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初晨,请原谅我这般不美好

上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下一章:第十四章:初晨,那人对我挺好的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初遥自然不知道韩少爷诅咒了她一个晚上,第二日依然早起去给人带家教,早上一家,下午一家,晚上一家,日子过的很充实,晚上一个人习惯了,也不觉得女生寝室可怕了,没两天,陆续有些女生提前回到学校,都是来过情人节的,黎初遥摸着下巴想,这似乎是个商机。

于是她跑去花市,买了一百多朵玫瑰让店员送去了韩子墨家,韩子墨看见这么多玫瑰,又知道是黎初遥买的,还以为那家伙是来道歉了呢,心中又是甜蜜又是不好意思的想,这家伙也真是的,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喜欢玫瑰嘛,不过,看她这么有诚意道歉,他就勉强收下吧。

黎初遥跟在店员后面,捧着最后一束玫瑰花出现,韩子墨一见她就把脸涨得通红,人高马大的男孩两手仿佛怎么放都觉得别扭。

黎初遥走到他面前说:“喂,韩子墨。”

“嗯。”韩子墨使劲点了点头,脸蛋红红的,特别期待的望着她。

“情人节那天……”黎初遥考虑了下韩少爷那不堪打击的玻璃心,斟酌了一下说:“我不能陪你过了,你也知道,我家里情况不是很好,我要多打些工才行……”

韩子墨使劲点头,嗯嗯,我知道,要多打些工嘛,我知道,没时间陪我嘛,我知道!所以要送我这么多玫瑰嘛我知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一直很支持你的事业的。”韩子墨特别大方的笑着:“你要打什么工,我陪你去啊。”

“真的吗?”黎初遥睁大眼睛,高兴地拍掌道:“太好了,我还担心我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花呢,你陪我的话就最好了。”

“嗯?”韩子墨的笑脸僵了一下,有些不好的预感:“拿花?”

“是啊,情人节那天晚上,我们出去卖玫瑰吧?”黎初遥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双眼闪出“$”的形状:“你看,我现在从店里买来只要2块一朵,放在水里好好养着,后天出去就能卖十块一朵,暴利啊暴利!一个晚上能赚好几千呢。”

“这些花……是要拿来卖的?”

“当然了,不然拿来干嘛?”

“是啊,不然拿来干嘛?呵呵呵呵。”韩子墨傻笑地学她说了一句,转身,悲伤的飘回房间,一下扑倒在软软的床上,又一次使劲扑腾:“臭黎初遥,臭黎初遥!”

这时,黎初遥正拿着水桶在厨房里接水,哼着歌儿好心情的把玫瑰花一朵朵的插进水桶里,再连水桶一起端到客厅,拿起剪刀将根茎上的刺剪掉,用单筒透明礼品袋装上,在系上彩带,一朵十块钱的精品玫瑰花就做完了。

她做这事的时候,忽然就想到,要是黎初晨在就好了,他一定会认认真真的帮她做的好好的。

晚上的时候,黎初遥给黎初晨打电话的时候就说道这事,黎初晨在电话那头轻声笑着,似乎被她需要是一件让他觉得最幸福的事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国人用近乎狂热的热情过起了外国情人节。其实中国也有情人节,很多年轻人算不清楚每年的农历七夕到底是几号,所以过起不去算的2月14似乎更方便一些。

黎初遥在高中的时候,并没有感受过情人节的魅力,只知道那天晚上放学走在街上,总能看见有女生一脸幸福的拿着玫瑰,身边陪着或丑或俊的男生。

那时候的她和林雨也幻想过,自己要是有了男朋友,绝对不要在情人节那天捧着花在街上走,因为那样,真的好傻。

只是今天,她将成为,制造傻气的人!

来买玫瑰吧先生,你爱她么?爱就买一朵吧!

帅哥,你有女朋友么?什么?没有?那买一朵送给喜欢的人吧!

黎初遥这个大花童,捧着花篮,一旁放着一把自行车,自行车上还有好几桶玫瑰花,她站在街口的集市上,努力地叫卖着。

只是,和她一样有生意头脑的人,真的不少,满条街到处都有像她这样卖玫瑰的。

竞争状况非常激烈啊!

不远处,韩子墨正坐在旁边的咖啡店里旁观,大少爷还在生气,才不要帮她呢。

咖啡屋里高朋满座,全是亲亲我我的小情侣,经常有后来的情侣进来找位置,看他一个人坐在那,都会走过去,站在他身边等一会,用无声的态度告诉他:喂,单身的,没对象就回家睡觉去,别占着座位啊。

韩子墨被等了几次,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干脆叫来服务员,点了满桌的食物,再点了一杯饮料放在对面,制造自己在等人的假象才不会显得太过尴尬。

咖啡店里的暖气开的很足,他穿着白色的毛衣,单手托腮,小口喝着红豆奶茶就着精致的小蛋糕,悠闲地望着窗外黎初遥。

外面地天气很冷,那家伙的脸被冻的通红,不太爱笑的脸上今晚堆满了笑容,她真的很认真去卖了,可是已经一个小时了,她才卖了几朵。

韩子墨摇摇头,哎,他就知道卖不掉,可她兴冲冲的进货来,他也不好泼她冷水。

虽说情人节的玫瑰大涨价,只是她能想到卖玫瑰,和她一样缺钱的人都能想到,有女朋友不想被宰的男人能想到,不想男友被宰的女人能想到,真正不在乎钱就想在情人节收玫瑰的,也不会在路边摊买,肯定会去花店买包装精美的捧花。

所以情人节卖玫瑰,看似商机,其实,真得看运气。

他放下马克杯,转身对着邻座的男人说了什么,又指了指黎初遥,那个男人点点头,从他手里接过钱便走出去,没一会那男人从黎初遥手里买走了十朵玫瑰,回来后,送给了身边的女伴。

韩子墨对他友好地笑了笑。

每隔十分钟,他就找一个人去黎初遥那买玫瑰,看着她卖出玫瑰时开心的笑容,他也跟着笑了,和她闹变扭的那些坏心情一下一扫而空。

又过了一会,黎初遥手里的玫瑰只剩下十几朵,咖啡店里的男士也被他找的差不多了,他只得走出店铺,在街角随便抓了个单身的男人,塞给他两百块钱,拜托他去把黎初遥手里的玫瑰都买了。

那个男人似乎怀疑这是什么骗局,警惕的望着韩子墨说:“你给我钱叫我去买玫瑰?然后花送给我?找的钱也给我?有这么好的事?”

男人大手一挥道:“我才不上当。”

“大哥,我不是骗子,那姑娘是我女朋友,掉钱眼里去了,这么大冷天非要出来卖玫瑰。”韩子墨道:“您看她冻的,我都心疼死了,您帮我把她的花买了吧。”

“你有钱还让女朋友出来卖花啊?”男人似乎信了,从韩子墨手里接过钱。

“她不听我的。”韩子墨委屈地向陌生男人告状:“我不让她卖,她会打我的,她凶着呢。”

“你在说谁凶呢?”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问平静地问。

“我在说……”韩子墨猛地转头,一见那人,便迅速往后退了两步,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我没说你,没说你。”

“哈哈哈。”路边的男人忍不住笑起来,走上前望着黎初遥劝道:“小姑娘家家别对你男朋友这么凶,他可疼你了,给我钱叫我买你的玫瑰,想你早点收工和他过节哟。”

“我没这么说啊。”韩子墨连忙否认。虽然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黎初遥眯着眼睛瞪着韩子墨,心道怪不得自己卖的这么顺利,原来都是他叫人来买的?

“我的玫瑰是不是都叫你给买走了?”黎初遥盯着他问。

韩子墨连忙摇头:“没有啊,我是看你就剩几朵了,才找人买的,之前的可不关我的事。”

“真的?”黎初遥不信。

“真的!”韩子墨使劲点头。

黎初遥看着他那张显得特别诚实的脸,决定相信他一次,不过……

“你跟我来。”黎初遥一把拉过韩子墨的手腕,气势汹汹地抓着他往前走。

“姑娘,别太凶,别太凶啊。”陌生男人在身后不停地叮嘱着。

黎初遥回头给了他一记眼刀,凌厉地眼神让他默默闭嘴,心道:这姑娘果然好凶。

黎初遥把韩子墨抓到自己卖玫瑰的地方,指着自己放自行车地地方说:“你给我呆在那,在我花没卖完之前不许乱动。”

“哦。”韩子墨可怜兮兮地望了她一眼,乖乖地走到一边蹲下。

黎初遥眼神一撇,心中好笑,却强忍笑意,板着脸继续卖她的玫瑰。

只是,她卖玫瑰的速度明显减缓,黎初遥站的有些累了,转头望了一眼,只见韩子墨正蹲在那玩手机。

她越想越觉得是那家伙在捣鬼,刚刚的玫瑰肯定都是被这个散财童子找人买去了,她刚想举步上前逼问他,就被一个男生拦住,那男生很大方的掏出两张一百的,要把黎初遥剩下的花都买去。

黎初遥微惊,终于相信刚刚那些花都是自己卖出去的,她开心的将花递给男生,从腰包里掏零钱找给他。

蹲在一旁的韩子墨偷偷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抓抓头,继续玩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他正在编辑信息,点击发送后,买花男生的上衣口袋里亮了亮。

韩子墨偷笑了一下,把手机揣进兜里,双手伸到面前哈着气,使劲地搓着。

就在这时,一朵玫瑰花忽然递到他的眼前,他眨眨眼,抬起头一看,只见黎初遥拿着最后一朵玫瑰,正望着他笑:“呐,这朵送你。”

韩子墨愣了一下,傻傻地问:“这花,不是拿来卖的么?”

“嗯,是拿来卖的,可是,今天是情人节嘛。”黎初遥说:“我想,你收朵玫瑰,会开心吧?”

韩子墨看着玫瑰花,抬手缓缓接过,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地特别快。

一直以来,韩子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喜欢黎初遥。

现在,他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她了,这个表面冷漠,做事吝啬的女人,其实有着一颗,世界上最柔软地心。

让人想多一点,多一点感觉到她的温暖。

那天晚上,韩子墨特别开心的拉着黎初遥往商场跑,在一家家居精品店里抱起一款两万多的的紫水晶花瓶就往收银台跑,黎初遥一把拉住他问:“你买花瓶干什么?”

“养玫瑰啊!这可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收到玫瑰呢,当然得好好养着,你看,插在这里多配啊!”韩子墨兴冲冲地将玫瑰插进花瓶里,开心地捧在手里,歪着头左看右看欢喜的不行。

黎初遥用力地扭过头,握起拳头,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和这种烧钱精计较!

“怎么了?你觉得不好看么?那这款呢?”某只又拿起一款更贵的。

黎初遥深呼吸一口气,抬手,将他手里的花瓶拿下来,然后扯着他的手腕往外拖,一边拖一边说:“我既然送了你花,当然也要送你花瓶。”

“真的吗?真的吗?初遥,你人太好了!”

“那当然,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黎初遥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黎初遥一路拉着韩子墨走出了商场,在路边买了一瓶最便宜的矿泉水,将里面的水倒掉了一半,递给他:“呐,给你。”

某只接过:“这是什么?”

“花瓶。”

某只整个呆住,半天未动。

待黎初遥走出老远后,他才回过神来追过去说:“就这个吗?这怎么可以!花瓶不是应该又美观又昂贵的么?”

“啊啊,是啊,就和你一样。”

“什么,你说我是花瓶?”某只跳起来要揍她。

黎初遥抬手拉住他辩解道:“说你又美观又昂贵有什么不好?”

“对哦。”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错。

黎初遥不动声色的走开了几步,摊手摇头的继续吐糟道说:“也最没用了。”

“黎初遥!”韩子墨瞪大眼睛吼:“我就知道你最坏了。”

情人节的街道上一对年轻的情侣一前一后的追逐着,女孩的短发被风吹的翘了起来,她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坏笑,吐着舌头一路逗着身后的男孩逃的欢快,男孩一手捧着矿泉水瓶,一手挡在瓶中的玫瑰花前面,怕跑起来的寒风将花朵吹谢,他虽一身被作弄过后的怒气,嘴里喊着幼稚可笑的威胁,可经常忍不住冒出的开心笑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多么喜欢前面的女孩,即便她总是使坏,总是作弄他。

这世上有些人总是特别执着,执着于某个人,某件事情,比如韩子墨,他不管黎初遥如何否认如何发飙都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朋友,每年只要是叫的上名目的节日,不管是儿童节还是妇女节,劳动节或植树节,都会送黎初遥礼物,而那礼物却都是一样东西,那就是——手链。

林雨说,等黎初遥大学毕业,完全可以开一个手链展,把各式各样的钻石的宝石的水晶的金的银的玉的手链全部展出来,那效果绝对能亮瞎全城女性的眼睛。

黎初遥笑的不可置否,抬手拨弄了下短发,衣袖稍稍往下掉,露出手腕上那条粉色的水晶珠手链,唯一一颗紫色水晶珠光泽闪亮,夺目异常。

每次韩子墨看到这一景象就抑制不住自己去商场买手链的冲动,然后缠着黎初遥把她手上的那条换下来,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越是这样,他越买来送,他越送她就越不换,就这样恶性循环着,黎初遥柜子里精致的手链盒越积越多,当她的柜子快要塞不下的时候,他们大学毕业了。韩子墨送黎初遥的毕业礼物不出意外的又是包装精美的手链,黎初遥接过连拆都没拆就直接放进包里,闹的韩子墨好大不满意:“你现在连拆都不拆了。”

“拆它干嘛,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是什么。”黎初遥穿着黑色的学士袍,站在树阴下望着教学楼前摆着各种造型合影的同学们,七月的毕业季有些炎热,她拽着宽大的衣袖不停的扇着,想解解酷暑。

“这次的手链和以前的不一样,比那些好看多了,你打开看一眼嘛。”韩子墨也穿着同样的学士服,手里拿着方正的学士帽子,站在一旁一边帮她扇风,一边缠着她拆礼物。

“不看不看,看了你又得缠我带上。”黎初遥翻了个白眼道:“你到底是又多不喜欢初晨送我的这条手链,非要我换下来,嗯?你说它招桃花,大学四年,除了你这朵桃花,其它的我可一朵也没见着。”

“那是你笨……”韩子墨嘀咕一声,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自己偷偷赶走了多少朵想接近她的烂桃花,黎初遥身子男女比例20:1的数学系,即使一头短发,五官俊俏,帅气的不像个女生,却也因为学业成绩突出,性格淡漠,而更增显她的精英魅力。

这种魅力,在她大四获得国际数学比赛金牌后,更凸显出来,她的后辈们不论男女,只要能和她说上一句话,都能激动的哭出来。

“黎初遥,能跟我们一起照张像吗?”一个男同学走过来邀请道。

“好啊。”黎初遥大方答应。

看吧,看吧,来了。韩子墨眼里寒光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过去,插在中间,嬉皮笑脸的说:“我也一起照。”

“咔嚓”一声,快门按下,镜头中留下了三个人的身影。

很多年后,黎初遥翻看自己大学毕业簿的时候,发现她的每张照片上都有韩子墨的身影,不管是她和男生照的还是和女生照的,他总是站在中间,拦着她的肩膀,笑的一脸灿烂。

后来,她的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告诉她:“这种行为是占有欲非常强的人才会做出来的。”

黎初遥点头说,她知道。

“并且,极度没有安全感,在他心里,认定你会被某个强大的对手抢走。”

朋友的最后一句话,让她恍惚很久,很久……

久到茶都凉了,灯都熄了,人都走了,她才垂下双眼,望着手腕上的手链,长长地叹了口气……

毕业后,黎初遥回了老家,她本来有更好的去处,只是弟弟黎初晨在去年也考上了Q大,离家很远,她担心母亲在家没人照顾,便在投简历时,往B市投了几份,却没想到,B市最大的龙翔房产公司看完简历,连面试也没面就叫她去上班,就连开出的工资也很可观。

黎初遥以为自己是撞大运了,可去公司进了老总办公室后,就火冒三丈的恨不得把桌子对面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撕成碎片!

“是不是很惊喜啊?”某只好动的转着大皮椅得意地问:“是不是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呢?”

黎初遥淡淡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给点表情好不好?”

“要不,您吱一声?”

“生气啦?”

“初遥,别生气嘛”

“没事我走了。”黎初遥站起身来,转身就走,韩子墨连忙追过去拉住她说:“初遥,你去哪啊,你还没见我爸呢。”

“不用了,我不想走后门。”

韩子墨拉着她不让她走:“谁说你走后门了,我爸可是从你高中的时候就盯上你了,说你是个人才,又聪明又能干,以后肯定是个好员工,我和他说你毕业了想回家找工作,他连忙叫你来我们公司上班,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真不是你在后面捣鬼?”

“你还不相信你自己实力么?清大高才生,拿的奖牌奖状一大箱,谁不想请你啊。”

“这么说,好像也对。”黎初遥摸着下巴道:“我确实是难得的人才。”

“对吧!”韩子墨连连点头。

“不过,你在这干嘛?”

“我也在这里上班啊。”

上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下一章:第十四章:初晨,那人对我挺好的
热门: 铁血雄兵川军团:刀光如雪 白话史记 九阴邪君 觉醒日3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阴阳药店 大逆之门 武当一剑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