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远走他乡

上一章:第二章 黑色的翅膀 下一章:第四章 再次见到你,已物是人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可爱女孩,直到很多年后,他们再一次重遇,那时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矣。

(一)

绑架事件过后,风平浪静了好几天,单单妈妈似乎也被女儿过激的行为吓到了,为了女儿的心理健康,她不再在她面前表现太多自己对单天宇的怨恨与想念,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女人一旦当了母亲,孩子总是最重要的,哪怕自己受了再大的伤害,也能忍着痛苦给女儿一个笑脸。

单单自然不知道妈妈笑容下隐藏着什么,只知道妈妈终于开朗了一点,自然便高兴无比,她穿着漂亮的小吊带碎花裙,蹦蹦跳跳转着圈儿去找唐小天,她要感谢他,都是他帮了她的忙,她从没见过这么好心的人。

单单到市一中的时候,还没放学,她不知道唐小天在哪个班,只能乘学生们上课的时候,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找,终于在最顶楼的高三教室找到了,单单垫着脚尖,站在教室窗外,对着唐小天挥手,唐小天正认真听课,丝毫没注意到窗外的动静。

倒是一上课就坐蓐针毡的张靖宇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单单,张靖宇趁老师不注意,小声叫了一声坐在他右手边的唐小天。

唐小天转头看他,他对着窗外努努嘴,唐小天望去,只见窗外,小单单露出一个脑袋,扎着高高的双马尾,圆溜溜的大眼闪亮亮地望着他笑,唐小天忍不住对她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她来干什么。

窗外站着这么个漂亮的小女孩,自然引起班上男生的注意,而高三八班,正是一个理科班,班上只有8个女生,男生们看见漂亮可爱的小妹妹,自然是开心又好奇的,一个个都往窗外看去。

“这是谁啊?”

“好卡哇伊。”

“好像日本漫画里的小萝莉。”

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多,老师自然无法再装作没看见了,她皱起眉头说:“门口那个小孩是来找谁的?赶快出去领走。”

唐小天还来得急出声,只见张靖宇迅速传起来:“来找我的,找我的。呵呵呵。”

张靖宇一边说,一边跑到教室外面,那表情,一副终于被解救了的样子!

只见他跑到教室窗边,蹲下来,看着单单说:“嘿,小妹,记得我吗?”

单单点头:“记得呀,你是小天哥哥的朋友。”

“没错,没错,你可以叫我靖宇哥哥。”张靖宇笑眯了眼,一副大灰狼诱拐小白兔的模样。

“靖宇哥哥。”单单很干脆礼貌的叫了。

张靖宇开心坏了,牵起她的手说:“走走,靖宇哥哥带你去买好吃哒。”

“可是我是来找小天哥哥的。”

“他在上课,等我们吃完他就下课啦。”张靖宇不由分说地拉着单单走了,啊,能提前二十分钟出教室,真是太好了!

张靖宇带单单来到他们几个放学后经常去吃的冷饮店,点了两份刨冰和单单坐着吃,单单也不怕生,张靖宇话又很多,两个人聊的还是蛮愉快的。

“单单啊,你都不用上学的吗?”张靖宇问。

单单咬着勺子说:“爸爸是给我找了学校啦,但是我去了两个星期就不想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都听不懂啊。”单单鼓起嘴巴,对自小接受在美国上小学的她来说,中国小学三年级的课程实在是太难了:“特别是数学,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什么叫应用题啊,明明是数学为什么有那么多字啊?还有,为什么做计算题不能用计算器啊,好奇怪哎。”

张靖宇听到她的抱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舒雅望也经常这么说哎!每次考数学的时候她都这么抱怨!她也是不用计算器会死星人,上次她居然说9+8=16哎!你说傻不傻,哈哈哈哈哈。”

单单眨眨大眼睛,似乎觉得一点也不好笑,转过身,偷偷地扳着手指,张靖宇凑过去,忍不住笑起来,坏心眼地问:“单单啊,9+8=多少啊?”

单单立刻收起手指,咬着吃冰沙的勺子,眨眨眼睛,不确定地回答道:“十……十五?”

张靖宇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还有比舒雅望更笨的!”

“张靖宇!老远就听到你在骂我!你作死啊!”舒雅望飞奔过来,一脚踹到他腿上,横眉竖眼地瞪着他。

“啊,好疼!”张靖宇抱着小腿乱跳:“唐小天,管好你的凶媳妇,就知道踹人。”

唐小天走过来,笑着说:“谁叫你要惹她。”

“哼,就知道帮媳妇,没出息。”张靖宇不削地切了一声,看着走在后面的夏木说:“夏木啊,你以后可不能学唐小天,一点大老爷们的气质都没有。”

夏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走过,去小店柜台点吃的去了。

舒雅望坐在单单边上,嘲讽着张靖宇:“你有气质,气质在哪呢,我看看。”

“舒雅望,9+8=多少?”

舒雅望立刻气愤地,捶桌回答:“等于17!你到底要嘲笑我多少遍!我都说了那天我不小心说错的!你可有意思。”

“好吧,19+27=多少?”张靖宇又问。

舒雅望静默了一会,望了眼唐小天,唐小天抿着嘴巴笑,舒雅望转了转眼珠,不太确定地回答:“三十五?”

唐小天摸摸鼻子,轻笑了一声,夏木端来两碗冰沙,特别鄙视地望了眼舒雅望。

张靖宇不客气地张嘴大笑:“哈哈哈哈哈,三十五!三十五!亏你算的出来!单单,你说等于多少?”

“哎?”单单立刻像好宝宝一样的坐直身子,眨眨漂亮地大眼睛,伸出漂亮地小手扳了好半天后,哭丧着脸说:“我……我不知道……我要计算器。”

对于她来说,两位数的算术简直就是恶魔。

“张靖宇,你欺负小孩,你可要脸。”舒雅望鄙视地说。

张靖宇洋洋得意道:“你也是小孩啊,你就承认吧!数学白痴。”

舒雅望不服气地扭头:“我数学就是差怎么啦,反正我是学美术的,高考不考数学。”

“生活中这种简单的算术题也会用到的。”

“我有计算器!再不行,我身边的人总会算的,小天,告诉他,19+27等于多少。”

唐小天毫无障碍地回答:“46。”

张靖宇皱鼻:“唐小天,你就惯着吧。”

舒雅望听到答案,瞬间一副受到打击地表情,双手捂着脸地念念碎道:“原来等于46啊!我居然一位数都没算对!啊啊啊,我真是个白痴!”

坐在一边地夏木,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嘴唇,伸手挖了一勺草莓冰沙,连勺子带冰沙一起塞进她嘴巴里,动作并不温柔,甚至算的上是干脆无礼,好像是受不了她那么吵一般。

可舒雅望却一点也不介意他这样,笑眯眯地闭上嘴,开心地吃着甜甜地冰沙,看着很幸福地样子。

单单荡着双腿,特别稀奇地看着他们斗嘴,原来这样吵吵闹闹可以让人觉得这么开心啊。

“单单,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啊,没帮到你。”舒雅望特别抱歉地望着单单说:“后来你那个坏心眼的后哥没找你麻烦吧?”

单单摇摇头,可爱的马尾在脸颊两边摆动着:“没有,这几天我都躲着他呢。”

“哼!你不用怕他。”舒雅望拍拍她的肩膀,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说:“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叫夏木帮你找回场子!对吧,夏木,你们不是一个班吗?欺负欺负他没问题的吧?”

夏木默默地瞥了她一眼,没搭腔。似乎很不齿欺负人这种女生的行为。

“呵呵呵。”舒雅望有些尴尬地笑笑,继续拍怕单单地肩膀说:“反正你不用怕,姐姐给你撑腰!要知道,我混市一中的时候,他还没入学呢!”

“呵呵呵呵。”张靖宇皮笑肉不笑地发出诡异地笑声,无限嘲讽中。

舒雅望一脚踹过去,张靖宇连忙躲开,奉承地说:“对对,您混的可好了,这一片谁敢和您作对啊,也不看看你后面站了谁。”

舒雅望得意洋洋地仰着头,似乎一点也不以狐假虎威为耻,反以为荣。

她看着唐小天,唐小天也看着她,眼里满是浓浓地宠爱,舒雅望忍不住从桌子底下伸出手,偷偷握住唐小天的大手,唐小天一怔,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腼腆的大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看向别处,微微地红了脸颊。

舒雅望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得意和张扬了。

这个举动,被个子矮小的单单看在了眼里,她还不到懂事的年龄,不懂得他们之间的互动有多甜蜜,却懵懂地知道,小天哥哥非常非常地喜欢着这个大姐姐。

小天哥哥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单单也被着甜蜜喜悦的气氛感染,笑眯着眼睛,一口一口地吃着甜腻腻地冰沙。

虽然,她真的不觉得好吃。

(二)

单单和唐小天他们玩了好一会,才开开心心地跑出学校,手上紧紧攥着唐小天写给她的电话号码,小天哥哥说她下次想找他可以直接打电话到他家里去,靖宇哥哥和雅望姐姐也说自己可以去找他们玩。夏木哥哥虽然一直阴沉沉地不爱说话,可单单却一点也不怕他,因为比起单依安,夏木显得可亲多了。

单单哼着小曲,径直跑到一直在学校门口等候的单家小轿车,打开后座的车门爬进去,关上车门说:“叔叔,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我要去看看妈妈。”

司机没说话,沉默地发动汽车,小轿车在街道上行驶着,单单坐在后面,打开自己的小挎包,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小心翼翼地塞进去,她趴在车窗边,看着窗外地景色,车子开了很久,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单单有些疑惑地问:“王叔叔,怎么还没到医院啊?”

“那个,今天前面的桥修路,要绕远路走。”单家的司机老王连忙回答,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

“哦。”单单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玩了一下午的她有些累了,半躺在位置上,闭上了眼睛,随着车子的行驶,缓缓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单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可车子还没停下。

单单坐起来,望像车窗外,外面的景色已经从城市川流不息的人群和高楼大厦,变的绿树参天,荒无人烟,连灯火都看不见了。

单单眨眨眼睛,有些害怕地问:“叔叔,这是去医院的路吗?”

“怎么还没到呀?”单单着急了起来。

“叔叔你是不是迷路了?”单单聪明的察觉了什么,却不愿意去面对现实,她不敢去想象为父亲工作的司机会害她。

开着车的司机一直不说话,单单急地哭了起来:“叔叔,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车子在单单的哭声中,又开了一会,才在一个山道前停下来。

车子开着的时候单单还在哭,可车子一停,她道是不敢哭了,看着山道边,黑乎乎的森林,她害怕地发抖。

车门忽然从外面打开,单单吓的闭上眼睛大叫:“啊啊啊啊!”

“吵死了,叫这么大声做什么?”一道熟悉地声音,传进耳朵,单单睁开眼睛,诧异地转过头去,呆呆地叫出他的名字:“单依安?”

“可不就是我。”单依安手上一使劲,将单单从车上拉了下来,甩在路边。

单单被甩地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单单顾不得疼,极度的害怕让她一下爆发出巨大的怒气,她刷的一下蹦起来,冲到单依安的面前问:“单依安!你干什么?”

单依安冷哼一声,扬起嘴角,邪恶地笑着:“这还看不出来?我在绑架你,就像你在绑架我一样。”

“我……我没有想绑架你,我只是让夏木哥哥和雅望姐姐骗你离开一下。”单单连忙否认。

“撒谎,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找他们之前找过程维那帮混混,要不是遇上了唐小天,我可不相信我会毫发无损地回家。”单依安轻轻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低下头来,望着单单地眼睛说:“单单,我一向是这样的,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回报。你看,你绑架我一次,我绑架你一次,多公平啊。”

单单哭喊道:“可是你并没有受伤啊!”

“那是我运气好。”单依安走到车前,手放在门把上,回身道:“至于你的运气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

“单依安!你不能把我扔在这里!”单单连忙跑上前去,抱住单依安的胳膊,拼命地哭着:“这里好可怕,好黑啊!我不要!你不要把我扔掉!不要不要!不要把我扔在这里!”

单依安看着哭成泪人地单单,静默了一会,终于,像是施舍一般地仰起头说:“好啊,如果你跪下道歉的话,我就原谅你。”

单单听到他的话,瞪大了眼睛,什么?跪下道歉?!

单单倔强地咬着嘴唇,眼睛睁地圆圆地,漂亮地双眸里满是挣扎和犹豫。

最后,她高傲地自尊心和对他以及他母亲的怨恨战胜了深深的恐惧,她没错,她就是讨厌单依安,就是讨厌单依安的妈妈!就是讨厌他讨厌到恨不得他消失!

不!她不要!她才不要和他道歉,更不要跪下!

她宁愿在这漆黑地夜里凭自己的双腿走回去,也不要向他下跪!

单单缓缓地放开抱住他的双手,退后两步,小小人儿,倔强地站的笔直,不哭不闹地望着单依安。

单依安垂下眼,打开车门,头也没回地说:“那就,祝你好运了,小妹。”

车子流畅的调头,从她身边缓缓开走,她将背挺得笔直,用力地咬紧嘴唇,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追着车子哭喊!

努力!努力!

她才不要求他,永远不要!

(三)

凌晨四点,夜深人静。

人们都在酣睡之中,S市南区一角的一个住宅大院里,忽然有一户人家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在这安静地夜晚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和刺耳。

那家人似乎睡得太熟,都没听见,电话铃一声接一声地响着,终于东边三楼的一家人亮起了灯,男主人穿着拖鞋,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声音洪亮地问:“喂!找谁!”

似乎带着被忽然吵醒的不快。

电话那头传来小女孩婴婴地哭泣声,断断续续地,在深夜里显得特别恐怖。

要是一般人接这个电话,肯定吓的立刻挂上了,可这个男人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不耐烦地,习惯性地用命令地语气问:“哭什么哭!不许哭!到底找谁啊,说话!”

电话那头的人反而被吓到了,静了静,像是努力压抑住自己地哭声,用颤抖地哽咽声说:“我……我找唐小天。”

接电话的男人冲着次卧地房间一声吼:“唐小天!”

“到!”睡梦中的唐小天一个翻身就从床上下来,眼都没睁开,就光着脚丫跑到父亲面前站的笔直。

“电话。”唐爸将手里的话筒递给唐小天,狐疑地望着他。

唐小天揉揉眼睛,接过电话,也忍不住犯嘀咕:“这么晚了,谁啊。喂,哪位啊?”

唐爸假装要回去睡觉,可是走到房间门口就不动了,站在那边‘光明正大’的听着墙角,开玩笑,大晚上、一个女孩、哭着、找自己儿子!

这是一个什么节奏?难道小天背着雅望惹了什么桃花回来?

只听唐小天握着电话特别耐心地说:“单单啊,你怎么了?别哭别哭,乖啊。不要哭嘛,慢慢说,谁欺负你了?”

呦,这语气,还挺温柔。唐爸微微皱眉,觉得事态有那么一点严重。

“什么!他把你扔了!”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你!”

“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在哪啊?那那边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吗?路牌什么的,有吗?”

“哦,你刚刚看见过环城东路的路牌?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了,乖乖呆在电话亭不要动哦。我马上去接你。”

唐爸一听他挂了电话,连忙想往自己房间走,却被急急跑来的唐小天抓住:“爸,爸,快去开车,带我去接个人。”

“哈?”唐父对他的语气很不满,皱着眉头道:“你当你老子是你司机啊!自己跑步去。”

唐小天都快急死了,连忙解释说:“爸!你别开玩笑了。一个小女孩被继兄扔到荒山里了,走了大半夜才找到电话和我求救呢!咱赶快去接她吧!”

唐爸一听感情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连忙道:“那赶紧穿衣服走吧。”

唐小天连忙跑回自己房间,套上衣服就和唐父一起出了门,唐爸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车出了大院门,往环城东路驶去。

凌晨的夜晚,路面一个人也没有,偶尔有几辆运货的大客车呼啸着从马路上飞驰而过,唐爸开了两个小时才到了环城东路的地段,降下车窗,减慢车速,望着路边问:“你说的那个孩子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她说她就在环城东路啊。”唐小天也把头探出车窗,到处看着。

“环城东路多大啊,没说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吗?”唐爸又问。

“不知道啊,她说不清楚,那孩子太小了。”唐小天皱着俊眉,也觉得有些难找。

“走一遍找找,找不到就报警。”唐爸果断决定。

“哎。”唐小天点头。

唐爸爸的车开的很慢,唐小天趴在窗口,路边的每个电话亭都仔细地看着,车子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唐小天终于在一个电话亭下面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连忙拉了拉老爸的胳膊说:“老爸,停车停车!我看见她了!”

热门小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本站提供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章 黑色的翅膀 下一章:第四章 再次见到你,已物是人非
热门: 横刀立马 血腥的盛唐4:走向开元盛世 酒神(阴阳冕) 西游之穿越诸天 闪电小兵 人类的家园 剑桥美国史 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 附身吕布 东海扬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