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蕊番外——我们的友情在爱情之上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我们的结局是一个悲伤而短暂的梦 下一章:曲蔚然番外:无望的纠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些年我一直不敢想起夏彤,我家里人也不许我想她,她死后的那个月,我因为太过悲伤大病一场,一想起她,我就会心痛,是真的心绞痛。 那之后,我去了英国留学,没心没肺地玩了四年,中间也陆陆续续地听到曲家的消息。宁远哥哥在去年登瑞士雪山的时候掉了下去,有人收他死了,有人说他失踪了,他的母亲承受不住打击,没一个星期就因病去世了。然后不到一个月,曲家就多个新的少东——曲蔚然。 我心里隐约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可却不想去追究,我好像被夏彤传染了,对曲蔚然做的那些坏事,采取包庇政策。当然,我对曲蔚然的好,敌不过夏彤的千万分之一,那孩子,即使自己面朝阴影,也要留给那少年一份阳光;一边冻得哆嗦,一边希望能够温暖到他。 真是个笨蛋一样的孩子。 夏彤,我有多久没这样用力想过你了? 飞机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我要从这里转机回S市。独自拎着行李走出检票口,在机场候机室的餐厅休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让我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我站在落地窗前,做了几个扩展运动,扭了扭脖子,感觉舒服了一些,转身坐回单人沙发上,点了一杯奶茶,戴上耳机,闭着眼睛,安静地晒着冬日的太阳。 忽然耳机被人扯了下来,我睁开眼,有些不爽地回头望去,一个清俊的男子优雅的地望着我亲切地笑着。我一怔,恍惚中记忆里那个尖锐冷漠充满仇恨的少年,忽然冲撞出来,与他的容颜重合起来。他变了,被磨去了棱角变得圆滑,变得不再那样锋利,退去了少年的青涩,他变得更加迷人起来,周身散发着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气息。 他像一个老朋友一般在我的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望着我低声说:“真巧。” 我点头,错开眼睛,望着窗外明晃晃的世界,轻声道:“是啊。” “过得好吗?”他问。 “不错啊,你呢?” “恩。”他忽然有些充满神秘地望着我笑,“很好啊,我过得很好。” 我看着让的笑颜,有些恼怒,他凭什么活得这么开心?凭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凭什么?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已经忘了那个可怜的傻女孩? 我捏紧双拳,强迫自己扭过头,咬着牙道:“是吗,那就好,先走了!” 真是一秒也不想和他再待在一起!一秒也不! 我站起身拉起行李箱子就想走,可手腕忽然被他拉住!紧紧地!我生气的回头瞪他:“干什么!” “可以再陪我聊一会儿吗?”他仰头望着我,声音里带着一丝祈求,“除了你,我不知道还可以和谁......可以和谁,聊起她。” 我一听这话,鼻子忽然一酸,眼泪瞬间聚集在眼眶里。我放下行李,僵硬地坐下。 他缓慢地松开我的手,低下头去,过了好久,轻声问我:“你想她吗?你会不会很想她?” 我望着他,听着他很认真的说:“我很想她,即使到现在我还是很想她,很想很想再和她说说话,再听听她的声音,想她的样子,想她说话时的神态......” “别再说了!”我大声打断他的话。我不可以想她......不可以......我用力按住又开始疼到揪心的胸口,眼泪瞬间掉落,“别再说了......就算想她又怎么样?我们再也不可能看见她,再也不可能听见她的声音,再也不可能!不可能!” 他怔怔地望着我,缓缓地、失落地垂下眼...... “对不起。”我明白他想诉说的心情,我懂得他痛苦的思念,可是......我不想再听,虽然......我也和他一样,除了他,再也找不到可以谈起夏彤的人。 只是,只是......我真的不想再去想她,我答应过爸爸,我要坚强,要忘记,要重新生活......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怀念她。 我又一次站起来,拉起行李箱,转身往外走...... “我遇见她了。”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身。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再一次遇见她了,我的夏彤,她回来了......” 我惊诧地转身,身后的男子望着我,微微笑着,眼里带着一丝光亮,像是黑夜中的启明星,那么亮,那么充满希望...... “你什么意思?” 他依然望着我微笑着,有些神秘,甚至带着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从透明的玻璃桌上推过来给我。 我走过去,不以为意得拿起照片一看,瞬间觉得全身冰凉,照片上的女孩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站在湛蓝的丽江边上,扶着被风吹乱的长发,望着镜头,轻柔地笑着。 我望着照片,震惊地抬头问:“她是谁?” “舒雅望。”他笑了笑,一字一字地报出她的名字,然后歪着头,望着问:“很好听的名字吧?”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女孩的名字,那个名字的主人,有着一张和夏彤近乎一样的容颜。 “恩。”我低低地应了一声,眼神又看向照片,“你怎么得到这张照片的?” “我偷的。”曲蔚然收好照片,笑得很是无辜地补充道,“她是我战友的女朋友。” 我愣了一下,望着他把照片抽走,低着头,将它小心地放回口袋里,漂亮的桃花眼被厚厚的镜片遮住,看不出情绪。 那天,我们没有再聊什么,我以为这次偶遇,就这么过去了,我不会再和曲蔚然、舒雅望这些人有任何联系。可谁知道大年初一那天,爸爸说他要去他的老上司家拜年,我却奇迹般地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去了,只因为,只因为曲蔚然和我说过,那个长的像夏彤的女孩也住S市军区大院里。

我想,我小心翼翼地想,也许...... 也许,我会遇见她。 那天早上,很应景地下着小雪,轿车在路上开得很慢,大半个小时后,才开进军区大院,在一幢三层别墅前停住了。我和爸爸下了车,我没打伞,低着头冲到屋檐下,等着爸爸走过来,按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她温和地欢迎我们进去。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大,身上的寒气被驱逐大半,我脱了大衣,跟在爸爸身后走进客厅,落地窗外的雪景将房间照得很明亮。客厅中间的长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军装的老人,一个少年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背对着我们。爸爸见到老人,很尊敬地停住脚步,笔直地敬了个礼:“司令!” 老人严苛的脸上露出一丝温煦,点了下头。 爸爸放下敬礼的手,拉过我说:“司令,我带我家闺女来给您拜年。” 那老司令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新年好。” 我看了眼爸爸,他并未反对,我走过去大方地接过红包:“谢谢爷爷。” 转身,就看见了那个一直背对着我们的少年,那一眼,简直让我的眼神无法离开。我一直以为见过曲蔚然年少时的模样,便不可能再会被任何少年惊艳,却没想到,这个孩子,能长得这般好看。 那孩子好像不知道来了客人一般,微微低着头,单手端着白色的马克杯,随意地摇晃着杯身,让杯子里的水一圈一圈地晃着。 “夏木。”老司令叫了一声。少年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一双阴郁空洞的眼漠然地看着他。 “我和你严叔叔有事说,你照顾一下客人。” 他眼都没眨一下,丝毫模样反应。老司令好像也没指望他有反应一般,笔直地站起来对爸爸招招手,两人往二楼走去。 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他低着头,继续摇晃着杯子里的水,偶尔会小小地喝一口。我好奇地望着他问:“你叫夏木?” 他没理我。 “几年级了” 他依然没理我,一眼空洞。 好吧,就算像我这么厚脸皮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和这个少年说话了。我揉了揉鼻子,接过佣人阿姨递过来的茶。那阿姨温和地说:“您别介意,这孩子从小就不理人。” “没事。”我好脾气地笑笑,并不想和一个不懂礼貌的小孩子计较。 我端着茶杯,无聊地和他对坐着。他好像在发呆又好像不在,眼睛一直空空洞洞,一片虚无,像是什么也入不了他的眼一样。 明明这么安静,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这种感觉,还真像一个人。 我放松身子,靠在软软的沙发里,淡淡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玄关处又想起开门声,一道清爽的问候声传进客厅里:“朱姨,新年好。” “新年好,雅望。”佣人阿姨的声音里带着欢喜和亲切,应该是熟人吧!我眨了眨眼望向门口,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孩走了进来,文秀的面容,海藻一般的长发,眼睛大而明亮,眼角带着快乐的笑容。她笑容满面地望着我:“呀,来客人了啊!你好。” 我不自觉地握紧双手,用力地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干涩地问候道:“你好。” 我直直地望着她,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她熟练地坐到夏木边上,扬起嘴角,一脸讨好地笑着:“小夏木,还在生姐姐气呀?” 在我以为夏木不会做声的时候,他居然一脸别扭地扭过头,那空洞的双眼里,像是瞬间被注入了灵魂。 “啊啊,别气了,我错了还不行。”舒雅望使劲用手指拨弄着他柔软的头发,“夏木,夏木,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夏木犹豫了半响,舒雅望一直一脸恳请加耍赖讨好的望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微微低下头来,轻声说:“恩。” “恩?恩是什么意思啊?是原谅我了吗?”舒雅望高兴地道,“夏木,你真要多说些话啦,你表达能力太差了。” 夏木低下头,轻轻抿了抿嘴角。只是那样细微的一个动作,却让我觉得,心都为他变得软软的。 舒雅望是个很健谈的人,由于她的到来,客厅里不再安安静静,有时说到好笑的事,他还会哈哈大笑起来。我一直看着她,仔细地回忆着记忆中的夏彤,她们确实长得很像,可却也一点不像。夏彤不会像舒雅望这样勇敢地直视别人的眼睛,她总是淡淡的胆怯,小小的讨好,眼神像迷路的小鹿一般可怜却又纯净;夏彤也不会像舒雅望这样张大嘴放声大笑,她总是抿着嘴唇,低着头,偷偷地笑,像是怕人发现她的快乐,就会抢走一般。 她和舒雅望那种能点燃一切的火焰般气质恰恰相反,自卑柔弱得像空气一般容易让人忽视。 这个女孩,一点也不像夏彤,一点也不像。 我有些失望地站起来,走到窗口,闭上眼睛,轻轻地抱住自己,怀里一片冰凉...... “严蕊,上楼看电影去啊。”舒雅望在我身后叫我。 我睁开眼,转身望着她说:“不了,你们去看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不再停留,走出别墅,走进飞舞的白雪里,走过别墅的时候,忍不住转头向里看去,那个叫舒雅望的女孩,正拿着一个鼓鼓的红包,笑着逗弄着那个沉默的少年。少年昂着头,一脸不屑,可眼底却染着无尽的欢喜。 那少年,是在偷偷喜欢她吧? 我会心一笑,又向前走了几步,忍不住又悲伤了起来,明明长着一样的脸,一个这么幸福,一个却连十八岁都没活过...... 我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望向天空,任雪花打在我的脸上,飘进我的眼睛,一片冰凉。我使劲地眨了眨眼,再睁开,忽然想起,那年冬天,那年圣诞,她也是这样,站在雪地里,悲伤地仰起脸,望着远方,偷偷得哭。 我深吸一口气,低下头来,用力地捂着心脏,疼痛蔓延全身。 我苦笑了一下,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夏彤,夏彤,为什么你留给我的,都是悲伤的回忆? 为什么,我记不得一张你笑起来的脸? 夏彤,我很想你。 真的很想你...... 即使这么疼痛的感觉,也阻止不了我如此想念你...... 雪一直下,一直下......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我们的结局是一个悲伤而短暂的梦 下一章:曲蔚然番外:无望的纠缠
热门: 碟形世界:卫兵!卫兵! 新月剑 冰与火之歌3:权力的游戏(下) 非人 燃烧的电缆 红色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 饕餮娘子3:蜜语楼 黑暗之劫 阴阳师·飞天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