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请带我去天之涯海之角

上一章:第九章 我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 下一章:第十一章 我们的约定那么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深秋的夜晚冷得有些刺骨,已近凌晨,青晨区的街道上连一辆车也没有,偶尔才能看见远远的车灯照过来,一闪便消失不见了,空荡的马路上,秋风刮起,地上的白色塑料袋顺着马路乱飞。路灯的尽头,两个黑色的身影缓步走来,走在前面的少年个子很高,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低着头,夜风将他的刘海吹得往后飘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个子比他小的女生,双手缩在衣袖里,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想将不多的体温留在身上。

忽然巷子里蹿出两只野狗,从女生脚下跑过,女生吓得惊叫一声,野狗也被她的声音吓到,对着她连声叫了起来,瞬间街道上传出一阵阵狗叫声。

女生被野狗拦住去路,吓得动也不敢动,高个少年转过身来,伸手,将女生拉到身边,抬脚将一直对着他们乱叫的野狗全部赶走。

“夏彤,你真胆小。”少年赶完狗后,取笑地看着女生说。

“……”夏彤有些脸红,支支吾吾地辩解道,“太黑了,我看不见,它们忽然跑出来……其实我不怕狗……”

“不怕?不怕还吓得不敢动?”

夏彤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再辩解,安静地跟在少年身边,走着走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他的手依然牵着她的……

说牵,其实也不对,她的手整个地被衣袖包住,而他只是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腕,像是怕她跟丢了一样,拉着她往前走。

夏彤偷偷地抬起眼,看着走在她右边的少年,他清俊的脸上有些疲色,可唇角却挂着她熟悉的笑容,他穿的比她还要单薄,可却不像她一样全身缩得紧紧的,而是笔直地站在夜风中,一如平日那般挺拔俊朗。

夏彤的手,偷偷地从衣袖里露出来一些,她有些想,有些想碰碰他,哪怕只是碰碰他手上的温度也行……

可少年忽然停了下来,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轻笑着转头望着夏彤说:“到了。”

夏彤一惊,连忙又把手指缩回衣袖里,抬头看着前面,只见青晨区的火车站屹立在前方,和四周的昏黄灯光不同,火车站里灯火通明的,像是热闹才刚刚开始一样。

“走吧!”少年用力地拉起夏彤,有些迫不及待地往火车站跑去。

到了售票厅,看着售票厅墙上挂着的巨大电子屏幕,夏彤有些茫然了,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曲蔚然,你坐过火车吗?”夏彤转头问。

曲蔚然摇摇头:“没有。”

“哦……”

“你还记得你回家的路吗?”

“不记得。”

“你老家在哪个省呢?”

“云南。”

“那……我们就去云南吧。”曲蔚然低下头来,眉眼弯弯地望着夏彤,语气里带着小小的兴奋。

夏彤看见他难得的笑容,实在不想打击他,可还是忍不住问:“可是……我们有钱买车票吗?”

曲蔚然掏了掏口袋,口袋里还有三百来块钱,这些钱还是母亲给的,每次疯子打了他,母亲就会内疚地塞一些钱在他口袋。

曲蔚然的眼神黯了下来,用手捏紧红色的人民币,抿着嘴唇走到售票口问:“请问到云南的车票多少钱?”

“云南这么大你去哪啊?”卖票的女人漠然地看着电脑屏幕,眼都没抬。

曲蔚然转头望着夏彤,夏彤用力地想想,然后说:“灌南。”

女人不等曲蔚然重复,直接说:“没有直达车。”

“那怎么办?”

“从昆明转车,今天凌晨3点10分有车,硬座普快,86元一张,要几张?”售票员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查票。

曲蔚然趴在窗口问:“多久能到?”

“18个小时,要几张?”售票员的语气里带着不耐烦。

曲蔚然垂下眼,没答话,转身,拉着夏彤走了。

“不买票?”夏彤奇怪地问。

“买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

“那……怎么办?”

“跟我来就是了。”曲蔚然拉着夏彤,直接到了候车厅,那时已经凌晨1点多了,候车室的人们都打着瞌睡,疲惫不堪地等着夜车。

曲蔚然带着夏彤找了两个空位坐了下来,候车厅比外面暖和多了,夏彤松了一口气,将缩起来的手拿出来,看了眼远处的免费提供热水的地方,转头问:“你渴吗?我去倒点热水给你喝。”

曲蔚然闭上眼睛,将眼镜拿下来,揉揉鼻梁,摇着头道:“我不渴。”

夏彤哦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站起来说:“我有些渴……”

曲蔚然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将眼镜戴上,把走了两步的夏彤拉回来坐下,站起身来俯视着她道:“我去吧,回来你别倒杯水还走丢了。”

“我……我哪有这么笨?”夏彤不满地鼓着嘴瞪他。

曲蔚然笑着耸肩,也不和她争论,抬腿穿越人群,夏彤坐在位置上,双手撑着椅子,脖子仰得长长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曲蔚然。其实,即使她不这么盯着他也不会消失在人群的,曲蔚然身上有一种气质,像是带着光一般,到哪都那么闪眼,夏彤的双脚不自觉地开始摆动起来,唇角也带着淡淡的笑容。她看着曲蔚然走到免费倒水的地方,低着头四处找了找,像是没找到需要的东西一般,好看的眉头轻轻地皱起来,他停了一下,转身走到候车厅里的小卖部去,轻轻地歪着头,对着卖东西的大妈微微张了一下嘴,也不知说了什么,大妈满面笑容地转过身去,不一会儿,便递给他一个玻璃杯,曲蔚然笑着道谢,动作优雅,温文有礼,大妈的笑容更深了,很开心地又从口袋里翻出几块饼干给他,曲蔚然笑着接受了,转身又回到接水的地方,先将杯子烫了烫,然后倒了半杯热水,端着往回走。

夏彤早早地站起来,生怕烫到他似的,往外迎了好几步,双手高高地抬着,想去接他手中的水杯,却被曲蔚然躲过,低声道:“笨蛋,烫啊。”

夏彤被他骂得愣住,双眼轻轻地眨了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那天,夏彤捧着曲蔚然为她端来的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饮着,开水带着有些烫的温度,用力地烫进她的心里。

她忽然想起曲蔚然说的那句话,他说,让她不要对他太好……

可是,可是妈妈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给她这么一大杯水,而且还是滚烫滚烫的开水……

那……那……那她应该对他好才行啊,对他很好很好……

很好很好。

夏彤捧着水杯,偷偷地看了眼曲蔚然,他轻轻地打着瞌睡,漂亮的头颅一点一点的,眼镜悬悬地挂在鼻梁上,清俊的脸庞因为熟睡,染上了一点点稚嫩,这时的他,才更像一个14岁的少年……

“K1452次列车开始检票,请旅客们带好您的行李检票进站。”

火车站的广播里传来僵硬的女人声音,坐在座位上打瞌睡的人们,连忙拿起自己的行李站起来,夏彤推了推曲蔚然,低声叫:“火车来了。”

曲蔚然轻轻地睁开眼睛,站起来,一把将夏彤的手腕拉住:“跟紧我。”

夏彤使劲点点头,两个瘦弱的身体随着人流一点一点地往检票口走,检票口很小,用铁栏拦住,只留下只够两人并排通行的缺口,检票员站在缺口的右边接过旅客的票用小剪刀在上面剪一个小洞,有的旅客急着上车,只是把票拿在手里,直接走了进去,检票员也没有追着他要,曲蔚然拉着夏彤趁着检票员检票的时候,迅速从左边的缺口穿过,然后笔直地往站台里面跑,两人一直跑到地下通道才停下来,夏彤捂着胸口直喘气,曲蔚然也深呼吸了几下,两个人相视一看,眼里都带着小小的兴奋。

“走吧。”曲蔚然拉紧夏彤走过通道,登上火车站台,车厢一节一节地伸展到远方,每一节车厢的门口都站着一个列车员,上车的乘客排着有些混乱的队伍,一个个地将票递给列车员看过之后才走上火车。

夏彤担心地问:“怎么办?”

曲蔚然微微垂下眼,松开抓住夏彤的手说:“等下我引开检票员的注意,你抓住机会上车。”

“那你呢?”

“你别担心我,我肯定能上去。”

“可是……”

“别可是了,你先上去,就在这节车厢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夏彤还是有些担心,可看见曲蔚然充满信心的眼神,便也真躲了下来,用力地点了下头,曲蔚然整理了下衣服,用力地握了下她的手,然后放开她,夏彤看着空空的手腕,忽然觉得全身的温度都随着他的抽离而离开了。

她看着他快步走向车厢检票员,轻轻地拉了下检票员的衣袖,检票员回过身来,那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似乎没想到打扰她的是一个如此俊美的少年,原本不乐意的脸色也缓缓温和了下来。

曲蔚然轻轻皱着眉头,一脸忧伤,似乎在求助什么,检票员认真地听着他说话,用力地思索着,想为他提供线索,夏彤趁着这个时机,从检票员身后快速地上了火车,她上火车的时候,一直看着曲蔚然,曲蔚然也偷偷地瞄着她,当她跨上火车的那一刻,夏彤似乎看见他的眼睛微微亮了下,就连脸上悲伤的表情,都快装不下去了。

夏彤的心脏因为紧张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着,她拍着胸口,想走到车厢门口向下看,可不时走上火车的旅客却将她挤向一边,厚重的行李不时地从她身上擦过,不得已,她只能贴着墙壁站在过道上,将空间让出来给大家通过。

等人上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夏彤才跑到火车门口往下看,站台上只有检票员孤零零地站着,夏彤的心猛地一紧,身子探了出来,扶着火车门口使劲往外看着,可忽然一声长鸣,吓她一跳,检票员走上火车,将她推到火车里:“开车了,往里站一点。”

夏彤一听这话,猛地愣住,铁门关上的声音将她震醒,她猛地回过身来,双手紧紧地贴着火车的玻璃,使劲地往外看,火车缓缓地开动,站台上的建筑物一点一点地往后退,怎么办?曲蔚然呢?他上来了吗?还是没上来?

夏彤用力地看着站台,站台昏黄的灯光下,有人影快速掠过,有一个人影和曲蔚然一样穿着白色的外套,高瘦的身影半隐在梁柱后面,夏彤连忙往后跑两步,盯着站台上的人影使劲看着,越看越觉得他像曲蔚然,夏彤急红了眼睛,哭着喊:“曲蔚然!曲蔚然!”

可站台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听见,背对着她的身影离她越来越远,夏彤顺着火车的车厢往后跑着,一直一直跑到火车完全离开站台,她才绝望地停下来,哭着跪倒在车厢中,轻轻地抽噎:“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完全受不了你。”身后的声音带着一点点不耐烦,却又如此熟悉!

夏彤猛地回头,只见曲蔚然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她说:“走啦,去找位置坐。”

说完,他率先转身,往下一节车厢走,夏彤连忙站起来跟上,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小步地跟在曲蔚然身后,伸出手,偷偷地拽住他身后的衣尾,曲蔚然身子顿了下,没有甩开她,而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车厢的窗口上,映出两个人的身影,男孩抬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地往前走着,男孩后背的衣服被拉得鼓起来,女孩安静地跟在他后面,低着头,手中紧紧地拽着他的衣尾。

他们走了五六节车厢,才找到一个空位,男孩不愿意坐,让给女孩坐,女孩也不愿意坐,固执地站在车厢中,最后那位置两个人都没坐,女孩捡了旅客看过的报纸,铺在车厢的门口处,那边有足够的位置打地铺,女孩将男孩坐的地方多铺了两层报纸,然后坐在报纸少的一边,靠着车厢的铁皮,仰着头望着男孩笑。

男孩也扬起嘴角,温雅地望着她,转身坐在了她边上,冰冷的火车铁皮,透着风的火车门,散发着异味的厕所,还有人不时地走到这里抽烟,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两个孩子居然相依相偎地睡着了。

这一觉,便睡到了天亮,夏彤醒的时候,柔柔的阳光照进她的眼里,她眯了好久,才缓缓睁开眼睛,肩膀上的重量让她转过头去,柔软的毛发轻轻地蹭过她的脸颊,夏彤睁大眼,只见曲蔚然靠在她的肩头,安静地睡着,从她的角度看不见他的样子,只能看见他挺直的鼻梁,和悬挂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夏彤轻轻抿了抿嘴唇,抬手将他鼻梁上的眼镜摘掉,放在手上玩了一会儿,调皮地戴在自己眼睛上,四周的东西一下全部飘浮了起来,看什么都好像抬高了不少,夏彤摇摇头,眼前更晕了。

呵呵,他居然戴这么深的度数呢,夏彤吐了吐舌头,拿下眼镜握在手里。仰起头,靠在车身上,望着窗外的天空,白云朵朵,湛蓝一片。

一天一夜的旅程,像是永远到不了头一般,可一眨眼,又已经到了昆明。

到昆明的时候是凌晨5点,下了火车,两个人又一次夹在人流中,穿出了检票口.昆明的天气明显比青晨区冷很多,夏彤一下火车双腿就冷得打抖,曲蔚然也好不到哪去,一向很注意形象的他,也把衣领竖了起来,下巴微微缩在里面。

凌晨5点的天色还是黑漆漆的,火车站外面已经有卖早饭的小摊了,曲蔚然挑了一家能遮风的面店进去了,两人一人点了一碗阳春面,夏彤很体贴地找了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开水,一人拿着一杯暖手。

没一会儿满满一大碗面端了上来,曲蔚然拿起筷子不紧不慢地吃着,夏彤却饿急了,挑了一大块面条,啊呜啊呜地吃着,她一边吃一边看着曲蔚然,心里忍不住暗暗佩服他,都饿成这样了,还能吃得这么优雅!

其实在坐火车的二十几个小时里,他几乎没吃东西,因为火车上的东西贵得吓人,两人的钱又不多,不敢乱花,所以没在火车上买任何食物。夏彤有的时候会趁着旅客下车的时候,捡旅客们吃了一半又懒得带走的食物来吃,当然,她每次捡到干净的食物都会先给曲蔚然,可曲蔚然总是微笑地摇着头,夏彤知道他性格高傲,宁愿饿着,也不愿意吃捡的东西。

弄到最后,连夏彤也不再去捡了,她不愿意他饿着,而自己却吃饱了,他若骄傲的话,那她就陪他一起骄傲!

吃完阳春面,身上暖暖的,僵硬的手指也热了起来,夏彤端着面碗,握着碗上的余温,眯着眼睛看着面店外面,清冷的早晨,火车站广场的人匆忙地来来往往,两人又在店里坐了一会儿,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曲蔚然一边从口袋掏出钱付给老板,一边向他打听怎么去灌南。

老板说,他们必须先坐很久的汽车到淮阴,然后再转很久的汽车才能到灌南。

曲蔚然接过老板找的零钱,忍不住挑眉道:“还真远。”

夏彤揉揉有些犯困的眼睛,抬起头来望着曲蔚然,曲蔚然的脸色也有一丝疲倦,他伸手将竖起的衣领放下,站起来轻声问:“很累吧?”

“我不累。”夏彤连忙用力摇头,使劲地睁大眼睛,用来证明自己很精神。

曲蔚然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笑,抬起手,揉乱了夏彤头顶上的头发:“走吧。”

“嗯。”夏彤微微低着头,很享受他轻轻揉着头发的感觉,唇角紧紧抿起,带着开心到极力掩饰的笑容。

两人走出面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曲蔚然信步走在前面,他的速度并不快,只是腿很长,夏彤走着走着就落到了他后面。夏彤见曲蔚然已经离她有好几米远了,连忙小步往前跑去,正好这时有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他们中间的空隙插过,两人撞在一起,巨大的行李碰撞在夏彤身上,夏彤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大行李箱上的小包落了下来,拖行李的中年妇女回过头来,一脸不爽地骂:“你这丫头走路不看路的啊,挡在中间干什么啊!”

“对不起……”夏彤揉着被撞疼的地方,低声道歉。

“对不起就完了啊?我行李摔坏了可怎么办!”

“对不起对不起……”夏彤低着头,一个劲地道歉,忽然她的手腕一紧,一股力量将她往前一拉,她抬头看去,只见曲蔚然一把将她拉到前面,头也不回地笔直往前走,完全无视那个在身后叫嚣的妇女。

夏彤难为情地咬咬嘴唇,觉得自己太笨了,老是出状况,曲蔚然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笨很麻烦呢?

走了很久之后,夏彤终于憋不住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

曲蔚然挑挑眉毛,转头笑:“不会。”

“真的?”

“还知道自己笨,说明你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夏彤郁闷地嘟起嘴,曲蔚然转过头,微笑地眯着眼:“笨就笨点,反正跟着我就行了。”

夏彤嘟着的嘴唇,又慢慢抿了起来,窃喜的笑容深深地挂在脸颊上,只是这么一句简单到随口说出的话,却让她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章 我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 下一章:第十一章 我们的约定那么美
热门: 农场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唐朝名侦探 太初 木锡镇 原始战记 妖晶记 何方妖孽 九仙帝皇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