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上一章:第九章:初晨,独自生活真的好辛苦 下一章:第十一章:初晨,我好像有男朋友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期末考试越来越近,黎初遥和韩子墨的每日摆摊计划只实施半个月期就暂时搁浅了,黎初遥开始进入复习状态,每天晚上泡在图书馆里学习,向着一等奖学金冲刺。而韩子墨自然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去摆摊。

学校的图书馆平日里没什么人,一到快考试的时候,就变成一位难求,黎初遥有时候去晚了找三层教室都找不到位置,她也不好意思把那些占了座,却没来的人的书移开。

每到这时候,韩子墨就像个招财猫一样在脑中出现,一直挥着手说:到我家来,到我家来,我家清静。

到我家里,到我家来,我家电齐全,带网线,24小时提供热水。

黎初遥使劲拍拍脑袋,将幻想出来的招财猫从脑中赶走,埋头继续苦读。口袋里的手机不时的亮起来,可黎初遥开了静音模式,自然是理都不理。

等她从图书馆出来,才打开手机看一眼,基本上都是韩子墨发的短信,这手机其实她早就想还给他了,可是他总是有无数个理由退再塞回来,然后每天无时无刻,乐此不疲的骚扰她,给他回了个短信后,没到三十秒,他的电话就来了。

一开口自然是毫无新意的指责她冷酷,都好几天没和他见面了。

黎初遥自然说自己忙着复习,韩子墨在电话那头打滚,非要叫她出来吃宵夜,黎初遥扭不过他,答应他明天晚上去,他才作罢。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在各忙各的,马上要考试了,寝室里的气氛也挺紧张的,黎初遥走到寝室最里面的位置上坐下,将书包里的高数拿出来,换了英语书进去。

“你复习的怎么样了?”柳依依坐在她旁边问。

“还行吧。”黎初遥回答。

“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啊,是不是我逃课逃的太多了。”柳依依苦闷的抓头:“下学期可不敢这么逃课了。”

“嗯。”黎初遥点头,大学的课程确实难,平时学习又不抓紧,到考试的时候真有些玄。

“对了,黎初遥,我这有份好差事你干么?”

“什么好差事?”

“寒假给2个小学生当家教,一小时100,一天4个小时,我算了下,一个寒假可以赚七千多块钱呢,比你摆地摊强多了。”柳依依说:“本来我是想自己做的,可是我妈非叫我回家过年,怎么样,你做不做?”

“嗯……”黎初遥有些为难的低下头,这价钱确实挺高的,她也很想做,只是她也想回家看看妈妈。

柳依依见她为难,便说:“你要不想做我就回了,没事儿。”

“不不,你先别回,我考虑一下。”

“行,你考虑好告诉我吧。”

黎初遥点头,考虑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做了,毕竟这种薪酬高的兼职不是随便能遇到的,而且家里欠了这么多外债没还,自己赚点钱,能还一点是一点,总比欠着别人的,心里不安。

黎初遥决定了之后,就告诉了柳依依,柳依依爽快的为她联系了几个孩子的家长,第二天又带她去面试,黎初遥的高考分数一报出来,再加上清大的招牌,家长们自然是满口答应。

晚上,黎初遥没等李洛书,自己主动打了电话回家,电话是黎妈接的,黎妈的声音听着很有精神,状态似乎不错,她在电话里问黎初遥什么时候放寒假。

黎初遥说了时间,又把寒假要留在学校打工的事告诉她,黎妈有些不同意:“你这孩子,掉进钱眼了,大过年的打什么工啊,赶快回来吧。”

“妈,我这是提早接触社会,对自己有帮助的。”黎初遥说:“再说了,这次薪水真的蛮高的。”

“废话,大过年的,不出高价谁给他们家孩子补习啊。”黎妈说话依然利索明快,让黎初遥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一些下来。

“妈,那些家长说大年三十到初七那几天放假的,我到时候回去好不好?”黎初遥好声好气的问。

“哦,过年能回来啊,那你去呗。”黎妈听她说过年能回来便同意了,黎初遥刚想说话,就听见黎妈不耐烦的说:“哎呀,别动,我和你姐还没说完呢,一边呆着去。”

“你弟哦,一见你打电话来,就不得了了,作业也不写了,眼巴巴在这等着。”黎妈似乎又抢回了话筒,继续和女儿唠嗑:“你说你弟弟怎么就这么粘你呢,像话吗?”

黎初遥笑:“他打小不就粘我嘛。”

“是啊,是啊,我还记得他4岁的时候,你刚上小学,他在家里找不到你,哭的哦,房顶都要震塌了,没办法,我天天抱着他到你教室外面转,指着你说,看呐,姐姐在里面上课呢。他就不哭了。”

“我记得呢。”黎初遥握着电话,微微地笑着,小时候的那个画面清晰的想起来,那时候弟弟长的特别漂亮,妈妈抱着他站在窗台上,他全身贴着玻璃,用葡萄般的大眼睛往里面看,看见她就开心的姐,姐的叫。

“遥遥啊,妈和你说,你弟今年期末考居然考了全校第一哎。”黎妈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骄傲:“哎呦,我就说嘛,姐姐这么聪明,弟弟怎么可能是笨蛋呢。”

“是啊,是啊。”黎初遥一直微笑着听妈妈说着。

“你看,你一出去上大学,你弟成绩就突飞猛进了,我就说,以前就是你太惯他了,什么题目不会张嘴就问你,问完就忘记了,你看他现在,他没人问了,自己去学去研究,这成绩能不好吗?”

“是是是,是我太惯他了。”黎初遥低着头说。

“哎呦,好了啦,给你给你,等不及的啊。”黎妈似乎又被身边的人打断了,不耐烦地说着,过了一会,电话里传来李洛书的声音:“喂,姐。”

“嗯,弟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弟弟,这么顺畅,这么轻易的就叫出口了,几个月前她还那么排斥他替代了黎初晨。

“你寒假不回来吗?”李洛书在那边问。

“也不是,回来晚一点吧。”

“那是什么时候呢?”

“估计2月21号吧,肯定会回来过年三十的。”

“哦……那还有好多天哦……”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失落。

“很快的啦。”黎初遥在心里算了算:“也就还有十七天而已啊。”

“嗯。”李洛书轻声答应。

“哎,对了,妈妈怎么会以为你的成绩是初晨的,难道她现在已经糊涂的字都不会认了?”黎初遥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即使是李洛书考了全校第一,那成绩单上的名字也应该是李洛书的啊。

“我改名字了。”李洛书的声音很小,好像是深怕房间里的黎妈听见一样:“我一进高中就改名字了。”

“呃?”黎初遥愣住。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要当黎初晨。”李洛书还在电话那头,轻声说:“现在班上的同学,老师,都叫我黎初晨,姐,我已经不叫李洛书了。”

“……”黎初遥握着电话,久久不能言语,过了好一会才问:“这样……真的好吗?”

“嗯,很好啊。”黎初晨说:“能当姐姐的弟弟,爸妈的孩子,真的很好啊。”

“你不会……难过吗?”他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人叫他李洛书,那天在大火里烧死的人,似乎变成了李洛书,只是,那个叫李洛书的孩子,没有一场风格的葬礼,没有人为他哭泣,他就这样,就这样,被放弃了,消失了,再也不会有人提起……

“不会。”黎初晨的声音都像是很努力的在笑:“我喜欢当姐姐的弟弟,我喜欢姐姐和黎初晨的所有回忆,我喜欢,真的。姐,我不难过,只要想起你,我就一点也不难过。”

黎初遥也不知道怎么的,眼圈就那样湿润了,心里酸酸的,这一瞬间,她真的很心疼这个孩子,真的心疼这个完全放弃自己变成黎初晨的孩子,她很想和他说:不要这样,李洛书也很好,李洛书也有很多人喜欢。

可是……可是,她却自私的想,就这样吧,就这样。

她想要的孩子,确实是黎初晨啊……

期末考试如约而至,柳依依在寒风中控诉着学校的变态,大一第一学期本来只有8科考试,2天考完不就结了么,可学校非要考2门,休息2天,再加周末,一下就将考期拖至10天。

柳依依郁闷地说:别的学校都已经放假了,就清大,要比别人晚一个星期。

黎初遥倒是无所谓,反正晚放假她也不能回家,早放假她也不能回家,不过林雨她们确实已经放假了,连高中生都放假了,昨天晚上黎初晨打电话的时候就说已经放寒假了。

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已经习惯将李洛书叫成黎初晨了。

可能是因为,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他变成他的事实了吧。

第一场考的是高等数学,黎初遥的拿手好戏,卷子并不算难,她做的很顺,柳依依就可怜了,她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文盲,两眼一码黑,什么都看不懂,看黎初遥奋笔疾书的样子,简直快羡慕死了。

收卷后,柳依依哭丧着一张脸出来,看见黎初遥就忍不住下狠手掐她两下:“我心里不平衡啊!我们明明逃了一样的课,为什么你会做一个我不会做呢?”

“这个,我认真复习了。”

“我也认真复习了。”

黎初遥抓抓脸颊,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柳依依像幽魂一般念念碎道:“怎么办,第一门就不顺,后面估计都得挂啊。”

“不会的啦。”黎初遥宽慰道:“别难过了,要不,中午我请你出去吃炒菜?”

“算了,还是我请你好了。”柳依依控诉道,每次她说请客吃饭,都扣扣索索的样子,让人恨不得自己掏钱买单算了。

黎初遥和柳依依正争执着由谁请客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黎初遥还没接,柳依依就说:“肯定又是招财猫打的。”

因为韩子墨最近出现的频率,连柳依依都不能忽略了,每次一打电话来就一直说:来啊来啊,我请你们吃饭。

来啊,来啊,我请你们看电影。

来啊,来啊,来我家玩。

诸如此类,真的很像一只招财猫不停的在来啊来啊。

黎初遥笑了,她也觉得柳依依这个形容非常正确,她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按下接通键,礼貌地说:“你好。”

“姐,是我。”电话那边伴随着吵杂的闹市声。

“黎初晨。”这个名字很顺的叫出口,一点障碍也没有,黎初遥疑惑的眨眨眼,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真的是本地电话:“你在哪?”

“我在你学校门口啊,你考完试了吧?”李洛书问。

“嗯,我考完了,你站那别动,我马上过来接你,”黎初遥挂了电话,拉着柳依依连忙往学校门口走。

“怎么了?”柳依依问。

“我弟来了。”黎初遥拉着柳依依小跑起来,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四处张望着,在学校右边,一座蒙着灰尘的公用电话亭旁,找到了那个安静漂亮的少年。

那少年的目光似乎早已等在哪了,看见她望过来,连眼角都染上了笑容,他拿起地上的背包,甩在背上,迈开大步像她跑来,这时,黎初遥的记忆像是出现了混乱一般,那向她跑来的少年,渐渐变小,渐渐变小,变成五六岁般的孩童,张着手,欢心雀跃地跑到她面前,“姐,姐。”地叫着。

黎初遥的眼泪就那么留下来,一粒一粒的,毫无预计的落下来,那样悲伤的表情,惊的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李洛书停住脚步,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手足无措的望着她。

他小心翼翼地叫她:“姐……”

黎初遥忽然张开双手,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年,轻声地,颤抖地叫他:“初晨,初晨……姐姐好想你……”

“姐……”不知为什么,被她抱住的少年,也难过地哭了。

那表情,像是又痛苦,又幸福。

矛盾的,让人心碎……

吃饭的时候,黎初遥一反常态,居然主动点了好几道菜,其中还有两道是荤菜,柳依依啧啧地说:“果然弟弟来了就是不一样啊,哎,小弟,你知道她平时请我吃什么么?一菜,一汤,菜是青菜豆腐,汤也是豆腐青菜。”

黎初晨抿着嘴唇,低头笑了笑。

柳依依看呆了,她从未见过那个男孩能笑的这么好看,像瞬间点亮一片阴霾的阳光。

“去去,我有那么抠门吗?”黎初遥推了她一下:“尽胡说。”

柳依依被推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小声的和黎初遥说:“哎,你弟长的真好看,要是我弟,我也这么疼他。”

黎初遥笑:“他打小就长的好看。”

“比你长的好看。”柳依依又问:“你弟叫什么名字?”

“黎初晨。”

  “初晨,初晨,真好听。”柳依依悄悄念了两声,转头和黎初遥小声说:“比你的名字好听。”

黎初遥点头承认,初晨这个名字本来就好听,寓意也好,初晨代表着希望,阳光和驱除一切黑暗的温暖。

柳依依望着眼前那个漂亮的少年,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才好,她大大咧咧惯了,对谁都吐糟过来吐糟过去,刚刚看见他们相拥而泣时,她本来想上去吐糟一句,你们姐弟俩到底有多久没见了,就哭成这样啊,可是当她看见黎初晨流泪的样子后,心就那么猛的一痛,虽然就痛了那么一下,可却疼的她也想跟他一起哭了。

“发什么呆呢?你最爱的鸡翅上来了。”黎初遥在一边捣了捣她,柳依依连忙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吃饭时,她发现黎初遥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平日总是淡漠的脸上,时不时流露出温柔的笑容,她会把碟子里最大块的鸡翅,最好的那块鱼肉,都夹到她弟弟的碗里。

而他弟弟,每次都是稍稍犹豫一下,然后头也不抬的把它们吃下去。

柳依依想,她们姐弟感情一定很好很好。

好的都有点让人羡慕了。

吃完晚饭,柳依依自己先回了寝室,黎初遥带着弟弟在学校晃着,感受着清大的百年底蕴,学校的小湖旁,有不少游客正拿着照相机拍照,学生们三三两两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黎初晨告诉她,是妈妈担心她寒假一个人呆在学校害怕,所以叫他来陪她,黎初遥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寒假不回家的人多着呢。我要知道你过来绝对不会同意的,你一个人坐火车,万一丢了怎么办。”

黎初晨说:“我哪有这么笨。”

“这可难说了,多的是大学毕业了还被拐卖掉的人。”黎初遥转头望着身边的少年,他穿着一件洗的有些泛白的卡其色棉袄,简朴的都有些让人心疼了。

黎初遥上前一步,拉起他的衣服看看,皱眉道:“果然是我的旧衣服。”

黎初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啊,妈妈拿给我穿的。”

“妈妈也真是的,你都多大了,还让你捡我旧衣服穿。”

“这衣服挺好的呀,又没破。”黎初晨拉了拉衣尾,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是没破,可是……”黎初遥看了他一眼,不好再说下去,可是他何时穿过旧衣服?以前每次见到穿的都是和韩子墨差不多样式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

黎初晨微微歪头,漂亮的眼睛像是洞悉一切一般,轻声说:“姐,初晨从来就不嫌弃姐的旧衣服。”

黎初遥也不知道怎么了,想也没想,拉着他就走:“姐给你买件新的去。”

“不用了啦。”黎初晨连忙拒绝:“我有衣服穿的啊。”

“走啦,买套新的好过年。”黎初遥不容拒绝地拉着他去新街口买衣服。

依然是挤的要死的公交,依然是新街口,可这次黎初遥带着的确是毫不抱怨的黎初晨,他总是安静地跟在她身边,人流多的时候,她怕和他走散了,很自然地伸出手去,像小时候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紧紧地拉住他的手。

她无知无觉,牵的顺手与自然,他六神无主,带着局促与欢喜。

这一天下午,黎初遥为了找又便宜又好看的衣服,拉着黎初晨逛了整个新街口,将所有的店都逛了一遍,因为临近新年,街上衣服的打折力度也很大,有的打7折,有的打五折,黎初遥选中了一件不打折的呢子大衣,黎初晨穿上后比海报里穿着同款衣服的模特儿都好看。

店里一票导购员都被惊艳了,全部靠拢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着。

黎初遥站在黎初晨身边,看了眼吊牌上的价格,心里默默滴血,钱不够啊!

“姐,我不喜欢这件。”黎初晨扯回她手中的牌子,脱了衣服,拉着她转身出去:“我喜欢刚才那家店的那件。”

“那家那家?”黎初遥见他没有吵着要买,深怕他后悔一样,连忙跟着他走了。

黎初晨带着她往回走,街上的声音喧嚣不止,一家店的喇叭里喊着:“跳楼价!吐血价!新款羽绒服买一送一!买一送一了啊!”

黎初晨的步伐变得更加轻快了,拉着黎初遥走进店里,拿起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比在身上说:“姐,就买这件吧,又便宜又暖和还好看,而还送一件。”

上一章:第九章:初晨,独自生活真的好辛苦 下一章:第十一章:初晨,我好像有男朋友了
热门: 魔导武装 粉妆夺谋 春秋我为王 送神舞 完美无瑕 天下无极 我的第三帝国 好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权力的智慧:冰与火的中国历史定律 记忆迷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