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陈年往事最伤人

上一章:第八章 我不信我拼不过时间拼不过你 下一章: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他们真的很像,他们都是在孤独和仇恨中长大,恨着自己亲人的同时,又极度渴望着能得到一丝亲情!

(一)

华灯初上,路边的夜市热闹了起来,单单不知道去哪里,只是傻傻的沿着街边走着,夏日的晚风有些闷热地吹在她的脸上,将眼泪吹干,留下一道道泪痕。小时候听老一辈说过,有些人生辰八字不好,命里注定一世孤苦,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是什么?是不是恰好就是那个倒霉的命?

单单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天空,眼泪顺着脸颊划下,心中一片冰凉。单单忽然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她在被父亲抛弃的时候,在弥留之际,一遍遍地警告她,不要爱上心有所属地人,因为这种爱而不得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母亲,她有好久没想起那个可怜的女人了,当她瘦的只有一把骨头的时候,依然还幻想着那个男人来看她,当年的她一定比现在的自己还要难过千万倍吧?那个让她爱而不得的人,就是父亲吗?思绪杂乱无章地想着,不知不觉居然来到了单家的别墅外。

单单望着别墅,里面亮着灯,像每一个普通家庭的灯光一样,看上去那么温暖,可也像每一个家庭一样,与她无关……

单单转身想走,却忽然记起,母亲有一本日记,一直藏在别墅书房的书从里,记得小时候,母亲每天上午,等父亲上班了之后,总会在书房里写日记,写日记的时候总是神色忧伤,痛苦不已,写完后,便将日记本藏进满屋书架的最高最隐秘的一格里。

单单低着头,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抬脚走了过去,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有些不客气地问:“你找谁?”

单单傲慢地望着她说:“这是我家,你说我找谁?”

单单说完不等她反应,转身就进了屋,也不拖鞋径直往里走,中年妇女在后面拦着她说:“哎!哎!你不能进去!你怎么回事啊!”

就这样拦着,单单也已经进了玄关,玄关后面便是开放式的餐厅和客厅,餐厅里单家一家三口正在吃着晚饭,似乎谁也没想到会闯入这样一个不速之客,中年妇女连忙说:“单先生,这丫头力气死大了,拦不住……”

单天奇挥挥手,让她下去,单单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往书房走,三个人没有一个拦她,装着她没出现一样,继续吃着饭,单依安挑挑眉毛,嘴角扬起一道冷笑,单天奇气闷地皱着眉头,单依安的妈妈有些不安的看看儿子,又看看老公,轻声道:“要不,我进去看看她在干什么?”

单天奇皱着眉道:“不用管她。”

单依安的妈妈又端起碗,忐忑地数着米粒,单依安微笑着给她夹了一点菜,没一会,单单从书房拿出了两本书走了出来,依然不看他们一眼,就往外走,单天奇终于忍不住摔下碗筷道:“你越发不得了了!要从我这拿东西,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了!”

单单翻一下眼皮,转身,翻开笔记本第一页,上面写着她母亲的名字,单单指着名字的地方冷酷地说:“看清楚,这上面有我妈妈的名字,是我妈的东西,哦,你可能连我妈是谁都不记得了。”

单天奇因为她的讥讽生气地瞪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单依安却站起来,用他那副依然要笑不笑,满是傲慢的表情说:“哦,上面有写你母亲的名字啊?可怎么说也是从我家里拿出去的,总得给我检查一下,有没有夹带吧。”

单单强硬地反击:“我道是想夹带,可是我母亲从来没教过我这么偷鸡摸狗的事,不像某些人,卑鄙无耻,忘恩负义,狼子野心,恶心的这个世界都找不出词语来形容。”

“那就请光明磊落地单小姐,把东西交给我过目一下吧。”单依安伸手。

单单抬头盯着他恨恨看了一眼,不愿意把母亲的日记本给他碰,可单依安一靠近单单,就发现了她脸上的泪痕和哭的通红的双眼,像是抓到了单单的痛处一般,可恶地笑着靠近她,轻声问:“呀,小妹,哭过了,被谁欺负了?”

单单死不承认地扭过头:“我没哭!”

“小眼睛都哭肿了,还说没哭。”单依安不依不饶地靠近她,抬手掰过她的脸,语气轻佻地问:“来,告诉哥哥,谁欺负你啦,我帮你报仇。”

“神经病。要你管!”单单见否认不了,恼怒地打开他的手,将日记本拍在他手上道:“要查赶快查!查完我要走了。”

单依安接过日记本,轻轻笑了笑,明明很美的笑容,却不知道为什么,让单单打了一个寒颤,单单似乎又看见了他身后的那对黑色翅膀,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无比巨大,像是一对煽动着的镰刀,瞬间就会将她割成千万片一般。

单依安伸出漂亮的手指,翻开日记本,他像是特别随意地翻开一页,竖起本子,就像中世纪欧洲的贵族少年,在清晨的阳光下,优雅地踱着步,高声朗读着诗句一般朗读道:“神啊,请宽恕我的罪孽,我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我明明知道他有孩子,却控制不住想要去爱他,想要得到他,这样迫切的心情,几乎将我磨成碎片!神啊,我要得到他,一定要!就算活着被自己的良心谴责,就算死后将堕入地狱永世受苦,也无法放手。”

单单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着单依安,单依安的脸上满是轻蔑地笑容:“嗯哼,你的母亲没教你怎么偷鸡摸狗,有没有教你怎么拆散别人家庭啊?”

“你胡说!”单单瞪着单依安,瞪着单天奇,瞪着那个母亲恨了一辈子的女人吼:“你胡说!你一定是乱读了!这个女人才是不要脸的小三!才是拆散别人家庭的贱人!”

“你骂好了,你骂的每一句都是在骂你自己的母亲。”单依安拉过单单,将日记本上的字强迫地放在她面前说:“知道吗?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等着让你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所受的一切委屈和痛苦,都不及我的万分之一!”

“依安,够了。”单天奇皱着眉头发话:“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妹妹。”

单依安冷冷地笑,眼神充满仇恨地望着单单道:“我妹妹早死了,在你抛弃母亲的第三年,掉到井里淹死的。”

单单被他满眼的仇恨吓到后退两步,她低下头,傻傻地看着日记本上熟悉的字体,真的是母亲的字,真的是母亲写的!真的是!这一切居然是这样的!她不愿相信地使劲摇头,捂着耳朵,崩溃地大叫:“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信!我不信!你们才是坏人!你们才是!”

那天夜里,单单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度过的了,只记得父亲将她拉进书房,和她谈了很久,说了很多关于他和母亲年轻时候的故事,单单根本听不下去,一连串的打击让她的耳朵近乎失聪了,耳边竟是嗡嗡地声音,她只看的见父亲的嘴巴不时地张合着,说什么母亲死请求他不要说出真相,不要让她回国,因为怕后妈和单依安欺负她,也怕自己的女儿看不起她,说什么他以前偷偷去看过她几次,见她挺好的也放心了,正好前妻和单依安也不愿意她回来。

说什么他心里有无数的愧疚,对她,对他的前妻,对他的儿子,唯独没有说对不起她的母亲。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得到什么样的下场都是应该的吧。

在那天晚上,记忆里从没对她温和说过话的父亲,居然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已经回国了,以后就住家里吧。”

这是单单几乎期盼了十几年的话,可没想到,当他真说出来的时候,单单却只是崩溃地抱着母亲的日记本,像个漂亮的洋娃娃一样,傻傻地坐在沙发上,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二)

一连好几天,单单都那样呆坐在书房的实木地板上,靠着落地窗,蜷缩着自己,抱着母亲的日记本,思绪清醒的时候,就看两页,思绪模糊的时候便呆呆地坐着,她就这样,一点点的接受着母亲的恋情,从在外公公司第一次见到父亲,到不可自拔的深爱,到知道他已有家有子,挣扎纠结隐忍过后,却依然执迷不悟,在外公的帮助下,生生将父亲抢了过来,并未婚先孕了自己……

日记里,她看见了自己的名字由来,并不是像母亲说的那样,想让她简简单单的生活,才叫单单的,而是父亲不愿意给她取名,所以,她没有名,只有姓。

日记里,她看见了母亲的愤怒,伤心,忏悔,悔悟,绝望,仇恨,和仇恨背后那无望的深爱……

单单关上日记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小时候的事,所以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痛恨的人物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她最看不起的女人就是以爱为名,去伤害他人的女人。

可没想到,一夜之间,她最爱的母亲变成了她最痛恨的人,她最厌恶的母子,成了被害者,她惭愧害怕的连书房的门都不敢出,就怕与她们相遇,和她们的眼神相对。

单单想起自己对单依安的无数谩骂和鄙视,现在听来,那些句子,都一句句回响在她的脑海里,啪啪啪地在打她的脸!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去哪儿!

她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来帮帮她,帮她蒙上眼睛,帮她堵上耳朵,帮她逃离这个地方!

她昏昏沉沉地将自己锁在书房里,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她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黑暗的泥潭里,寸步难行,那些痛苦地、沉闷的感觉,压着她透不过气来,忽然,她的耳边传出了清脆的敲击声,身体感受到了手指敲在玻璃上的震动声,一下、两下、三下、那么均匀又有力……

单单睁开眼睛,转头望窗外望去,只见窗外的那个人,有着一双英俊的眉眼,眼里带着一丝焦急和紧张,英俊的脸庞靠在窗户上,双手轻轻地敲打着玻璃,他见她注意到他了,眼里的焦急慢慢淡下去,好看的脸上也扬起一丝放松地笑容,他又敲了敲窗户,让她打开,可她却依然无力地望着他,红肿的双眼,和憔悴地神情让人心疼不已,前几天还在他面前活蹦乱跳,像鲜花一样娇美的女孩,只是几日功夫,就枯萎成这样。

唐小天紧皱眉头,开始懊恼自己没听妈妈的话,早点找她!可是今天一早他一查到她的手机定位在单家大宅的时候,便马上跑来了,这小丫头,只要回到这里,就会被欺负地狼狈不堪。唐小天又使劲敲了敲窗户:“单单,把窗户打开。”

单单没起来,几日没吃饭的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伸出手,隔着玻璃,轻轻地摩挲着唐小天的脸庞,心里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满眼都是迷恋。

唐小天,唐小天!

没想到他会来,她以为他一辈子都不愿意理她了,她以为他一辈子都只会给她绝情的背影了,却没想到他会再次出现,像个英雄一样,来救她!眼泪也不知怎么地,就这样一串串地滚落下来……

唐小天见她哭了,更加紧张起来,他等不及她开窗了,从后院捡起一块石头,找了一个离单单比较远的地方,敲碎了一块玻璃,然后从窗户翻身进去,一个疾步跨到单单面前,蹲下身来扶起她问:“怎么了?怎么了?”

单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把抱住他,埋头在他胸口,委屈地哭着,唐小天已经习惯了单单的拥抱和眼泪,这一次他没有手忙脚乱地安慰她,而是轻轻地回抱住她,像是在哄孩子一般,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柔声道:“不哭了啊……”

唐小天砸玻璃的声音自然惊动了单家的人,没一会书房的门被打开,单依安走了进来,看见眼前的情况,嗤之以鼻地翻了个白眼,嘲讽地望着单单说:“我说你怎么死懒着不走,原来在等王子来救你啊?”

一向嘴上不饶人的单单,在单依安这样的讽刺之下,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紧紧地攥着唐小天手臂上的衣服,唐小天却站起来,望着单依安说:“你一个大男人,总是欺负女人算什么?”

“我欺负她?”他的眼神一冷,话语里满是让人恐怖地颤栗的恶意说:“我看你是没见过什么叫欺负吧?”

“好,不管你有没有欺负她,我现在要带她离开这里。”唐小天不愿和他多说,一把横抱起单单,就要带她离开。

单依安挡住去路,傲慢地抬头望着唐小天说:“这可不行,爸爸说了让她留下来,她就得留下来,回来爸爸下班看不到她,会以为我把她赶出去了。”

唐小天在他傲慢的眼神下,一点也不示弱,气场全开地回望着他:“没看出来,你还怕你父亲啊。”

单依安冷笑道:“我只是不想我母亲难过。”

这句话让一直低着头地单单抬起头来,望了眼单依安,她太了解他现在的感受了,不想让母亲难过的心情,她比谁都了解!单单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唐小天的胳膊:“小天哥哥,我想先留在这。”

“你确定?”唐小天皱着眉问:“他们威胁你了吗?”

单依安嗤笑:“看来你还不知道谁是真正的受害者。”

“单依安!”单单低吼一声:“不用你来说。”

单依安耸肩,不屑道:“这种肮脏的事,我才不想说。”

说完,他傲慢地转身离开书房。

书房里,唐小天将单单轻轻放在沙发上,坐在她边上,轻声问:“到底怎么了?”

单单低着头,缓缓地把事情经过告诉唐小天,唐小天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单单说完,轻声问:“小天哥哥,我和我妈妈是不是很讨厌?”

唐小天摇摇头说:“你母亲的行为确实不好,但是也不能只怪她一个人。”

“我觉得,如果真爱一个人,那就不管遇到任何诱惑,任何威胁,都不应该放手。”唐小天用低沉又缓慢地声音说:“你父亲也有错,他经受不起考验,所以才一直活在内疚之中,先是对前妻前子的内疚,后是对你和你母亲的内疚,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心不够坚定才造成的,他怪不了任何人。”

“至于你。”唐小天说道这,顿了一下,望着单单,温和地笑着:“你怎么可能会讨厌。”

“只有你这么觉得吧。”单单失落地低下头道:“爸爸和单依安都很讨厌我,都不愿意见到我。”

“你父亲不是让你留在家里了吗?单依安刚才也说了,在他心里,他对你的那些行为根本不叫欺负。”唐小天轻声说:“我觉得他们也不想在以前的恩怨上纠缠了。”

“真的吗?”单单睁大眼睛问:“那我,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没什么需要怎么办的。”唐小天拍拍单单的脑袋说:“你要是心里还想要家人,那就不要再去想谁是谁非,将以前那些恩怨全部封存起来,在这个家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

单单低下头来,特别不确定地掐着自己的手指问:“这样真的可以吗?他们肯定不会愿意的。”

唐小天伸手敲了敲单单的脑袋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我印象里的单单可不是这样的。在美国的时候,你不是说,只要你高兴就好了,才不管别人会不会被气死吗。”

单单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好了,单单。那么多年,你被你母亲的恩怨所逼迫地独自生活,你好不容易走了出来,现在,别再被你母亲所犯下的错误束缚了。”唐小天双手按住单单的肩膀,将自己的力量传达给她:“你就是你,你就该快乐的,简单的,任性地,骄傲的活着!”

“我喜欢看到那样的你。”

单单抬起眼睛,望向唐小天,她第一次发现,他那双英俊的眉眼里有着如此闪耀的光彩,像是一道救赎的圣光,照亮身在黑暗泥泞中的她,他那双有力地双手,将她从那肮脏的地方拔了出来,告诉她,她不该呆着这里,她属于一片阳光的,开满鲜花的地方。

是啊,她已经受够了!她受够了上一代人的恩怨,她不要再管谁对不起谁了!至少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个人!从小到大,一直被排挤,被欺骗,被抛弃的人都是她!

她为什么要内疚!为什么要觉得对不起单依安,为什么要脸红,为什么要羞愧!

凭什么啊?关我什么事!

她真的受够了!让上一代人的恩怨见鬼去吧!

从现在开始,她只当她自己,爱怎么活就怎么活着!谁也管不着!

(三)

“咣当”一声!单依安的房门被从外面猛地推开!单依安正悠闲地半躺在单人沙发上用平板电脑上网,他满脸不爽地抬眼瞟了瞟门口,想看看是那个不想活的家伙,那么大力地推他的门。

只见单单冲到他面前,双手叉腰,一副凶悍地样子瞪着他说:“喂,单依安!”

单依安瞟都没瞟她,冷哼一声,修长地手指依然在屏幕上滑动着,单单不管他,吸着一口气,保持着进来时的冲劲,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住在这里了!”

单依安神情不变,好像无所谓一样。

“所以,现在我宣布,和你签订停战协议!以后咱们进水不犯河水,你不许欺负我,我也不作弄你!怎么样?”单单弯腰,低头,强迫单依安看着她。

单依安放下平板电脑,挑眉望着她道:“既然你说是停战协议了,那我们就要好好说道说道,谁是战胜国,谁是战败国。”

“当然我是战胜国啦。”单单毫不示弱地仰着头说。

单依安冷哼一声:“那没得谈了,门在那,快滚。”

“你!”单单气地恨不得扑上去抽他,但是使劲压抑下来,算了!答应过小天哥哥,要重新开始生活,将原来的那些恩怨全部处理掉!就当让他一次好了:“好吧好吧,算我败。”

单依安满意地点头:“既然你是战败国,割地赔款是基本条件了,不平等条约也不能少,我拟好了会叫你过来取的。”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八章 我不信我拼不过时间拼不过你 下一章: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热门: 棋祖 Psychology灵魂拼图 妖弓 雪山飞狐 国史大纲 九龙拉棺 飞天 无限轮回 暗处 凉城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