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守住一份不变的承诺

上一章: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下一章:第十四章 人生的出场顺序那么重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管多辛苦,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记得不记得,她都会兑现承诺,将他从上一段无望的恋情里救出来。

(一)

夏木葬礼那天,单单也去了,换上了黑色的大衣,跟着唐小天去的,那天,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晴朗的过分,微风白云,一切都那么安静美好,车子开往墓地的时候,单单看着车窗外的人,他们依然忙忙碌碌的在自己的生活中奔走着,有的焦急,有的悠闲,有的带着轻松的笑容,有的一脸疲惫,那个活生生的世界,明明就在车窗外,可她却觉得离的那远了。

因为她身边的这个人,已经很久没讲一句话了。单单特别担心的望着他,他今天打理的很清爽,一身黑色的风衣看着依然那么英俊,可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没有,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悲痛。

当车子停在墓地的山下时,天空居然下起了小雨,唐小天没有打伞,淋着雨往前走,单单打着伞追上去,远远的,就看见那座新起的坟头前,有一个瘦弱又憔悴的女人,呆滞地跪在那,她的手一寸寸地抚摸着冰冷的墓碑,她似乎在对着长眠于此的人说着些什么。

唐小天停住脚步,他紧紧地皱着眉头,心疼地似乎都快碎了。单单将手里的伞递给唐小天,唐小天接过,一步一步沉重地走过去,走到她的身边,将伞遮在她的头顶,远远的,单单在雨中,似乎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雅望,你要坚强。”

单单低下头,难过的擦着眼泪,红着眼睛,望着山顶上的两个人,舒雅望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唐小天点点头,将伞放在她的身边,退后一步对着墓碑缓缓地鞠了三个躬,然后转身向山下走来。

他微微低着头,雨水打在他的头发上,顺着额头,从脸颊上流过,他的双眼通红,背脊却依然挺直。

他走到山脚下,却忍不住回头望,那山上人孤单的身影,简直像是致命的伤一样,恨恨地戳在了他的心坎上。唐小天疼的微微弯下腰来,紧紧地握着拳头,打在山下的白树上,单单上前一步,想要去扶他,可却听见他咬着牙齿,用近乎悲鸣的声音,望着山上的墓碑问:“夏木,为什么你抢走了她,却又不给她幸福?你赢了今生,赢了来世,你真是个坏小子。”

“你怎么能留她一个人。”唐小天用力地闭上眼睛,似乎心理的悲伤,已经快要让他承受不了了一般。

单单止住步伐,远远的看着她们,她忽然觉得,那是她们的世界,她进不去,她只能站在外面,看着他的悲伤而悲伤,却什么也帮不了。

雨一直下着,山上的女人没有想要走的意思,唐小天一直站在山下守着,单单看着看着,默默转身,一步一步往山下走。

眼里的泪水和着雨水,一串一串的往下落。他已经看不见她了,甚至已经记不起她了,他的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山上的那个人,单单终于明白了,像他这样刚强的男子,根本不需要人陪,也不需要她去拯救和守护。

因为他的精神,比任何人都强大,就算他会伤心,会难过,可他依然会好好的活着,依然会死心塌地的爱着舒雅望。

单单知道,这一场灾难,离开的不止是夏木,还是她和唐小天唯一的可能性。

那样坚定却又悲伤的背影,似乎已经最强硬的姿态告诉她答案,那就是,他的心永远放不下那个人,那个叫舒雅望的人,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孤单,一个人悲伤,就算不能在身边,他也要远远的守护她。

单单忍不住含着眼泪,回头望了一眼,唐小天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山上的人,完全没有发现,陪着他来的那个女孩,已经自己离开了。

单单一路吸着鼻子,无声地哭着走回家,她全身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哭太久,全身都发着抖儿,她推开家门,脱下已经完全湿掉的鞋子,踩着被雨水浸湿的袜子,吧嗒吧嗒,一步步走回房间,沿路在昂贵的地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湿脚印。

“哎呦,单单,你这是怎么了!赶快把衣服换了,要感冒的。”单家帮佣的阿姨连忙紧张的围着她叫到。

单依安从书房里走出来,望着像落汤鸡一样的狼狈的单单,眨了眨眼睛问:“怎么了?”

单单没说话,游魂似的从他面前走过,吧嗒吧嗒地留下两个脚印,走上楼梯,没走几个台阶居然脚底一滑,刷的从楼梯上摔下来,发出巨大的响声,单依安连忙跑上前去,紧张地蹲下身来:“怎么了?摔那了?站的起来吗?”

单单疼的憋了憋嘴,一上午的伤心夹杂着疼痛,让她再也忍不住,扯着单依安胸口的衣服,靠在他胸口,委屈地大哭起来。

单依安被她这么一哭,扰的心都乱了,但他却动作熟练的一把抱住她,温柔地拍着她的背脊,用下巴顶着她的头顶,用特别温柔却带着危险的语调问:“小妹,不哭了啊,乖,跟哥说,谁欺负你了?”

单单埋头在他怀里,哭着说:“夏木死了。”

“夏木?谁啊?”单依安不解地问。

“舒雅望的男朋友。”单单抽着鼻子说。

单依安有些摸不着头脑:“那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男朋友死了,你哭什么?”

“你不懂啦!”单单拍着单依安的胸口说:“她男朋友死了,唐小天就会回去找她啊!我就没有机会了!”

“哦,原来如此。”单依安终于弄懂了单单的意思:“这样不正好么,你早就该死心了。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单单哭着朝他嚷嚷:“你懂什么,等有一天你喜欢上别人,就会知道,这种事情是不由自主的,不是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不喜欢谁就不喜欢谁的。”

单依安打了个哈欠:“你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有那么这么一天的。”

单单瞪着他说:“呸。我告诉你吧,越是这么斩钉截铁说这种话的人,越是被丘比特打脸打得啪啪响。”

“切。”单依安还是一脸的不相信和无所谓。

那时候的他压根不会想到,后来的他,真的爱上了一个,绝对,绝对,不能去爱的人。

“好了,你别哭了,赶快上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别感冒了。”单依安将单单从地板上拉起来。

单单站着不动,心里还是很难过,而且觉得很迷茫,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好像又一次连追求他的资格都失去了。

单依安接过帮佣阿姨递过来的毛巾,搭在单单头上,一边帮她擦着头发,一边说:“你要是这么喜欢唐小天的话,哥帮你出手,绝对手到擒来,乖乖给你当老公,伺候你一辈子。”

单单连忙跳起来反对:“不要!不许你打唐小天的坏主意!”

“好好好,那把那个叫舒雅望的女人弄走?”单依安坏坏地小声问。

“也不行!不许你做坏事!”

“好好好,我什么都不做好了吧。”单依安无奈地说:“我不是看你总是搞不定么,都多少年了,还没追到一个男人。”

“本来都怪追到了!都怪那个叫曲蔚然的!都怪他!他没事打死夏木干什么!自己不想活了自己去喽,干嘛拉着别人同归于尽啊!真讨厌!好讨厌他!都怪他!毁了那么多人的幸福!讨厌讨厌!”单单说着说着又孩子气地哭着嚷嚷。

“好好,讨厌讨厌。”

单单忽然停住哭声,望着单依安道:“单依安,你不是最会把人整破产么!那个曲氏集团啊!帮我弄倒他!”

单依安笑笑:“好啊,这有什么难的。”

单依安答应的非常痛快,整垮别人是他最爱干的事了,何况,这还是他家妹妹吩咐的,他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形成十几套整垮曲家的方案了,啊,到底要怎么弄垮他们呢?好期待啊。

单依安脸上的笑容,阴险的像是一条吐着信的毒蛇一般,只是他手上的动作依然温柔如初,他拿起毛巾的一角,抬手,轻轻擦掉她的眼泪:“好了,小妹,不哭了,哥保证帮你办的妥妥的。”

单单点头,打着哭隔抱住了单依安,脸蛋在他的胸口使劲蹭蹭,她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哥哥了。

有亲人的感觉,真好,回家有人哄,有人擦眼泪,她想,这也是她为什么能追着唐小天这么多年的原因吧。

因为不管在外面被怎么拒绝,怎么伤害,怎么不被他重视,不被他爱着,可依然有一个温暖的港湾,守护着自己吧。

(二)

单单一连好几个星期也没去找唐小天,她忽然从积极追逐的状态中停滞了下来,学校的课业并不紧张,天气也越来越冷,单单每天都呆在家里,蜷缩在自己房间的秋千沙发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手里拿着一本书,好像在看,又好像没在看。

手机在床头柜上响了又响,她懒得去接,她知道不会是他打来的,因为她给他设置了特别的来电铃声,如果不是他,那其他的人找她,都不是重要的事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没等她同意就推门进来,瞪着她说:“你能不能接一下你的手机,吵死了。”

单单懒洋洋地说:“太远了,懒得接。”

单依安冷笑一声,走上前去,拿起单单的手机道:“既然这样,我帮你扔掉好了。”

“哎,别啊。”单单连忙从沙发床上跳下来,一把抢过手机,藏在身后,倒退着又跌回圆圆的秋千床上。

“你不是不需要手机了吗?抢什么?”单依安嘲讽道。

单单一只脚搭在地板上,蹬了下摇着沙发床,懒懒地辩解道:“我说我懒得接,没说我不用手机啊。”

单依安懒得和她啰嗦,他有一堆事没处理完,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叮嘱一句:“给我开静音啊。”

“知道啦。”单单懒懒地划开手机,设置了个静音,顺便看看今天是谁一直在找她。

结果三个未接来电显示的都是唐妈妈的手机号码,单单一个激灵地坐起来,立马打了个回拨过去:“喂,阿姨啊。”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对您有意见呢。”单单握着电话,连忙解释道:“哎,我刚才在睡觉,手机落在客厅里了,没听见。”

电话那边,唐妈妈的声音依然和蔼:“没意见就好,我看你都好久没来阿姨家吃饭了,阿姨都想你了。”

单单连忙说:“我最近都在忙老师布置的论文呢,挺忙的,就一直没空出去看您。”

“那学习重要,等你有空了,可一定要来吃饭啊。”

“恩,好呢。”单单轻声答应,她听得出唐妈妈的声音里的期盼,她知道,她可能真的想她了,想她今天晚上就去看看她,陪她吃吃饭,说说话。可是她却还没调整好心态,因为要去见她,就避不开唐小天的话题。

单单躺了下来,将手机握在手里,翻到唐小天的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看着,这个号码她早就已经牢牢的记在心里,可是真的让她打的时候,却少之又少。

单单翻了个身,心想着,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值班,还是去找她了?

她很想知道他的消息,却又害怕知道。

她叹了口气,从沙发床上走下来,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一套衣服穿上,将头发仔细的梳好,梳妆台上,唐小天送的珍珠耳环静静地躺在哪里,那对耳环很配今天的白色大衣,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带了。

单单拎上包包,和单依安打了个招呼,就开着自己的小红车往唐小天家里开去。

是的,她自己都快受不了自己了,只是一个这么这么弱的理由,这么这么弱的呼唤,她都抵抗不了,甚至毫不考虑的飞奔而去。

只是因为,在哪里,有他的消息,有他的味道,还更有可能,再见到他。

够了,她简直傻的连她自己都受不了了。

(三)

单单到唐小天家的时候,正好下午五点多,她顺路买了一些水果和唐妈妈最爱吃的卤菜和烤鸭带着,走上楼去敲门,门一会就开了,唐妈妈原本暗淡无关的脸,看见她立刻就笑开了:“哎呀,单单,你怎么来了。”

“您不是说想我了么,我可不就快马加鞭跑来了。”单单用力笑得和以前一样灿烂。

唐妈妈连忙将她迎进去,擦着手说:“小丫头,也不打个电话来,我还没买菜呢。”

“不用买了。”单单拎起自己顺路买的卤菜道:“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烤鸭还有卤菜。”

“哎呦,还是我们单单贴心,最贴心了。”唐妈妈忍不住一把抱住单单,一副舍不得撒手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地,说着说着眼眶居然有点红了,背过身去偷偷擦了一下眼泪:“来来,快来坐啊,阿姨给你去洗点水果。”唐妈妈将单单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将她按在沙发上做好,自己去厨房忙活了一阵,变出一个水果盘出来,上面放着的都是单单最爱吃的水果。

“阿姨,别总是这么客气。”单单笑着接过水果盘,放在一边,唐妈妈的眼睛有红红的,甚至还带着一些泪光,看上去似乎刚才哭过。

“阿姨,你怎么了?”单单关心拉起她的手问:“怎么哭了呀?叔叔惹你生气了?”

“你叔他哪有这个胆惹我生气,还不是我那个不争气得儿子。”唐妈妈抹了把眼泪,对着单单倾述道:“自从舒家那孩子回来以后,天天往人家家里跑,天天跑!也不敢进去,就在四周傻转悠,你说这大院,都一个单位的,谁不认识他,谁不知道怎么回事,丢人呐。”

单单低下头,没说话,叹了口气。

唐妈妈继续抹着眼泪道:“那姑娘有什么好呀?我就没看出来有什么好,我说他两句,他还不高兴了!”

单单轻声问:“他顶嘴了?”

唐妈妈摇摇头:“他要顶嘴就好了,跟他爸一样,骂上半天一个闷屁都不放,打也不躲,就那么傻站着。”

“哎呦,我心里真堵得慌啊,我都快不能活了。”唐妈妈拍着心口道。

单单给唐妈妈拍了拍背,帮她顺着气,用特别温柔的声音劝道:“阿姨,你别这么想,您想啊,要是小天哥哥能把舒雅望追回来不是也挺好的么。兜了这么一大圈还能在一起,这不说明他们真的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什么命中注定啊!哪里有这回事!”唐妈妈心里跟明镜似的,唐小天要是有那个本事追回舒雅望,他就不会苦等这么多年还一无所获,她知道自己儿子这次再耗进去,可就真的完了!老唐家就真的绝后了!

好吧,有没有后代先不说,得有个老婆吧,等他们夫妻两死了,还有人陪他,不至于孤孤单单的在这个世界上,无亲无故,孤独终老。

唐妈妈每次想到这里,晚上都焦虑的睡不着,她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的女孩,她紧紧地抓着单单的手:“单单吶,小天这个孩子是有些不开窍,可是你可千万不能放弃啊。”

单单低下头,轻轻的苦笑了一下:“阿姨,不是我不放弃就可以的,小天哥哥,真的很爱她。就算我再努力,也拆不开她们。”

是的,没人能拆开她们互相之间的那道牵绊至深的缘分,她拆不开,那个已经死去的少年也拆不开,单单有时候会想,那少年是不是知道,自己就算或者,也永远得不到他想要的女孩,所以才走的。

单单想到这里,又是难过,又是无奈,可语气里却也带着一丝祝福。

“其实不管怎么样,小天哥哥开心就好了呀。”单单笑的抬起头来,笑容特别勉强。

唐妈妈嘀咕道:“怎么可能开心。”

“开心的,虽然不能在一起,却每天都能见到她,就算隔得远远的,依然可以得到她的消息,知道她在干什么,对小天哥哥来说,这就够了。”单单说着说着眼眶红了,她吸了吸鼻子,笑着抹掉了眼泪,特别坚强地对着唐妈妈说:“他现在虽然也会觉得痛苦,可比起以前,那种想见又见不到,想爱又不被允许的情况,已经好多了啊。”

唐妈妈有些急了:“什么好多了,哪里好多了?我看就一点也不好!傻丫头,这么多年,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对小天的那份心,比舒雅望好上千万倍!你这孩子,别这么好说话啊,你去挣啊,去抢啊。”

“阿姨,人的心是挣不来,也抢不来的,这一点,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单单又笑了一下,现在的她似乎又变回了那个独自在美国生活的倔强女孩,不管遇到什么难过的事,都能用很灿烂的笑容面对:“阿姨,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就算我当不了你儿媳妇,我也会经常来看你的,你在我心里,就和妈妈一样。”

单单撒娇地挎住唐妈妈的手:“您就别老是骂小天哥哥了,随他去吧,怎么让他觉得舒服,就怎么来吧。”

唐妈妈看了一眼这么懂事的单单,心理真是恨不得把唐小天按到粪坑里去,让他和茅坑里的石头一起又臭又硬去吧!这么好的女孩,他不要!简直作孽啊!

(四)

晚上,单单陪唐家夫妇吃完晚饭,在他家里看了会电视,和唐妈妈聊了会儿天,待到八点半,唐小天还没有回来,她虽然一直对自己说,她没有刻意等他,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理还是渴望着见到他的。

九点的时候,单单起身告辞,唐妈妈很不舍的拉着她的手叫她经常来,唐爸爸掐灭了手里的烟:“丫头,叔送你回去吧。”

单单连忙拒绝,说:“不用了,我开车来的。”

单单劝两位长辈回屋后,一个人麻利的下楼,启动了自己的小红车,这条回家的路,她开过无数遍了,应该笔直走,就能到大院的大门,可是今天,她开了一会,却往左转了一下,将车停在树荫底下,从车上下来,往前走了几十米。

听说,舒雅望家就住在前面……

单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却控制不住的往前走,她想看看,想看一眼,在等待中的他,是什么模样。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下一章:第十四章 人生的出场顺序那么重要
热门: 无尽丹田 红粉干戈 永续之镜 不朽剑神 哑舍5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魔卡诸天 亡灵颂歌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大东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