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们的结局是一个悲伤而短暂的梦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醒悟 下一章:严蕊番外——我们的友情在爱情之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彤的高考成绩让一直忽视她的爸爸开心了一下,他甚至主动提出在暑假带夏彤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带到大学里去穿。林欣阿姨虽然没同意,却也没说什么,冷着脸不发表意见。夏彤爸爸搓了搓手,有些讨好地望着妻子说:“夏天衣服也不值几个钱,你看要不就给她买条连衣裙吧?”

林欣阿姨撇过头,嘀咕一句:“你买就是了,一件裙子而已,我至于不给她穿吗?”

“哎。”夏彤爸爸得到这句话,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知道你好,彤彤快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夏彤感激地看了了林欣一眼。其实她心里也明白,林欣阿姨并不是坏心肠的女人,最近两年,她好像开始妈妈接受自己了,对她也很少打骂了,甚至允许她带弟弟玩。

林欣“嗯”了一声,将夏珉推过去:“带着珉珉一块去,给他买两件新衣裳。”

“哎。”夏彤爸爸爽快地答应。

当天晚上夏彤爸爸就带着这姐弟两上街,一人买了一套新的夏装。夏彤选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在商店里试了一下,爸爸和弟弟都说好看,便买了下来。夏彤舍不得穿新裙子,便让服务员叠得整整齐齐的装在塑料袋里,她紧紧地抱在胸前,一脸笑容地陪着爸爸和弟弟继续逛街。

晚上,回到家里,她穿上新裙子,将一直扎起的头发放下,试了好几个发型,公主头、包包头、麻花辫、双马尾,每扎好一个,她就站在床上对窗户上看。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公主头,跳下床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找出一朵很久以前买的玫瑰红的头花扎上,歪着头大量的一会儿,觉得挺好看的,开心地眯着眼睛笑。

就在这时,窗户上突然传来敲击声,把夏彤吓了一跳。她走过去,打开窗户到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曲蔚然站在楼下,提着白色的快餐盒对着她招手。

夏彤缩回房间,快速讲新裙子换下来,穿上旧衣服,一口气跑到曲蔚然面前:“你怎么才回来了呀?”

曲蔚然揉了揉眼睛,有些倦意:“加班了呀,看,给你带好吃点的回来了。”

“什么呀?”夏彤凑过去看他手里的快餐盒,使劲地吸吸鼻子。

“嘿,回家给你吃。”曲蔚然说完,很自然地牵着夏彤的手,走回他们的家。没走近就听见远远传来的风铃的声音,打开门,摸索着将灯打开,夏彤拿过曲蔚然手里的快餐盒跑到客厅的桌子上打开,热气和香气一起漫了出来:“哇,烤肉串。”

曲蔚然走过来,坐下倒了杯水一边喝着一边挑着眉毛看她:“吃吧吃吧,看你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夏彤皱皱鼻子,也不客气,拿了一根啊呜啊呜地吃起来,曲蔚然撑着脑袋,歪着头看她:“夏彤,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喂得看见什么都不馋。”

夏彤咬着肉串,不解地问:“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我就是这么决定的。”

“那估计很难吧。”夏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也知道的,我最好吃了,改不掉,估计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其实她也想优雅一些的,可是一看见食物她就控制不住啊,哭。

曲蔚然淡定地喝了一口水:“那就喂到下辈子好了。”

“那我下辈子也馋。”

“那就下下辈子。”

夏彤抿着嘴笑:“那我生生世世都做好吃鬼。”

“你这家伙。”曲蔚然哧笑,对着她招手,“好吃鬼,过来。”

夏彤举着羊肉串走过去,曲蔚然伸手将她一拉,让她斜坐在他的怀里,下巴轻轻的抵着她的肩膀,软软的头发贴着她的脖颈,有力的双臂紧紧的地锁在她的腰间,坏笑着问:“这么容易就想拐走我生生世世。”

夏彤羞涩得说不出话来,虽然她经常和曲蔚然拥抱,可是用这种姿势做在他腿上还是第一次,房间里旋转的电风扇根本吹不走空气中的流窜的热气,隔着薄薄的夏衣她能感觉到他的温度。她觉得她的人中都出汗了,忍不住抬手偷偷地抹了抹鼻子下面,心怦怦直跳着,脸蛋不由自主地烧红了起来,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血液上涌,心跳得更快了。

“嗯?说话呀。”曲蔚然像撒娇一般用下巴在她的肩膀上蹭蹭。

“说……说什么?”夏彤连说话都结巴了,被蹭到的地方痒到她的心里了,一阵阵的心悸让她心跳得更快了。

“说你喜欢我呀,说你爱我呀!”曲蔚然镜片后的双眼微微上挑,眼睛闪着亮光,报着她轻轻摇晃着,像在撒娇一般。

夏彤看着这样的曲蔚然,整个心都软了,她想满足他,满足他所有的心愿,用自己最多的爱,让他觉得幸福。

“我喜欢你。喜欢到好想这样轻轻一闭眼,就能过完一辈子。”夏彤用力地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望着他说,“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明天你还在不在我身边;明天,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

曲蔚然认真地听着,那灼灼如桃花般的丹凤眼里满是笑容,他用力地抱紧夏彤,深情地说:“以后我每天都要说。”

夏彤低着头,用力点点头,任由他抱着,羞涩地使劲绞着手指,好嘛好嘛,只要他开心,那她每天都说,嘿嘿。

那天晚上,曲蔚然就那样抱着夏彤坐了很久,像是好不容易找回的珍宝一般,不舍放手,不愿放手。他觉得抱着她软软的身体,闻着淡淡的体香,听着耳边悦耳的风铃声,是那么的美好与安宁。

夏彤十八岁生日这天,她早早起了床,穿上爸爸给她买的新裙子,鹅黄色的公主裙将她的皮肤衬得白里透红,灵幼的大眼满是对今天行程的期盼,她对着镜子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玫红色的头花扎了个低低的公主辫,黑色的长发分成两拨披在胸前,出门之前,她偷偷地对着镜子用林欣阿姨的口红,学着大人的样子抿了抿嘴唇,望着镜子笑了笑,清纯的秀丽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妩媚,像一朵微微欲开的娇艳花朵,好看极了。

夏彤十点不到就去了市区,尽管她知道曲蔚然要十一点才下班,严蕊也要到十一点才来,可是她就是等不及,就是想早点到约定地点看看,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十八岁,成人的日子。

从小,她最希望的就是能快点长大,过了今天,她就是大人了。

夏彤笑着在市中心逛着,东看看,西摸摸,见什么都觉得很好很漂亮。夏彤一走进一间名牌运动服装店里,在男装区逛了逛,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吸引了她的视线,她觉得这件衣服曲蔚然穿一定好看。她走过来,伸手拿起衣架,同一时间,另外一只手也伸过来,正好握在她手上,她慌忙地缩回手。

“啊,抱歉。”碰到她手的少年连声道歉。她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没关系。”

那少年有着一张帅气的面孔,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当她抬起眼看他的时候,他明显地呆住了,直直地盯着别的女生看,夏彤不好意思撇过头,转身走了。

那少年却一直望着她,知道他身边的朋友拍他的肩膀扬声道:“好啊,唐小天,你居然敢盯着别的女生看,我要去和雅望告状去!”

“我没有。”叫唐小天的男生一阵紧张地解释。

“还说没有,一直盯着看呢,舒雅望雅望,快来呀!”男生一边叫着一边跑出专卖店。

“张靖宇!”唐小天紧张地追上去抓他,“你别胡说。”

张靖宇跑到迎面而来的女生面前,那女生戴着鸭舌帽,看不清容貌,只是她牵着的那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特别漂亮得抢眼,连夏彤这样羞涩的性格都忍不住盯着他看了几眼。夏彤见张靖宇指着店里的她,对着鸭舌帽女生一阵叽里呱啦地告状,女生气得抬脚就踹在了一直解释的唐小天身上,唐小天委屈地看着夏彤。张靖宇幸灾乐祸地笑着,隐约听见他说:“你看,你看,他还盯着那女生看呢!”

鸭舌帽女生和十岁小男孩一起望向夏彤,相同连忙转过脸,不让他们看见,很是不好意思地从另一个门走了出去。

夏彤又逛了一圈,便早早地来到约定地点等着。她安静地坐在广场的休闲椅上,从书包里摸出一个湛蓝色的糖果盒,盒子是用马口铁做的,有一本笔记本般大小,铁盒上写着英文,四边都印着一朵朵白色的雪花,很是精致。这个铁盒是严蕊从美国买胡来的高级糖果,夏彤吃完了里面的糖,就用它装一些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今天,她要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他!

夏彤轻轻地抿着嘴巴笑了笑,打开铁盒,反复看了几遍后,又小心翼翼地将它盖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手指轻轻磨蹭着铁盒冰凉的表皮,心里想着曲蔚然打开铁盒时的表情,看了里面的东西时的表情,一定很高兴吧,一定会的。

以后她每天,每天都会想办法,让他高兴,让他觉得真的很幸福哪。

夏彤将糖果盒装进书包里,抬起望着明亮的广场,安静而耐心地等着。过了一会儿,忽然她觉得额头一凉,抬头望去,只见曲蔚然拿着一瓶冰饮料靠在她的额头上。夏彤接过饮料,展笑颜开:“你来了啊。”

曲蔚然笑:“嗯,等很久了?”

“还好啦。”夏彤站起身来,自然地牵起他的手道,“你早到半个小时耶。”

“老板不在,我先溜了。”曲蔚然拉着夏彤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拖着自行车骑上去道,“先去拿你的生日礼物吧。”

夏彤跳上车,拦住曲蔚然的腰,开心地问:“是什么,是什么?”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先拿来,再送到我面前呢?”

“太大了,拿着怪丢人的。”

“太大?”夏彤转着灵动的眼珠说,“是一大束玫瑰吗?”

“不是。”

“是洋娃娃吗?”

“不是。”

“那是什么吗?”

“反正你猜不到。”

“你告诉我啦,告诉我啦。”夏彤撒娇地摇着他的腰。

“哎哎,别动,我骑车呢。”曲蔚然的龙头扭了几下,吓得夏彤紧紧地抱住了他,曲蔚然嘴角又得意地上扬了几分。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一会儿就知道了。”夏彤佯装生气地扭过头。马路对面,三辆自行车从她面前驶过,居然是刚才那群孩子,那个叫唐小天的少年看见了她,又一次紧紧地盯着她看,鸭舌帽女孩发现了他的行为,生气地拿脚踹他。她车后座上那漂亮的小男孩,一手抓着她的衣服,一手拿着雪糕默默地吃着,漠然空洞的双眼也远远地看向她这边。夏彤移开视线,将脸埋在曲蔚然的背上,两群人就这样擦身而过,渐行渐远,炙热的阳光下,谁也不知道,那逐渐远去的人,将会对自己今后的生活掀起怎样的惊天巨变。

夏彤揽着曲蔚然的腰,想起包里的糖果盒,便拉开拉链,伸手在包里掏了下,摸出糖果盒,偷偷地,偷偷地塞进曲蔚然的挎包里,可那知道他骑着车,一拉包包他就感觉到了:“干嘛呢?”

曲蔚然低头看她正在作案的手,夏彤被发现了,红着脸一把将信封强硬地塞进他的口袋:“没什么啦。”

“你塞了什么进去?”曲蔚然一手骑自行车一手掏还没拉上拉链的包,手伸进去就摸到一个凉凉的东西。

“哎呀,回家再看,回家再看。”夏彤羞红了脸,连忙将他的手拿出来,捂着挎包不给他掏。

“到底是……”曲蔚然一句话还没说完,抬眼忽然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吓到,他立刻伸手去扶龙头想躲开,可货车却像是疯了一样向他冲过来,还未来得及反应,他连着自行车带着夏彤一起被撞飞了起来,巨大的碰撞声刺痛了耳膜,剧烈的疼痛让曲蔚然无法思考。他的身子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个圈,重重地摔落在地上,疼痛由四肢传遍全身,他能感觉到温热的血液迅速地从他身体里流出来,将他躺着的水泥地染红。他拼命地握紧双手,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可四肢却没有一块骨头愿意听他的,他不停地抽搐着,抽搐着,窒息地抽搐着,却怎么也动不了一下!

夏彤,夏彤,夏彤!他越是疼痛越是想念她!她就在他的身边,可他却无法坐起来看她一眼!她怎么样了?曲蔚然咳出一口血,眼睛死死地瞪着。忽然他的手被人握住,夏彤那哭泣着地脸出现在他面前,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眼眶。他听见她哭喊着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来人!救命啊!啊啊啊!”

“来人啊!救命啊!”曲蔚然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救命啊!救命啊!”

曲蔚然贪婪地盯着她,使劲地、用力地,张着嘴巴,和着咳出的血,用尽力气问:“有没有……受伤?”

夏彤哭着摇头:“我没事,我没事!你也要没事!你也要没事啊。”

曲蔚然像是放下心一般,扯着嘴角,恍惚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曲蔚然!你看着我!看着我,别离开我!”夏彤大声地哭喊着,站起身来,拉住一个过路的大叔哀求道,“叔叔,叔叔你救救他吧!”

“你救救他吧!求求你了!”夏彤扯着那个男人像是扯着救命稻草,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哭着求着,“求求你了,救救他吧。”

那男人拉起夏彤:“你别这样,我已经叫救护车了,马上就来,别急,别急。”

夏彤一直哭着,跪在地上,上手紧紧地捂着曲蔚然的额头,鲜血不停地从她手缝中流出来,染红了她的双手,她漂亮的新裙子。曲蔚然觉得温度正从他身上一点一点地流逝,全身变得冰冷,那种快要死亡的感觉向他袭来,他惊恐地睁大眼,他不要死!他不能死!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他不想就这么死去!

更何况……

跟更况他若死了,夏彤可怎么办?

救护车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他第一次觉得这刺耳的声音是这么好听,像天籁一般,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搬动,搬上救护车。他的手一直被夏彤紧紧握着,他看见夏彤跟着他的担架上了救护车,他忽然轻轻地笑了,嘴角又涌出一丝血沫,可他依然固执地微笑,她没事,她真的没事,真好。

夏彤紧紧地握着曲蔚然的手,见他眼神开始涣散,便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夏彤觉得救护车开了好久好久才到医院,她跟着担架将曲蔚然送进手术室,看着亮起的手术灯无助地站在门外哭泣着。她不时地抹着眼泪,忽然她发现,手背上沾着地不是透明的泪水,而是鲜艳的红色,那是曲蔚然的鲜血。夏彤捂着嘴唇,哭得更加悲伤,肩膀被人揽住:“夏彤,你没事吧?”

夏彤回过头来,望着身后俊秀的女孩,像是看见依靠了一般,哭着扑过去:“严蕊!”

严蕊紧紧地抱着夏彤,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脊背,小声地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

“我好怕……”怀里的夏彤声音轻得像是在飘。

“别怕,我在这儿,陪着你,别怕,他不会有事的。”

夏彤像是得到安抚一般,渐渐地安静下来,连哭泣着的哽咽声也渐渐没有了。她的手紧紧地抱着严蕊,脸埋在她的胸口,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严蕊不停地安慰她:“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不要怕。”

过了好久好久,严蕊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她像是傻了一样抱着夏彤,眼睛瞪得大大地望着前方,像是雕像一样站着,一向洒脱的双眼突然红了起来:“夏彤。”

空荡的医院长廊上,她听见自己这样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夏彤……”她又叫了一声,可还是无人回应,泪珠就这样从眼眶滑落,像是不要钱一般往下直落。

手术室的们被打开,穿着白衣的医生对着泪流满面的严蕊说:“姑娘,别哭了,里面的人救回来了。”

严蕊抬起呆愣愣的双眸,望着医生说:“她死了。”

医生奇怪地望着她,正想说里面的人真没事的时候,就看见面前紧紧相拥的两个女孩,像是承受不住一般,轰然倒下。那个短发女孩,紧紧地抱着满身鲜血的长发女孩,轻轻地仰着头,无助望着他问:“医生,夏彤是不是死了?”

医生诧异地睁大眼,蹲下身来,拨开长发的女孩一看,那女孩,眼耳口鼻,七窍流血,早已死去多时……

曲蔚然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后,当他睁开眼睛,找不到夏彤的那一刻,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呆滞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不去问,也不去找;不去听,也不去想。

来看过曲蔚然的人都说:“那不是悲伤,而是绝望,铺天盖地的绝望……”

可即使他不想听,夏彤的消息还是不断地传进他的耳朵里,隔壁病床上的病人说:送他来的女孩,死得很惨,五脏俱裂却毫无察觉,像是没事人一样在急救室外面哭着,手术没一会,她就忽然死在了外面。她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很大,像是不相信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一般,用力地睁大眼睛,死亡般空洞的双眸里,满是干枯的血块,文秀的五官皱成一团,凝结成了一个痛苦不堪与绝望的表情。

医院里的护士说:女孩的尸体第三天就火化了,骨灰被乡下赶来的妈妈带回了老家。女孩妈妈在太平间哭了很久,她扑在夏彤的尸体上哭着忏悔着,她不该将她送来城里,她不该让她离开妈妈,她不该只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抛弃她。

护士说,即使她看惯了生死,听腻了哭号,却还是被这个母亲的悲伤感染,偷偷地红了眼眶。

不管身边的人说什么,躺在床上的曲蔚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失去眼镜的他,眼前一片朦胧,他睁着无神的双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医生们都以为他受的打击太大,失去了神志,便不再管他。

一天,为曲蔚然打吊水的护士算着点去给他换药水,刚打开病房就吓得尖叫起来,只见病房里,曲蔚然的输液管被从瓶子上拔了下来,被放进嘴里。他脸色铁青,身子痛苦地痉挛着、颤抖着。护士连忙跑上去,将管子从他嘴里拉出来,按了急救铃。不一会儿值班的医生连忙跑进来:“怎么回事?”

护士连声报告:“病人将大量的空气吹进血管,照成肺内严重缺氧,现在已经昏迷了。”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醒悟 下一章:严蕊番外——我们的友情在爱情之上
热门: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剑王朝 七界永恒 剑花红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心素如简 西方将主宰多久:东方为什么会落后,西方为什么能崛起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 东海扬尘 大黄蜂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