望,他要去当兵。

舒雅望搞不明白,成绩这么好的唐小天为什么要去当兵呢?直接去考军校不是更好?

唐叔叔说:“从军校毕业的那叫学生,从部队毕业的那才叫军人,要成为真正的军人必须从部队历练出来。”

舒雅望抿了下嘴唇,简直有些不能理解唐叔叔的想法,为什么他总是这样,人家的孩子疼都疼不过来,而他却哪里累哪里苦就把唐小天往哪里送。

舒雅望问唐小天:“那你自己想去么?”

唐小天望着她点头,用少有地深沉语调说:“想去。男人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先当兵再考军校,然后成为一名像父亲一样出色的军人,这就是唐小天为自己选择的未来,他的眼神坚定,目标明确,像是从小就定下了志愿,到了实现目标的年纪,他便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舒雅望有些羡慕唐小天,羡慕他活的这么明白,羡慕他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想过什么样的人生,为实现什么样的理想而为之奋斗。

舒雅望沉默地看著窗外急速後退的风景,轻轻的握紧书包带子,夏木静静的坐在舒雅望旁边,转头看着车窗外不时闪过的路灯,忽明忽暗的照在她的脸上,夏木垂下眼睛叫她:“喂。”

“嗯?”她转过头看他,十三岁的夏木,还是那样的精致漂亮,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极了橱窗里的人偶娃娃。

“……”

“?”

夏木转过脸问:“今天怎么不说话?”

她平时话不是很多吗?可以从上车说到下车。

“我在想事情。”雅望往座椅里靠了靠,歪着头看他,一脸了疲倦的样子。

夏木转头看她,脸上的表情未变。

舒雅望有些不满的看他:“夏木,你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么?”

夏木恩了一声,表示了他淡淡的好奇。

“想知道?”舒雅望好笑的看着他,手指不停的戳着他的脸颊。她就是喜欢这样戳他脸,因为这样做他的他漂亮的脸才会有些变形,眼里才会有些神采。

“别戳我。”夏木歪着头,躲着她的攻击。

“想知道的话,就给我抱一个吧!”舒雅望说完也不等夏木反应,伸手就将他抱住,使劲的用下巴在他头上蹭着,嘴里开心的叫:“呀呀,小夏木抱着可真暖和。”

“你……放开我。”夏木使劲挣扎,脸被她紧紧的埋在胳膊上,头发被她蹭的乱糟糟。

“放开啦。”夏木用尽全身力气终于把舒雅望推开,退后一些,防备的瞪着她。

“再给姐姐抱抱嘛。”舒雅望很失望的伸着手要抱抱,夏木抱起来软软的,香香的,好舒服的。

“不要。”夏木一边用手将头发理好一边逃到车子另一边的位置,转过头不理她。

舒雅望诱惑的问:“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么?”

夏木丢给她一个小小的背影,明显不想甩她。

舒雅望并没追上去骚扰他,只是轻轻地笑,笑着笑着忽然低下头,一脸落寞,她身边的窗开著,乌黑的发丝在风中微微拂动,窗外一排排路灯不停的在她身边倒退着。

她低着头发呆,过了好一会,身边的皮椅又陷了下去,衣袖被扯了扯,她转过头去,只见夏木一脸酷样的坐在边上说:“给你抱好了,不要把我头发弄乱掉。”

舒雅望吃惊的挑挑眉,噗嗤一下笑了,夏木听见她的笑声,刷一下站起来,抬腿就想走。

舒雅望比他快一步,一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按下来,然后靠过去揽住他的小小肩膀,头轻轻的靠了上去,闭上眼睛,手指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夏木真可爱。”

夏木将背挺的笔直,嘴唇轻轻的抿了抿。等了好一会,舒雅望都没有再说话,夏木忍不住提醒她:“你说要告诉我你在想什么的。”

舒雅望睁开眼,扬唇一笑,轻声道:“我在想我的人生目标。”

“人生目标?”

“是啊。”

夏木没回答,雅望也没继续说话,雅望觉得她和夏木,如果她不主动说话,他们俩的对话是很难进行下去的。

可今天却不一样,夏木居然感兴趣的问她:“然后呢?”

“恩?”

“你想到了什么样的人生目标?”

雅望低着头,一下一下的掰着手指,轻声答道:“不知道,还没想好,也许我就是那种终其一生也随波逐流,碌碌无为,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的人吧。”

夏木垂下眼沈默了很久,抬头说:“这样很好。”

“唔?”

“那些目标坚定的人,才是最自私最冷酷的。”夏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成熟的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舒雅望不能理解他的意思,转头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可夏木却不愿意再回答,只是面目表情的望向远方,眼神越发阴郁。

为什么这么说?父亲是一个目标坚定的人,所以,不管母亲如何担心,如何劝说,他还是坚定的从事最危险的工作,最终在任务中失去性命。

母亲也是一个目标坚定的人,所以,不管他如何哀求,如何哭闹,她还是在他面前举枪自尽。

目标坚定的人啊,夏木的双手紧紧握住,一直到指甲将肉掐的生疼也不曾放开。

一直到一只温暖的手覆在他的右手上,他回过神来,只见舒雅望一手背着书包,一手牵着他,温温的望着他笑:“夏木,到家了。”

夏木的握紧的双手缓缓松开,血液加速循环让他的手有一种触电般的酥麻感,他转头望向车外,昏暗的路灯下,已是熟悉的军区大院。

晚上九点左右,舒雅望认真的画着画板上的图画,门外舒妈妈大声叫:“雅望,电话。”

“哦,来了。”舒雅望答应了一声,放下画笔,站起身来,快速的走出去,接过话筒:“喂。”

唐小天在电话那头笑:“雅望,是我。”

“哦。干嘛?”舒雅望不客气的问。

“唔,没事。”唐小天被她一凶,有些无措的摸摸鼻子。

“……”

“……”

两个人沉默的对持着,舒雅望咬了咬嘴唇,然后说:“没事我挂了。”

“雅望!”唐小天害怕她真的挂电话一样,急忙说:“雅望,你出来吧,我现在去操场等你,你一定要来。”

“我不去。”

“你不来我不走。”

“骗人,明天天一亮你还是会走。”明天就是唐小天参军的日子。

“雅望,我下去了。”唐小天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喂!喂!”舒雅望对着发出嘟嘟声的电话喂了好几下,然后有些生气的挂上电话。

臭小子,现在敢先挂我电话了,她得下去教训他!

转身拿了外套,穿了鞋子就往大院操场奔去,结果……说不去的人,居然先到了。

在舒雅望对着天空闪烁的星星瞪眼睛的时候,唐小天才慌慌忙忙跑过来,舒雅望远远的望着他,他的头发剪成很短很短的板寸,英俊的脸庞更显阳刚之气。他跑到她面前站定,有些轻喘。

他家离大院操场比她家远五分钟的路程,看样子他也是一口气跑来的。

唐小天将手中抱着的一堆参考书递到舒雅望面前说:“这些书和笔记给你复习的时候用。”

“不要,我自己家还有一大摞没看呢。”舒雅望撇过头不接。

唐小天一如既往地纵容:“雅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明天就要走了,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她轻生否认。

“那你这几天都不理我。”唐小天有些急了,低着头看她。

舒雅望咬咬嘴唇,眼眶有些红了,她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舍不得你走。”

唐小天一愣,目光沉沉地盯著舒雅望,他的眼眶微微的红了,心脏一阵揪紧。

“雅望。”

舒雅望没抬头,乌黑的长发遮住脸颊,眼角的泪水轻易的就落了下来。

唐小天伸出双手,很想抱抱这样的舒雅望,可他的手伸到一半却放了下来,忽然他蹲下身来,将手里的书放在地上,做出了俯卧撑的姿势,对雅望说:“雅望,你上来。”

舒雅望站着不动,好笑的看着他道:“干嘛,你爸爸又没罚你。”

“我自己罚我自己。”唐小天撑着草地说:“我惹你哭了,当然要罚。”

“不用了啦。”

“快上来。”

“……”舒雅望笑着咳了一声,走过去,坐在他背上,装着严肃的说:“好啊,那就做二十个好了。”

“好。”唐小天沉下身去,开始一下一下的做着俯卧撑,舒雅望坐在他的背上抬头望着眼前晃动的星星,轻轻的笑了,从小到大这样的景色到底看过多少遍,她已经不记得了,从一开始经常跌倒到后来他能稳稳的托住她,经历了十八年,在往后的两年里,她将看不见这样的景色了吧,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自己确实不想让他去,可是……

唐小天没做到二十个的时候,舒雅望就站了起来,她弯下腰将唐小天拉起来,红着眼睛认真的望着他说:“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唐小天再也忍不住,一把拉过舒雅望,紧紧的抱在怀里。

年少的他们,在星空下做了承诺,一个说愿意等,一个说一定回来。

唐小天走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早上八点的火车,舒雅望早早的就在楼下等他,当看到他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带着大盖帽,胸口带着红丹丹的大红花走出来的时候,她抵着鼻梁扑哧一声笑了,忽然想起一句军队的宣传语: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唐小天直直的朝她走过去,雅望理了一下长发,微笑的抬头看他。

“嘿嘿。”唐小天未语先笑,有些局促的理了理上衣的下摆,这不是他第一次穿军装,小的时候,他经常偷拿父亲的军装穿在身上,对着镜子走来走去,大大的军装罩在他小小的身上,过大的帽子能将他整张小脸都遮住,虽然穿着很奇怪,但镜子里的他还是笑的一脸灿烂。

终于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军装了,他正了正军帽,忍不住心中的欢喜,对着舒雅望立正站好,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敬礼。”

舒雅望呵呵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满像样的。”

唐叔叔从后面走出来,一脚踹在唐小天小腿上:“臭小子,显摆什么?”

“啊,爸~!”唐小天摸着被踹疼的小腿,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真是的,最后一会也不给点面子。

唐叔叔瞪他一眼,然后对舒雅望亲切的说:“叔叔去取车,你们在这等下。”

“好。”舒雅望乖巧的点点头。

唐小天上前一步,抿了下嘴唇,拉住舒雅望的手,小声说:“你别送我去了。”

“为什么?”

唐小天抬眼,很温柔的望着她说:“我不想看着你哭。”

舒雅望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勉强扯出一抹笑容道:“可我想看着你走。”

唐小天拉住舒雅望的手轻轻的握紧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对于眼前这个女孩,这个自己从一出生就认识了,从懂事起就喜欢了的女孩,他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光是喜欢根本不够表达这种感情。

这是什么呢?满心暖暖的甜蜜,又带着浓浓的不舍,却不觉得悲伤,因为他知道,她会等他回来,因为他知道,她对他有相同的感情,那种深刻到骨髓,到血液的感情。

唐小天将他的手臂猛的往回一拉,舒雅望被他带进怀里,他将手臂慢慢的收紧,她安静的待在他怀里,没有说一句话,她纤细的手臂环住他的背,她秀丽的脸庞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前,他闻到她的发香,她听到他的心跳。

那个夏天,他们十八岁,那个夏天,他们分离,那个夏天,那个拥抱,那个最初相爱的人,在今后多年,总是反反复复的出现在他们的梦里。

那天,舒雅望没有坚持,因为,她也不想看他哭,她站在军区大院的门口,看着唐小天钻入唐叔叔的车里,车窗缓缓降下,他在车里紧紧的望着她,她对他微笑,双眼通红,强忍泪水,他同样微笑,同样红着双眼,同样强忍泪水,车子的发动声,让他们意识到,真的要分开了,他们对未来感到迷茫,却又忍不住去坚信,会再见的。

那时,他们将永远的在一起。

汽车缓缓开动,舒雅望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两步,唐小天从车窗里探出上身,猛地将胸前的大红花扯下,丢出窗外,鲜艳的红花在空中翻飞着,丝绸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精准的飞入舒雅望的怀里,舒雅望愣了一下伸手接住红花,抬眼望着唐小天,车子已经开出几米,唐小天在远处对着她大声喊:“雅望!你要等我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她在朝阳望着手里的红花,鲜艳的颜色,简单的做工,平滑而厚实的质地,这最廉价的礼物,却比千万朵盛开的玫瑰更令她心动。

她低着头,玩把着手里的红花,轻轻地笑:“只是两年而已……”

再抬眼,眼神坚定而又倔强地望向已经消失在远方的车子。

唐小天走后,舒雅望参加了一所省外重点大学和一所本市重点大学的美术专业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达线,接下来的,就只剩下文化课考试。

六月中的天气已经热到让人难以忍受,教室里的风扇呼呼的扇着,书页被吹的哗哗作响。

老曹走进教室望着讲台下已经被考试压地喘不过气来的学生说:“大家先休息一下,马上就轮到我们班拍毕业照了,大家一起到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集合。”

“哦。”台下的学生们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什么也激不起他们的兴趣,他们只是在等待最后那决定命运的一刀,是死是活就看那一场考试。

舒雅望从文海题山中抬起头来,忍不住想,时间过的真快啊,仿佛昨天还看人家站成几排笑着拍毕业照,一回神,就已经轮到自己了?

站在最前面一排,身后站着二十九个帅哥,舒雅望望着镜头展开笑颜,在照片中留下一个最甜美的笑容。

多年后,高三七班的男生们拿出高中毕业照,指着舒雅望说:“看,这就是我们班的班花,漂亮吧?”

舒雅望多要了一张照片,寄给了在部队服役的唐小天,唐小天将照片放在了自己最宝贝的笔记本里,每次看见都会觉得遗憾,要是能照完毕业照再走该多好啊。

高考的最后一门考的是理综,出了考场,撕碎的复习资料撒了一地,整整三年地压抑在瞬间爆发,学生们一边大叫着“解放了”一边向洞口的学校门口奔去,舒雅望走在教学楼下面,天空洋洋洒洒的飘着写满字迹的纸片,她理了理头发,松了一口气,将书包里的复习资料一股脑地拿出来,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呐~这辈子再也不要看见它们了。

出了校门,就见到舒爸的车停在门口,看见她出来,舒爸舒妈立刻从车里奔下来,冰冻饮料,毛巾,手忙脚乱的招呼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累不累?饿了吧?考的怎么样?题目难么?”舒妈关切地问着。

舒雅望啧了一声,摇摇头,没太大把握,英语和语文都考的不错,但是理综就有些玄乎,看见父母焦急期盼的眼神,她只能摸摸鼻子,硬着头皮说:“唔,还不错,蛮有把握的。”

“好好,没事,考完就算了,走,回去休息,爸爸给你买好吃的。”舒爸揽过雅望的肩膀,欣慰的拍拍,他这个女儿居然能在高中最后两年好好学习,对他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舒雅望半靠在舒爸的怀里,舒妈给她拉开车门,她弯腰忘里一看,居然发现夏木也在里面,她吃惊的挑挑眉:“夏木,你也来了。”

夏木别扭地转过头说:“是叔叔叫我来的。”

“哦。”舒雅望喝了一口水,幽幽的道:“原来你是被强迫来的。”

夏木气恼地瞪她一眼,舒雅望噗嗤一笑,揉揉他的脑袋:“我知道,你是关心姐姐才来的,对不对?”

夏木哼了一声,不理她,舒妈从副驾驶坐回过头来,望着舒雅望说:“妈妈给你炖了你最爱吃的海带排骨汤,还有蘑菇烧肉,黄瓜炒肉片,回家好好吃一顿哈。”

舒雅望很开心的点头:“好嘞,我都饿死了。”

舒妈又开心的转头望着夏木:“夏木,你也来啊,尝尝阿姨的手艺。”

夏木愣了一下,没点头也没摇头,舒妈有些尴尬的看着舒雅望,舒雅望伸手偷偷扯了扯夏木的衣袖,夏木回过神来,点点头道:“好。”

舒妈开心的转过身去,和舒爸两人商量着晚上买些烟花放放,庆祝一下。

舒雅望靠近夏木,小声的说:“夏木啊,以后大人和你说话你可不能不理不睬的,那样很没礼貌的,知道么?”

夏木垂下眼,僵硬的扭过头,什么也没说。

舒雅望无奈地摇头,哎,这孩子,要是性格能直率点就好了。

到了舒雅望家里,雅望一回家就瘫软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挑起桌子上的葡萄吃了一个,舒爸舒妈走进厨房开始忙了起来,夏木走在最后面,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望着舒雅望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坐下,雅忘将手里的葡萄递给他,他摇摇头。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四章 年少时光匆匆去 下一章:第六章 圣诞节约会记
热门: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死亡区域 宠爹 星风 连城诀 玫瑰帝国5·白蔷薇之祭 情乱莲花村 亡者归来 X档案研究所2 龙印战神(盖世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