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上一章: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下一章: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就是因为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一直逃啊,那么狼狈不堪,慌不择路的逃跑。

(一)

自从那天单单强迫?强上?唐小天那啥不成之后,就再也没能近身到唐小天五米之内,每次她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立刻夺门而逃或者转身就跑,单单是彻底体会到唐小天的身手有多好了,有一次她都把他堵在房间里了,他还能像电影里的那些超级警察一样,刷的从窗户上翻出去,然后抓着空调管道,哗啦啦地滑下去!

“唐小天!”单单气得冲楼下大喊,唐小天头也没抬地跑了!

单单在楼上气得直跺脚,唐妈妈连连安慰道:“单单不生气啊!等那臭小子回来,阿姨帮你教训他!”

“别啊,你一教训他,他就更讨厌我了。”单单生怕唐妈妈的教训让他更加反感自己,连忙制止道。

“哎,好,你说不教训就不教训。”唐妈妈对单单已经是疼到骨子里了,她每天在心里默念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姑娘娶回来,再过个年就要三十了!

她急啊,她急的头发都白了一茬。

“单单啊,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吧,工作找的怎么样了?”唐妈妈给单单洗了一大把车厘子,红艳艳的,个头比大拇指还大,平时这种奢侈的进口水果家里也不常吃,只是单单爱吃,唐妈妈就买了一箱放在冰箱里,每次她来就给洗一把,唐家父子那是一个也别想吃的。

有一次唐爸爸想吃两个,还被唐妈夺下来放回去:“这是给单单吃的,你个大老爷们啃水萝卜去。”

唐爸爸切道:“稀罕!你就怕你儿媳妇跑了,你护着有什么用,这小天不开窍你对她再好也没用。”

“你也知道小天不开窍啊!你道是管管啊!再这样下去,你老唐家绝了后可别怪我。”唐妈妈气哼哼地说。

唐爸爸知道又踩了地雷,不敢再多说,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走了。

单单一边吃车厘子一边乖乖地回答道:“恩,下个学期就毕业了,学校已经停课了,让我们出去实习。”

唐妈妈热心地说:“那你实习单位找好了吗?要不要阿姨给你帮忙?”

单单摇头道:“不用了,单依安说了,让我乖乖地去公司帮他的忙。”

“哦,那也好,有你哥照顾你。”唐妈妈点头说道:“你哥现在对你挺好的吧?”

单单想了想,点头道:“恩!挺好的。”

“亲兄妹就是不一样,有血缘的牵绊,再大的恩怨也挡不住你们互相亲近。”唐妈妈笑着说:“你呀,对你哥也好一点,别老单依安单依安的叫。”

“我也知道他对我好,但是我就是叫不出口,以前叫唐小天哥哥的时候叫的可亲热了,一点也不觉得不自在,可一想到要叫他哥哥,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单单抖了抖,想想还是做不到啊。

“你这丫头。”唐妈妈笑的点了下她的额头。

单单看了眼手上的手表,起身道:“呀,都十点了,阿姨我走了啊,我还答应了单依安今天去公司呢。”

“好好,你去吧,路上开车慢点啊。”唐妈妈在身后叮嘱道,一路将她送到了门口。

“哎。”

单单下楼开了她的火红色的小宝马,一路飙去了单氏集团大楼,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了电梯,按下22楼,直通单依安的办公室,电梯门打开,她笔直地走了进去,推开门,就见单依安悠闲地坐在贵重的黑色真皮办公椅上,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像是一只狐狸,隔着办公桌狡猾又贪婪地望着眼前站立的人,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看背影非常瘦弱,个子却不矮,似乎有一米七五左右,留着一头稍许过长得黑色短发,那人的背脊挺得笔直,似乎在单依安的淫威之下一点也不示弱。

单依安见她闯进来,收起了那副坏BOSS的模样,笑眯眯的望着单单说:“你先去休息室呆一会,我马上好。”

“哦。”单单应到,笔直往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走,这个房间是单依安平日午休和加班时候用的,里面不大,只有十几平,放着一张及其奢华的双人床,单单每次看到这张双人床都会特别不健康的揣测单依安这个家伙会不会在这里面和某些美女员工干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好吧,她承认,最近她看太多总裁言情小说了。

“如果你现在还没办法下决心的话,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外面传来单依安闲闲的声音,他似乎很宽容,一点也不着急猎物往不往陷阱里面跳。

“不用。”那人的声音特别清冷,就像是寒夜里的雨滴一般:“时间对我来说毫无用处,你我都知道我没得选。”

“聪明。我最喜欢爽快的人,那就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单依安伸出手,笑的一脸得意。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那人伸手,用掌尖拍了一下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开。

一直到这一刻,单单才看清楚她的相貌,怎么说呢,那人长得非常俊丽,细碎的刘海下有一双非常锐利的眼睛,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当你和她的眼神相遇的时候,有一种会被她冻结的感觉,像是冰雪降临,寒冬来袭。

(二)

一直到她走出去很远,单单才在单依安的嘲笑声中清醒:“傻看什么呀,那是个女人。”

“女的?”单单搓了搓手臂,从休息室走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是谁啊?”

单依安笑:“就是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人啊。”

“哪个?”单单记不起来了。

“我感兴趣的女人。”单依安如此强调一下,单单立刻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拿着八千万救未婚夫的女人?”

单依安点头:“没错,就是她,黎初遥,青大高材生,堪称中国超级大脑,只可惜看男人的眼光有点问题。”

“你……你不会搞的人家家破人亡了吧?”单单特别担心地问,这个家伙一出手,绝对都是大招,躲都躲不掉。

“怎么可能,我是这样的人吗?”单依安笑:“我只是找人放了点假消息给她的未婚夫,结果那蠢材居然真的相信了,抛弃了她,留下数亿债务,带着自己的父母,取走了公司账上最后的两千万潜逃出国了。”

“……”单单无语了半天:“那个未婚夫太坏了吧!凭什么就带着父母跑啊!凭什么就把那女的扔了!那女的拿了这么多钱救他家业!他遇到危险跑了也就算了,还卷走了那女的最后一点钱!简直不是人啊!”

单依安使劲点头道:“是啊,还害的那女的被高利贷到处追杀,她弟弟为了救她,都被打残废了。”

“真是遇人不淑啊。”单单特别同情的望着门外,想到那道瘦弱又冰冷的背影,就觉得好可怜:“你怎么不帮帮她啊!”

单依安笑:“我已经答应帮她了,刚和她签订一个合同。”

单单使劲点头,觉得单依安还蛮好的,可转念一想:“哎,不对,要不是你把韩家弄倒了,她怎么会去帮一个白眼狼,要不是你放假消息,他未婚夫怎么可能会跑!你根本就是罪魁祸首嘛!”

“怎么能怪我呢。”单依安摊手道:“要怪就该怪爱情,那就是一件不值得去相信的东西。”

“关爱情什么事,是那个男的对女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可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对另一个人,用情很深的。”单单低下头,一脸失落的说:“如果是唐小天遇上你的话,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会丢下那个人自己跑的。”

“啧啧。”单依安掐了掐单单肉肉的脸蛋道:“怎么的,你的白马王子又对你避而不见啊?”

“哎。”单单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说你就死心吧,都送上门了人家都不要。死皮赖脸也得有个限度吧,小妹,你知道自尊自重自爱几个字怎么写么?”单依安第一千次劝单单放弃唐小天,在他眼里,唐小天就是茅厕的石头又臭又硬,凭单单根本就没可能追上他。

“要你管!你才死皮赖脸!我就算不知道自尊自爱自重怎么写,你好过你不知道善良善念善意怎么写好吧。”单单恼羞成怒地回嘴,说到吵架她才不会输。

“行,你既然执迷不悟我也懒得管你。自己到人力部报道去,别烦我。”单依安也懒得继续和她说,摆手叫她滚蛋。

单单切了一声转身就走。

“对了。”单依安在她身后说:“我准备给你举办一个生日晚会。”

“啊?”单单奇怪的回头,疑惑的看他:“你会这么好?”

“商业社交需要嘛,我们家有个漂亮的待嫁姑娘,自然要给那群如狼似虎合作伙伴们看看。”单依安单手托着下巴说。

单单走过去,眯起了眼睛,一把抓住单依安的衣领问道:“你不会是想把我明码标价卖掉吧?”

刚和唐妈妈说过这家伙最近对她不错,还没到一个小时,这家伙就想利用联姻把她卖掉?

单依安也不挣扎,抬手一把将她圈进怀里,抱着说:“放心吧,小妹,你是我最亲的人,我才不会让你被人吃掉。”

“那就最好啦。”单单被他抱的有点不舒服,单依安总是喜欢这样,突然袭击般的抱住她,就像个穷人家的孩子,看见漂亮的布娃娃,一趁人不注意就抓过来抱个满怀,使劲地搓搓揉揉不愿意撒手。

“哎呀!你放开我啦!”单单挣扎了好一会才从他怀里出来,单依安笑眯眯地望着她,一点也没有因为她的恼怒不好意思,抢在她张牙舞爪发火之前说:“啊,对了,你可以邀请唐小天来生日晚会啊,你和他认识这么久,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单单拍手道:“对耶!这个理由好,我现在就去找他。”

“站住,我让你来干嘛的?先去人力部报道去。”单依安一把抓住就要跑的单单,亲自压着她去了人力部。

单氏主营业务是做灯具的,对外出口的贸易单很多,单单自小在美国长大,英语一流,自然被分到对外的物流部,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国外的买家进行沟通,然后按需发货,这项工作对于她来说,没什么技术含量,她没学两个小时就基本掌握了,单位的同事也知道她的身份,对她特别的客气和疏远,有些刻意套近乎的又让她觉得挺讨厌的。

所以没做两个星期就觉得无聊到爆,大冬天的,每天早上8点起来上班,简直要了她的命,在一次不小心睡到自然醒之后,彻底决定不去上班了。

单依安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回家拉她去上班她也不去,说自己还想读个研究生博士什么的,反正暂时不想工作。

单依安特别不屑地说:“读那么多书做什么,我连大学都没读。”

“其实我一直满奇怪的,你为什么不读大学啊?”单单不解地问。

单依安挑眉笑:“因为我等不及想要出来祸害人间。”

“……”单单额头默默地落下一滴汗,顿时觉得自己是他的亲妹妹真是这辈子运气最好的一件事了,不然早就被他捏成灰渣渣了。

(三)

一月初,临近过年,街上的小偷小摸也多了起来,警队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唐小天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他昨晚刚值完一个大夜班,在宿舍睡到中午起来,去单位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还没到交班时间,便去警队的训练室溜达一圈。

训练室果然有同事在对打,周围围了一圈人在鼓掌叫好,圈里的一个中年男人被年轻的小伙子反绑住右手,一动也不能动,你只能叫投降了,中年男人不服气,他一抬头看见人群里的唐小天,连忙把他拉过来说:“你打赢我算什么,你敢和我们队里的唐小天比划两下么!”

年轻小伙子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当我新来的啊,跟他打,那不找抽么!”

“你怕啊?”中年男人笑话道:“小伙子要有点挑战精神嘛!这样,你要是赢了他,我把一年工资都给你,怎么样。”

年轻小伙子长得愣头愣脑的,一想到一年工资,立马眼睛亮了起来,对着唐小天嚷嚷:“小天,你听见了没,一年工资啊!快!装输给我,咱俩一人一半!让洪队出出血!”

唐小天一边笑,一边脱掉外套,露出结实的肌肉,浅笑着说:“我看行。”

洪队长连忙反悔,将就要比试的两人隔开:“你们不能这样啊,这是作弊!不算的!”

唐小天笑着刚要说话,电话就响了,他离开闹哄哄的人群,走到一边接:“喂,爸,我在单位,有空有空,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拎起外套披上:“洪队,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去吧去吧。”洪队长立刻点头同意,生怕他和那个小年轻比试。

唐小天一路小跑到公安局外的小饭馆,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饭馆生意不错,唐小天一进门就看见了父亲那身熟悉的军装。

唐爸爸已经点的菜已经上来了,他正夹着花生米,吃几粒,喝口酒,紧锁的眉头看上去今天心情很不好。

唐小天走过去坐下,小声试探道:“爸,你找我啊?”

对于这个从小将他严厉管教到大的父亲,他还是又怕又敬的。

唐爸瞟他一眼,拿起酒瓶,伸出手想给他面前的酒杯倒点酒,被唐小天拦住:“上班呢,不能喝。”

唐爸收回手,给自己满上,喝了一杯,又嗒了一口花生米,半天不讲话。

唐小天见他这样,有些着急:“爸,到底什么事啊?”

唐皱着眉头,沉思了半晌,终于开口道:“小天啊,你的个人问题准备怎么解决?”

唐小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找他谈这种事?记忆里父亲对他只有立正站好,要不就是小皮带上去抽抽,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起他的个人问题了!

唐小天无奈地笑:“爸,你怎么也找我说这个?”

唐爸也觉得大老爷们说这种事很无聊,但是他也无奈啊,皱着眉头又喝了一口酒:“不是我想找你谈,是咱们家的日子久没法过了,你妈是天天盯着我骂,没一会让我安静的,我现在啊就是出了家门耳朵都嗡嗡地响,你倒好,躲在单位清净了,你不要老娘,我不能不要老婆吧,你说,你到底怎么解决。”

唐小天抿了抿嘴唇,没答话,低着头一言不发,乖乖听训。

唐爸皱着眉头,无比恨铁不成钢地说:“你都三十了,不小了,我三十那会你都这么高了,五岁了。”

唐爸比了个比桌子还高的高度,望着唐小天,希望能触动他一点,可小天依然一言不发。

唐爸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孩子心理想什么,可是知道也没用啊!唐爸语重心长地说:“舒家那孩子呢,我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没的说的,就一个字,好。”

唐爸爸又喝了一口酒,继续道:“但是小天,很久以前我就和你说过,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按现在的情况,你觉得舒家那孩子知道你现在还在等着她,心里能舒服吗?”

唐小天摇摇头。

唐爸特别心疼地劝着儿子,这可能是他生平第一次和自己儿子谈论感情问题,可是有些话,他若不说,谁能点醒他呢?就像自己老婆说的,难道他真能看着唐家绝后?

“不管是为了她好,还是为了你好,你都该把过去的事该整理整理,该丢的都丢了,咱往前走,往前看。”

唐小天低着头,特别僵硬地说:“我知道。”

唐爸爸继续道:“打你小的时候我就教你做个男子汉,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怂样,是男子汉就得拿的起,放得下。”

唐爸爸重重地放下手里的酒杯,像是用这个举动,将唐小天心理的执念也放下一般。

唐小天抬起头,英俊的脸上依然是一副执迷不悔的样子说:“我知道。”

唐爸爸看他的表情,又气又无奈地说:“你知道个屁。”

“爸,我心里真的很清楚。”是的,他比谁都清楚,都明白,怎么样做才最轻松,可是……他做不到,他有的时候真不愿意相信,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优柔寡断,毫不干脆的人,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却没办法改变,他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单单周末要过22岁生日,她哥给她办了个生日舞会,你妈发话了,叫你一定要去。”唐爸一边说,一边从公文包里拿出邀请卡递给唐小天。

“……爸。”唐小天为难地望着他。

“你必须去!这是命令!”唐爸拉起脸,臭小子,还管不住他了!

“哎。”唐小天叹了口气。

“小天,单单这孩子真不错。”唐爸特别掏心窝地说了一句:“这么死心塌地的女孩,现在去哪里找啊,要珍惜。”

唐爸说完,喝掉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来,带上军帽,精神抖擞地走了出去。

唐小天望着桌上浅紫色的邀请卡,沉思良久,半天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有多好呢?

就是因为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一直逃啊,那么狼狈不堪,慌不择路的逃跑。

(四)

唐小天从饭店出来,才刚刚过了一点,他低着头,沉思着走回局里,回到单身宿舍,用钥匙打开简单的木门,转身将房门关上,单身宿舍里就只有一张一米宽的小床,放着一个书桌和柜子,空余的地方只够他走两步,他走到床边躺下,其实一点睡意也没,只是还没到接班时间,他只想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发会呆,他睁着眼睛,笔直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顺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那张淡紫色的邀请卡,卡片做得很精致,里面的名字是用手写的,他看得出来,是单单亲自写的,她的中文字并不是很漂亮,可能是英语写多了,她的每个字的比划都是圆圆的,很有特色,像她的人一样可爱。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下一章: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热门: 龙王戒 白修道院谋杀案 杀神 神级基地 限定暧昧 焚心[ABO] 龙枪编年史1:秋暮之巨龙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2:海神之子 黑暗之路01:无声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