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初晨,你的爱真的真的很美好

上一章:第十章:初晨,时间会治好所有的伤口 下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我们的梦被打碎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新家

那天晚上之后,韩子墨再也没主动来找过黎初遥,黎初遥自然不会主动联系他,可奈何他在本城的建筑行业忽然间声名大噪,走到哪里,同行都在说他的八卦。听说他在美国发了一笔大财,带了大笔资金回国投资,年后注册了一个城建公司,招回了当年他父亲的一些下属,专门和单依安对着干,两人互不相让,斗得如火如荼。本来较量了几个回合互有输赢,可韩子墨像是个疯子一样,宁愿自己亏损赔本,送给别的公司捡便宜,也不让单依安得到一丝一毫的好处,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做法,让同行都觉得,这已经不是什么商业竞争了,完全是你死我亡的搏命博身家。

单依安这些日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似乎丝毫不受韩子墨攻击的影响。但是黎初遥身为他的贴身秘书,还是感觉到了他浮躁的情绪,直到一个他亲自跟了半年的合同被韩子墨搅黄了之后,他终于怒了。

“你说韩子墨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这么大的工程,他报价三千万就给别人做,他成本不要钱啊!人工不要钱啊!他用纸给别人糊一座楼吗?”单依安气得摔了手里的文件,靠在椅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又何必生气。”黎初遥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张和文件夹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他现在的策略不就是宁愿自己不赚钱,也要让我们公司接不到生意吗,这又不是长久之计,他迟早撑不下去的。”

单依安眼神一转,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眼里满是算计:“你说得对,他既然喜欢抢,我就让他抢个够好了,我看他有多少钱和我斗!”

黎初遥叹了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唉,这两个人看样子是都不会收手了。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在这场斗争中,她早就举白旗中途退出,远离战场了。

她现在在场外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爱她的人,她觉得生活过得很幸福,所以不管场内的战役打得多么热火朝天、如火如荼,都和她无关,她不想参与,更不想关注,也许,她该听黎初晨的,干脆先辞职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好了。

说到黎初晨,他从北京回来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迅速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然后她每天上班时间,就不时收到他发来的设计方案,有的是网上找的设计图,有的是他根据房型自己动手画的。他画得虽然简单,却也明了,黎初遥看着就能想象到那些柜子放置在那些角落的样子,有时他还会一次性发很多种墙纸、瓷砖、地板等装修材料的样式给她选,直选得她头疼。

黎初遥有选择障碍症,连衣服都不知道选哪一件所以一直很少买衣服,一时间叫她选那么多东西,她暴躁了:“随便啦!你觉得好看就行了,干吗老问我,明知道我选不出来还让我选!”

黎初晨发来一个笑脸:“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不让你选,你不是一点儿参与感都没有了吗。”

黎初遥快速在键盘上敲击着:“我谢谢你哦!我不需要参与感,请拿出霸道总裁的范,直接装修好把我抓进去住好吗!我敢说不满意就啪啪啪打我脸好吗?”

“原来你喜欢这款,我懂了。”黎初晨对着电脑屏幕笑笑,“下次我会霸道的。”

黎初遥满意地点头:“嗯,没什么事就跪安吧,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处理。”

“喳,小的告退。”黎初晨爽快地回复。

就在黎初遥要关闭对话框的时候,黎初晨又发来了一句:“姐姐,么么哒。(づ ̄ 3 ̄)づ”

黎初遥看着这个萌得不得了的表情,忍不住吐槽:“说好的霸道呢?”

那边回复:“按住,强吻!么么么么。”

黎初遥扭头,默默无语。算了,他的细胞里自带萌属性,看样子这辈子是霸道不起来了,总裁还是有希望的。

两个月不到,黎初晨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家具是他拉着黎初遥陪他去买的。两个人就像快要结婚的普通情侣一样,手牵手逛着家具城,一家家地看,一件件地比较,听着老板推荐各种品牌,然后黎初晨选出最漂亮实用又符合自家装修风格的。

家里很多挂画、小摆件,都是他一件件从网上淘回来的,他还从花鸟市场选了好几十盆漂亮的盆栽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整个屋子被他布置得精致又温馨,处处透着充满爱的小细节。墙上挂着照片框,照片框里放着他和黎初遥还有家人的照片,他想着以后和初遥偷偷去拍婚纱照,然后再把照片放进去。书房里放了一张大大的双人摇椅,想着没事的时候,他和黎初遥一起窝在摇椅上看看书,让她枕着他的肩膀睡觉,摇啊摇地就过完一辈子。

其实黎初晨的公司刚开起来,事情也很多,每天都加班到半夜一两点,可不管再怎么忙,他还是会抽时间去网上淘各种东西。他爱上了这种布置家的感觉,只要想到以后他会和黎初遥在这里住一辈子,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劲一样,从一个网页翻到另一个网页,从一家店跑到另一家店,直到选出最满意的为止。

房子空了三个月,等空气里新装修的味都散了之后,黎初晨才带黎初遥第一次过来看。那时已至盛夏,日光灼灼,蝉声绕耳,小区的环境非常好,算是本市最高档的小区了。黎初遥三年前买房的时候也看过这里,可惜那时她的钱连这里的首付都给不起,最后只能买了一套十几年房龄的老房子。

没想到没过三年,身边的这个男人已经能不动声色地全款买房了,而且似乎一点儿也不吃力的样子。黎初遥摸了摸下巴,对黎初晨的收入情况非常好奇,她虽然知道他以前给人做编程,后来给人做游戏,好像都挺赚的,可是具体多少她真不知道,下次有机会好好打听一下!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黎初晨感觉到了黎初遥看他时那古怪的目光,一边拉着她往前走,一边转头问。

黎初遥忍不住说:“看着你心里高兴呗。”

黎初晨听她这样说,忍不住低头闷笑。

“真的!”黎初遥使劲儿点点头。看着他就像看着一棵会动的摇钱树一样,而且这棵摇钱树还长得这么帅,又是自己种的,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如果黎初遥这种高兴的心情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的话,那当黎初晨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牵着她的手走进去的那一刻,喜悦、激动、感动、幸福,这无数种让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情感,就像滚滚洪水一般,汹涌地将她整个人淹没了!

“喜欢吗?”黎初晨站在她身后问。

黎初遥望着干净明亮的客厅,欧式的简装风格,从墙上到柜子里那些精致的小摆件,忍不住抬起双手捂住嘴,用力地点点头。然后,她感觉到有一个人从她身后轻轻抱住她,将脸颊埋入她的颈窝,温柔又动情地在她耳边说:“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俩的。”

黎初遥不知怎么的,鼻尖酸了酸,眼眶微红了起来。她抬起双手,叠在他的手背上,用力抬起头说:“嗯,我们俩的。”

黎初晨轻轻笑了,侧着头,在她的侧脸上亲了亲,又亲了亲她的耳垂、她的发丝。情到深处,他有些控制不住地抽开双手,用漂亮的指尖从背后轻轻地挑开她单薄的T恤,修长又宽厚的手掌探了进去,轻抚在她滚烫的肌肤上。他睁着眼睛,像是对待价值连城的珍宝一般,用最轻柔的力度,抚摸着她的身体,用最虔诚的亲吻,一下一下亲着她洁白的肌肤。

他们就像无数初尝情欲的男女一般,怎么都要不够对方,好像对方的眼神带着电,指尖带着电,声音都带着电,连发丝里的香味都带着电,只要一个小小的触发点,就能让彼此全身酥麻,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二)身份

自从两人新家布置好之后,黎初晨就以工作太忙,很多事情需要私人空间的借口从父母家搬出去住。黎初遥也经常找借口不回家,留宿在新家里,有的时候一留就是好几天,每去一次,留的时间就会更长一些,每去一次,就会更舍不得离开一些,就像是上了瘾的毒药一般,根本无法戒掉,只能越陷越深。

几个月以后,黎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儿子搬出去住快小半年了,到现在连新家的钥匙都没给她,甚至连看都没带她去看过。

夜晚,星星稀疏地点缀在漆黑的天空,孤零零洒下些许光辉。窗户内,黎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忍不住伸手推了推黎爸:“老黎,老黎。”

黎爸闭着眼睛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醒醒。”黎妈不耐烦地又推了一下,“家里出了这么多事,你也睡得着,真是什么个心眼。”

黎爸闭着眼睛,睡意浓浓地嘟囔道:“哪里有什么事,净在这里瞎操心。”

黎妈一听这话立刻就火了,“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拍打了一下黎爸露在被子外面光着的手臂:“没事?没事初晨那孩子为什么要在外头买房子住?买房子住就算了,还不给我钥匙,我跟他要了好几次了,他都不给我。”

“初晨都二十五六了,这么大个男人不想和爹妈住一起有什么不对的?给你钥匙干吗?给你你还不一天去三次啊。”黎爸吃力地睁开眼睛,瞥了自己的老婆一眼。

“我当然要去啦,我不去谁给他洗衣服,谁给他打扫卫生,他能照顾好自己吗?啊?我就奇怪了,先是初遥说找了男朋友,三天两头不回家,接着就是初晨也跟着三天两头不回家,你说他不会也找了个女朋友吧?好吧,找就找啊,我也没拦着,找了怎么一个两个不带回家给我看看啊,都藏着掖着干什么?是不是找了什么不靠谱的对象啊?”

黎爸听她这么一说,便失了睡意,叹了一口气,没说话,撑起身体,从床头摸索出一根烟点燃,火光在漆黑的室内一闪而没,烟气从咽喉进入肺腔,心也像个秤砣,跟着一路沉到胃里。

“老黎,干什么不说话?你听到我刚刚说的没有?”黎妈不满地问黎爸。

“听见了,你就是想太多了,孩子们那么乖,真找到了要结婚的对象,会跟你说的,你也别瞎操心了……”黎爸随口敷衍,起身找拖鞋。

“你干什么去?”黎妈问。

“去厨房喝杯水。”黎爸说,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和门内一样黑黢黢的,黎爸向前走了两步,看着女儿和儿子的房门,今晚他们两个又没有回来,家里似乎变得冷清了不少,黎爸知道他们去哪儿了。看着房里操心着儿女的老婆,却什么也不能说,等有一天,一切都能说开了,这个家还会和原来一样热闹吧。

黎爸回房间后,又被黎妈唠叨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上班的时候,觉得简直比值了三个大夜班还累。他到了单位以后,想了想还是给黎初遥打了个电话,让她下班后来单位找他,准备和她好好聊聊,不能一谈起恋爱,就连家都不要了吧。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等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来找他的人不是黎初遥,而是黎初晨。

“爸爸。”黎初晨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外,温声叫着他。

“哎。”黎爸答应了一声,让他进来,“你怎么今天有空跑来看我这个老头啊?”

黎初晨笑着走进去,坐在父亲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已经渐渐西下的夕阳余晖,正好从窗户外边照进来,映在他的面容上,像是缓缓揉入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让他本就俊秀精致的五官更加好看起来。其实黎初晨和黎家人长得一点儿也不像,黎爸年轻的时候长得刚硬帅气,黎妈长得柔美秀丽,初遥长得像父亲,一双剑眉美目英气十足,而小时候的初晨长得像母亲,漂亮得像个小女孩儿。可是现在的初晨长得斯斯文文的,英俊中透着一丝温雅,秀美中又带着执拗的刚劲,眼角微微向下,笑起来温柔十足,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总是带着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可就是这个明明和自己家人一点儿也不像的孩子,硬是把自己变成黎家人,自己每次带他出席一些场合的时候,总是有人说:“你儿子长得和你真像啊,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久而久之,他也渐渐认为,这个孩子和他长得一样一样的。

黎爸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这些年自我欺骗得有些可笑,耳边,传来黎初晨的声音:“爸,有件事,想请您成全。”

黎爸抬起双眼望着他,上次他来和自己谈初遥的事时也是这样紧张和严肃,眼里透着的全是不顾一切的认真和坚定,这次也一样。黎爸心里大概猜到了他想说什么,却还是开口问:“什么事?”

“我想……请你解除对我的收养关系。”黎初晨轻声说,他心跳得像鼓点一样快,双手也汗津津的,但他坚定地对黎爸说,“我想换回我原本的名字,我想重新叫回李洛书,我想有新的身份,我想跟初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黎初晨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黎爸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可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微微一颤,有些酸涩。他打开抽屉,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从缭绕的烟雾中望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少年的时候,个子只到自己的胸口,那时他初中刚毕业,忽然就跑到了自己家里,成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疯了的老婆天天抱着他就跟抱着宝贝一样不撒手,自己的女儿也默认了这件事。他是最后一个被告知的,他记得那个小小瘦瘦的少年,睁着一双漂亮得像黑色雨花石一样的眼睛,局促地握紧双手,第一次叫他爸爸的样子。

那时候,他的心情是愤怒的,他不愿意认这个儿子,不愿意这个孩子代替他原来的初晨。可是为了自己的妻子,为了让女儿安心去上大学,他接受了,默默无声地点了头。那之后,他便带着他跑了好几个政府部门,办好了收养手续,将他的名字改成了黎初晨。

他记得第一次将改好名字的户口本给他看的时候,那孩子小心翼翼地一页一页翻着户口本,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看着,一直到最后一页——自己的那页时,那上面写着:黎初晨(曾用名李洛书),与户主关系:父子。

那孩子用他小小的手,细细的手指,从那些字上一个个地轻抚过去,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笑,眼里却闪过泪花。他迅速地用手背在眼睛上一抹,然后抬头望着他,明亮地笑着说:“谢谢爸爸。”

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心软了,妥协了,放下心里的成见,决定接受这个新的儿子……

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当初那个小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这样优秀的男人,当他再一次开口请求的时候,虽然心里有万般不舍,却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

黎爸深深吸了一口烟,从漫长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望着他问:“你确定吗?”

黎爸轻声说着,并没有注意到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条缝,下午被他电话召唤的黎初遥正站在房门外,静静地听着里面的谈话内容。

黎爸继续说道:“如果你真要和我解除父子关系,我也没话说,毕竟这些年来,是我们黎家亏欠了你……”

“你们没有亏欠我!变成初晨,是我自愿的,不,应该说是我奢望来的。”黎初晨苦笑地说,“小时候我天天和初晨在一起玩,爸爸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他,他家人那么疼爱他,他的姐姐那么好。爸爸,其实我可能并没有那么无私,我到家里也许并不是为了成全你们的幸福,而是为了成全我自己,我阴暗的内心希望自己能够代替他生活在这个幸福的家庭里。这么多年来,你们还有初遥,给了我太多的爱……”

黎初晨说到这里,眼中有晶莹的泪花闪过。

“明明给了我这么多,我却还是那么贪心,享受了这么多年的亲情还想要爱情。爸爸,我想要初遥的爱情,太想要了。我想跟她在一起,想保护她,不想让她再过得那么辛苦!我想让我对她的爱能变成她的快乐,而不再是负担,不再是见不得光的感情……

“爸爸,我对你发誓,我会用一生去保护初遥,会在今后的日子一直为她遮风挡雨,请你相信我。”黎初遥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地望着黎爸说,“求求你,请给我一个光明正大爱她的名字!”

房门后,黎初遥用力地咬着自己的下唇。

她的口腔中尝到了血的滋味,但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疼,就像她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却一点儿都不觉得难受。

傻瓜……

她抬手快速地擦着模糊的眼睛,里边,传来了父亲妥协的声音:“好。找个时间跟我去办吧……”

“谢谢爸爸。”黎初晨在房间里面开心地感谢着一直严厉又宽容的父亲。

里面的对话还在继续,黎初遥却悄悄将房门关上,蹑手蹑脚地走出办公室,在公安局外面的小花园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她抬头望着天空,忽然觉得天空的火烧云那么的美,她已经很久没觉得有什么风景美过了。可是今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美极了,连耳边嘈杂的车鸣声,听起来都像乐章一样好听。

她今天,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从没说出口的苦恼,那个人会发现得那么及时,当她和他的关系进展到亲密无间的时候,叫他初晨总是让她那样难以启齿,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办。而他,在几天后就出现在父亲的办公室,请求改回原来的名字。

原来,真的会有一个人,时时刻刻替她打算;原来,真有一个人,这样小心地把她珍藏在手里心里……

真有一个人,这样爱她,让她连心尖尖都软了。

黎初遥在小花园坐了一会儿,就看见黎初晨从父亲的单位走出来,隔着一条马路,她依然能看见他脸上那满满的笑容,一边走一边抬头望着天空,似乎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重担一般。

他似乎想起什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黎初遥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道:“喂。”

“喂,你在哪儿?”黎初晨一边走一边问。

“我在……在回家的路上。”黎初遥也站起身来,隔着一条马路,跟在他身后走着,望着他的侧脸,微笑地回答着。

黎初晨说:“我也在回家的路上。”

黎初遥笑笑,还没等她接话,那边又急急地问:“你是在回我们家的路上吧?”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章:初晨,时间会治好所有的伤口 下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我们的梦被打碎了
热门: 剑神 千门之威 人皇纪 黑暗馆不死传说 我是极品炉鼎 危险的妻子 时光之轮6·混沌之王(上下) 血剑红尘 炼魂法则 大龟甲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