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初晨,我不忍心看到你有一丁点儿难过

上一章:第五章:初晨,如果我们一直不要长大该多好 下一章:第七章:初晨,命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残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试探

大年三十前一天,公司终于开始放年假了,黎初遥也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这些年,她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觉得自己能名正言顺地放下一切,好好休息几天。

刚放假的第一天晚上,黎初遥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动也不想动,看着电视,手里不停地换着台。黎妈坐在她边上,皱着眉头说教道:“看哪一个台就看哪一个,换个不停干什么。”

黎初遥又换了几个台,才让电视停在了一个综艺类的节目上。

黎妈一边打着毛衣一边瞅着自己的女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忍不住问:“我给你介绍了那么多相亲对象就没有一个看上你的?”

黎初遥眼一抬,有些不爽,这叫什么话,敢情在她妈心里只有人家看不上她啊。

“也有我看不上人家的。”黎初遥忍不住辩解一句。

“什么,你还看不上人家?你眼光不要太高了,你以为自己还是小姑娘?我把你的年纪说出去,好多人见都不见。”黎妈白了她一眼,觉得自己女儿太不争气了,到现在还没嫁出去,“上次我好不容易请你二婶给你介绍的姓唐的警察呢?你二婶不是说他对你印象挺好的嘛,你们继续联系没有?

“没有。”她和唐小天那天是聊得不错,不过双方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彼此无意结婚,那自然就不用再联系了。

“那你主动点儿!人家不联系你,你联系人家啊。现在都是女追男,你不要不好意思。”黎妈急切地说。

黎初遥敷衍地嗯了声。

“你嗯什么嗯啊!现在就给人打电话,就新年问候,问问他家住哪儿,你可以去拜个年。”

黎初遥简直无语了,看着她那已经走火入魔非要把她嫁出去的老妈说:“妈,你开玩笑的吧?我跟他就见了一次面,去人家里拜什么年啊,我有毛病差不多。”

“什么有毛病没毛病,我就是让你主动点儿。”黎妈急得自己就抓起了沙发旁边的固话,非要黎初遥打。

黎初遥简直快被逼得没办法了,黎爸忽然从房间里走出来,拽过黎妈手上的电话,挂了回去,皱着眉说:“打什么打,哪有这样上赶着的?”

“就是。”黎初遥忍不住附和一声。

黎妈不服气道:“我不是为女儿好吗?她这样磨磨蹭蹭的什么时候能找到人啊。”

“好了,别说了。”黎爸看了黎初遥一眼,眼神有点儿古怪,“初遥,跟我出去一趟,单位发了些年货,跟我去搬。”

“哦,好的。”黎初遥从沙发上站起来,和爸爸一起走出门。她心里有些奇怪,平常这种重活爸爸一般会找初晨陪着去。

但是想想,又觉得,也许是因为初晨出去了才叫她的吧。

父女俩走到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没见到出租车的影子。

“快过年了,出租车不好打,我们往前面路口走走吧。”黎爸说完,转身率先往主干道的方向走去。

“嗯。”黎初遥答应了一声,将衣领竖起来,双手使劲儿插在白色的羽绒服兜里。

黎爸走了几步,忽然开口说道:“你现在在公司干得怎么样啊?”

黎初遥有些疑惑,没想到寡言的父亲,会主动开话题和她聊天:“干得挺好的啊,还蛮顺手的。”

“和同事上司都相处得好吧?”

“还行。”

“过年记得去你上司家拜个年。”

“啊?给他拜年,算了吧。”黎初遥一想到自己拎着礼物跑去单依安家里拜年的样子,就觉得羞耻得不行,一定会被嘲笑的。

“你别不好意思,和上司搞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黎爸知道自己女儿脸皮薄,便耐心劝道。

“好好。”黎初遥敷衍地应了下来。

黎爸叹了口气道:“你别嫌弃爸妈烦,这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马路上已经张灯结彩,挂满灯笼,年味十足,不时传来的炮竹声,提醒着人们,辞旧迎新的时候又快到了。

两人走到主干道路口,站在亮的地方等车,黎爸垂着眼睛,似乎满怀心事。他看了一眼一直在伸手拦车的黎初遥,忽然开口道:“初遥啊。”

“嗯?”黎初遥转头看向父亲,父亲的表情很严肃,似乎想要说什么重要的话。

“你从小就很懂事,什么事都不用我操心。”黎爸皱着眉头说,“你谈对象这事本来我不该管。”

黎初遥不解地看着父亲,他今天晚上是怎么了?

“我也不想管。”黎爸叹了一口气道,“我巴不得你能带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回家,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黎初遥皱着眉头,看着父亲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初遥啊。”黎爸认真又严肃地看着她说,“不管你带什么样的男人回家,只要你喜欢,爸爸都不反对。但是……”

黎爸最后一句话的声音淹没在刚刚开过的一辆大货车的喇叭声里,黎初遥没听见,可是看父亲的嘴唇似乎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她瞪大眼睛,有些恐慌地望着父亲问:“你说什么?”

黎爸张口,刚想再说一遍,忽然一辆出租车靠边停在他们身边,车门打开,黎初晨伸头出来:“爸,姐,你们怎么在这儿呢?”

黎爸说:“没事,我让初遥跟我去单位搬点儿东西。”

黎初晨看了眼没精打采的黎初遥,扬声道:“爸我跟你去吧,姐姐好不容易放假,让她回去休息吧。”

“行,你跟我去吧。”黎爸说完就想上黎初晨坐着的出租车。

“爸。”黎初遥忽然一把抓住父亲,紧张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眼神带着恳求。她想求求父亲,如果他真的发现了她和黎初晨的事,想骂的话骂她就好,想发火的话对着她发就好,那些难听的话,全都说给她一个人听。

只是求你,不要伤害黎初晨……

“怎么了?”黎初晨有些奇怪地看着黎初遥,他刚从朋友家回来,路过公交车站牌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了。

“没什么。”黎初遥连忙摇头,然后说,“我也一起去吧,反正都出来了。”她真的很担心,父亲会和黎初晨说些什么。

黎父叹了口气,来回看了看自己的这双儿女,摇头道:“那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钻进出租车里,车门关上,车子从车道上滑行出去,行驶在夜间的城市里。车内一片沉默,黎初遥望着车窗外,紧紧皱着眉头,满腹心事。

(二)父子

黎爸是S市分局夜间巡逻队的民警,经常上夜班,今天是年前轮休最后一天,从明天年三十开始一直到大年初七都得在队里待命,越是过节的时候,越是他最忙的日子。

晚上八点,正是队里人多的时间,黎爸带着自己一双儿女刚走进去就引起了注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警察上前去搂住黎初晨的肩膀,笑得特别亲切:“哎,初晨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给哥哥们送夜宵来了?”

“我跟爸爸来拿东西,不是来送夜宵的。”黎初晨浅浅笑着,一贯温柔的模样让小警察们都很喜欢。黎队长的儿子大家都很熟,他经常会到队里来给黎队送吃的,而且每次都带很多,够大家分的。所以队里的人一见黎初晨来,就像见到自己的亲兄弟一般高兴。

黎初遥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小警察立马觉得寒风飕飕的,连忙把放在黎初晨肩膀上的手收了回来。

“初遥姐……你也来了啊,嘿嘿,嘿嘿。”小警察每次见到气场强大、面容冷峻的黎初遥都特别拘束,压根儿不敢和她开玩笑。明明是一家人,这姐弟倆差得也太多了。

“小董,你真是的,每次见到初晨就要吃的,食堂没饭给你吃啊?”另外一个警察打趣着说。

小董不服气地说:“食堂的饭哪里有初晨做的好吃!”

黎初晨没接话,笑容满满地看着他。

小董有些脸红,每次他见到黎初晨都有一种被惊艳的感觉,总是想着,一个男人怎么笑起来能这么好看呢。

黎初遥又瞟了一眼小警察,然后瞟了一眼黎初晨,心里有些不爽地想,这个家伙到哪里都笑得这么引人犯罪,真是够了。

“初遥,好多年没见你了,都变样了。”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端着茶杯笑眯眯地走过来。

“李伯伯好。”黎初遥礼貌地打着招呼。

“真是越长越标致啊,对象找好了没?我们队里可一堆单身小伙呢,要不要挑一挑啊!”

“去去去,老李,别瞎牵线,怎么和我家娘们儿一样。”黎爸连忙过来挡住,这个老李是警局的工会主席,经常操心手下那群单身民警,总想着给他们牵线搭桥。

“我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老黎啊,我说你真是福气啊,你看你这双儿女,长得可真好啊,还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真是才貌双全啊。”老李来回看着这两个孩子,黎初晨就不说了,一等一的美男子,黎初遥虽然不爱笑,可长得确实俊秀清逸,微微上挑的眼角若是笑起来,也很有风情。

“行啦行啦,你就别当着孩子们的面夸了,回头该骄傲了。”黎父原本板着的脸,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他虽这样说,却还是喜欢听的。

“你看你,是真的好我才夸的嘛。”李伯的眼神一直打量着黎初晨,“初晨是真不错,估计好多小姑娘跟在后面追吧。”

“不不,没有。”黎初晨有些脸红,不自然地望了黎初遥一眼。黎初遥一脸平静地望着前方。

“怎么可能没有。”李伯明显不相信,“我们队那个秦小子,长得还没你一半好呢,走在街上执勤都经常有小姑娘上来要电话。”

“真没有。”黎初晨有些窘迫了。黎初遥瞥了他一眼,心想骗人,明明有,而且还很多,当她不知道呢。

“好了好了老李,别在这儿闹了,赶快去宿舍睡一会儿,晚上还要起来巡逻呢。”黎父好心地给黎初晨解了围,把爱八卦的李伯赶走,然后带着黎初遥和黎初晨把单位发的好几箱水果和干货全都拿出来,一起搬上院里刚刚借来的小轿车上。

搬完东西,黎爸坐在驾驶座上,黎初晨也上车,坐在副驾,黎初遥坐在后面,黎爸打着发动机,车子动了起来,拐了个弯开上了马路。

也许是因为临近过年,马路上的车子多了起来,黎爸开得很慢,前车灯照着前方的路,将黑暗破开,车里一片寂静。

黎爸若有所思地开着车,双手紧握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坐在后座的黎初遥,自己的女儿确实像同事说的那样,长大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忍不住地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你们都已经长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黎初遥抬眼,从后视镜里和父亲的目光对上,她紧张地握紧双手,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可是心里隐隐知道。她望了眼黎初晨,更是害怕了起来。

黎爸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也老了,你们看,我队里除了老李,都是一些二十多岁的小年轻,跟我一起入警队的那些老家伙要么退休了,要么就调走了。”

“爸,你说什么呢。”黎初遥双眼有些红。

黎初晨转头望着父亲,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说这个,也不知道后面的话怎么接。

“初晨,你来我们家十几年了吧。我都记不清多少年了。”黎爸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用嘴巴咬出一根,把烟盒放回口袋里。

“十二年。”黎初晨准确地回答,拿起车座边上小方格里的打火机,给黎爸点上。

“是啊,过完这个年,就十三年了。”黎爸深吸了一口烟,像是叹息着一般说,“你都来了十三年了,他也走了十三年了……”

“爸……”黎初遥听到这句话,鼻子瞬间一酸,双眼立刻涌上了泪水。

“除了我们三个人,也不知道还有谁记得他。”黎爸深深吸了一口烟,衰老的面容依然坚毅,眼里却染着伤痛。

黎初晨知道父亲说的他是谁,他低下头,轻声道:“爸,我们记得就好了。”

“是啊,我们记得就好了。”黎爸重复了一遍。

黎初晨望着在这个夜晚显得有点儿悲伤的男人,他似乎有很多心事,却习惯性地闭口不言,绝口不提,这样的性格和黎初遥一模一样。

黎初晨转头望了一眼坐在后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初遥,也没再说话。

一刻钟后,车子开到小区楼下,三人搬着东西回家,黎初晨将手上的箱子放到地上,看着已经摞了一米高的水果箱说:“姐,今年你可要多吃一点儿水果,不然又全烂掉了。”

黎初遥低着头,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不要,冬天吃水果太冷了。”

黎初晨好笑道:“用热水烫烫不就好了。”

黎初遥皱眉:“太麻烦了。”

黎初晨忽然凑到黎初遥耳边说:“麻烦什么,我帮你烫。”

两个人中间本来隔着齐腰高的水果箱,可他忽然半个身子趴在水果箱上,凑到她耳边。也许是用力过猛,有一瞬间似乎连他的嘴唇都碰到了她的耳朵,说话时的气息都能吹动她耳边的发丝,那痒痒的感觉,让她全身一阵酥麻。她整张脸忽然一下热了起来,心脏怦怦直跳。

黎初遥连忙退后了一些,有些慌张地看向父亲的方向,黎爸背对着她们,姿势却出奇的僵硬。

黎初遥心脏怦怦跳着,脸色非常难看。黎初晨看她这样,也吓得马上回头看去,可这时黎爸已经走到家门口,背对着他们说:“车上还有些东西,我去搬上来。”

“我去搭把手。”黎初遥紧紧握住双手,跟了上去。

黎初晨拉住了她的胳膊:“我去吧。”

“你腿不好,别来回跑了,回来晚上又疼。”黎初遥说完,甩开他的手跑了出去。

黎初遥一直以来都很疼他,很多重活累活都不让他做,所以当她飞快地跑出去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觉得奇怪,只是以为,她又一次怕自己和她抢着干活而已。

后来,当他知道那天晚上的事之后,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自己。他总是被一点点开心的事冲昏头脑,总是看不见即将到来的危险,总是让那个看着很坚强的人,挡在他前面!

那些可笑的幸福感,从头到尾,都是她用自己的纠结、苦难、自责和悲伤换来的,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懂得……

他的幸福,就是她的灾难。

他的爱,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三)摊牌

黎初遥走下楼道,越快走到底,步伐就越慢,走到最后还剩几步的时候,她停住了。她第一次有些胆怯了,她不是怕父亲骂她,而是害怕看到父亲失望的眼神。从小到大,父亲一直是她最尊敬的人,她不想看到他鄙视的眼神,她想在父亲眼里永远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

她深吸一口气,握紧双手,走了下去,走到院子里,看见黎爸正站在后备厢被打开的小轿车旁边吸烟,烟头在黑暗的夜色里一明一暗的。黎初遥一步步走过去,每一步都走得像是踩在刀尖上。

“爸。”黎初遥有些艰难地开口叫了一声。

黎爸紧紧皱着眉头,没答应,用力地吸了一口烟,低着头,微微弓着背。院子里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寒风在小区楼与楼之间穿堂而过,发出呜呜的呼啸声,黎初遥被风吹得打了一个寒战。

黎爸将抽完的烟头扔在草地上,用脚踩灭火头,然后说:“上去吧,天冷。”

“爸……我……”黎初遥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无措又委屈地看着父亲,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儿。

黎爸叹了口气道:“本来想过完年再说你,可是现在看你们俩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早一点儿说也好。”

黎初遥用力低下头,紧紧咬着嘴唇,手指甲用力地抠着手心的肉,脸上羞愧得烧了起来。爸爸果然知道了,她和初晨的事……

“你们这样多久了?”黎爸问。

“挺久了……”黎初遥声音像蚊子一样小。

“挺久是多久?”

黎初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如实回答道:“五六年了。”

“荒唐!”原本平静的黎爸听到女儿的回答,忍不住斥责了一声。他还以为只是刚开始,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女儿在他眼皮底下已经好了六年了。

他看着从小就很懂事的女儿,用力地吸了几口气,他从来没骂过她,更没凶过她,可是这件事,他真的没法忍住!

黎爸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儿大,有些哆嗦地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按了开门锁,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对着黎初遥低喝道:“上车!”

黎初遥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两人关上车门,黎爸才用正常的音量问:“谁先开始的?”

“我。”黎初遥没有犹豫就回答了。

黎爸简直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满眼都是震惊和气愤,甚至还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失望。

黎初遥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父亲一眼,还好她不敢抬头看,不然那一个眼神,必然会叫她心都碎裂掉。

黎爸看着使劲儿低着头不敢出声的女儿,忍不住叹了一声,紧紧地皱着眉道:“初遥,你一直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小孩儿,你做什么我都放心,可在感情这件事上,你怎么这么糊涂呢?”

黎初遥咬着嘴唇一句话不说。

黎爸皱着眉头道:“初晨是什么人?是你弟弟啊,跟你一个姓,连户口都在一个本子上的人啊。”

黎初遥小声辩解道:“可是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户口可以迁出去,姓名可以改啊,他可以叫回李洛书啊。”

“他改得回去,别人呢?你今天到我单位去了吧,谁还记得他不是我亲儿子?你这些话,除了能说服你自己,还能说服谁?”黎爸有些急切地说,“就算你昭告天下,黎初晨是养子,就算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是你妈怎么办?你能和你妈说吗,说初晨早就死了,说这个陪了她十几年的儿子是假的?你想要她的命差不多!”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章:初晨,如果我们一直不要长大该多好 下一章:第七章:初晨,命运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残酷
热门: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宠物公墓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惊仙 乌鸦的拇指 长安古意 风雷震九州 九宗罪之心理实验 悲剧人偶 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