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初晨,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爱你

上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我们的梦被打碎了 下一章:第十四章:初晨,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绝望

医院雪白的天花板下,急诊室代表急救的红灯已经亮了一整个晚上。

两扇紧紧闭合的急救室大门隔绝内外,坐在走廊休息椅上的李洛书双手微微颤抖,刺骨的寒意正在不断侵蚀他的身体和脑海,但这些寒意不是从外穿透皮肤进入骨髓,而是从心底一点一点渗出来的。

他脑子里很乱,眼前血红血红的一片,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幼年的时候,父母的死亡,少年的时候,韩家夫妻从楼上摔下,今天,是自己养母和最爱的人……

还有对他恨之入骨的奶奶,最好的朋友黎初晨……

他明明才活了二十六年,却亲眼见到那么多亲人朋友从他眼前离开!

李洛书直愣愣地望着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不停地在心里问自己,难道,他真的是天煞孤星吗?难道,他真的进了谁家,谁家就家宅不宁吗?

难道他真的不可能得到幸福,不可能得到家人吗?

耳边又响起年少时,黎初遥对他说的话:以后谁要是说你是天煞孤星,说你命不好,你就吐谁口水!

那时的自己,是多么高兴,终于有一个人告诉自己,自己不是……

可是初遥,初遥……

正当李洛书思绪混乱,快要绝望的时候,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那仿佛要关一辈子的门随之打开,戴着口罩穿着白袍的医生护士先后出来。

李洛书连忙站起来,迎上去:“医生,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样了?”

医生的声音隔着口罩传出来,带着一丝沉闷与特有的冷酷:“李先生,病人腹部被捅了四刀,失血过多,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一会儿还需要去妇科做清宫手术。”

李洛书踉跄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医生的话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将他完全压垮了,白色的天花板在他眼前旋转起来,人的面孔跟着扭曲,门、窗、椅子,世界上的一切,一切的人和事,好像都被卷入了这混沌不清的漩涡之中!

他什么也看不清了,只知道,又有一个亲人离他而去了,虽然那只是一个没有成形的孩子,却是他盼望了无数个日夜的孩子……

“李洛书!”疾步而来的黎爸冲过来,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愤怒地质问着,“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这个畜生!我就不该相信你!”

“爸……”

“不要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儿子!”黎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恨意,“你说要进我们家我就给你进了,你说要脱离关系我就让你走了!你说你会好好对初遥我也相信了!你说你不会让你和初遥的事刺激到孩子她妈,我也相信了!可是现在呢,你就是这样回报我对你的信任!”

“我真是瞎了眼!”愤怒中的黎爸已经失去了理智,他这一生,最疼的儿子早夭了,就剩下老婆和女儿了,一下子就让眼前这个男人都害了!他恨啊,恨自己从前心软,恨自己当时怎么就不死拦着他们!

李洛书一句辩解的话都没说,他就像一个罪人,垂着头孤零零地站在那儿,他想说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有用吗?

他想跪下给黎爸磕头认罪,可是磕头认罪又有用吗?

这一刻,他们都想时光倒流,想着这一切都没发生就好了,想着他不那么贪婪那么自私就好了。

一个小时后,为黎妈做手术的医生也出来了,宣布了黎妈的情况——高度刺激下引起中风,已经全瘫了,而黎妈本来就患有精神病,现在更是连一丝意识都没有了。

黎爸颓然坐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爆发出一声崩溃的哭声。李洛书摇摇晃晃地想上前去扶他,却被他甩开手,低吼着:“你滚!滚!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家!滚!”

李洛书颤巍巍地收回手,像是一个无主的游魂一样,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往外走着……

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现在充满了悲凉的绝望和深深的恐惧!

他有些窒息地抬起头,望着医院走廊上明晃晃的日光灯,那灯圈的光晕里似乎闪耀出黎初遥秀丽的面孔。

李洛书双眼通红地流着泪,死死地盯着那灯,用力在心里呐喊着、质问着:初遥,初遥,如果这天煞孤星命运的人,真的是我该怎么办?

真的是我……该怎么办?

我早该离开你,早该离开这个家,一个人活着,我不该奢望那些温暖,那些爱!我早就该认命了才对啊,我死赖着不走,死赖着你爱我,是在犯罪啊!

我爱你,我想要得到你的爱,就是我的原罪……

而我,早已罪不可恕。

李洛书闭上眼睛,满脸都是绝望……

(二)着魔

黎初遥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噩梦中的一切都让她恐惧颤抖,她猛然清醒过来,慌忙地四处张望,只见黎爸坐在病床边,正守着她,佝偻着肩膀,好像有一座看不见的大山正压在他的背上。

“爸……”黎初遥看着这样的黎爸,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她舔了下嘴唇,满嘴腥咸与刺痛,“妈……怎么样了?”

黎爸低着头,沉默地望着她。

“爸?”黎初遥焦急地问。

“你妈,还没醒。”黎爸疲惫地说着,“医生说……以后也不会醒了。”

黎初遥震惊地望着父亲,有些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可还没过去的麻药让她用尽全身力气,却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她睁大眼睛,望着苍白的天花板,紧紧地咬着嘴唇,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黎爸望着女儿,看着女儿痛哭的样子,心里也难受了起来,过了好久,他才再次开口说:“初遥,你和李洛书分手吧。”

一声清脆的碎响在黎初遥心中响起,将她痛哭的声音打断,黎初遥以为自己在太过于震惊的情况下没有回应,但她的耳朵听见了自己尖锐的声音在问:“为什么?”

黎爸面上泛起怒色:“我就是不许你和他在一起!他就是一个丧门星!”

黎爸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他没办法恨自己的女儿,只能将所有的恨转嫁在李洛书身上。

黎初遥动了动嘴唇,眼眶发红,但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她对黎爸轻轻说:“爸,你为什么这么说?你以前不是一直耻笑这是无稽之谈吗?你以前不是一直说这是封建迷信吗?你为什么要这样?”

黎爸怒从心生,瞪视着黎初遥吼:“我为什么要这样?你看看你和你妈都被他害成什么样了?啊?世界上的好男人那么多,为什么你偏偏要选他?我都和你说了你们的事不能给你妈知道,你们还搞成这样!现在你还要和他在一起,你有没有良心!你就一点儿也不内疚吗?”

黎爸的指责让黎初遥心里难受极了,她怎么可能不内疚,她内疚得都快死了!一想到妈妈被自己气得再也起不来,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去谢罪。

可是,可是都这样了,她都已经失去妈妈了,失去宝宝了,难道还要她失去李洛书吗?

那她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啊?

她不想这样,她用一切换了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她不想让自己后退,也不允许自己后退!

“不要,我不要和他分开,我爱他!”黎初遥躺在床上,用尽全身力气喊着,“我爱他!”

黎爸狂怒起来:“爱?你拿什么去爱!拿你妈的命去爱!拿我的命去爱!拿你自己的命去爱吗?我看你是魔怔了!”

“对,我是魔怔了,我就是要拿我自己的命去爱!就算他真的是天煞孤星!我就是被他克死了我也愿意!”黎初遥将心里的话大声喊了出来。

黎爸气得上去就打了她一巴掌,打完后又心疼得红了眼眶,半晌说不出话来。

病房里只听得见黎初遥闷闷的抽泣声,病房外,李洛书一个人站在那里,单手紧紧握着门把,低着头,长长的刘海儿遮住眉眼,身影显得那样寂寞而悲伤……

(三)决裂

经过一个月的休养之后,黎家一家人终于从医院离开。

黎妈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躺在床上不能言不能动。她还能睁开眼睛,但这样无意识的睁眼恰恰是最恶毒的诅咒,如同要每一个和她对视的人都不得好死!

每当黎初遥接触到黎妈的视线的时候,就有一种几乎不能呼吸的感觉。

那样的视线就像黎妈摔下去之前的谩骂,满满都是“你们疯了”“初晨没死”“你才该死!”……

黎初遥帮着黎妈擦身体,仔仔细细地把黎妈身上弄得干干净净的,她的眼神很专注,专注得几乎执拗。

也许我才是真正该死的,如果没有我那一天让初晨回去,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但我还活着。

妈妈,我还活着……我就一定要让剩下的人都过得幸福!

夜晚,黎爸从警局回来之后,两人吃了一顿沉默的晚餐,然后黎初遥收拾完碗筷,就走了。

黎爸对李洛书的意见很大,不许他进家门,不许他照顾黎妈,所以黎初遥每天为黎妈擦洗按摩过后,会回到自己和李洛书的家中。

事情发生之后,他们的家,似乎变了一种味道,没有了原来的温馨甜蜜,总是给人一种冰冷昏暗的感觉。李洛书最近也沉默了不少,不再时时刻刻缠着黎初遥了,只是在她回来的时候,紧紧地抱着她,一言不发,就那样抱着,像抱着世界上最后一丝希望。

这些天,黎初遥特别容易疲惫,刚刚回到家连澡也不想洗,就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李洛书知道她累了,便走过来,温柔地帮她把外衣脱了,拉起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上,还将热水都倒好了放在桌子上。

“很累吧?”李洛书低垂着眼帘,轻声问,他上了床,双手习惯性地紧紧抱住黎初遥。

黎初遥摇了摇头,转身,无声地回抱住他,像他紧抱着自己那样,紧紧抱着他。

她睁着眼睛,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温度,这样的气息,是她拼尽所有换来的,她不累,也不后悔。

房间内的灯光熄灭了,只有月光照亮他们。

她在黑暗里用眼睛描摹着自己熟悉的面孔,用力握着对方的手,不用言语,李洛书已经知道黎初遥想说什么。

我们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李洛书闭上眼睛,俯下身,将轻吻密集落下,落在黎初遥的额头、脸颊、鼻梁、嘴唇,他温柔地吻着她,像是要将她的样子狠狠地刻在脑子里,每一点每一滴,都烙印进他的心上。

这样的吻带着那样浓烈的哀伤,连疲惫的黎初遥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还没等她开口确认,就听见李洛书用极其压抑的声音说:“初遥,我们分手吧。”

轰的一声,世界都在黎初遥面前炸开!

黎初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究竟听见了什么,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你说什么?”黎初遥紧紧地盯着他问,“你再说一遍?”

她不相信这样的话,他能说两次。她不相信这个时时刻刻渴望着她的爱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们……分手吧。”李洛书看着黎初遥。清冷的目光中,黎初遥看出了他是认真的,他真的决定要离开她……

黎初遥低下头来,似乎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舔舔嘴角,张开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这是被抛弃了吗?

被一个她认为失去自己就会死的人?

被一份她差点儿用母亲的性命换来的爱情?

被这样的人抛弃了吗?

黎初遥几乎有些崩溃了,一个月以来压抑在她心中的内疚、难过、悲伤、沉痛在瞬间爆发出来,她忽地从床上站了起来,疯了一样对李洛书大喊,把屋子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得一干二净:

“李洛书,你凭什么和我分手,凭什么!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已经失去一切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失去你!

“是你要跟我在一起的!是你非要跟我在一起的!你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

“你不能这样对我,不可以。

“我不,我不分手,我不要离开你”

黎初遥哭喊着,疯狂地将屋子里的一切都砸碎在脚边,就像将从前的那些美好日子也统统砸碎了一般。

李洛书一动也没动,任由她砸着,任由她打着,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滴落在他曾经认为能让他幸福的家里,滴落在他的美梦里,滴落在清醒后的绝望里。

他看着面前已经陷入疯狂的初遥,他多想上前去抱住她,多想告诉她,他不想走,不想和她分开,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给她幸福的!

可是……可是他忘了,自己从来只是一个只能带来噩运的人……

他被世界抛弃了啊,他被上天诅咒了啊!他不能拉着她,让她也跟着自己堕入这可怕的噩运里。她那么好,那么喜欢孩子,那么喜欢家人,他早就应该放她走才对。

也许,现在放手,让她很疼。

可是,终究,还能活着不是吗?

她说她愿意被自己克死,可是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死了怎么办?不在了怎么办?

他会和她一起死,可是,就算这样,他也舍不得……

他舍不得她死,他宁愿,自己走,自己死。

窗帘被扯下了半边,墙壁上的挂画杂乱地摔在地上,桌面上的所有小东西散乱地铺了一地,桌子是歪的,椅子全部四脚朝天,吃饭回来时买的鲜艳的玫瑰早被踩扁,踩出了一地泥泞。

也许这就是誓言最终的模样。

肮脏混乱得让人憎恶。

黎初遥终于茫然地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她看了看周围,竟然认不出这是自己和李洛书一心一意布置的房间。

她的目光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扫视着,最终落在了房间中的李洛书身上。

李洛书像脚上生了钉子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衣冠楚楚,人模狗样。

黎初遥一下子笑了起来。她又变成那个冷静、刚强,仿佛不能被任何事打倒的女人。她轻轻说:“如果你要走,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但她想说的是,如果你要走,我就死给你看。

李洛书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就这样,毫不犹豫、头也不回地离开。

离开的时候,李洛书小心地替对方关了门。

一扇不足五公分的门,关掉了他和她的路。

门外,李洛书抬起手来,想要按下电梯的按钮,但刚才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指已经僵硬,费了一番工夫才将手指张开。

张开的五指下,掌心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电梯叮的一声,上来又下去。

李洛书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离开了。

过去所有的坚持和亲昵,全是一个滑稽的笑话。

黎初遥突然丧失了支撑自己的力量。

她跪倒在地,散落一地的玻璃碴儿轻易地刺入了她的双腿。

但她感觉不到疼痛。

月亮依旧柔美地挂在天空,月华照下来,将一地的玻璃碎片照得闪闪发亮。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我们的梦被打碎了 下一章:第十四章:初晨,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热门: 超禁忌游戏3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血腥的盛唐3:武则天夺权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夜行实录 单恋 真相推理师:复仇 我的狐仙老婆 永恒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