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

上一章:第十五章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幸福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舒雅望,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唐小天更爱你。”

(一)

不知不觉,已经入冬了,天气寒冷了起来,屋外的树似乎在一夜之间都变得光秃秃的了,满院的草地上落满了焦黄的叶子。

单单裹着披肩,坐在落地窗前望着屋外的帮佣,正在熟练地扫着落叶,一整冷风刮过,叶子又乱成一片。

帮佣慌忙用扫把把叶子压住,就在这个时候,院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请问,单单是住在这里吗?”

单单连忙从落地窗边闪开,躲在墙后面,那中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已经把她手机打到爆的唐妈妈。

唐妈妈的表情似乎很焦急,确定了单单住在这里就立刻往里闯,帮佣阿姨拦了几次没拦下来,被她推开了,唐妈妈进到屋里,用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大声喊:“单单,单单你快出来,出事啦。”

单单默然的从二楼走下来,静静地望着她,没有像平日那般亲热的迎上去。

单单几近一个月没睡好了,她的眼睛下面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好几日没梳理的头发有些散乱的披在悲伤,脸色苍白的可怕,她比上次从唐家离开的时候瘦了很多。

唐妈妈看到她这样,立刻心疼地上前两步,想拉着她的手,和她像往常那样说说话,可单单却躲开了。

“你这孩子,怎么弄成这样。”唐妈妈抹了一下眼角说:“小天要是欺负你了,你和阿姨说,阿姨帮你做主,帮你收拾他,可别闹脾气了,你看看你一个月不理小天,他都急得出事了。”

单单冰封的表情,在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立马碎裂了,她连忙紧张地问:“他出什么事了”

唐妈妈伤心地说:“昨天晚上他和队里的人出任务,被歹徒用刀子捅了,现在在医院急救呢,你快跟我去看看他吧,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呢。”

“真的吗?怎么会被捅呢?他的身手不是很好吗?”单单听唐妈妈这样说着,立刻焦急又担心了起来,连忙拉住她的手道:“那快走吧,快去看看他。”

“哎哎。快走。”唐妈妈见单单还是那么担心唐小天,忍不住又漏出一丝放心的笑容。

其实唐小天那天回家,什么也没说,只是和他爸爸说,喜帖不用发了,和她说,把定的酒店取消了。这简直是个重磅炸弹,把她和老唐都炸傻了。

她连忙给单单打电话,那头却关机了,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六神无主的。结果没过两天就听说舒雅望那个丫头回来了,她简直恨得牙痒痒啊,那个死丫头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挑小天要结婚了回来!

是不是真心想我们老唐家断子绝孙啊!她怒不可恶的上门闹了一通,唐小天死拖活拉把她拉回来了,她气得一个月都没和儿子说话,把他赶出了家门。

结果昨天大半夜的他队里的同事来电话,说唐小天受伤了,让她赶快去医院,她这才慌了了,看着病床上的小天儿,她是又疼又气。

再一想,这不是一个好机会么,所以天一亮就跑来找单单了,她希望能把她的儿媳妇再找回去。

单单连衣服都没换,就穿着家里的睡裙,套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拉着唐妈妈急急忙忙赶去了医院,等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才忽然懊恼地想,自己真是一个不长记性的东西。

怎么又来了呢?

可是他在里面啊,他受伤了,唐妈妈说他在梦中叫着她的名字啊……

她怎么可能控制的住自己不来看看他呢?

只是看一眼,看一眼就走,不要抱有幻想,不要再恋恋不舍,看他一眼就走。

单单走进病房,病床上的男人紧紧地闭着眼睛,英俊的面颊似乎消瘦了一些,一直短短的头发也长长了不少,盖住了饱满的额头,一项健康的古铜色皮肤,现在也变得苍白了。

单单心疼的抬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一个月,他似乎也过得很不好。是否有一点点是因为她呢?

有一点点因为她离开了,才过得不好?

就在这时,唐小天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睁开,喉结蠕动着,似乎吐出了一个很小的声音,单单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微微弯下腰去,讲耳朵附在他的唇边,听到他用干涩又痛苦的嗓音叫了一声:“……望,……雅望。”

这一声,太过清晰,连站在一边的唐妈妈都听的清清楚楚,唐妈妈捂住嘴唇,忍不住使劲地在唐小天毫无知觉的身体上打了一下:“冤孽啊!冤孽!”

单单并不意外,也不觉得难过,她的心脏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

她知道,她会因为唐小天过得不好,而唐小天,只会因为舒雅望而过得不好……

“就这么爱她么?爱到如此无法自拔?”单单轻声在唐小天耳边问着。

唐小天在昏迷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声声让人心碎的“雅望”和眼角落下的泪水,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想见她吧?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见她,很痛苦是吧?”单单抬手,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痕。半垂着眼睛,轻声地低语着,这样痛苦她太明白了。

清醒着会疼,就算连睡着了,也会疼的流泪。

她慢慢直起腰来,抬手,轻轻揉了揉唐小天的头发,就像他经常对她做得那样,轻声说:“别哭了,小天哥哥,我会让你见到她的。”

单单说完,缓缓直起身子,一步步走出病房。

这一次,唐妈妈没有阻止她,她已经没有脸再留住这个女孩了。

(二)

单单敲开舒雅望家门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满头白发的女人,她拉着门把手,望着门外漂亮又陌生的女孩问:“找谁啊?”

单单礼貌地微笑着:“阿姨,舒雅望在家吗?我找她有点事。”

舒妈打开门道:“在呢,雅望啊,有人找你。”

房间里传出舒雅望地声音:“谁啊?”

没一会她走到客厅,看见单单,先是一愣,然后似乎又想起她就是那天在大院里见过得,跟在唐小天身后的女孩:“是你啊,有事吗?”

单单点点头,站在门外望着她,轻声道:“我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进来吧。”舒雅望客气得请她入内,单单进去,坐在沙发上,舒雅望坐在她边上,舒妈端了一杯茶过来,单单道谢后接过。

舒妈也坐了下来,单单捧着茶杯看着舒妈,舒雅望对她妈妈使了个眼色,让她暂时回避一下,舒妈连忙笑着说:“我去做饭去,你们聊,你们聊啊。”

单单捧着茶杯,过了好一会才说:“我叫单单,我们小时候见过,你还记得吗?”

舒雅望使劲地看了看她,遗憾的摇摇头:“抱歉,想不起来。”

“很多年前的事了,你和夏木,帮我绑架了我哥哥。”单单抬起头来,又提示了一点。

舒雅望这会才终于想起来,她就是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的大眼睛女孩,她的哥哥是夏木的同学。夏木啊……

舒雅望想到这个名字,想到少年时的那些事,她的心就无法抑制的疼了起来,这是一种病,长年发作,无药可医。

“那时候你们帮助了我,我一直记得唐小天对我的恩情。后来,我跟着我妈妈去了美国,我以为这辈子很难再遇见你们了。”单单转着手里的水杯,一直低着头说着:“可是六年后,我在美国,又遇见了唐小天。”

单单说着,苦笑了一下,忽然想,这一切冥冥之中是否都有注定,如果没有小时候的那次帮助,如果没有后来的重逢,她的人生是否可以轻松很多呢?

可是,就算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在那个雪天,那个狭窄的小巷,追着他的步伐一直奔跑着。

就像现在一样。

单单捧着手里的水杯,用低柔又缓慢的声音,一点一点,将唐小天的事告诉了舒雅望,他为她偷渡去美国,他为她找曲蔚然,他为她前途全毁,他为她照顾父母,他为她拒绝了无数好的女孩,包括她自己。

单单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进手里的水杯,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舒雅望,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唐小天更爱你。”

“舒雅望,为什么你只看到了夏木对你的付出,没看见唐小天的付出呢?为什么你只想着夏木为你失去了什么?没想到唐小天为你失去了什么?为什么你只心疼夏木呆在牢里的六年,而看也不看一眼唐小天对你的等待呢?他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就等你回头看看他,他不愿意你为难,不想你伤心,他永远委屈自己!舒雅望,你告诉我,他为你付出的,真的比夏木少吗?”

舒雅望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舒妈在厨房门口,偷偷听着,无声地哭着,用苍老的手心擦着眼泪,唐小天的好,没人比她这个原来的丈母娘更清楚了。

“舒雅望,本来唐小天已经答应了和我结婚的,我的婚纱都已经订好了,他的父亲连喜帖都写好了,他的母亲已经通知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可是因为你回来了,因为他看见你了,所有一切都不一样了,所有幸福的假象都结束了。”单单说到这里,抬头望了一眼舒雅望,轻声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我恨你为什么要回来,更恨你为什么不能让唐小天幸福!如果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让他幸福的!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把新娘的名字换成你的,让唐小天名字的边上,永远是舒雅望。”单单哭了,望着舒雅望说:“舒雅望,我求求你了,你跟他在一起好不好?”

但是说到这里,有些激动的拉住舒雅望:“我知道你爱夏木,但是你不是和他约定了下辈子在一起吗?那你就把剩下不多的这辈子给唐小天不行吗?”

“你对他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你真的忍心看他一直内疚痛苦的等着你?”

“舒雅望,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

“你不能总是欺负唐小天,欺负他太爱你!”

单单越说越激动了起来,她心疼唐小天,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唐小天内心所受的煎熬,没人比她更急切的希望唐小天得到幸福,得到解脱。

他唯一的解药就是她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像一块磐石一样,毫无动摇。

“舒雅望,唐小天被歹徒用刀捅伤了,你知道他身手有多好的,他平时根本不会受伤的,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回来了,他才心神大乱!才会受伤的!他现在就在病床上!就那样一声声叫着你的名字,你去看他好不好?”单单站起来,用力地扯着舒雅望:“你去看看他吧!他在等你啊!”

一直沉默地舒雅望缓缓抬起头来,一点点拉开单单的手,用很清冷的声音说:“对不起,我不能去。”

单单颤抖着抿着嘴唇,她的眼里并发出强烈的恨意和愤怒!她这样冷酷而又坚定的拒绝,让她想到了唐小天,他也是这样一次次拒绝她的!每次被拒绝,她都要捧着破碎的心难过很久!而她的天使,她最爱的人,在这个女人面前,也如此卑微绝望的被一次次拒绝吗!

不可以原谅!不可以!绝对不能原谅她!

单单忽然像是发了狂一样,一把抓住舒雅望,狠绝地说:“你不去也得去!走!跟我走!你去看他!去看看她啊!”

“我说了不去。”舒雅望依然很固执,甩开单单地手,想平复一下心情,好好跟她说,可是单单已经陷入了疯狂中,她的眼神瞥见了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她忽然上前,一把夺入手中,拉住舒雅望,用刀指着她的脖子,眼含戾气地瞪着她说:“你去不去!去不去!不去我今天就杀了你!我让他绝了念想,再也不会痛苦!”

舒雅望皱着眉头,有些难过地望着这个被爱逼入绝境,为爱疯狂的女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直偷听的舒妈妈连忙赶了出来:“哎呦,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把刀子放下,快放下。”

单单使劲摇头,一把拉过舒雅望,让她背对着自己,一手拽着她,一手用刀抵住她的脖子:“你走开!你走开啊!没什么好好说的了!就算把好话说尽了,说一辈子,她也不会改变的!舒雅望,我告诉你!你今天就两个选择,要么就去死啊!去陪被你害死的夏木!要么就活着,和唐小天在一起!”

“我豁出去了,这一切,今天一定要有一个了结。”单单拉着舒雅望一步一步的后退,往外走到屋外,正好遇到一个中年男人上楼,他很紧张的往前冲过来:“你干什么!”

“退后!给我退后!”单单将刀子更往舒雅望脖子上逼,那个男人退后一点,楼道很窄,单单没有往下走,她拉着舒雅望,直接上了楼顶,来到天台上。

“老舒啊,你赶快去叫人来,快去啊。”舒妈催促着舒爸去叫人,单单拉着舒雅望站上了天台一米高的围墙上,那围墙只有十几厘米宽,两人的身材都很清瘦站在上面,被冬天的寒风一吹,全都摇摇欲坠起来。

舒妈吓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她苦求道:“姑娘啊,有什么事下来说,上面多危险啊,阿姨求求你了,你下来好不好?”

“你求我,不如求求你女儿,放过她自己。”单单拉着舒雅望,向身后7层楼高的地面望了一眼,冷笑着说:“你看,这么高,掉下去一定摔成肉饼。”

“舒雅望,今天,要么生要么死,你自己选。我给你十分钟,你考虑好再回答我。”

舒雅望也向下看了一眼,她的脸色一点惊恐和害怕也没有,她毫不反抗的被单单挟持着,她能感觉到那个拿着刀的女孩一直微微颤抖着,她似乎很害怕,比她还要害怕。

“这样做,值得吗?”舒雅望轻声问:“不管我选择生还是死,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有啊。”单单笑的有些残忍有些疯狂:“你选择死,我就和你一起跳下去,这样一了百了,再也不会觉得痛苦了。”单单的眼泪簌簌而下:“你选择生,那就要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能开心,我就会觉得开心了。”

“你很爱他。”舒雅望这样轻声低语,这种炽烈能将自己和爱的人都烧成灰烬的感情,她曾经也得到过一次。

那个少年,也像她这般疯狂的爱着自己。

舒雅望轻轻抬手,握住紧紧贴在胸口的双鱼项链,长久的沉默着,她似乎陷入那场回忆,那场此生一次的爱情,那场让她到现如今都历历在目的往事,那个依然精致的一直没有变老的少年,那个下辈子的约定。

单单也沉默着,她手里的刀已经不是伤害别人的利器,而是给自己带来勇气得道具,她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人,有舒妈妈,唐爸爸,有警察,有消防队的士兵,他们不停的说着什么,似乎都在苦苦劝着她放手,可她的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她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她已经冷的失去了知觉,身边的女人还穿着居家的珊瑚绒睡衣,也早已冷的像冰块一样。

两人女人在风中发着抖,似乎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答应你。”风中,单单似乎听见了舒雅望这样回答她,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望着她: “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他吗?”单单的声音已经崩溃:“还是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我真的会把你推下去的!”

单单伸手将舒雅望往外推了一下,吓的周围看得人尖叫连连,舒雅望望着那高的吓人的景色,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些期待地说:“你推吧。”

下辈子真的太远了,她真的等的好累,她好想好想再见到他……

她这样视死如归的样子,真的激怒了单单,她怎么可以这样,这么嫌弃唐小天,宁愿死都不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女人,这样一直伤透唐小天心的女人!那就去死吧!下地狱去吧!

(三)

“那好啊,我就送你去陪夏木好了!”单单伸手,就要把舒雅望使劲推下去,可已经几乎屏蔽了外界所有声音的耳朵,却听见了一个声音:“单单!”

单单像是瞬间从这种疯狂的状态中清醒了一样,转头,特别可怜地望着那个叫她的男人,他扶着腹部,在唐妈妈的搀扶下走过来,眼神特别痛苦地望着她,轻声道:“单单,住手吧。”

单单轻轻摇了摇头,依然用对待唐小天特有的温柔,轻声道:“小天哥哥,你不要哭,你回病房躺着嘛,我马上就能带她去见你了。”

“我不哭。”唐小天推开母亲扶着他的手,蹒跚的缓缓走过去,对着单单伸出手道:“我不哭,你下来好不好?”

单单使劲摇头:“不行,我要让她和你在一起,她根本不知道你多爱她,根本不知道你等了她多久,根本不知道你为她伤了多久的心,小天哥哥,你总是太善良,一点为难她的事也不愿意做,一点勉强她的话也不愿意去说,没关系,这些事我来帮你做。我可以不做你的新娘,可是我一定会让你得到你的幸福。”

唐小天地双眼红了,他特别难过地望着单单,是他将一个那么明朗活泼的女孩逼成这样,是他的固执把她伤害的这么深。

唐小天心疼地望着她说:“别这样单单,别这样。”

单单使劲摇头,手里的刀又靠近舒雅望几分:“喂!舒雅望,你刚才一定是回答错了,你再重新回答我一遍,你到底是想去下面陪夏木,还是活着和小天哥哥在一起?”

“我不想骗你。”舒雅望很抱歉地看了一眼唐小天,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答案:“不管回答几遍都是一样,我这一生,不会再背叛夏木。”

唐小天明明心理很清楚这个答案,却还因为她这样说而难过了一下,单单也因为她这样固执的答案愤怒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么想去陪夏木吗?好,那我成全你好了!”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五章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幸福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武碎虚空 末世·齐祭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迷色莲花村 江湖闲话 1921谁主沉浮:抗战时期的通俗小说 第七感 暗夜将至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