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初晨,我再也不会丢下你

上一章:第七章:初晨,命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残酷 下一章:第九章:初晨,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出招

年后,黎初遥公司的事也很繁忙,虽然大家都还在刚休完长假的疲惫状态,可工作依然无情地压了下来。一年的开始公司总是有各种新的项目,为了项目能顺利进行,黎初遥身为总公司的秘书,总是有无数的合同、对接、会议行程等事宜需要她去帮单依安打点妥当。

黎初遥坐在办公室里面,飞快地扫着一份由公司律师拟好的和本市一家城建公司的合作合同,公司和这家公司合作过很多项目,这种合同已经不是第一次签了,律师那边都已经有了模板,打印出来给两家老总签字就可以了。可是黎初遥依然非常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这份用过很多次的合同,确定连个标点符号都没错了之后,才打印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内线电话响了,黎初遥接起电话,非常礼貌地说:“你好,单总。”

“进来一下。”电话里单依安的声音听起来很性感。

“好的。”黎初遥挂上电话,马上起身,从自己的单人办公室走出去,笔直往前走到董事长室门外,轻轻叩了两下门板,里面的人有些懒懒地说:“进来。”

黎初遥推开办公室的房门,走进去,站到办公桌前面,毕恭毕敬地望着坐在黑色沙发椅上的男人道:“单总,找我?”

“嗯。”单依安轻轻嗯了一下,从文件中抬起头来,靠在沙发椅上,抬头望着黎初遥,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柄上轻轻敲击着,过了一会儿,他对着面前的椅子抬了一下下巴说,“坐。”

黎初遥挑了一下眉,拉开椅子坐下,做好长谈的准备。平时她到单依安办公室里来,时间都非常短,让他签文件或者听他各种吩咐,基本都要不了五分钟,每次都是站着迅速解决完就出去。

但凡叫她坐下,就是要给她开小会了,那时间将非常长,事情也是非常严重的。

黎初遥没先开口,等着单依安先说,结果单依安一直安静地打量她,有点儿像是毒蛇见到猎物时的那种眼神。

黎初遥被他看得有些沉不住气,先开口问道:“单总,有什么事吗?”

单依安笑,抬手摸了摸下巴,终于出声道:“你手里和艺龙公司的签约合同不用弄了。”

“为什么?”黎初遥皱眉问。

单依安挑挑眉道:“他们公司的赵总打电话来说,要开会讨论一下,过一阵子再给我回复。”

“呵呵,是吗?东城区这块地共同开发高档小区的事情,不是赵总去年找了你好几次,你才同意让他投资的吗?他现在说要讨论一下?”黎初遥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容说,“一定是发现什么更好的项目,看不上我们这个了吧?”

“也许吧。”单依安点头,脸色有点儿难看。

“他不投无所谓啊,有的是公司想投,就算我们公司自己吃下来也没什么压力吧?”黎初遥不明白为什么单依安看上去挺生气的样子,其实这块地单依安买下来已经五六年了,一直捂着没建,不是公司缺钱开发,而是想等它升到更高价值。当初单依安让姓赵的投资,完全不是为了钱,而是看上了他背后的势力。

“公司独自开发当然没什么问题,不过……”单依安话风一转,语气变得有些冰冷,“从过完年开始,我们公司去年谈成的三个项目都黄了,今年刚准备接洽的两个项目也莫名没有了下文,你说这奇不奇怪?”

说完这些,他紧紧地盯着黎初遥,似乎想从她的表情上判断出什么来。

黎初遥微微皱眉想了想,公司连续几个开发案都被人截和,这当然奇怪了,不但说明有人在蓄意针对公司,而且公司可能还有内鬼把消息透露给对方。

黎初遥眼神一抬,直接问:“你怀疑我?”

单依安摇摇手指,神秘又轻声地说:“我怀疑每一个人。”

黎初遥耸肩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我没做过对不起公司的事,你相信我就继续工作,不相信就炒了我。”

单依安啧了一声:“那不行,我要是炒了你,不就正合了那家伙的心意。”

黎初遥猛地抬头,疑惑地望着单依安,同学会那天晚上韩子墨和她说的话,他是怎么知道的?啊,是了,一定是有同学听见了告诉了秦云,秦云告诉他的。

单依安皱着眉头想了想,出声问:“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你的前未婚夫。”

黎初遥沉默地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才沉声回答:“韩子墨。”

“哦,对,韩子墨。”单依安用力点了点头,一副终于想起来的模样。

黎初遥凝视了他一会儿,才恍然惊觉,这家伙真的不记得韩子墨的名字,也许在他心里,韩子墨从来就不是他的对手,他当年用尽心机去对付扳倒的人,只是韩子墨的爸爸而已。

“他胆子倒是挺大的,美国回来都快一年了,一直偷偷摸摸地藏着,在背地里给我使绊子。”单依安呵呵笑着,嘴角明明弯起了弧度,却让人觉得那笑容特别阴险狠毒。

“他回来快一年了?”黎初遥有些诧异地问,她一直以为韩子墨是年前林雨结婚前回来的,却没想到已经回来那么久了,那他这一年都干了什么?

“我已经找人调查过他了,他去年三月份就回国了。”单依安冷哼一声,“你说他回来干吗?给他父母报仇吗?他父母又不是我杀的,是他们自己作死的。”

“他父母……死了?”黎初遥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瞪大眼睛,震惊得连指尖都在颤抖。

单依安点头:“听说到美国没三个月就相继去世了。”

一瞬间黎初遥愣住了,心整个往下沉,似乎连呼吸都有点儿困难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韩子墨为了保全家人抛弃韩家的基业,抛弃了她,可结果,连家人也没保住吗?

她已经有些想不起来韩爸韩妈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韩爸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长相平淡无奇,却聪明得出奇。记得他非常溺爱自己的妻子,就算他的妻子赌博输光了他的家产,他也没舍得骂一句重话。

而韩妈是韩子墨最爱的人,那个女人时时刻刻都精致漂亮得像电视里的女明星一样,她虽然很娇气,却对人很好,当年她和韩子墨谈恋爱的时候,还送过她一套非常昂贵的首饰。

“怎么?你心疼了?”单依安忽然出声,打断了黎初遥的回忆,似笑非笑地问。

黎初遥望着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儿酸涩甚至有点儿怨恨,她用力地压下这种感觉,开口道:“没有,我有什么好心疼的。”

“哦。”单依安看似满意地点点头,“那我现在想玩死他,你不会阻止我的吧?”

黎初遥握紧双拳,用力深吸一口气,冷言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那就好?我还真怕你余情未了,没事偷着帮他呢。”单依安笑着提醒,“你可别忘了,当年你最落魄的时候是谁拉了你一把。”

黎初遥听了这句话,实在忍不住开口嘲讽道:“你这个幕后黑手也好意思和我提当年,我那落魄是拜谁所赐啊?”

“哟哟哟。”单依安转着指间的笔,挑眉问,一副无所谓的姿态,“还恨我呢?”

黎初遥看了他一眼,并未犹豫地摇头:“没什么好恨的,你开我工资,我给你做事,哪天你开不了我工资了,我就去给别人做。”

单依安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愿意给你开一辈子工资。”

“那就先谢谢单总了。”黎初遥站起来,点了一下头,“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单依安挥了下手,示意她可以走了,黎初遥转身出去。单依安转着手里的笔,紧紧地盯着她离开的背影。

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坐在韩子墨身边,代表韩家和他谈判,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般,闪着耀眼的寒光在他身上划下一道血痕。那时候,他就决定,一定要收服这个女人,放在自己身边做自己的下属。

后来他做到了,她做事也确实细致认真,从不出错,他却再也没看见过她身上那如虹的气势和冰冷的寒光。

不过没关系,现在的黎初遥依然让他很欣赏,是他唯二不讨厌的女人之一。

(二)醒悟

黎初遥回到办公室,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她的脑子里依然闹哄哄地想着单依安刚才和她说的事。这六年来,她无数次猜想,韩子墨卷走了最后的钱,带着他的父母在美国潇洒过日子,自己却在牢里过得这么辛苦,只要每次想起来,就会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出狱后偷渡到美国去,把他们全家大卸八块。

这种黑暗的、可怕的、偏执的恨在她入狱的那一年,几乎累积到差点儿爆发!

可是出狱后,她陪着黎初晨复健腿部肌肉,每天都陪着他去医院、回家,扶着他、推着他、背着他。很累,却也刚好,没时间想那么多的恨。看着黎初晨那么坚强地一步一步重新站起来,重新迈开步子,重新变得健康,似乎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的恨,一切的损失,一切的苦难都不算什么,只要他平安健康就是最大的幸运和福气了。

黎初遥深吸一口气,靠在椅子上,用力地闭上了眼睛,原来他也过得不好吗?那么深爱父母的人忽然失去两个亲人,又活在异国他乡,就算手里有钱,可是心灵上的折磨,又能让他过什么样的好日子呢?

韩子墨,六年前的你,那时候单纯、懦弱又善良的你,一定无数次后悔,当时没有带我一起走吧?

黎初遥静静地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桌面的手机,翻到短信记录,找到韩子墨的那个未被保存的陌生号码,看了半晌,似乎在犹豫什么,可是最后,又放弃地将手机按灭,然后又按亮,又按灭。

反复几次之后,她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她最终还是决定提醒他一下,单依安已经发现他了,让他自己小心。

可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接,她啧了一声,收了电话,想过一会儿再打。

黎初遥揉了揉太阳穴,将精神收了收,继续工作,可还没等她把手里没完成的工作全部处理好就已经到了午休的时间。她也不是很饿,便懒得出去吃午饭了,从包包里拿出早上没来得及吃的面包,就着牛奶一边吃一边继续工作。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她抬头望去,愣住了,一个让她不敢相信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她瞪大眼睛,抬头惊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不是你打电话找我吗?”

“我打电话给你你回一个不就行了,跑到我公司来干吗?”黎初遥简直服了。

韩子墨没答话,忽然走到办公桌面前,弯下腰来,一手撑着桌面,一手伸过去把她手里的面包一把夺走,转身,往墙角的垃圾桶一扔,成功命中,动作潇洒流畅:“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吃垃圾食品。”

黎初遥愣了一下,恍惚中,她脑海里忽然闪现少年时,他似乎无数次在她面前做过这个动作。高中时的教室里、大学时的图书馆里,他总是这样,好像她手里的食物就是垃圾一般,每次都惹得她快和他吵架了,他又嬉皮笑脸,满眼星光闪烁地说:“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那时候的他,身上满是阳光的味道,连一丝阴霾也无处可寻。

“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眼前的他,也这样说道。

黎初遥抬头看着现在的韩子墨,他穿着黑色西装,里面的白衬衫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头发向后梳起,用啫喱微微抓了一点儿翘起,整个人看上去潇洒从容,俊秀非凡。

他依然笑着,可他微微眯起的双眼,用力弯起的嘴角,却怎么也寻找不到少年时那种透亮的阳光和暖人的炙热。

他变了很多,重逢以来,第一次认真观察他的黎初遥这样想道,可是,哪里有人是永远不会变的呢?我自己,不是也变了很多吗?

“走吧。”韩子墨又出声邀请了一次。

黎初遥不知道为什么,本想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她转身,拿起了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说:“走吧。”

韩子墨有些吃惊地望着黎初遥率先走出去的背影,他真的没想到他的邀请会成功,他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其实,只要能找个借口来看她一眼,他就满足了。

韩子墨的俊脸笑开了,跟在她身后出了公司,就近选了日式料理店,里面环境清幽,格调很高,中午店里的客人很少。

两人面对面坐下来,黎初遥端着玻璃水杯慢慢地喝着水,对桌上的菜单视而不见。韩子墨翻着菜单,点了一桌子的日式料理。

韩子墨点完菜,浅笑着找着话题:“不知道这家味道怎么样,没来吃过,我知道市里面有一家日式料理特别不错,有机会带你去尝尝。”

“哦。”黎初遥敷衍了一句,没怎么接话,她对日式料理并不是特别喜欢,只是偶尔吃一次调剂一下胃口的食物。

“对了,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韩子墨见她不愿意闲聊,便切入了正题。

“也没什么。”黎初遥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告诉他,“就是单依安知道你在背后破坏他的生意了,可能会找你麻烦,你自己小心点儿吧。”

“哦?这么快就知道啦。”韩子墨缓缓扯起嘴角,露出一个黑暗而又冰冷的笑容,“挺好,既然他知道了,那就明着来呗。”

黎初遥看着这样的韩子墨,有些心惊,她低下头,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韩子墨,你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不好吗?何必要拿所有的精力和他斗呢?除了浪费时间你还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嗯……”韩子墨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他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

黎初遥皱着眉头,没说话,韩子墨看着她,缓缓地道:“况且,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什么好处可以让我心动了。”

“当然……除了你。”说完这句话,韩子墨深深地看着她,眼神里带着一丝复杂的矛盾和卑微的期望。他在情感上幻想着黎初遥能说句什么好听的话出来,理智上却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黎初遥低着头,躲开了他的目光,紧紧地抿着嘴唇,倔强得什么话也不愿意说。如果是今天之前,她可能会说一些狠话,可是在知道他父母的事之后,那些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心里虽然有些怜悯他,却依然不能原谅他。

“你不用为我担心了。”韩子墨将上的菜微微往黎初遥的方向推了推,轻声道,“这个仇我能报就报,报不了就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云淡风轻的味道,好像他的生命在他自己眼里早就已经不重要了。

“你……”黎初遥瞪了他一眼,对他这样的语气很不满,想要骂醒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憋着憋着居然说出了一句,“你就算死也要先还我钱。”

“噗。”韩子墨忍不住笑了,看着她说,“你放心好了,我会写好遗嘱,死了之后我的钱都是你的,保证比找你借的多。”

黎初遥忍不住瞪他:“为什么要死了之后,现在不能还我吗?”

“还了你之后,你一定会跟我说,我们之间就此两清吧。”韩子墨苦笑了一下,垂下头,望着桌面,有一点儿伤感地说,“那样,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黎初遥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被他低落又悲伤的情绪感染了,自己也变得有些惆怅起来。是啊,他若是把钱还了她,她一定会这样说的。

饭桌上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韩子墨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抬手夹了一块炸虾放在她的碗里:“来,吃个虾,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的吗?”

黎初遥看了眼碗里的虾子,过了一会儿,缓缓把它夹出来,放到一边。

韩子墨看着她的动作,眼神特别难过,可是没一会儿,他又好像没什么一样,装作不在意地问:“怎么,已经不喜欢了吗?”

黎初遥点点头,抬眼,望着他,一语双关地说:“早就不喜欢了。”

韩子墨像是听懂了什么,忽然转头望向窗外,微微抬起头,压抑着鼻子里的酸涩。虽然他也知道她是这样想的,可是当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杀伤力居然还是这么大,大到就像有人偷偷拿锤子在他头上砸了一下,又晕又疼,疼得他一瞬间都窒息了。

黎初遥说完,慢慢拿起放在旁边的包说:“我好了,要回去上班了,你慢用。”

说完,她站起身来,从座位上离开。韩子墨坐在外面,当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忽然伸手,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腕,低着头,没看她,咬着牙,沉声问:“初遥,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黎初遥垂下头,望着他紧紧拉住自己手腕的手,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你知道答案的,何必再问。”

说完,她不再停留,甩开他的手,笔直向外走着,似乎听见韩子墨在身后低声说:“可是我不想放弃,怎么办……”

黎初遥皱了皱眉头,停下脚步,想回头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算了,推开店门走了出去,将所有的想法藏在了心里。

他说他不想放弃,可是他不是早就放弃了吗?在六年前就放弃了啊,凭什么他现在后悔了,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就还能把她找回去?

很多时候,人们总是期待完美的爱情,期待自己不管做错什么事,自己深爱的那个人还会在原地等你。可事实上,等你回过头来时,你认为的那个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这时你再后悔、再惊觉,自己有多爱他又有什么用呢?

黎初遥想到这里,忽然停住了脚步,她忽然想到了黎初晨,自己是不是也在将他越推越远呢?也许等有一天他真的离开了,会不会也再也找不回来了?

黎初遥想到这里,猛然感觉到一阵恐慌甚至害怕。

她忽然很想去见见他,想听听他的声音,想拥抱他,想用力地感觉到他还是属于她的。

(三)出差

黎初遥本来想下午一下班就去找黎初晨的,她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了,两个人连电话也没打过,他所有的消息都是从妈妈那边听来的,就这样互相躲着也不是办法。可没想到,她刚到公司就被单依安火急火燎地召唤到办公室,单依安见到她头也没抬,就一句话:“北京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儿问题,你去订今天的航班,跟我去一趟。”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章:初晨,命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残酷 下一章:第九章:初晨,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热门: 乌鸦之城:伦敦,伦敦塔与乌鸦的故事 一寸河山一寸血05:历史不死 间客 独角兽谋杀案 神墓 师兄为上 乡村春事 冰与火之歌7:冰雨的风暴(上) 致命十三张 鹫与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