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初晨,那些回忆多么可怕

上一章:第一章:初晨,我从未想过会变成这样 下一章:第三章:初晨,痛苦的日子都过去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医院

六年前。

那天晚上,黎初晨为了保护黎初遥,被要高利贷的人用匕首捅伤了,被送进医院抢救。医生说他被捅了两刀,都在腰腹部,命是抢救回来了,可腰部以下一直没有知觉。

医生用遗憾的语气告诉黎初遥:你弟弟已经确诊为神经横断,也许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黎初遥听到这个消息,全身冰冷,就像掉入一个冰窖一样,冷得刺痛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直直扎入她心里。

她疼得整整一个下午没说话,一个人坐在医院病房外的长廊上,用力地咬着手指,死死地瞪着前方。

都是她害的!都是她!她简直恨死自己了!她为了一个男人,一个骗光她所有钱财、感情的男人,把弟弟一个人留在危险的地方自己走了!那晚要不是摆夜宵的老伯收摊晚,想早点儿回家,从小巷子抄近路时发现了昏迷的黎初晨,可能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一想到这里,黎初遥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揪在一起了,疼得没办法呼吸,眼泪疯狂地往下掉着!

如果没人发现,如果没人发现,初晨可能、可能真的会一个人死在那冰冷又黑暗的小巷里,真的会像初晨一样离开她,再也看不见了!再也!

想到这些,黎初遥死死地捂着脸,哭得无法自已。她恨死自己了!一想到那晚她说的那些绝情的话,就恨不得抽死自己!

黎初遥忽然抬起头,恨恨地在脸上抽了几巴掌。

都怪她,都怪她!

初晨那样出色的人啊!光是站着就美好得像是一道风景的人啊,就这么被她害废了呀。

不、不可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想办法治好他。一定要想办法!

黎初遥拼命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将自己哭到有些哽咽的喉咙清了清,拿起手机给认识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有没有认识的好医生或者医院的时候,医院的病房里忽然传出骚乱的惊叫声。黎初遥回头,只听声音是从黎初晨病房的方向传来的,她连忙挂上电话,推开安全出口的门跑出去。

跑过走廊,只见黎初晨的病房门口围着好几个彪形大汉,黎初遥疯狂地跑过去,对着带头的光头吼:“你们干什么!”

“姐,你快走!快走啊!”病房里,黎初晨焦急的声音传出来!

黎初遥用力推开堵在病房门口的人冲进去,只见病房里,两个男人正拽着黎初晨,往病房外面拖,吊瓶被打倒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针头还插在黎初晨的手背上,鲜血被针管吸出来,滑过皮管往外滴着。黎初遥瞪大双眼,尖叫一声疯狂地冲过去,推开拖着黎初晨的两个人:“你放开他!放开!放开啊!”

“干什么!来找你还钱啊。”

黎初遥紧紧把黎初晨抱在怀里,抬手扯掉黎初晨手上的针管,用手指紧紧地按住伤口,她已经有点儿崩溃了:“我昨天晚上说过了!韩子墨的债务和我没关系!你们要找找他去,再这样我报警了。”

要债的光头明显不信:“和你无关?你不是他老婆吗?”

黎初遥疯狂地喊道:“我不是他老婆!我没和他结婚!”

“没结婚?当初韩子墨见人就说你是他老婆!你还说没结婚!我信吗!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不还钱,要不把韩子墨找出来,不然我弄死你。”

“你们弄死我也没用,我真没钱。”

“没钱?你弟弟不是还在住院吗?住院的钱哪里来的?既然没钱,那医院也不用住了!”光头老大一挥手,两个打手又往黎初晨身上扑去。

黎初遥要疯了,使劲儿地和那两个大男人拉扯着:“你们干什么!放开他!放开!”

黎初晨刚做完手术,脸色苍白,腰部的伤口在拉扯中似乎裂开了。他紧紧地皱着眉头,不让自己疼得叫出声,双腿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可双手还是不停地帮黎初遥挡住大部分攻击。

“住手啊!住手!”黎初遥大喊着,可是没有人理她,也没有人帮助她,她感觉到黎初晨正被一点点地从她怀里拖出去,沿着破碎的玻璃路拖出病房,拖到走廊上,被那些好事的人围观。

她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再伤害他了!

黎初遥忽然放开死死抱住黎初晨的手,快速地爬到光头的腿边跪了下来:“大哥,大哥你别这样,你要钱嘛,公司真的还有钱,你容我缓两天,我把工地上的材料还有机器卖了,钱都给你好不好,那也有好几百万的!我都给你!你别伤害我弟弟了,求你了大哥。”

“姐!你起来!你干什么呀?”黎初晨半躺在地上心疼地看着这一幕!他忽然伸手,一把握紧地上的玻璃碎片,拿起来对着抓着他的人疯狂扎下去,由于碎片四面都有尖锐的刀口,他扎别人的时候,自己的手也被狠狠戳穿,鲜红的血洒了一地,被刺到的人尖叫着放开了手。黎初晨对着他们的手和腿,连着扎了十几下,玻璃碎片深深地割进了他的手心,他抬起双眼,平日里像春水一般温柔的眼睛里,都是同归于尽的狠决!吓得抓着他的两个人连连后退。

黎初晨死死地瞪着光头老大,光头老大心里一惊,这小子的眼神他混江湖的太懂了,这是要和他玩命了!

他心里有点儿毛,可这么多小弟在这里,他也不能后退。

“妈的!一个躺地上的废物你们怕什么!”光头老大一脚踢开黎初遥,走上前去想踹黎初晨。

“住手!”黎初遥站起来想拦住他,却见他扬起手,一个巴掌就要扇过来,黎初遥别过头,紧紧闭着眼睛。可奇怪的是,等了好一会儿,预料中的疼痛却没如期传来。她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穿着一身得体黑西装的男人,握住了光头老大的手:“熊光头,你这样好像太难看了吧。”

“哎呀,是单老板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脏了您的眼睛,我收拾赖账的呢。”光头老大指着黎初遥姐弟说。

单老板低头瞄了一眼黎初遥,挑眉道:“熊光头,今天给我一个面子怎么样?”

“单老板,您的面子我能不给嘛。”光头老大一挥手,让手下的兄弟们撤,他瞪着黎初遥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有单老板给你出头,哼,老子明天再找你。”

黎初遥松了口气,马上爬到初晨身边蹲了下来,拉起他的左手,只见已经血肉模糊,整块玻璃碎片已经被他的力气捏碎,一小片一小片地扎进肉里,黎初遥看着都疼得直皱眉头。她用力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必须使劲儿憋着才能不哭出来。

“姐,我没事,不疼。”黎初晨小声在她耳边说。

“骗人,你当你是木头啊!从小就这样,你这双手,是不想要了!你看你,割了多少疤痕在上面!”黎初遥含着眼泪,一边念叨一边为他把大的玻璃片拔出来。

黎初晨好像一点儿也不知道疼一样,任由她弄着,抬头,看着和他靠得很近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心疼地说:“姐,你的脸伤了。”

“这点儿伤,能和你比吗?”

“我没事。”黎初晨不在乎地笑笑。

“喂,你们不应该谢谢我吗?”站在一边的单老板对于他们姐弟俩的无视很不满,忍不住出声提醒。

黎初遥这时才缓缓抬头,清冷的双眼望着面前这个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乱的男人,语气不敬地说:“单依安,别在我面前装好人,一点儿也不像。”

单依安笑了,咧着嘴角,笑得特别邪恶:“黎初遥,你别每次见到我都这么凶。”

“要幸灾乐祸的话请滚远一点儿。”黎初遥站起身来,叫来护士把黎初晨扶上床,又帮他包扎手上的伤口。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浪费时间幸灾乐祸的人吗?”单依安摸着下巴问。

“你当然不是,不管你想和我谈什么生意,都给我出去等着,我现在没空。”她要看着护士帮黎初晨包扎好才能放心。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谈生意?”

黎初遥抬手,看了看手表道:“十五分钟,你在我面前已经站了十五分钟,对于你这种人来说,十五分钟可以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你根本不屑拿这十五分钟来看我笑话,除非在我身上有着比这些效益更可观的价值。”

黎初遥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一点儿了解的,他是她前任未婚夫韩子墨家的商业对头。S市地产业的两大龙头,一个是韩家,一个就是单家。她还没毕业的时候,单依安就来拉拢过她,但当时她被爱情迷住了双眼,义无反顾地进了韩氏企业,韩子墨接手韩氏后,大事小事都让她做主,而她曾经为了韩家,和单依安在商场上较量过几次,抢了他不少生意。

比起什么都不懂的二世主韩子墨,单依安简直是另外一种。他高中毕业就拒绝上大学,直接进入家族企业,他说比起无用的知识,他更看重的是实战经验,更喜欢的是社会这所大学。

“呵呵呵呵呵……”单依安轻声笑起来,声音里带着愉悦,狭长幽暗的双眼,贪婪地紧紧盯着黎初遥,“我真是佩服韩子墨,他居然可以蠢成这样,为了两千万就抛弃你,哈哈哈哈,你可比两千万值钱多了。”

“认识这么久,这是我唯一听到你说的人话。”黎初遥淡淡地说。

“那么我在楼下的花园恭候大驾啦。”单依安说完,弯腰,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

黎初遥对黎初晨微微点头,转身退出了病房。

(二)恶魔

医院住院部楼下,有一个专门提供给病人散步休息的小花园,花园里种着常见的桂花树,还不到开花的季节,绿油油的枝叶正长得茂盛。花园的中心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湖边建着一个小八角亭,亭外种着鲜艳的蔷薇,在夏季的夜风中轻轻摇曳。

黎初遥走进凉亭,往石凳上一坐,抬头望着单依安。单依安走到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得笔直。他从来不会在公共场合靠着或坐着,他不喜欢一点点灰尘碰在他身上。

“说吧。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黎初遥早就知道他这个洁癖,知道他不会坐下,所以故意坐着,想占他一点儿便宜。

单依安何等聪明,她那些小心思他看得通透,歪着头盯着她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你这么聪明,不妨猜猜看。”

“最近发生太多事了,脑子已经糊涂掉了,猜不到。”黎初遥打着哈哈,在谈判中,先亮底牌的人总是吃亏的。如果真如她所猜的一般,单依安就会断定,她既然肯跟他出来,就是愿意为他做那件事,那他给的价码将会比他拿不准她是否愿意做这件事时给得低。

而黎初遥,必须争取最高的价码。

单依安精明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黎初遥,可她冷静的脸上连一丝破绽也看不出来。

单依安笑了,这个女人,一直是这么不简单,她本身聪明又冷静,几乎很难找到她的弱点。可往往这种人,总是把自己爱的人照顾得很傻很天真,于是她爱的人,成了击败她的弱点。

“刚才我去见过你弟弟的医生,他很好心地跟我聊了聊你弟弟的病情。”单依安扬起嘴角,挑着双眼微微弯下腰来,由高处俯视着她,用缓慢低沉的声音说,“真可怜,这么小小年纪就残废了,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吧?”

黎初遥“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死死地瞪着他说:“我弟弟的事不用你担心!我一定会找医生治好他的!”

单依安用手指关节抵着鼻子笑,那笑声瘆人得让人恨不得掐死他。他忽然停住笑,残酷地说:“腰部神经横断,还想治好?除非发生奇迹。”

“如果你只是来和我谈我弟弟的病情,那就算了吧!我没时间!”黎初遥怒极,转身就想走。

单依安也不阻止她,只是在她快走出凉亭的时候才开口道:“别生气嘛,我都说了,除非发生奇迹。难道你不相信奇迹?”

黎初遥转身,盯着单依安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单依安笑:“我不但相信奇迹,还见过哦。”

黎初遥不说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的一个朋友,以前跟人打架的时候也伤了腰部神经,当时国内的医生也说没得治了,连美国方面的专家都摇头,但是他父亲不愿意放弃,从德国找了个退休的老医生来做手术,手术非常成功,现在已经又开始开着跑车去泡马子了,我们都说这就是奇迹。

“黎初遥,我不保证那个老医生能治好你弟弟,但是我能肯定地说,这个世界上能给你弟弟奇迹的人,只有他了。”

“好,我答应你。”黎初遥望着他的双眼说,“你要我做的事,我会帮你做。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个医生请来。”

“你不是说你没猜到吗?”单依安得逞地笑了,他就说吧,这种人的弱点,往往就是她身边的人。

黎初遥冷冷地看着他说:“你的狼子野心,怎么可能猜不到。”

“需要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吗?怎么说这件事也是犯法的,说不定要坐牢的哦。”

黎初遥想都不想,一口回绝:“不用,你只要赶快帮我把医生联系好就行,还有,高利贷的那些人,我不希望他们再来烦我。你知道的,他们让我心情不好,绝对会影响我为你做事时候的心情!最后,捅伤我弟弟的人,我要让他坐牢!最少二十年。”

单依安皱眉咂嘴:“哇,好麻烦。”

“麻烦?我可是在拿自己的人生换呢。”黎初遥冷哼着低下头来,眼里都是决绝的恨意。

“成交。”单依安优雅地戴上了雪白的手套,对黎初遥伸出右手道,“合作愉快。”

黎初遥瞥了他一眼,抬手与他的手心拍了一下后,转身走出凉亭,右转往住院部走去。

急着回病房的黎初遥,没有注意,在八角亭边上的蔷薇花丛中,有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正紧紧地咬着嘴唇,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他残废了,治不好了,再也不能走了!

而他的姐姐要为了他,为了虚无缥缈的奇迹,和一个贪婪得像魔鬼一样的男人做不法交易?

夜晚八点,医院的小花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昏暗的路灯下,一个少年推动着轮椅,缓缓地碾过开得正旺的月季花丛。那些长着刺的根茎从他的手背上、脸上用力划过,留下一道道血痕,而他好像毫无知觉一样,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工湖,眼里满是绝望和黑暗。

这一刻,他想不出任何……活下去的意义。

这一刻,他想不到任何……活下去的勇气。

轮椅离人工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意思……

一个小小的下坡,再也由不得他停止,轮椅飞快地滑了下去,“扑通”一声……岸上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三)噩梦

黎初遥回到病房,却没看见黎初晨的身影,连忙摇醒在隔壁床铺休息的病人问:“我弟弟呢?看见我弟弟了吗?”

那病人揉揉眼睛,困意十足地说:“刚刚不是跟着你出去了吗?”

“跟着我出去了?”黎初遥呆呆地重复了一句他的话,猛然睁大眼睛,飞快地往电梯跑去!她使劲儿按了按,可电梯一直没来!她等不及地冲向楼梯口,一口气从七楼跑了下来,跑到刚才和单依安谈判的八角亭,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黎初晨!”黎初遥焦急地喊了一声!没有声音回应,黎初遥又急得往前跑,丝毫没有注意到人工湖上浮起的泡泡。黎初遥一口气跑到医院门口,四处张望着,抓住看门的保安就问:“你有没有看见我弟弟,腿不方便的!自己推着轮椅!”

保安摇头说:“没看见有单独推着轮椅出来的年轻人。”

黎初遥又急着跑回八角亭附近找!

黎初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黎初晨一定是听见自己和单依安的对话了!所以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和单依安谈话的时候,是站在这边,前面是湖,他不可能躲在这里,她坐在左边,他不可能躲在右边,她转头回去的时候也没看见他!那么他当时一定是躲在左边!

对!黎初遥连忙跑向八角亭的左边,果然看见了被轮椅碾坏的月季花,是了,在这里!

黎初遥借着昏暗的灯光,顺着痕迹往前看,断掉的月季花丛被劈开了一条路,一直通向人工湖!

黎初遥猛地睁大眼睛!

“啊!”她近乎崩溃地大喊一声,飞快地跑过去,跳下人工湖。湖水并不深,只到她的肩部,混浊的湖水、黑暗的夜色,让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沉到湖底,一点点、一寸寸地摸着他的身影!第一次没摸到,她浮上来换了口气再沉下去摸!第二次!第三次!

她终于摸到像是金属一样的东西,她顺着金属杠摸着,确定了是黎初晨的轮椅!黎初遥激动得差点儿憋不住气,她使劲儿用手捏着鼻子!不能上去!上去了再下来就不是同一个位置了!黎初遥拼命憋着气,不停地围着轮椅的四周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再摸了几下,确定是个人体,她顺着他的身体摸到了他的手臂,然后是肩膀。她用力地托起他的双肩,双脚在湖底用力一蹬,带着他往上游去!

黑暗的夜色中,黎初遥拖着黎初晨破水而出,焦急地将黎初晨推上岸,自己随后爬了上去。她将黎初晨翻了过来,用膝盖抵住他的肺部,然后用力地拍他的背,可这样并没有让他把水吐出来,黎初遥又将他翻过来,开始给他做心肺复苏!她用力地按着他的心脏,一下一下,一边按一边还在大声喊:“来人啊!有没有医生!救命啊!医生!护士!”

可这个小花园本来就在住院部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住院部的医生都在值班室里,根本听不见黎初遥的喊声。

就在黎初遥要放弃,跑去病房求救的时候,黎初晨终于吐出一口水来!

黎初遥见有了成效,又用力地开始按压!很快,黎初晨又吐出几口水。他落水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不过几分钟。一连串咳嗽声之后,他终于悠悠转醒,缓缓睁开眼睛,迷茫地望着黎初遥,习惯性地叫着:“姐……”

这一声姐,将已经陷入疯狂按压中的黎初遥唤醒,她有些呆滞地望着黎初晨。这一瞬间,她才知道她有多害怕,她差点儿失去他了,差点儿就再也听不见他叫她姐姐了!黎初遥一想到这里就害怕得不行,她忽然抬手,一巴掌使劲儿打在黎初晨身上:“你是不是疯了!去自杀!你是不是疯了!你疯了啊!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为什么想不开啊!”

黎初遥骂到最后,终于泣不成声,再也忍不住趴到黎初晨身上,放声大哭:“初晨,初晨,你不要死。你不要再丢下我了!求求你了,我再也受不了了,你别再这样吓我了!求你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我再也不说你恶心了,再也不拒绝你了,再也不惹你伤心了。”

黎初晨呆呆地睁着眼睛,似乎还没从死亡边缘彻底清醒过来。他缓缓抬手抚上黎初遥的头发,轻轻地拍着,像是哄着伤心哭闹的小女孩儿一样,温柔地说:“姐,你别哭了,我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以后不会了。”

热门小说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本站提供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章:初晨,我从未想过会变成这样 下一章:第三章:初晨,痛苦的日子都过去了
热门: 空谷幽兰 虫图腾5:机密虫重 五次方谋杀 妖娆神音师 楚留香新传:借尸还魂 捍宝 朱雀记 不可能幸存 异闻录:九重图阵 孤身走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