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初晨,我好像有男朋友了

上一章: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下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街上回来,天已经快黑了,黎初晨住宿的地方倒是让她头疼了,班上没什么相熟的男同学,不好意思让弟弟住在男生寝室,若让他一个人住旅馆的话更是不放心,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住到韩子墨家去。

反正他不是一直叫她去嘛,她就随了他的心愿好了。

门敲开的时候,韩子墨见着黎初遥,展颜一笑:“你怎么来了?”

他的身上传出烟味和酒味,衣服也有些乱,没有平日里干净阳光的模样,屋里还传出很多男生的笑闹声,黎初遥皱着眉头说:“你不是天天叫我来么?怎么,我来了,你不欢迎?”

韩子墨使劲摇摇头:“欢迎,欢迎!快进来”

韩子墨让开门,让黎初遥进去,这时他才发现,她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和她穿着一模一样的外套,韩子墨微微一愣,记起小时候这对姐弟也是穿着一样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到他家和他道歉,然后弄伤了他的腿。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他的晕晕乎乎地问:“你弟怎么也在这?”

“他来找我,晚上住你家行吗?”黎初遥问。

“行,当然行。”韩子墨爽快的点头答应,拉着黎初遥姐弟俩兴冲冲的走到客厅,大声叫:“兄弟们,咱们的聚会又多了两个朋友。”

“欢迎欢迎。”客厅里四个男孩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语调不清的叫着。房间里四处散乱着啤酒罐和扑克牌,还铺着各种从饭店打包过来的食物,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乱七八糟的,和黎初遥第一次来看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黎初遥撇了韩子墨一眼,心里叨咕道:这个骗子,还说什么只认识我一个人,很寂寞很无聊!结果呢!朋友多的一屋子都塞不下!她怎么会忘记他是个超级有人缘的家伙呢!

喝过酒的韩子墨有些兴奋,拉着黎初遥往地板上一坐,开心的揽着她的肩膀和屋里的男生们介绍:“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黎初遥,我老乡,我高中同学,数学系的天才。”

旁边的一个男生明显喝多了,看见剪着短发的黎初遥还以为她是男生,伸出手一把搂过她,靠在她的肩头问:“来,兄弟,陪哥们再喝点……”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推开,两人之间插进了一个少年,男生跌到一边,怒气冲冲的坐起来问:“是谁!是谁推老子!”

少年坐在两人中间,好看的脸上有些怒意:“她是我姐姐,别动手动脚的!”

男生抓抓头发,瞅过去仔细看了看黎初遥:“女生?不像啊。”

“哪里不像了!”韩子墨也推了他一把,指着黎初遥说:“你有没有眼睛啊?这不明摆着是女生么。”

那男生抓抓头,还是不相信的望着黎初遥,黎初遥淡定拿起一罐啤酒,打开拉环,喝了一小口,苦涩的味道让她直皱眉,嫌弃的又放回地板上,真不明白为什么男生喜欢喝这种东西。

韩子墨一边喝着酒,一边来回望着两个穿着一模一样外套的姐弟,他憋了半天还是憋不住,生气的指着两人说:“你们俩都多大了,干嘛还穿一样的衣服,真奇怪?”

“今天街上衣服做活动,我看挺便宜的就买了。”黎初遥笑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便宜?”韩子墨来劲了,直起身子说:“你不是吃饭的钱都没了吗?怎么还有钱买衣服?” “上个月摆摊不是挣了几百块嘛。”黎初遥老实交代道:“正好够买一件的,还送一件呢,真划算。”

“划算什么呀,买一送一?买一送三商家都不会亏。你忘记我怎么教你做生意的啦,等等……”韩子墨摇摇摆摆地说了半天之后,忽然瞪着被酒熏红的双眼问她:“你把我们摆地摊赚的钱都花了?”

“嗯……”黎初遥抓抓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快过年了么……”

“你太过分啦!你怎么能用那个钱呢!”韩子墨大怒,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所以人都停下动作,傻傻的看他,韩少爷,他……他难道是在为几百块钱而生气?这是要逆天了么?

黎初遥不解的顶嘴:“我怎么就不能用那钱了?”

“不能不能就是不能!那钱我让请我吃个宵夜你都不干,给我打个车你都不肯。”韩子墨委屈地控诉道:“你怎么就舍得给他买衣服呢?”

“衣服可以穿嘛,宵夜吃掉就没了。”

“那我也要衣服,你也给我买。”

“没钱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也要衣服。”韩子墨开始无理取闹起来。

“好嘛,我这件脱给你好了吧?”黎初遥有些郁闷的脱了外套丢给他:“干嘛呀,和个小孩一样的闹,有意思吗?”

韩子墨接着衣服,紧紧的拽在手里,憋着嘴,双眼通红,委屈地要死,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身边的一个朋友见气氛这样尴尬,拿起酒杯,哥俩好地揽着韩子墨的肩膀说:“兄弟,这么生气干嘛?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你韩子墨难道还缺这点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韩子墨气愤地喝了一大口酒,用袖子抹了下嘴唇说:“我就是不服气!黎初遥你太偏心了!你说,我陪你摆了半个月的地摊,每天都被冻的要死,回来悟半天都悟不热,我是为什么?为了那几百块钱吗?我每天和傻子一样在街头叫卖是为了什么,真的是因为我喜欢摆地摊吗?我每天晚上不睡觉,给你加工那些可笑的围巾手套,难道那是我的爱好吗?当然不是!我做这么多!还不是因为想你高兴!想讨好你!想对你好!可是你呢,赚了钱一毛也不给我花!你连个冰激凌都不给我买!你太过分了!”

韩子墨控诉到后面,委屈的都快哭了,他韩大少爷从小到大那被这般对待过。

一个男生说:“好像是有点过分哎,两个人赚钱一个人花。”

黎初遥用力要唇,哪里过分啊!是他自己说不要工资的。

另一个男生说:“怎么能这样呢,连个冰激凌都不给买。”

什么叫冰激凌啊!那是哈根达斯好不好!你以为是肯德基的甜筒吗?

“等一下,这个……”终于有一个比较清醒的男生找到了重点,击掌道:“难道是在告白?”

房间里的人再一次全部静默了,然后集体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告白啊!

“哦哦哦哦!”房间里的男生们一起发出狼嚎一般的叫声,吹口哨的吹口哨,拍桌子的拍桌子,起哄的一身劲:“告白了!告白了!韩子墨告白了!”

韩子墨也忽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像怨妇一样的说了什么,羞恼着嚷嚷:“你们干什么啊!想死啊!不要吵醒邻居啦!”

“韩子墨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

“哇唔!仔细看看确实挺好看的。”

“是啊是啊。这么晚还到你家来,你们该不会是……已经在交往了吧?”

“嗷嗷嗷嗷!”男生们又开始狼嚎了。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黎初遥淡定的抛出一句话,打断了男生们热血沸腾的幻想。

韩子墨羞红的脸色僵住,群狼们也安静下来,一个长的挺阳光的男孩挺不服气地问:“为什么啊,我们韩少爷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要钞票有钞票!你有什么不满的?”

“就是啊,这世上还有比我们韩少爷好的男人吗?”

“妹子,你眼睛睁大点看看好吗?”

黎初遥面对众人的围攻,为求快点解脱,只能随口抛出一个理由道:“他比我弱啊,我不喜欢比我弱的男生。”

众人齐声问:“比你弱?”

黎初遥点点头:“嗯,他打不过我,小时候被我打到哭着求饶哦。”

“哦”,众人齐齐回头看向韩子墨,全是你副怪不得的眼神。

韩子墨瞬间被激怒了,他猛地站起来,一把拉起黎初遥,用力的往房间里拖,一边拖一边放话道:“黎初遥,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看看,谁比较厉害!”

“喂喂喂,你干嘛?”黎初遥使劲往后赖着,却敌不过他的蛮力,被拖着往前走:“别激动嘛,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

“嗷嗷嗷嗷嗷嗷!”众男们再次在她们身后欢欣鼓舞,鼓掌尖叫:“上吧!韩子墨!推倒她!”

“上吧!韩子墨!一展男人雄风!”

“干巴爹!欧吧!”

“放开我姐!”一直安静坐着地黎初晨也跟着站起来,想上前去阻止韩子墨,却被一个带眼镜的男生抱住,拿起酒瓶就给他灌:“嘿嘿,小弟,陪哥哥喝一杯。”

黎初晨也不说话,一拳打过去,把那男生的被打个正着,眼镜被打掉下来,男生放开他,捂着脸颊到处找眼镜。

黎初晨刚要起来,又被人缠住,又被其他几个男生缠住,怎么也甩不开,急红了眼却无计可施,只能看着黎初遥被韩子墨拖进房间。

黎初遥被韩子墨拖进了房间,随着韩子墨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落了锁她才有些紧张起来,她的手腕被韩子墨拽的紧紧的,她用另一只手使劲去扳都扳不开,她抬头望着他,只见他的双颊被酒劲熏的通红,眼里也带着几分醉意,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样子,丝毫没有平日里阳光爽朗的味道,而充满了魅惑和让人心跳不已的小性感。

“喂,韩子墨,你放开我。”黎初遥使劲挣扎着,韩子墨的手一丝一毫都没有松动,他猛的一用力,将黎初遥甩在床上,黎初遥被甩的有点晕,还没回过神来,身子就被他压住,手、腿、胸膛隔衣物紧紧相叠,重的她喘不过气来,黎初遥慌忙大叫:“你干嘛!你快起来啊!好重!我喘不过气来了!”

韩子墨听她这样说,微微的撑起了身子,身上的重量顺利消失了一半,她连忙呼吸了几下,瞪着他说:“你快放开我!”

“有本事你自己挣开啊。”这时的韩子墨执拗的像个孩子。

“再不放开我喊了!”黎初遥威胁道。

“你喊吧,外面都是我的人,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进来救你的。”韩子墨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明明对答如流,可做的却是他清醒时绝对不会做的事。

“放开,放开!”黎初遥生气了,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韩子墨沉下身子,用力将他紧紧的压住,看着她气的通红的脸颊,得意地说:“翻不了身了吧,打不过我了吧,知道我比你强了吧?哈哈哈!”

“韩子墨!我看你真是皮痒了!”黎初遥被他贱贱的笑声激怒了,开始奋力反抗起来,虽然说韩子墨力气大,可终究是个男生,不会真的下重手去欺负一个女生,而黎初遥就不一样了,一上手就对着韩子墨英俊的脸蛋抓了一下,韩子墨疼的哇哇叫,连忙用手将她的两只手按住,黎初遥张起嘴巴又对着他的耳朵一口咬下去,吓的韩子墨抬起身子往上一躲,黎初遥打架经验丰富,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空隙,刷的一下弯起膝盖,对着他的肚子猛的一顶!

“啊!”韩子墨惨叫一身,疼的从黎初遥的身上翻下来,咕嘟咕嘟滚到地上,黎初遥冷哼一声站起来,一脚踩在他脸上,仰起头道:“废物,一辈子就在我脚下喘息吧!”

韩子墨捂着肚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黎初遥用脚揉了他的脸几下,他也没反应,是不是自己出手太重了?踢到要害部位了?她连忙蹲下身去,担心的望着他问:“韩子墨?你没事吧?”

韩子墨捂着肚子,蜷缩的躺在地板上,很可怜的样子。

“韩子墨?”黎初遥又担心的叫了一声,伸手推了推他,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他用特别委屈的声音说:“你就知道欺负我。”

“哪有?”

“有,就是有。”韩子墨皱着眉头,爬起来,靠在床边,开始一条条细数黎初遥的罪行:“你看你,小学的时候打伤过我的手,害我跌伤过腿,高中的时候,还老是和林雨一起作弄我。”

“都老黄历了,你还提那些事干什么?”黎初遥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内疚了。

韩子墨低着头继续说道:“我好不容易和你考上一个学校,你连找也不找我,我想给你买好吃的,好看的衣服,不想你这么辛苦每天到处去打工,可是我也知道,你自尊心强,你不会接受这些,我想,好吧,你不愿意用我的钱,陪我过舒服的日子,那我就陪你过苦日子吧,我陪你去摆地摊,陪你去打工,可就是这样,你还是不领情,有事没事就赶我走,好像很烦我一样。我给你的手机,你从来不用,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也不给我发短信。”

他特别挫败地说:“黎初遥,有时候我会想,你可能,可能一点点,一点点都不喜欢我。”

“每次我这样想的时候,就好难过。”韩子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红了,他扭过头,努力的睁大眼睛,好像那样就显得不那么难过了一样。

黎初遥蹲在他边上,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能清楚地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烟酒味和萦绕在他身边的哀愁,让她有些心疼了,她觉着韩子墨应该是被大家宠爱呵护的少年,怎么能为她露出这样伤心的表情。

黎初遥抬手,轻轻捂着跳动的有些快的心脏,撇过眼神,望着地板,轻声道:“其实,我每次赶你走,是不想你跟着我去挨冻受累,并不是嫌你烦。”

“我这个人话本来就少,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很少主动给人打电话,并不是只不给你打电话。”黎初遥轻声解释。

“所以呢?”韩子墨转过头,满眼期盼地望着她。

“所以……”黎初遥有些犹豫。

韩子墨等不及她说了,激动的站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说:“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吧!”

“诶?”

还没等黎初遥反驳,一直被人踹的咚咚作响的房门,终于被人从外面踹开了,门外的少年们像是叠罗汉一样,一起扑进来,每个都衣衫不整,满脸青紫,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混战一样。

韩子墨看见他们几个,就像看见亲人一样,满脸笑容的拉住黎初遥的手,激动地对他们说:“黎初遥说她也喜欢我!黎初遥说她也喜欢我哦!”

“哇!恭喜恭喜!”

“韩子墨,你终于追到黎初遥了啊。”

“嫂子,你弟弟好凶啊,把我眼镜都打碎了。”

“是啊是啊,还咬了我好几口。”

“哇,会咬人啊,不愧是你弟弟。”

“韩子墨,你闭嘴,谁说喜欢你了!”她想说的是,所以我并不讨厌你啊!不是喜欢你呐!

“哎呦,不要害羞啦!来,抱一个。”韩子墨上前要抱抱,黎初遥红着脸一把推开:“滚开啦。”

“抱一个!抱一个!”群众们热烈要求着。

屋子里吵吵闹闹乱成一团,不时的传出哄笑和叫好声,谁也没注意,一个纤瘦的少年,从人群中慢慢地后退,慢慢地,慢慢地,退到另外一间无人的房间里,转身进去,锁上门,将屋外的热闹和繁华与自己隔离开来。他靠着门,有些呆滞地望着房间,漂亮的眼睛里毫无神采房间里灯光明亮,落地窗外一片漆黑,窗户上倒映出他模糊的影子,他缓缓走到窗边,抬起手,摸着窗户上自己,那黑暗中倒映出的轮廓依稀在笑,也许的玻璃的影像太过模糊,那笑容,似乎比哭还难看。

安静的房间里,不时的传出隔壁欢快的笑声。

他垂下头,抬手整了整刚才被人弄皱的新衣服,一边整理一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没关系,我当黎初晨就好。”

“我当黎初晨就好。”

他像是自我催眠一般,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上一章: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下一章:第十二章: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热门: 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 刑名小师爷 血与火的赞歌 破浪锥 九州·海上牧云记 风玫瑰 我的阴阳招魂灯 玄武天下 龙蛇演义2之拳镇山河 唐朝诡事录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