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初晨,我们会被祝福的

上一章:第三章:初晨,痛苦的日子都过去了 下一章:第五章:初晨,如果我们一直不要长大该多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婚礼

时间过得挺快的,一晃眼就到了林雨大婚的日子,农历元月二十二,周一,宜嫁娶、乔迁、开业,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那天消失了将近半个月的太阳公公也特别给面子,大清早就跑出来透气,大地一片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黎初遥答应了要去给林雨帮忙,可是公司年底又忙得脱不开身,好不容易用半天时间把手里的事都处理好,就立刻跑去和老板请假。

单依安也忙得扑在办公桌上,连头都抬不起,他看着请假条特别不乐意地说:“又不是你结婚,用得着请假吗?叫人带个红包去不就完了。”

“我好朋友,闺密。”黎初遥只得强调一下。

“闺密?闺密又怎么样?”单依安冷哼一声,拿出了Boss的撒手锏,“你一定要请假的话,我按规定扣你一天工资。”

“你敢!”扣黎初遥的工钱简直就是扣她的命,她立刻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奓毛了,“你要是敢扣我工资,我就掐着秒表跟你算加班费。”

“啧啧,看你这爱钱如命的样子,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被人骗去了八千万。”单依安拿起笔,低头在请假单上签上自己潇洒的名字,然后递给她。

黎初遥伸手唰地抽过请假条,没好气地说:“单依安你不戳别人痛处会死啊?”

单依安闭眼,睁开,微笑,特优雅温善地回答:“会。”

黎初遥白了他一眼,懒得再搭理他,转身走人。

原本这件事对于黎初遥来说,就像是戳在心里的可怕尖刀一样,碰也不敢碰,可是这几年被单依安没事拔出来又捅下去,拔出来又捅下去,居然已经习惯了。

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让她难堪,那么让她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也许,有些伤口,真的需要暴露在阳光下,才能让时间这道灵药,快速地帮你治愈吧。

黎初遥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手还没摸上把手,就见门一下从外面推开,一个少女穿着粉红色的大衣,纯白的兔毛围巾围在脖子上,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整个人显得特别可爱又粉嫩,像只小兔子一样跳进来:“嘿,初遥姐。”

“你好,单单。”黎初遥礼貌地向她点了点头,侧身让她先进去。

单单向前跨了一步,对着办公室里的人说:“单依安,我来找你吃午饭啦。”

“啧,我家小妹怎么可能这么好来找我吃午饭,不会是又没钱了吧。”单依安坐在黑色皮椅上,脚尖着地,轻轻往左右两边来回转动着椅身,脸上一贯招牌式的优雅笑容都变得明朗了几分。

“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来找你就只是为了要钱吗!哼!不吃算了,我走了!”单单佯装发怒,转身要走。

“哎哎,说两句就生气啊,什么狗脾气。”单依安仰头看着她,笑得优雅又明艳,“过来,坐着等我一会儿。”

“好吧,是你求我留下的哦。”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单依安的语气里充满了怜爱,那声音温柔得连已经走出办公室的黎初遥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单依安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生动鲜活,不像平日里完美得那么假模假样。她微微愣了一下,一闪念似乎察觉了什么,皱了皱眉头,抬手轻轻将门关上。

黎初遥到达举办婚礼的酒店的时候,林雨正脱了婚纱,裹着红色的羽绒服在休息室里躺着休息,身边还有四个伴娘陪着。

黎初遥看了眼被她丢在一边的婚纱问:“你怎么不穿婚纱啊?”

“这个婚纱穿着就不能躺下来啊,而且好紧啊,勒得难受,等入场的时候再穿。”林雨已经被折腾了一个早上,累得躺在椅子上说,“你一个人来的啊?你弟呢?”

“我从公司直接过来的,初晨应该晚上到吧。”黎初遥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黑色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给你,说好的大红包。”

林雨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交给身边的伴娘,笑嘻嘻地说:“谢啦!你也抓紧点儿啊,不然这个红包你可拿不回头了。”

黎初遥笑笑不说话,她还真没想过这个红包能不能拿回头。她和初晨应该走不到这一步吧……

黎初遥抬眼,望着挂在眼前的白色拖尾婚纱,纯洁得像是能发出光一样,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又怕玷污了它。

六年前,她答应韩子墨的求婚的时候,自己也曾偷偷在网上浏览了很多婚纱店,看过很多样式,她不想要太华丽、太性感的婚纱,也不喜欢有着复杂花纹和无数钻珠,她只想选一件纯白到底,白纱曳地的婚纱。可还没等自己选到中意的,那个说要娶自己的人,居然偷偷地溜走了。

她还记得,他和她求婚的时候,跪在地上,一脸认真又深情地说:“初遥,嫁给我吧。”

她记得他拿着他父亲当年向他母亲求婚的钻戒说:“我父亲宠了我母亲一辈子,我也会像我父亲对我母亲那样对你。”

她记得他说:“也许你还没考虑好。没关系,我等你。等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反正我会一直在的。”

黎初遥低下头,用力地闭上眼睛。自己真是傻瓜,居然到现在还把他的谎言一字一句记得那么清楚,可笑的是,当年哪一句话打动了她,现在就哪一句伤她最深。

他说:反正我会一直在的。

会一直在。

黎初遥讽刺地笑了一下,这世界上最大的谎话也许就是这句了吧。

“初遥,初遥?”林雨叫了两声,才将陷入混乱思绪里的黎初遥叫醒。

“嗯?什么?”

林雨拉过黎初遥,在她耳边悄声说:“等一下我们出去拍外景,我丢花球给你,你一定要接到啊。”

黎初遥立刻摇摇头:“我看还是算了吧,一屋子伴娘都在等着接花球呢,我就不和她们抢了。”

“不行!”林雨跺了跺脚,“你不抢我就不和你好了。”

“好好好,我抢,我抢。”黎初遥哄着她,希望林雨这个大孩子,在大喜的日子能开心顺意。

(二)重逢

下午两点的时候,一对新人,带着他们浩浩荡荡的伴娘伴郎团来到了酒店外面的草坪上,拍摄婚礼日当天的外景。

室外的阳光虽然很灿烂,可温度依然很低,新娘和伴娘们都穿着露肩礼服,却依然热情不减,十几个人在草坪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拍了将近半个小时摄影师才喊:“好,来拍丢花球。”

“丢给我,丢给我。”伴娘们激动地在新娘身后自动站成了一排,黎初遥还在低头弯腰,任劳任怨地给林雨铺裙摆。林雨转身一看,催促道:“你别弄了,快站到后面去!”

“好好。”黎初遥连连点头,把裙摆的最后一点褶皱铺平,才转身,小步跑过去,站在所有伴娘的后面,然后一步、两步、三步,退开,微笑地看着背对她的林雨,一脸的祝福。

林雨似乎知道黎初遥的想法一样,在喊了“一、二、三”之后,用力地跳起来,将花球往后面使劲儿一抛,直直地往黎初遥飞过来。

花球抛得太高,黎初遥抬头看着,没有伸手去拦截,只看见它伴着前面伴娘们心疼失望的叫声,划着漂亮的弧度,飞过她的头顶,然后,落在她身后,“啪嗒”一声,花球被接住了。

“啊啊。”面前已经转身的伴娘们都忽然停住了追逐花球的脚步,全目光闪闪地望着黎初遥身后,有两个脸上居然带上了一丝羞涩和可疑的红云。

黎初遥莫名,微微侧身,转头看去,身后,离她两步的地方,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双手捧着白色的玫瑰花球,手指根根分明,漂亮得像白玉似的。目光慢慢向上,厚实的胸膛和宽阔的肩膀,看着很有安全感,让很多女人会有想要依靠的冲动,再往上是优雅白皙的脖颈,漂亮尖尖的下巴,以及一张熟悉的英俊脸庞。

当他的样子完全出现在黎初遥眼前时,她忽然连呼吸都忘记了,一种久违的窒息感紧紧包围着她,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她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扑上去尖叫、厮打、怒骂!她紧紧地握着双手,死死地盯着他,像是要用目光在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那英俊的男人却好像无知无觉一样,用飞扬的神采紧紧地瞅着她,对她笑得和从前一样阳光灿烂,眉眼弯弯的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样,对着她挥挥手说:“嘿。”

黎初遥的理智和冷静差一点儿崩塌!如果说她没有幻想过这个人回来的样子那是骗人的!

她想过,想过无数次他回来时的样子、他们再见面的第一个场景、第一次对话!

可没有一次,让她想到,他会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他不曾离开,好像他不曾欺骗,好像他不曾做什么错事一样!

男人双手捧着鲜花,浅笑嫣然,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将花递到黎初遥面前问:“你要吗?”

此时的黎初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然挥手,一巴掌打掉了他手里的花球!花球掉落在草坪上,滚了几圈,娇嫩洁白的花瓣散落了一地。

“呀。”

“干吗呀这是。”

黎初遥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伴娘们的骚动和不满。林雨这时候也拖着豪华又厚重的婚纱杀了过来,她一脸愤怒地冲过去,将黎初遥挡在身后,芊芊玉指指着男人的鼻子说:“呸!韩子墨!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还敢到这里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啧啧,林雨,都要结婚了,还这么粗暴。温柔,温柔点儿,别把你刚骗到的老公吓跑了。”韩子墨嫌弃地挥挥手,单手插在裤兜里,歪着头,痞痞地笑着。

“滚!老娘温不温柔关你鸟事!”林雨毫不客气地说,“韩子墨我告诉你啊,你别在这里和我贫!你快滚!不然我叫人把你赶出去!”

韩子墨一脸无辜:“我为什么要滚,这个酒店是你开的吗?”

“你!”林雨气得就要上去动手,黎初遥却快她一步,挡在她前面,抬手就给了韩子墨一巴掌。

韩子墨微微愣住,在场的人也被这响亮的巴掌声吓住。

黎初遥紧紧握住微微发麻的手,头也不回地对林雨说:“林雨,今天你是新娘,不要弄脏了手。”

“初遥……”林雨看着眼前的好友挺直着脊背站在她前面,心里满是担忧。

黎初遥回头安慰地看了她一眼:“你先进去吧,这种人留给我收拾就好。”

“好吧。”林雨看了眼韩子墨,又看了眼黎初遥,有些不放心,可初遥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强拉她走,只能小声对她说了一句,“那你小心点儿啊。”

说完,林雨带着她的人马一步三回头地走回酒店。

下午三点多的阳光依然明亮而暖和,可冬天刮起的北风一点儿也不小,卷着地上的花瓣,在草坪上翻滚着飘远了。

黎初遥的黑色羊毛大衣被风吹开了衣摆,厚重的刘海儿被吹开,露出饱满的额头、清冷的眉眼,和俊秀的面容。

韩子墨盯着她的眼睛,她那双眼里倒映着他的身影,她似乎已经做好了武装,双眼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就连他以为的愤怒和仇恨都没有看见,有的只有不屑和鄙视。

韩子墨被她这样的眼神激怒了,忍不住开口讽刺道:“几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永远冷静得不像个女人。”

黎初遥冷笑一声,淡淡地反击:“你也是,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面对,软弱得不像个男人。”

韩子默静静地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

她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眼就能看穿他。

是的,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求她原谅,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她说第一句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他已经回来一个月了,到今天才有勇气来见她一面。他想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来和她说说话,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想装作狠毒的样子。

可是不管他怎么装,在她眼里都只是个笑话!

可即使是个笑话,他也要装下去,如果真的哭着求她原谅,也只会更被她看不起而已吧。韩子墨抬眼,看着她笑:“看你这话说的,怎么,你不会在等着我跪下来求你原谅吧?”

“跪下?你以为跪下就有用了吗?你就是跪在刀山火海上,我也不可能原谅你。”黎初遥死死地瞪着他,这几句话几乎是从她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的!她恨他!恨得完全无法掩饰!

韩子墨听她这样说,眼里闪过一丝疼痛,虽然早已知道,可从她口里说出,还是能准确地刺中他的心脏,让他疼到无法呼吸,可他依然戴着他的面具,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压根儿没打算求你原谅。”

黎初遥紧紧握紧拳头,指甲用力地掐进肉里,只有那疼痛的感觉才能压制住她愤恨到不停颤抖的身体。她不想表现得那么在乎,不想让他看出她的仇恨、她的怨气、她的在意!她要让他知道,他韩子墨在她眼里,根本是个连被恨的资格都没有的人!

黎初遥高傲地抬起头说:“你求不求我原谅无所谓,但是你既然回来了,钱你是一定要还的。不然,当初你让我体验的那些乐趣,我也会照样还你一份。”

韩子墨摇头道:“这就要看我心情了,你这样威胁我,我可不高兴还。”

“不还钱,赔命也行。”黎初遥最终还是没忍住,放下一句狠话。

“嗬。”韩子墨笑,不答话。

黎初遥不愿意再多说一句、再多停留一会儿,她怕自己再面对韩子墨这张无所谓的脸,会忍不住扑上去把他撕烂!

她用力地转过身背对着他,目视前方,用低沉的声音道:“以后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希望只是为了两件事,一是还钱,二是去死,不然还是永生不要相见比较好。”

黎初遥说完,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酒店,将那个人远远抛在身后。

宽阔的草坪上,寒风萧瑟,他一个人站在一片绿色里,脚下白色的花瓣被风吹得轻舞。他低下头,过眉眼的刘海儿被风吹乱,挡住了他的表情,他笔直地站着,没有上去纠缠,只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留在原地,过了很久很久,才举步,落寞地离开。

虽然早已知道见面了就会是这个下场,可还是想来见见她,即使是被骂也好,被恨也好……

就是想来见见啊。

(三)祝福

黎初遥沿着酒店花园鹅卵石铺成的坡道向下走,酒店绿化做得非常好,小道两旁种满了桂花树,可惜并不是桂花开的季节,空气中只有昨日雨后泡出的淡淡泥土味。

黎初遥没有回头,昂着头向前走着,脚步踩得非常重。她胸口那团怒火并未熄灭,反而随着转身离开而越烧越大,她后悔了,后悔对那男人这么客气!她应该上去打他两巴掌,应该恨恨地把他按在地上暴揍,应该打电话给他的债主,让他们所有的人都围过来!一块肉一块肉地把他割碎!

黎初遥停住脚步,双手紧紧捂住脸颊,她不想自己变得阴暗丑陋充满仇恨,她不想自己还在乎他,更不想对着他控诉,不想在他面前变得那么软弱好欺。

她不是要放过他,而是还没想好怎么对付他!

黎初遥放下双手,有些疲惫地继续往前走着,远远地就看见初晨从酒店的大门跑出来,顺着大路往前跑,似乎要去上面的草坪。他穿着卡其色的长款羽绒服,衣服拉链敞开,跑动时带起的风,将衣服吹得鼓鼓的。黎初遥记得这件衣服是前年大过年前给他买的,早就过时的款式,可穿在他身上,依然显得亮眼而时尚。

他顺着主路跑,而她走在花园里的小路上,他没看见她,她却将他脸上焦急的神色一丝丝全收入眼中。

黎初遥连自己也没发现,她心中刚才还燃烧着的怒火瞬间被熄灭了,那可怕的怨怼也消失不见,就连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

她在晚风中,对着那个男人扬声道:“初晨。”

像一阵风一样跑过的黎初晨忽然刹车,停住脚步,顺着声音看见了花园中的黎初遥,她对他笑了笑。

他连忙转身又跑回头,隔着一米宽的灌树绿化带,面对着她急忙问:“你没事吧?”

黎初遥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

黎初晨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说:“林雨说韩子墨回来了?”

“嗯。”

“他人呢?”

“走了。”

“那……”黎初晨紧紧地盯着黎初遥想问什么,一时却又开不了口。

他求你原谅了吗?像从前一样,死皮赖脸地求你原谅。

他求你回到他身边了吗?像从前一样,死缠烂打把你捆在身边?

你呢?你对他还有感情吗?

会原谅他吗?

对我呢?

黎初晨肚子里有一堆问题想问,看着黎初遥的脸却一句也问不出来了。他没有自信能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在这份爱情里,他从没有摸清楚,黎初遥对他到底有多少感情。

啊……也许,连爱情都不算吧。

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不愿放手的捆绑。

其实想想,自己和韩子墨,又有什么区别呢?

都是这样,用尽心机想留在她身边……

“什么?”黎初遥等了半晌,还没见他开口说话,忍不住追问道。

黎初晨摇摇头:“没什么。”

黎初遥见他不愿意说,也没有逼他,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转身道:“走吧,林雨的婚礼要开始了。”

“嗯。”黎初晨跟上她的脚步,隔着一个绿化带,深深地望着她的背影,一步一步地走着。

林雨的婚礼会场布置得和她的性格一样,张扬又豪华。整个宴会厅摆满了落地的水晶灯,处处可见喜气的彩色气球,红色的玫瑰花瓣铺满了通透的玻璃T台,拱形的花门也由红玫瑰扎成,垂落着墨绿色的轻纱。

当新娘进场时,所有的灯全部熄灭,林雨穿着洁白的婚纱,走在鲜红的花海中,好像世间只剩下她那一抹白色。追光灯照亮她身上的钻石、她裙上的光珠,她整个人就像沐浴在圣光里,那么妙曼地缓缓走出来,她的新郎玉树临风地站在鲜花做成的幸福门里等着她。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章:初晨,痛苦的日子都过去了 下一章:第五章:初晨,如果我们一直不要长大该多好
热门: 超级浮空城 荣宝斋 我一见你就笑 犯罪心理揭秘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 长安道 天誓 永恒剑主 穿到爱豆成名前 太古神王(太古神王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