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上一章:第九章 陈年往事最伤人 下一章: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唐小天,忘记旧爱的办法就是找个新欢,你总是不找新欢,怎么能忘记。

(一)

盛夏,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稳稳地开进城南的军区大院,道路两边的梧桐树在夏日显得更加的翠绿和茂盛,车子娴熟在婉曲狭窄的住宅楼之间的分干线穿行,娴熟地停在一栋家属楼下,车门打开,唐小天穿着一身警服走下来,他英俊的面容上有些倦意,最近他刚办了一宗大案子,好几天都没睡了,好不容易抽个空,准备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一觉。

可还没进门,远远的就听到自己家传来爽朗地笑声,唐小天站在门外,他不用开门就知道谁来了,轻轻用钥匙打开门,果然,客厅的沙发和茶几上放着一堆购物袋,一个靓丽的年轻女孩正在围着自己的老妈给她带纱巾。

平日只穿黑白灰三色的老妈,居然穿了一身玫红色的改良版旗袍裙,脸上还似乎还画了淡淡的妆?唐小天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再睁开,确定老妈的嘴唇比以往要红润一些,皮肤要白皙一些,脸蛋上甚至有些红晕,她一边对着镜子照,一边不好意思地说:“哎呀,不行,不行,我这么穿出去,别人以为我是老妖怪了。”

她身边的女孩听了这话,气地板直了脸:“胡说!唐阿姨,就您这气质!这身衣服你不穿谁驾驭了了啊!您看看,这款式和这颜色跟您绝配,您要穿这身出去,说三十多岁,没人敢不信!”

“真的假的?”唐妈妈被这样一哄,乐得合不拢嘴:“这一身要花不少钱吧?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阿姨,您别跟我谈钱,我现在花的都是单依安的,他以前怎么对欺负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唯一能报仇的办法就是多刷他的卡,多花他的钱!你要是疼我,就帮我一起报仇嘛!”单单摇着唐妈妈的手,一脸小女儿的憨娇气。

唐妈妈被她这么一说,觉得也对,收下也不亏心,更是高兴的笑开了颜,忍不住再一次确认道:“真好看?”

“真好看!不骗你!小天哥哥回来看见你,绝对会惊艳的,哇,我的妈妈怎么变的这么美~!”单单特别夸张地哄着:“这哪里是我妈,明明是我姐!”

唐妈妈哈哈大笑起来,被捧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照着镜子越看越觉得自己年轻了二十岁。

站在门口的唐小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走了进去:“我回来了。”

“小天哥哥。”单单脆生生地叫着:“快看我给阿姨买的这套衣服好看不?”

唐小天洋装吃惊地瞅了一眼自己老妈:“呦,这谁啊?这不我表姐么?”

“臭小子,乱说什么。”唐妈妈这下真的开心坏了:“单单啊,一会不许走,今晚得请你吃饭!小天,打个电话去餐厅定个位置,一会跟我们一起去吃。”

唐小天揉着眼睛往房间走:“我不去了,累的慌。”

唐妈妈瞪着他道:“累也必须去。”

唐小天特别头疼地望着老妈:“我真的两天没睡了。”

唐妈妈瞪着他:“那你去睡啊,一会叫你。”

唐小天往房间走了两步,可一想到等会吃饭,老妈又要使劲把他和单单凑成一对,恨不得分分钟打包在一起登记结婚,就头疼地想跑。

唐小天刷的一下,转身往门口走去,一边洋装着说:“哎哟,我手机落单位里了,我回去拿一下。”

“唐小天,你别跟我这儿演啊!”唐妈妈才不相信,一把想把他抓回来,可唐小天速度多快,瞬间就开门出去了,刷刷刷的下楼跑了。

唐妈妈气得叫到:“臭小子!”

“阿姨,要么我……”单单眼睛望着门外,身体都已经倾斜了,可碍着唐妈妈要请她吃饭,没好意思立刻就追上去。地说

“知道知道!”唐妈妈弯腰把沙发上把单单的提包塞给她:“追去!”

一声命令下去,单单立正站好:“是!”

说完,就满脸笑容地追了出去。单单刚下了楼,就看见唐小天的背影,她小跑的跟上去:“唐小天,慢点!你慢点!”

唐小天依然快步走:“我单位有事呢!”

单单拉着他,跟着小跑:“你就骗我吧,都下班了还能有什么事!走吧,请我吃饭去?”

唐小天甩开她的手:“姑奶奶,我今天真有事。”

“你每次见到我都说有事!你什么时候没事?今天有事那明天呢?后天呢?大后天呢?反正我天天有时间,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一小时60分钟,分分钟都有空,随便你找!”这些年,单单已经被唐小天拒绝的脸皮都厚了,从她十九岁第一次和他告白开始,到今天已经三年了,她的脸庞她的心脏已经变成铜墙铁壁了,没事追着他跑已经成了喜欢,他也从一开始的好言相劝,到后来见到就躲,到现在强硬地拒绝。

单单也知道自己这样挺没意思的,可是她就是改不了,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见到他,单单都想好了,如果有一天他问她:单单,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么?

到那时,她就回答:我就喜欢你喜欢舒雅望那劲!你什么时候改了,我也什么时候改。

唐小天被她逼问的一句话都答不上来,他真的服了,特别佩服这个小丫头,怎么能这么执着呢!有时候真心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悔,像她这样的年纪,又这么漂亮,找个阳光帅气地小伙子花前月下,恩恩爱爱多好,何必总是在他这里碰壁呢。

转头,见她依然笑容满面的从自己的手提包里翻出一个爱马仕的男士钱包,递到他面前:“唐小天,你的钱包上次追小偷的时候不是丢了么,看我给你买了个新的。”

唐小天一边走一边推开:“对不起,我们有纪律,不能拿人民一针一线。”

单单笑:“没关系,我是美国籍,不属于中国人民。你看你看,这里面还放了我的照片呢!可不可爱,萌不萌。你看看,你看看嘛。”

唐小天看都不看,继续走:“我不要,你这太贵了。”

“不贵,地摊买的,才十块钱。”

唐小天停下,看着单单:“你当我傻啊。”

单单抿着嘴唇,低着头,装着很委屈地样子,使劲摇头。

唐小天被她那样逗乐了,严肃地脸再也绷不住了,忍不住笑了一下。

单单见他笑了,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其实唐小天这些年很少笑,可他一笑起来依然那么的阳光而灿烂,干净而纯粹,单单特别喜欢看他笑,特别喜欢,他对她笑一笑,她能高兴好几天。

可就在单单着迷的时候,唐小天的手却在口袋里按了一下,路边的车子“嘀咕”响了一声,他动作迅速的连让她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见他已经坐在了自己车上,嘎达,锁上门。

单单回过神来,气得跑过去,直踹他的车门:“唐小天,你个臭狗屎!有种你就跑,我跟阿姨告状去,让你接下来相亲一百场!”

唐小天按下车窗,坐在车子里面望着单单,睨着眼睛笑地有点坏:“哦,一百场,你就不担心我看中谁?”

单单呸了一声:“呸!全市有比我更漂亮的姑娘么!我你都看不上,还能看上那些庸脂俗粉!”

唐小天摇摇头,从车里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啊,跟着单依安什么也没学到,就学到他那自大的毛病。”

“哼!要你管!”单单捂着额头,一脸不高兴!

“走了,你早点回家。”唐小天交代了一声,便发动车子,开走了。

单单气得在后面直跺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二)

单单一脸不爽地回到家,脱掉了鞋子,连拖鞋都没穿,就光着脚吧嗒吧嗒的用力踩着地板往屋里走,路过餐厅的时候,却见这个时间点基本不会在家的人,端着一杯牛奶在喝,单单嫌弃的咦了一声,这个人,不爱喝茶不爱喝酒不爱喝咖啡,就喜欢喝牛奶,不是因为好喝,而是因为养生,他的牛奶里一定还兑了蛋白质粉,核桃粉,各种粉类混合,上次单单误食过一回,差点没连隔夜的饭都吐出来,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喝下去的。

“怎么?想来一杯?”单依安见她盯着自己的杯子看,便‘好心’的问。

“不要!”单单扭头拒绝:“这不是人类喝的饮料,你这种非人类留着慢慢享受吧。”

单依安喝完最后一口非人类饮料,望了一眼全身上下写着我正在不爽的人,奚落地笑道:“怎么的,又被唐小天拒绝了?”

单单瞪他一眼:“要你管!”

单依安坏笑,靠近单单,嘲笑地说:“啧,都被拒绝八百回了吧。”

“讨厌!说了不要你管。”单单气得直跺脚,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确实挺让人无法面对的。

单依安好笑道:“要不,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帮你想个办法?”

“不用了!你的那些阴谋诡计还是留给你的对手吧,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单单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让这家伙出手,她和唐小天,说不定会变成七世怨侣!

“说到对手,最近我遇上一个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单依安一边说一边放下手里的杯子,走到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坐下,悠闲地翘着腿,若有所思地说着。

“有意思?还是女人?”单单忍不住睁大眼,难道这个有洁癖又变态还追求长生不老的家伙居然会对女人有兴趣?

“谁啊?”单单忍不住八卦地跑过,坐到他边上问。

“想知道?”单依安一脸坏笑

单单像小松鼠一样点头。

“叫哥哥。”

“……不说算!”单单不屑地扭头,起身就要走:“以后我的事也不告诉你。”

单依安一把拽住她的衣服,把她拉回来:“好好,告诉你。”

原来单依安接手公司之后,由于太过年轻,一直不被看好,公司内部的高层不停的弄些小动作排挤他,外部的竞争对手乘着他内院起火的时候,蚕食掉不少单家的业务,其中做得最过分的就是S市的地产大佬,韩家,韩家一连从他手里抢了好几单大工程,弄得单依安颜面扫地,单依安是个什么角色,他是社会底层爬出来的孩子,表面上伪装地像个高傲的贵族,可是骨子里爱使的都是一些恶毒阴损的招数,公司那些高层很快就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而对于一直压制他的韩家,自然也不会手软。

他打听道韩总的老婆很爱赌博,便让人带着她去澳门赌,一次两次三次,让她越赌越大,然后用仙人跳害她输光家产,韩总气得要和她离婚,韩太太假装跳楼,结果拉扯中两个人都掉了下去,双双重伤入院,昏迷不醒,韩总的公司瞬间面临倒闭,他的儿子韩子墨也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时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只会借酒消愁,就在单依安等着以低价收购韩家的烂尾工程时,一个女人出现了,她带着八千万强势注资,盘活了韩家的资金,把醉成烂泥的韩子墨和欠账数亿千疮百孔的韩家重新撑了起来。

“哇,这个女的好厉害啊。”单单特别崇拜那些牛逼的女强人:“可是她为什么要帮韩子墨啊?”

“那女的是他未婚妻。”依安玩着手指闲闲地说:“那小子虽然废,但是看女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单单挑挑眉,望着单依安坏笑了起来:“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我不但看上了,我还要把她弄回来。”单依安毫不掩饰地说,他的公司刚刚经过洗牌,老员工给他踢的差不多了,新员工能力都太差,他急需一个能力超强的助手,担他的左膀右臂!这种女人,跟着韩子墨,实在是太糟蹋了。

单单看着单依安那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忍不住开始同情那个女人了,她是有多倒霉才被他看上!估计离家破人亡不远了。

就在这时,单单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张靖宇。她在唐小天身边晃荡了这么多年,跟张靖宇也是熟的不行了。

单单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的张靖宇虽然已经当了孩子他爹,可平时说话依然很不着调,可今天,他的声音有点沉重:“喂,单单,小天刚才打电话叫我出去喝酒。”

单单奇怪地眨眨眼睛,这有什么稀奇,他们不是经常出去喝酒宵夜吗?

“我听说舒雅望今天回来了,好像跟小天摊牌了,说是要跟夏木去美国结婚了。”

单单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

那个女人,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那唐小天痴痴等了六年,就是等到了这样一个结局吗?单单的心开始为唐小天疼了起来,她知道,他现在的一定疼得要死,她甚至想起了在美国时他落下的那滴眼泪。只有那个女人,才能将他伤的这么深这么疼,却还让他无怨无悔,一点点责怪,一点点抱怨都没有。

有的,也只是深深的自责。

电话那头,张靖宇还在说:“我听他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声音很不好,单单,你能去陪陪他吗?”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张靖宇也一直深深自责着,舒雅望出事的那天晚上,他也在场,可他却只顾着自己谈恋爱,没能保护自己的朋友,兄弟最爱的女人,让那对他从小就羡慕的恋人,就这么散了。一开始,他恨不得和兄弟一起痛苦,一起失去所爱,他拒绝见自己的女友宵雪,坚持要和她分手,可是却没想到,她已经怀孕了。

他只能选择负起责任,可这些年,晚上抱着妻儿,幸福满满的时候,一想到唐小天心里依然是一阵阵的内疚和难过。

今天晚上,他接到唐小天的电话的时候,心都难过像是被放在地上踩过了十几遍,他知道,这是他的兄弟在求助,他的兄弟受不了了,崩溃了,甚至想怒吼,想哭泣,他需要他。他本该第一时间飞奔过去,可是临出门的时候,老婆却说:“让单单去吧。”

张靖宇不明所以,老婆却抱着儿子,温柔地望着他说:“就当是给单单,给小天,一个幸福的机会吧。”

啊,是了。他是个男人,去了除了陪他喝喝闷酒,还能干什么呢?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打动唐小天,谁能给他新的幸福,那就只有执着的跟着他身后纠缠了五年的单单了吧。那个蹦蹦跳跳地女孩,那个唐小天怎么拒绝也不生气得女孩,那个元气十足的女孩,让她去带给小天新的生命吧。

(三)

单单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那个在下午刚刚拒绝她晚饭邀请的男人,正坐在江边用塑料棚临时搭建起来的小菜馆里,夕阳下,唐小天独自坐在简陋地熟料靠椅上,那记忆中永远挺直的背脊弯了下来,无力的靠着,他无言地端起一杯白酒,闷头喝了下去。

单单缓缓地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唐小天抬头看见是她,一句话也没问,似乎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来的是他,也许在这个时刻,来的是谁对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心疼地快要爆炸了,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唐小天用手用力地搓了搓脸,红着眼睛,又端起酒杯,沉默地一口一口地喝着。

单单没说话,只是在他酒杯空了的时候,温顺地为他添满,唐小天也没说话,只是喝一口,低着头沉思一会,单单依稀猜到他在想什么,大抵是那些往事,那往事越是温柔甜蜜,越是能像利刃一样将他一片片割开,疼痛地让他毫无躲藏地办法。

唐小天紧紧地咬着牙关,他觉得自己不能开口,一开口就会像个懦夫,一个怨妇,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失恋者,可是他强忍着,强忍着,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单单,你记得在美国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单单望着他,没有回答,她知道他现在要的不是任何回应,而是倾述。

唐小天喝了一口酒,微微仰起头,望着江面,眼里似乎闪动着些什么,他看上去那么脆弱,那么悲伤,单单地眼眶红了,耳边传来唐小天沉重地声音:“我说,我知道雅望在自己心里建了一座心牢,我说我牢外等着她,她陪夏木坐多久牢,我就陪她坐多久,我总以为,有一天她会出来,她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忘记了,那座牢笼的钥匙在夏木手里。”

“能把她的心打开,把她放出来的人,不是我。”

单单没说话,只是皱眉,心疼地望着他。

唐小天一直喝酒,他宣泄的出口一旦打开了,就再也控制不住,他痛苦地望着她说:“单单你知道吗?不管多少人跟我说舒雅望她走了!她不要你了!她跟你分手了!可是,我!我从来不认为我们已经分开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真的失去她了。她要走了,离开我,离开中国,去一个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了。”

唐小天仰头又灌了一口白酒,单单心疼地劝道:“唐小天,你要是难受,你就哭一会?”

唐小天摇摇头,闭上眼睛,喝了一杯酒,唇角在笑,可眼泪却流了下来。

单单见他这样,都快难过死了,流着眼泪,等他又喝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住他的酒杯道:“好了好了,别喝了。”

唐小天夺过酒杯,醉眼蒙眬地说:“我今天晚上就是要喝,你还当我是哥哥,就别拦我。”

单单一听这话,心里又是难过又是生气,忍不住回嘴道:“谁是你妹妹!”

唐小天抬起眼,指着单单说:“你啊,我一直当你是妹妹。”

单单气得站起来,想骂他看他那可怜样又下不了口,到江边踹翻了一个垃圾桶,这个男人真是无懈可击了,就算伤心成这样,就算醉成这样,也一点缝隙也不给她留,说什么妹妹,就是想要让她认清现实嘛?

“去你妈的妹妹!去你妈的妹妹!单依安想当我哥想死了我还没认呢!谁他妈的是你妹妹!”单单气得在江边扔了好一会石头才又走回去,可一看,唐小天已经醉倒在酒桌上了,他安静的趴在桌子上,酒杯紧紧地捏在手里,头埋在臂弯中,看不见他的样子,利落的板寸也张长了一些,看上去没有了以前的精神气,单单走过去,叹了一口气,伸手将他扶起来:“唐小天,我送你回家。”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章 陈年往事最伤人 下一章: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热门: 神奇圣人王阳明 大唐酒徒 X档案研究所2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幻夜 中国历史的里儿和面儿 怨气撞铃 最后一个道士Ⅱ(道门往事) 恩怨情天 魂断阿寒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