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初晨,命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残酷

上一章:第六章:初晨,我不忍心看到你有一丁点儿难过 下一章:第八章:初晨,我再也不会丢下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坦白

春节一整个假期,黎初遥除了和家人出去拜了几次年之外,基本都窝在家里休息,懒懒的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大年初五的时候,高中的班级开了一次同学会,林雨身为同学会的组织者早早就通知她了,黎初遥一想到可能会在同学会上遇到韩子墨,便直摇头,一副打死都不想去的样子。

林雨在电话里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怕什么呀,又不是你对不起他,是他对不起你,要不来也是他没脸来,你干吗不来啊。”

“不是怕,是不想破坏心情。”黎初遥无力地辩解道。

“哦?你现在心情很好吗?”林雨问。

黎初遥往床上一躺,阴沉着脸,翻了个身道:“不好。”

“那正好啊,万一韩子墨那小子来了就拿他出出气!”电话那头林雨的声音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得了吧,别我没气着他被他气死了。”黎初遥没好气地说。

“他敢!我在这儿呢!再说,我都没通知他,他不一定会来的!”林雨霸气地放出狠话,也不管黎初遥答应不答应直接就决定了,“就这样说定了啊,我晚上五点去你家接你。”

“哎,我……”黎初遥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已响起了忙音,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松手把手机扔在床上,心想林雨都结婚了,这风风火火的性格啥时候能改。

黎初遥在家睡了一下午,下午四点的时候爬起来洗了一个澡,将好几天没洗的头发洗得干干净净的,对着镜子用吹风机把短发吹干,刚吹好的头发蓬蓬松松地盖了下来。好久没剪的头发已经到了齐耳的长度,平日夹在耳朵后面的长刘海儿,也放了出来顺着脸颊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将她原本硬朗的五官修饰得柔和了起来。只是一点点改变,就让她变了很多,平日里那股冷漠又硬邦邦的气质好像被淡化了一样。黎初遥拨弄了一下刘海儿,好像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又把两边的头发全都挂在了耳后,将头发理得一丝不乱才离开洗脸台,回房间换衣服去。

她换好衣服出来,见黎初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他见她穿戴整齐的样子,有点儿诧异地问:“要出去啊?”

“嗯,同学会。”黎初遥眼神没看他,笔直地走到门边,打开鞋柜拿起自己外出的鞋子。

黎初晨跟在后面问:“什么同学会?高中同学会吗?”

“嗯。”黎初遥嗯了一声,低下头开始换鞋子。

她没看见黎初晨在她身后默默地握紧了双手,她打开家门走了出去,反手刚想关上门,忽然有一股力量从里面拉开,然后一个人影闪出来,一手将门带上,一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表情有些固执地说:“你等我一下,我也跟你去。”

黎初遥皱起了眉头:“我同学会,你跟着去凑什么热闹啊?”

黎初晨一言不发地望着她,神情没有一丝松动。

“初晨……”黎初遥有些无奈地叫着他的名字,“别闹了好不好?我总不能跟人说我这么大个人了,还带着弟弟来参加同学会吧?”

“我不是你弟弟!”黎初晨压低声音,可他语气里的愤怒一丝都没有减少。

黎初遥抬头望着他,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我弟弟,可是黎初晨,那你究竟是我什么人呢?我的男朋友吗?我的另一半吗?”

“我不敢承认,真的不敢。”黎初遥疲惫地说,“这么多年了,我到现在也弄不清你到底是我什么人。我们再这么拖拖拉拉不清不楚地下去到底有什么意思,不如……”

不如算了吧,不如互相放过吧,我真的累了。

为什么一段感情会被她走得这么辛苦呢?她真的不懂啊,她并不是没有勇气的人,也不是介意世俗眼光的人,其实说到底,说到底,她只是一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在自己心里,这个男人,他的存在依然是亲人大过情人的存在,依然寄托了她对弟弟的思念,对弟弟深刻的爱,依然……没办法把他完全当成一个可以不顾一切去爱的男人。

这几天,她终于想明白了,这么多年了,不是没办法解决他们的状况,而是她一直不想解决,她兜兜转转一直停在原点,一直就没走出来过。

黎初遥用力地闭了闭眼睛,这一刻她想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想和黎初晨说算了吧,他们还是好好地做姐弟,算了吧,别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她花了六年时间依然走不出来,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还需要多久,她不想这个善良的男人一直无望地等待着,她不想把他逼疯,把他逼得崩溃,可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

她爱他,心疼他,想给他最好的一切,却给不了他最好的爱情……

黎初遥痛苦地睁开眼睛,张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黎初晨用手用力捂住。他慌乱地看着她,捂着她的手微微发抖,他这样玲珑剔透的人,似乎已经明白她想说什么了,他不想听,不想!

黎初晨双眼微微泛红,连忙说:“好好,我知道了,我不惹你生气,我不去了还不行,我不跟了。”他说完,像是想逃跑一样,慌忙拉着家里的门,可门被他刚刚关上了,他又没带钥匙,只能用力又慌乱地拍着门,一边拍一边叫着,“妈,妈,开门,开门啊。”

仿佛门外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他拼命地拍着门。

“来了来了。”黎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门嘎吱一声被打开了,他连忙推开门,冲了进去,然后“啪”的一声用力地关上门!身子死死地抵着铁门,他脸色苍白地用力喘息着,嘴角微微发抖,眼泪瞬间从他俊逸的脸颊滑落,他用力地仰起头,死死地咬住嘴唇。

“哎哟,你这孩子怎么了?怎么哭了?”黎妈看儿子哭了,心疼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连忙过来扶着他的胳膊关怀道。

黎初晨用力地摇头,微微弯下腰来,用特别痛苦的声音说:“妈,我肚子疼。”

“肚子疼?肚子哪儿疼啊?晨晨啊,你可别吓妈妈,快告诉妈妈,哪块疼啊?”黎妈紧张地在他肚子四周乱按着,想知道到底哪里出了毛病。

黎初晨咬着牙,痛苦得一言不发,他也说不清哪里疼,只知道他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用力地揉捏碾轧过一遍,疼得他都快没法呼吸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段感情,他不知道这感情多脆弱吗?他知道,他比谁都清楚,他一个人用尽全力维系的感情,脆弱得就像透明的冰锥一样,看着好像很坚固很锐利地插入了她的心房,可是但凡有太阳微微一照,就会化得无影无踪,一切又会回到原点,他的感情会变成水,变成空气,变成蒸发过后再也不存在的东西。

“晨晨,晨晨,你怎么了,别吓妈妈啊。”黎妈声音都变了,黎初晨却摇着头说:“没事,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啊……”黎妈跟着黎初晨走回房间,看着他关上房门,一脸担心地在外面叮嘱道,“不舒服一定要叫我啊,别撑着啊……”

黎初晨靠着房间的墙壁,身体慢慢滑落,笔直地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声不吭地垂着头,周身围绕着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黎初遥站在家门口,久久没回过神来,直到林雨的电话打来催她,她才有些僵硬地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下去,刚才她伤害到他了吧?每次都这样,想也不想地伤害他。

明明不是打算好了,先让他开开心心地过个年再来整理感情的事吗?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忍不住呢?为什么自己承受的压力和困扰,就总是想也不想地成倍发泄在黎初晨身上呢?

明明说好了要好好爱他的啊,为什么又让他受伤,又让他难过了呢?

黎初遥狠狠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甚至控制不住地用头撞着坚硬的墙壁,可是就算这样的疼痛也无法减轻她对黎初晨的内疚,她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家去抱住他,和他道歉,和他说,刚才说的一切都是废话,都是乱说的!

可是她不能,就算反悔了又有什么用,她还是迈不出这一步,曾经她以为,黎初晨带着万分的诚意走完了九万九千步来到了她面前,她只要下定决心去走最后这一步,她以为她走出去了,却没想到自己只是迈开了腿,却没有落下。

她骗了黎初晨,也骗了自己,她根本没有走完这一步,没有……

她一直是一个留在原地的傻瓜啊……

(二)同学会

黎初遥坐上林雨的车的时候脸色很难看,林雨吓了一跳,发动了车子,有些小心地问:“你怎么了?谁惹你了?苦着个脸。”

黎初遥望向车窗外不说话,马路两边四处铺着炸过的鞭炮红纸屑,车子开过,掀飞一片,在半空中飞舞着又落下。

“你要真不想去就不去呗。”林雨和黎初遥认识十几年了,黎初遥的情绪她总是摸得很精准,她能感觉到,这一刻,黎初遥心情很不好。

“没事。”黎初遥有些有气无力地说,“我去。”

现在这种情况,她也不想太快回家,有个地方躲躲也是好的。

林雨不再说话,闷声开车,没一会儿就开到了市里最大的酒楼,把车交给泊车小弟,便和黎初遥一起下车往预定的包厢走。今年是他们高中毕业十周年的同学会,班上同学来了二十多个,一半同学都来了。

黎初遥她们进到包厢的时候,里面有三个大圆桌,已经有十几个人了,分坐在两个桌上,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男生围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打着斗地主,包厢里一片热闹的声音。两人一进去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几个相熟的女同学叫着她们的名字,让她们坐过去,林雨拉着黎初遥走过去坐。

一个女同学看见黎初遥就说:“黎初遥,你真的一点点都没变,和以前一模一样,连表情都一样呢。”

“是呢,是呢,你高中的时候就这样一副酷酷的表情,隔壁班不认识的女同学还叫我给你递过情书呢,你可记得?”另一个长鬈发的女同学说。

黎初遥扯出一抹笑容,回复道:“不太记得了。”

“你居然不记得了啊,当时韩子墨还抢你的情书来着,说那个女生瞎了眼,还当众念那封情书,被你满教室追着打呢。”长鬈发的女同学用力提醒着。

“哦,好像想起来了。”黎初遥机械地点头附和,其实她什么也没记起来,高中的很多事,都被初晨的忽然离世覆盖了,好像一点儿开心的记忆都没有,最深刻的便是最黑暗的那个高三的夏天。

身边的同学都在回忆着高中的趣事,饭桌上一片闹哄哄的景象,黎初遥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喝着,将所有烦恼隐藏在这热闹的气氛下。

“林雨,我记得你们以前还闯过男生厕所呢……”

“哈哈哈,对对,秦云和韩子墨还在里面蹲坑被看个正着……”

“哈哈哈,秦云那个小腊肠今天来了吗?”

林雨的话刚说完,门口就响起一个男同学的声音:“林雨,我一进来就听见你在造我谣,谁小腊肠啊,你试用过啊?”

“秦云你个不要脸的,几年没见怎么变成臭流氓了。”林雨被口头调戏了一下,泼辣地指着刚进门的秦云骂道。

“你都流氓那么多年了,还不许我流氓一下啊。”秦云笑着走进来,还和高中时一样,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只是稍微壮硕了一些。他穿着得体,手腕上戴着一块钻表,一看就价值不菲,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听说他这几年混得非常好,今年同学会聚餐的费用,就是他一个人赞助的。

“秦云来了,可以上菜了。”一个男同学对着服务员叫道,“起菜吧。”

“你们等我干吗呀,早就该起菜了呀。”秦云笑得客气。

“你万一不来谁付账啊。哈哈。”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着,饭桌上摆满菜肴,酒杯倒满美酒,气氛更加热闹起来。

黎初遥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和男生喝着,谁来敬酒她就喝一杯,来者不拒的样子。

林雨捣了捣她的手臂:“少喝点儿。”

“嗯。”黎初遥答应了一声,又一杯喝下了肚。

“你!”林雨瞪大眼睛,然后指着来敬酒的男生说,“去去去,别和初遥喝,她脑子不好,过完年就得做手术。”

黎初遥瞥了她一眼:“你脑子才有病呢。”

“你没病你这么喝啊?你倒了我可不送你回家。”林雨不服气地反驳。

黎初遥想想,是啊,她要是喝醉了林雨这个懒鬼肯定会叫初晨来接她回去,可是现在的自己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他呢?

她叹了一口气,放下酒杯,连想喝醉都不行啊,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

她刚这么想着,一抬眼就看见了一个把她人生变得这么艰难的罪魁祸首走进包厢,那人依然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

韩子墨走进来,言笑晏晏地说道:“这么多人啊,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啊,开同学会居然没人叫上我,都不当我是同学了吧?”

包厢的同学都愣了一下,韩子墨家的事当年在市里闹得挺大的,几乎没人不知道他家破产了,谁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有些八卦的同学眼神偷偷地望向黎初遥,这两个人的事,当年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林雨在桌子底下用力地握了一下黎初遥的手,黎初遥一脸无动于衷,手却紧紧地握着酒杯,心想韩子墨要是敢撑着那张嬉皮笑脸的样子走过来,她非泼他不可。

韩子墨却像是没看见她一样,径直往坐在上位的秦云走去。秦云原本笑着的脸变得有一丝僵硬,眼神左右移动,似乎在害怕什么。

“秦云啊,好久没见了,听说你现在仕途一帆风顺呢。”韩子墨好兄弟一般搭着他的肩膀说,“以后兄弟可要靠你照顾了啊。”

秦云嘴角抽了抽,有些僵硬地点头道:“那必须的。”

“真的吗?”韩子墨垂下眼帘,嘴角浮上一丝冷笑,“你可不能骗我。”

秦云的表情甚是古怪,大冬天的额角居然微微冒出一丝汗,干涩地笑道:“不会,不会。”

“我也觉得你不会。”韩子墨站直身子,推了推坐在秦云边上的人,让他让开后,自己坐了下去,继续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道,“毕竟你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都是我们韩家赞助的,你大学的时候你妈病重,你跑到我学校来找我借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哎呀,黎初遥这事你记得吗?当时你也在的吧?哈哈哈,当时我把钱给这小子,他都跪下了,那千恩万谢的,就差许诺来生给我做牛做马了。”

饭桌上的人目光都从秦云和韩子墨身上转到黎初遥那儿,只见黎初遥瞥了一眼,没搭话,这件事她确实知道,是大三的时候发生的。那个时候,韩子墨依然是一副散财童子的模样,秦云来借钱,他二话没说把卡里的十几万都提给了他,接下来一个月,天天缠在她身边哭穷,让她请吃饭,她请了,韩少爷还嫌弃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非要她买菜给他做,后来这念头被她一巴掌打散了。

韩子墨眼神深沉,似乎也回忆起了这些事,他看了黎初遥一眼,眼里有万般的留念,但只是一瞬间,他又转头,继续对着秦云,嗤笑一声道:“你说,我们这样的关系,就算有天大的诱惑摆在你面前,你也不会骗我的吧?秦云?”

秦云那干涩的笑脸有些挂不住了,脸色渐渐冷下来,瞪着韩子墨说:“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明说吧,不要拐弯抹角。你要觉得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说出来,正好今天同学们都在呢,都给评评理,看是不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在这儿阴阳怪调的!”

“我阴阳怪调吗?我有吗?哈哈哈。没有的事,我不过是和你叙叙旧嘛,怎么生气了。”韩子墨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揽住秦云的肩膀,“来来,大家一起举杯,为我们的同窗之情,喝!”

饭桌上的同学也大都觉得此刻气氛尴尬,纷纷举杯,希望揭过这茬。黎初遥也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再抬眼看去,只见韩子墨冷笑着在秦云耳边说了一些什么,秦云居然双手颤抖地掉了手里的杯子,猛地站起来,惊恐地瞪着韩子墨,一张斯文的脸似乎被愤怒憋得有点儿变形,他忽然拿起外套,仓皇地往包厢外走去。

“秦云。”韩子墨没有回头,面无表情地叫住了秦云,缓缓端起白瓷酒杯,放在眼前,用低沉的声音缓缓道,“回家好好睡一觉,你的好日子也过不了两天了。”

说完,他独自喝完了手里的酒。秦云猛地转过身来,对着韩子墨叫嚣道:“韩子墨,你除了有一个好老子之外还有什么?现在你连老子都没了,我还怕你这个丧家之犬?你自己走夜路小心一点儿吧!”

秦云说完,大跨步地走了出去,没再和任何人打招呼。

包厢里的气氛再次尴尬诡异起来,林雨有些不高兴了,好好一个同学会被韩子墨搅成这样,她忍不住瞪着韩子墨道:“韩子墨,你要找秦云不能改天啊?你非得今天来,你把他气走了,谁付账啊?”

韩子墨有些邪气又自信地笑笑:“自然是我付,我们班的同学会,什么时候轮到他来埋单。”

“有你这句话就好。”林雨豪爽地拍着桌子道,“同学们啊,埋单的人落实了,大家不用担心,继续吃啊,喝啊,不够再点啊!咱班的散财童子又回来了。”

饭桌上的气氛在林雨的招呼下,又热闹了起来,本来不管是谁的恩恩怨怨,大家也就是想八卦一下,并不会真的影响心情,一顿饭你来我往地敬酒聊天,吃了将近两个半小时。

一群人飘飘然走出饭店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黎初遥一路上都低着头走,林雨晚上不许她喝,自己却喝了不少,脚步虚浮地走在前面。组织同学会的两个同学在酒店门口给拦了出租车,把喝酒的同学一个个塞进去,每辆车再找一个清醒的陪同,务必把每个同学都安全送到家。

林雨先被塞上了一辆出租车,晕乎乎地靠着边上的车门就睡了,黎初遥刚准备也跟着坐进去的时候,韩子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把她往后一拉,然后从边上拉了一个清醒的女同学往车上一塞,顺手“啪”的一下关上车门,对司机说:“走吧。”

黎初遥喝了一点儿酒,反应有点儿慢,车都开了好一阵了才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韩子墨。韩子墨拉住她的手腕,冲着她没心没肺地笑了笑,有些讨好地叫了一声:“初遥。”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章:初晨,我不忍心看到你有一丁点儿难过 下一章:第八章:初晨,我再也不会丢下你
热门: 边缘人的战争 九州·旅人 七宗罪13:碎尸疑云 小泪痣 天巫 冷剑烈女续 剑道独尊 洪荒大天尊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 甜心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