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在回忆里等你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 青梅竹马唐小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你问,夏木,你最讨厌谁?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舒雅望。

记得高一那年暑假,舒雅望刚满十六岁,有天中午老爸忽然让舒雅望去给他长官的孙子当家教老师,她吃惊不已,要知道老爸的长官,那可是S市驻军军区的总司令,她就见过几次,是一个非常严苛刚毅的老人,每次见到他她都会情不自禁的立正站好。

舒雅望对着老爸哈哈的笑:“老爸,你女儿我自己成绩都是满江红,你还指望我去教人家啊?别开玩笑了。”

老爸斜了她一眼:“你门门红灯你还得意的很啊?我叫你去你就去,小学生课本你都搞不定,你就别姓舒了。”

舒雅望鼓着嘴巴瞅他,其实她很想说,老爸,别小看现在的小学课本,有些数学题目她真的搞不定。

舒雅望很认真的看着他推脱道:“老爸,我很忙,我有好多暑假作业要做。”

老爸瞪她一眼,忽然站直身体,对着她命令道:“立正!”

她条件反射的立正站好:“报告长官,舒雅望报道。”

“舒雅望同志,现在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八点,去夏司令家报道,认真上课,为家争光!执行命令去吧!”

“是,长官!”立正!敬礼!标准的中国士兵姿势,转身,起步——走!一二一,一二一,走到大门外,愤愤的回头,臭老爸,每次都来这套!

为从小就被接受军人训练的她感到悲哀,为自己的条件反射深刻的悲哀。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她就哼着小曲往夏司令家走,本来她是不愿意去的,后来想一想,不就是陪太子读书么,也没什么难的,虽然老爸说会给她增加零用钱,不过,她可不是为了钱。嘿嘿!

舒雅望家住在部队家属区最外面的套房,夏司令家在后面的别墅区,步行只要二十分钟就到了。

舒雅望在别墅门口,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个子不高,很壮实,穿军装,舒雅望瞟了眼他的肩花,一杠三星,营长,上尉级别。

“叔叔好,我是舒雅望,我爸爸叫我来的。”

“进来吧。”

男人领着舒雅望走进别墅,别墅正厅里,夏司令正坐在红木沙发上,看她来了,严苛的脸上露出一丝和气:“雅望来了。”

“夏爷爷好。”舒雅望有礼貌的望着他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任何人都能嬉皮笑脸的舒雅望,唯独面对这位老将军的时候,总是连大气也不敢出。

夏司令叫了一声:“小郑,去叫夏木下来。”

“是,司令。”刚才为她开门的男人转身上了楼,没一会楼梯上响起两道脚步声,一轻,一重。

她抬头望去,那是舒雅望第一次见到夏木。

即使现在,舒雅望还能想起当时的那一幕,他扶着古木栏杆,一步一步的走下来,精致的脸上带着10岁大孩子绝对不应该有的表情,麻木的,呆板的,毫无生气的,琉璃一样的眼珠里,黯淡的连一丝光彩也没有,当他看向你的时候,总有一种阴深深的感觉。

他走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停住,面无表情的望着夏司令。

夏司令对他招招手:“夏木,这是爷爷给你找的小老师,来打声招呼。”

当夏木的眼神瞟向她,不说,不动,不笑,就像一个精致的玩偶,忽然转过头来看你一样,那种感觉,说不上来的奇怪。

“夏木!”夏司令沉声叫道。

气氛有些紧张,舒雅望对他摆摆手,用超具有亲和力的可爱笑容道:“你好,小夏木,我叫舒雅望,你可以叫我雅望姐姐。”

夏木望着舒雅望,眼里看不出喜恶,舒雅望抓抓脸颊,有些无措的望着夏司令,夏司令紧紧的皱眉,神色中有一丝她看不懂的疲惫,他转头望着她嘱咐道:“雅望,夏木就交给你了,爷爷还要去上班。你带着他好好学习。”

“好。”舒雅望甜甜的笑着答应,在外人面前,舒雅望总是很会装乖。

夏司令和郑叔叔走后,别墅里就剩下舒雅望和夏木两个人,当她再转头时,他早就不在楼梯上了,她顺着楼梯扶手上到二楼,在最右边的房间里找到了他,他正坐在地毯上,认真的组装着一个‘虎式坦克’的模型。

“夏木小朋友,你在玩什么?”她凑过去问,用很轻松的语气问。

他低着头,认真的将坦克的主力炮装上,她望着他,他垂着眼睛,睫毛像扇子一样的盖在眼睛上,眼皮上居然有很明显的黑眼圈,哇!这么小就有黑眼圈啊,晚上去做贼了?

“夏木小朋友,没人和你说,不理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么?”

“喂!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你别逼我哦!我会打人的?”

“我打你喽!”

“我真的打你咯。”

舒雅望将手高高扬起,然后轻轻放下,为了她的零用钱,她忍!堆着笑脸上前道:“小夏木,和姐姐说句话,姐姐请你吃雪糕好不好?”

说到这,他终于抬头看她,用不紧不慢不高不低的声音说了一句:“你很烦。”

“……”

舒雅望捏紧拳头看他,所以说她讨厌小孩!特别是嚣张的小P孩!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早上8点她还是会准时到他家报道,每天都想尽办法惹他,逗他,想他睬睬自己,可是没用,他好像对他手上的模型之外的世界没有反应一样,不管雅望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理她。不,应该说,他谁都不理。

舒雅望怀疑他有严重的儿童自闭症。

舒雅望将这一情况向老爸汇报过,结果老爸斜她一眼:“废话,他要是没自闭症,我让你去干嘛!我就想让你把你的小儿多动症传染给他。”

舒雅望抽了抽嘴角:“得,回来我的多动症没传染过去,被他传染自闭症了怎么办?”

老爸一副感天谢地的样子道:“那就更好了。”

她怒视他!

然后,舒雅望放弃了和他交谈,每天她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去他家,进他房间,霸占他的床,躺在上面看她的漫画,吃她的零食,睡她的大头觉。

他玩他的,她玩她的,互不侵犯,互不干扰。

直到有一天,他拿着一把92式5.8mm战斗手枪仿真模型在房间玩的时候,吸引了舒雅望的注意,

这款手枪,在中国只有团以上的军官才能配备。

舒雅望记得老爸也有一把一样的,小时候,她曾经从家里保险柜偷偷拿出去玩过,别看一把小小的手枪,却异常的重,玩了没一会就被巡逻的军官叔叔发现,把她连人带枪交给老爸,然后不用说,被老爸狠狠罚了一顿,后来就再也没在家里见过那把枪。

只见夏木熟练的将手枪拆开,拆开后,他拿着棉质手帕,每个部件都细心擦拭着。

她凑过去看着地上的零件,套筒;枪管;枪口帽;复进簧及导杆;连接座;击发机构及底把;弹匣;挂机柄,8个部件一个不少,每一个都标准的和家里军事杂志上分解图一样。

舒雅望忍不住惊叹道:“哇!现在的模型玩具做的可真精致,简直和真的一样。”

他没理她,将擦好的部件又一一组装起来,动作麻利熟练的和电视上玩魔方的高手一样。

她看着他手上的枪,纯黑的颜色,显得沉甸甸的感觉,枪口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乌青的光芒,感情这模型是铁做的:“呼,给姐姐看看。”

她忍不住抢过模型枪,哇,好重!连手感都和真正的枪一样。

一直安静的夏木忽然跳起来,扑上来就抢。

舒雅望举高手,呵呵,这个小鬼终于有些反应了,她躲开他的争抢,笑着道:“给姐姐玩一下。”

夏木瞪大眼睛,用力的争抢着,眼神凶恶的可怕,就像一只被惹恼的小兽。

舒雅望转着圈子躲开他的手,举着枪,继续逗弄道:“叫声姐姐我就还你。”

夏木瞪着舒雅望,退开一步,忽然扑上来,他的个子只到她的胸口,他扑的很用力,她被撞的向后跨了一大步,他拉下她的手,用力的扳着她的手指,舒雅望就是不给他,紧紧的握着枪,他的力气没有她大,抢了半天也没抢下来,忽然他猛的张大嘴,狠狠的咬在她的右手腕上。

“啊——!好疼!”舒雅望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手一松,枪掉在地上,可是他却没有松口,一直咬着,她使劲的推着他,可他就像是一只小狼狗,咬住了就不松口,舒雅望疼的哭叫了起来。

她的哭声引来了家里帮佣的梅阿姨,梅阿姨推开房门,先是一愣,然后急急的跑上来:“哎呦,这是在干什么?夏木快松口。”

可夏木根本不听她的,越咬越用力,她疼的大哭,梅阿姨帮着她将夏木的下颚捏开,舒雅望立刻将手缩了回来,手腕上两排血牙印,鲜红的血液噌噌的往外流,抬起手就想揍他,却被梅阿姨拦住:“打不得。”

她抽抽噎噎的瞪着夏木,他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枪,抬起脸,五官精致的出奇,红艳的嘴角还带着她的血液,他乌着眼睛,终于开口说话:“不要碰我的东西。”

郑阿姨走上前来,用手帕捂住舒雅望的伤口,着急道:“雅望,快跟阿姨去医院。”

她捂着手帕,被郑阿姨拉到军区医院打了一针,医生说没什么事,就是伤口太深了,也许会留下疤痕,她看着手上白色的绷带,心里愤愤的想:可恶,我居然被一个11岁的小屁孩欺负了!

回到家,舒雅望将手上的伤口给妈妈看,妈妈心疼的在她伤口上摸了半天,瞪着老爸道:“我说别让雅望去夏家吧,你还不信,你看雅望被咬的,那孩子脑子不好你不知道啊?”

“胡说?夏木怎么脑子不好了?他聪明着呢。”

妈妈不削道:“聪明什么?聪明会动嘴咬人?简直就是一只小狗。”

舒雅望点头附和:“还是小狼狗!”

“什么狗!什么狼狗!”爸爸生气的拍了下桌子,瞪着她:“你夏叔叔当年为我挨了一颗子弹都没叫疼,你被他儿子咬了口怎么了?”

她郁闷的摸着伤口,满肚子委屈,废话,咬的不是你,你当然不疼。

妈妈不乐意的拍了老爸一掌:“你怎么说话的啊,你没看雅望疼的小脸都白了?”

“哎。”老爸叹了一口气,望着她道:“雅望,夏木是个可怜孩子,你让让他。”

老爸叹了一口气,缓缓说起夏木的身世。

其实,夏木原来也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也爱笑,爱闹,特别聪明,特别招人喜欢,他6岁的时候就熟知世界各国的武器装备,老夏总是说:看,他的夏木,他的儿子,他最大的骄傲!

老夏是云南海口镇的边防武警军官,半年前在一次缉毒任务中牺牲了,他去世后,夏木妈妈就将自己和夏木关在家里,锁上门不让任何人进去,大家都以为,她只是太过伤心,四天后,夏司令派人强行冲开房门,才发现,主卧室里,那个漂亮的女子,抱着她和老夏的结婚照,自尽了。

而小夏木,就坐在墙角,离母亲不远的地方,默默的睁着又红又肿的眼睛。

大家都猜,夏木妈妈,当时是想带着夏木一起死的,可最后,终究舍不得,谁也不知道,夏木是怎么和一具尸体生活了三天。

只是,那之后,原来那个爱笑的夏木就没了,大家都说,夏木的灵魂早就随着父母离开了,留下的,只是一个漂亮的躯壳。

老爸说完,望着她道:“雅望,爸爸欠你夏叔叔一条命啊,就算他不在了,我也希望,他的儿子,能变成他的骄傲,你懂么?”

那天晚上,舒雅望听完夏木的事,就一直在想,要是让她遭遇到和夏木一样的事……不,她连想都不敢想。

可这样的事却在夏木身上发生了,那么漂亮的孩子,在满是鲜血和尸臭味的房间里……

她一直想着这个画面,又一直逼着自己不要去想,可却又忍不住去想,就这么辗转反侧,一个晚上都没睡

第二天,舒雅望迟到了,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了夏木家,然后她发现,他的黑眼圈也更深了,夏木一直有黑眼圈,以前舒雅望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么严重的黑眼圈,现在,她想她有些明白了。

舒雅望去的时候,他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组装着一款歼—12战斗机模型,听见她开门的声音,他的手指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摆弄他的模型,舒雅望走到他旁边坐下,她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引起他的反应,面对夏木,舒雅望总有些无力感。

就这样,她静静的看着他组装模型,他的手很漂亮却很苍白,很灵活却很消瘦。

舒雅望凑近他,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问:“夏木,我听说,你和一具尸体呆了三天?”

夏木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漂亮的像是黑耀石的眼珠,缓缓转动了一下。

终于有反应了。

舒雅望继续问道:“听说,那具尸体是你母亲?”

夏木的手紧紧的握住,手臂因为太过用力而开始微微颤抖。

“你能告诉我,那三天,你是怎么过的么?”

夏木眼睛暴瞪,忽然像舒雅望扑了上来,她被他扑倒在地,舒雅望用手抵着他的下巴:“你又想咬我了?”舒雅望猛的翻过身,将他压在身下,直直的望着他喷火的眼睛道:“夏木,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梦到你母亲死的时候对不对?每天每天,像是重复在地狱里一样,没有一天能睡的着?”

夏木在她身下挣扎着,使劲挣扎着。

舒雅望按住他,不让他逃避:“夏木,其实你很怕吧?每天晚上都很怕吧?对不对?”

夏木忽然不再挣扎,他漂亮的眼睛里开始慢慢的蓄满泪水,然后像是溃堤了一般,猛烈的冲出眼眶,他哭了,却咬着嘴唇,闷闷的哭着,可眼神依然很倔强,像不愿意承认他在哭一样。

舒雅望放开压制他的手,撑起身子,轻声道:“笨蛋,早就该哭出来了。”老爸说,夏木被救出来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从没见他哭过。也许,她做错了,可舒雅望总觉得,让他哭出来会好一些,将他看似已经愈合其实早已腐烂的伤口狠狠扒开,让它再次鲜血淋漓,会痛,才会好。

翻身坐到一边,直直的望着前方说: “夏木,我爸爸说,让我让着你,可是,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不能让你,不能可怜你,因为我真的想和你当朋友,陪在你旁边,一起难过一起快乐。”

“谁要你陪啊!”他吼着拒绝。

舒雅望不理他,自顾自的说着:“虽然,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然后温柔地感化你,但是我觉得你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一定不会要这种像是怜悯一样的友情……所以呢,我决定还是先坦白,我啊,是知道你一切过往,知道你的痛苦的人……”

“闭嘴!”他举着手向舒雅望打来。

舒雅望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握住:“啧,会叫,会哭,会生气,会打人,真好,终于不像个假人了!”

随后的日子,舒雅望终于找到和他相处的办法,那就是不停的惹怒他,让他发火,让他咬她,当然,她被咬过一次以后,再也不会笨到被他咬第二次,所以她们俩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打一次架,他年纪小,力气没她大,总是被她反扭着双手,逼的动弹不得。

舒雅望不会让他的,她说了不让他。

每次看到他阴深深瞪着她的样子,舒雅望就会莫名其妙的心情好。

所以,那时候你问夏木任何问题他都不会搭理你,

但是,如果你问:夏木,你最讨厌谁?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舒雅望。

夏家的人为了想和夏木说上一句话,总是不厌其烦的问:“夏木啊,你最讨厌谁?”

当听到夏木用少年特有的声音说出她的名字时,他们总是很满意很欣慰的点头。

然后郑重的拍拍舒雅望的肩膀。

就连夏司令也不例外。

每次夏司令拍舒雅望肩膀的时候,她就觉得好像整个民主的繁荣兴盛都交给她了一样。

舒雅望还蛮得意的,毕竟能让一个孩子这么讨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 青梅竹马唐小天
热门: 天术 大官人 鬼吹灯前传之金棺陵兽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浮生物语4(下):天衣侯人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乱世宏图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大符篆师 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