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初晨,独自生活真的好辛苦

上一章:第八章:初晨,我们家来了新成员 下一章: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年的高三毕业生,也不知怎么的,流行起了谢师宴,考中大学的学生们一个个排着队请班上的老师吃饭,再叫上亲戚好友摆上几桌,倒也热闹气派,黎初遥在班上的人缘一般,就参加了几个朋友的谢师宴,其中属韩子墨的最气派。

韩妈是个很讲究气派的女人,在市里最好的五星酒店摆上几十座,邀请众亲友前来捧场,拉着韩子墨站在酒店门口迎宾,韩妈一脸春风得意的站在一边,听着来客羡慕的高呼:“韩太太真是好福气啊,儿子生的又聪明又帅气……”

韩家妈妈从头到尾嘴巴都没合上,占尽春风。

黎初遥和林雨绕过人群,走到韩子墨身后戳了戳他的后背,韩子墨转过身来,一脸笑容的望着她俩:“你们来了,快进去坐啊,我给你们留了好位置。”

韩子墨今天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一改平日里运动男孩的风格,身姿挺拔的站在那,看上去既成熟又稳重,仪表堂堂,英气逼人。

黎初遥忍不住调侃道:“你怎么打扮的和新郎官似的。”

韩子墨闻言不由面颊一红,瞪着她嚷:“我做新郎官,你来做新娘子啊?”

“就你?”黎初遥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道:“不好意思,我才不要小腊肠。”

“……你你你!”韩子墨一下就被戳中死穴,也不管自己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原形毕露的伸出双手就要掐黎初遥脖子,黎初遥几个大步就跑到一边,韩子墨还要迎宾,不能跑去抓她,只能鼓着俊脸,哀怨的瞪着他,不时有老太太,中年妇女走到他身边,摸摸他的脸,塞给他一个红包。好声好气的说:“娃啊,怎么气呼呼的,来,笑一个。”

“子墨,快点笑,怎么这么没礼貌呢。”韩妈训斥道。

韩子墨扯了扯嘴皮,勉强笑个。

“扑哧,我以为他来当新郎官,原来是来卖笑的啊。”林雨捂着嘴巴嘲笑道:“你看他那样,真有趣。”

黎初遥也笑了,忽然想道一个问题:“哎,他考上什么学校啊?弄这么大的阵势。”

“你不知道啊?他考上的是清大,和你一个学校。”

“……”黎初遥静默了一会,叹气道:“清大都堕落成这样了,连他都能考上。”

“亲爱的,你的嘴巴越来越恶毒了。”林雨中肯地评价。

“谢谢表扬。”黎初遥淡定接受。

两人相视一笑,携手走进宴会厅,胡吃海喝去了。

三个月的暑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晃眼就过去了,开学前一天,黎初遥拖着一个大行李箱,背着一个大包,送她去火车站的李洛书还帮她拎着两个大包。火车站的人流很多,候车的位置早就被人坐满了,黎初遥和李洛书只能站在那等。

“初遥姐,你带这么多东西,一会下车怎么拿的动啊?”李洛书有些担心的说。

“没事的,我拿的动。”黎初遥可不是什么弱质女流之辈,这几个包还真不放在眼里。

黎初遥转头望了眼李洛书,他现在已经住进她们家了,每天陪在妈妈身边,会陪她去散步,会给她端茶,还会向她撒娇,每天妈妈,妈妈的叫着,就像真的黎初晨一样。

有时候就连黎初遥都有些恍惚,她觉得李洛书越来越像黎初晨了,不止说话的语气,动作,连笑起来都很努力的眯着双眼,想笑的和黎初晨一样灿烂美好。

你看,你看,他又这样笑了!

黎初遥皱着眉头问:“你在干嘛?”

可是他却站着笔直,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歪着头,眯着眼睛笑:“什么?”

是的,初晨总是喜欢用这个姿势,这个语气说话,黎初遥转过脸:“为什么这样笑?很奇怪啊。”

他原来的笑容就像寒冬里的路灯,在黑暗里,偷偷的照亮着一点点地方,散发着一丝丝温度。可是现在,这种笑容,好假,好勉强。

李洛书身子一僵,背在身后的双手缓缓放下,高高抬起的头垂了下来:“黎初晨就是这样笑的啊……”

他只是想变成黎初晨啊……

黎初遥望着他,没说话,火车站的广播里播放着火车的班次,黎初遥乘坐的火车就要开了,她拿过李洛书手中的两个大包一个背前一个背后,一边试重量一边随意的说:“好难看,一点也不适合你。”

李洛书低着头,答应了一声:“哦。”

黎初遥试完了重量,觉得走起来并不怎么吃力,伸手拖起行李箱,准备走了,看着垂头丧气的李洛书,忍不住上前一步,揉揉他的头发:“你原来的笑容就很好看,不要把它藏起来。”

说完她收回手,转身道:“好啦,我要走了。在家要好好照顾妈妈哦。”

李洛书依然低着头,他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黎初遥会这样说,她说……她很喜欢他的笑容?

他猛的抬起头来,这时,黎初遥已经走远,快要淹没在人群中,李洛书忽然很想叫住她,真的很想叫住她!

想跟她说!

“初遥姐!”他听见自己这样大声的叫她,这是第一次,这样大声的叫她,用尽全身力气,将这个刻在胸口的名字用力叫出来。

黎初遥回过头来,只见李洛书站在那,纤瘦的身形不时被人群挡住,断断续续的露出他那张俊俏的脸。

他望着她,双手合在嘴巴,大声的往她喊:“我也喜欢初遥姐!我也喜欢初遥姐的笑容!”

黎初遥挑挑眉毛,虽然没太听清楚他的话,但是看口型似乎知道他在说什么,她扬起唇角,笑着对他摇摇手。

李洛书站在那儿,紧紧的望着她,直到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他垂下眼,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好低落啊,就连九月的艳阳天看上去都阴沉沉的。

黎初遥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正是凌晨四点,她在火车站等了四个小时才等到学校来接新生的大巴车,到了学校门口,找到数学系所在的摊位,跟着接新生的师兄先提着大包小包去了女生寝室,师兄人很好,帮她拎了两个大包上四楼,黎初遥自己拎着一个大箱子上去,进寝室放了东西后,又跟着师兄去办了入学手续,才真正算是尘埃落定。

和师兄道了谢后,自己顺着学校的小路往女生寝室走,清大的校园环境非常好,到处种满了枫树,黎初遥想,等枫叶红的时候,这里一定很美。清大的女生寝室是六人间的老式宿舍,一边是上下铺,一边是桌椅柜子,厕所在外面,三四个宿舍合用一个公用厕所,条件并不是很好。

宿舍里已经站了三个人,一个是新生,剪着齐刘海,扎着马尾辫,有点小胖,却胖的不难看。另外两个应该是来送她来上学的父母,她爸妈正爬上爬下的为她擦桌子、挂蚊帐、铺床、整理带来的东西,忙得满头大汗,女孩尴尬的站在那,刚想帮什么忙就被父母制止,新生的母亲叫她的女儿赶快把今天穿的衣服脱下来,换上干净的,她好把脏衣服洗了,女儿今天就不用洗衣服了。女孩嚷嚷道不用了,人多不好脱。母亲只能作罢。

黎初遥抿抿嘴唇,微笑的走进去,自己打开行李箱,拿出从家里带来的抹布,用学校领的盆接了凉水,开始擦自己的床和柜子,女孩的母亲问:“你怎么自己来啊,你爸妈没来送你啊?”

黎初遥笑着回答:“我妈妈身体不好,坐不了火车,我爸爸上班太忙了,没空来。”

那母亲特别慈善的说:“我来帮你擦,你擦不干净。”

“阿姨,没事,我弄的好,谢谢了。”黎初遥客气的拒绝。

“没事没事,我帮你弄啊,我一下就弄好啦。”那母亲不由分说的连着黎初遥的桌子柜子也一起打扫起来,黎初遥尴尬的跟在后面,直说,不用了不用了。而那母亲就像是母爱泛滥了一样,手脚麻利的上串下串的收拾。

那母亲的女儿上来拉了拉黎初遥:“没事儿,你让我妈帮你弄好了,你饭卡办了没?”

黎初遥答道“没办。”

“走,我们一起去办饭卡去。”女孩拉着黎初遥跑出宿舍,欢快的说:“我叫柳依依,你呢?”

“黎初遥。”

“你老家哪里的?”

“杭州。你呢?”

“青岛。”柳依依有些胖的脸颊,笑起来异常憨厚而可爱,她搂着黎初遥的手臂说:“以后你又机会可以去玩啊,很漂亮的。啊对了对了,我带了一个IPAD,下了好几部恐怖片,你喜欢看恐怖片吗?等会一起看呀。”

“好呀。”黎初遥很快就被柳依依的热情打动,也表示出自己的友好。

等其它新生到寝室时,她们两人已经好的勾肩搭背了,女生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先来先得。

第一学期过的挺快的,学校的课程排的并不紧张,老师对学生更是放牛吃草,不闻不问,很多学生在试过逃课没有任何惩罚后,逃课的人数和次数开始渐渐增加,柳依依这家伙似乎对钱非常看中,刚开学就开始到处打工,哪里有钱就往哪里钻,有时候还带着黎初遥一起去。

黎初遥自然也很缺钱,母亲的病每天都要吃药,家里住的房子也需要交房租,还有自己的学费,父亲一个人的工资根本不够开销。两人这边发发传单,那边卖卖酸奶,倒也没多少钱,还累的够呛。

柳依依听说摆地摊很赚钱,便和黎初遥提议一起出去摆地摊,听说一个月一两千随便赚赚。

黎初遥心动了,将父亲给的生活费全部拿出来和柳依依一起跑到B市的服装城,进了一大包饰品,手机链,等等这些小东西,开始在天桥上面摆摊,可是生意好像并不像她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有时候蹲一个晚上也什么都卖不出去。

柳依依耐性不足,不到两个星期便开始厌烦了摆地摊,把货全部扔给黎初遥,自己又跑去超市卖酸奶了。

黎初遥虽然在学习上顶尖的好,可是在卖东西上确是完全没辙,因为生活费全部套进了货里,弄的她连吃饭的钱都不够。

清大的食堂还挺不错,什么吃的都有,就是价格贵,一到吃饭的时候黎初遥就发愁,因为要找到1块钱的菜还真有点困难,黎初遥捧着饭盒在窗口转了一圈,打了一个一块钱的水煮大白菜,问食堂阿姨多要了点菜汤,一会连汤带饭一起泡泡吃了。赶快吃完好继续出去摆地摊,那么多货卖不掉也真是愁人。

黎初遥就近找了个位置,刚准备吃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大声叫她,她转头看去,就见韩子墨抱着课本,拨人群跑到她面前,张嘴就控诉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不等我自己到学校报到!我不是和你说了,叫你等我家车一起走吗?你就这么喜欢坐火车啊!”

黎初遥解释道:“你不是跟你爸妈一起来么?我坐你家车感觉不自在。”

“那你到学校以后也不联系我!开学都快两个月了,你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白眼狼!”

黎初遥打断他的抱怨:“我怎么白眼狼了,我没事干嘛联系你啊。”

韩子墨见她比自己还大声,气的牙痒痒:“你这家伙,真是无情!我不管,你今天算是给我抓住了,走,陪我吃饭去。”

黎初遥被强拉着,晃晃手里的饭盒说:“我已经打过菜了。”

韩子墨一把抢过她的饭盒,掀开后一脸嫌弃的表情:“怪不得你面黄肌瘦,吃的都是什么,走啦!”

黎初遥扭不过韩子墨,只能跟着他走,韩子墨拽着他到学校门口的一个小饭店,找了个包厢坐下,一连点了好几个菜,他还像以前一样奢侈,一个人吃饭,也弄个十菜一汤。

“你不是在数学系么?我怎么找了一个月也没找着你啊?”韩子墨趁着菜还没上的空档问。

黎初遥说:“我那知道,我天天都在教室上课。”

“不可能啊,你们教室我都去过好几次了,怎么都没见过你。”

“我哪知道,你人品不好呗。”黎初遥撇他一眼,可没好意思说她经常逃课跟着柳依依出去打工。

服务员陆续把韩子墨点的菜端了上来,韩子墨热情地招呼黎初遥吃,黎初遥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默默的打开饭盒,吃着自己在学校食堂打的饭菜。

“哎,你怎么还吃这个啊!”韩子墨有些恼火:“看不起我是不是。”

“不吃怎么办,倒掉么?”黎初遥说:“我可不像你,有钱人,专门浪费粮食。”

“你这家伙真是。”韩子墨刷的一下站起来,凑过去抢过黎初遥的饭盒,放在自己面前,就着饭盒里的勺子啊呜啊呜的吃起来,几大口就吃的精光。

黎初遥瞪大眼睛:“你干嘛呀?”

韩子墨塞着一嘴的食物,指着饭桌上的菜说:“我吃了你的饭,你得吃掉我的,你可不能浪费食物。”

“你还给我!”黎初遥上前去抢。

韩子墨嘴巴大张,迅速的拨动着勺子,把饭盒里的饭菜全部扫进嘴巴里,鼓着嘴,敲着空空的饭盒当当的响。

黎初遥被逗笑了,嗤笑道:“噎死你。”

韩子墨嚼了半天才把嘴巴里的东西都吃完:“喂,轮到你吃我的饭了。”

“真是的,点这么多,我哪吃得掉。”黎初遥只能在他殷切的眼神下,拿起筷子,‘勉强’的享用韩大少爷的大餐。

韩子墨单手托着下巴,微笑的看着她吃:“让你吃就吃,这么多废话。”

吃过饭,韩子墨揉着肚子说不舒服,黎初遥问他怎么了,韩子墨皱着眉头说:“你那饭盒里的饭都快冷了,吃着能舒服么。”

“谁叫你要抢我饭吃的!”

“哎呦,不行,肚子疼!快走快走。”韩子墨催促着黎初遥,掉头就跑。

“干什么呀?”

“回家上厕所!”

“男生宿舍在那边!”

“哎呀,你跟我走吧。”韩子墨一把拉过黎初遥,往饭馆后面的一个巷弄里跑去,没跑几步就跑到一幢老公寓楼前,一溜烟就上去了。

黎初遥跟在后面走着,走到三楼看见门开着,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客厅,里面装修的挺简单的,只铺了地板,客厅的家具看上去都是崭新的,墙上的液晶电视干净的一点灰尘也没有,香槟色的真皮沙发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几件外套,茶几上堆着一大摞崭新大一教科书。客厅的两边连着三个房间,黎初遥伸头看了一眼,三个房间里也只简单的放了几件家具,也是全新的,一个房间摆满了男生的衣物,黎初遥猜想,那应该是韩子墨住的房间。

厕所传出一阵动静,黎初遥回过头去,只见韩子墨从里面出来,见着她就开始抱怨:“黎初遥,我算是发现了,我见到你就没好事。”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黎初遥顶了回去。

韩子墨被一怔抢白,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嘟囔道:“我不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嘛,我只认识你一个人,我不找你找谁。”

“谁让你没事要和我考一个学校,降低我档次。”转身走到那看着就很软乎的真皮沙发上坐下,顺手拿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晃悠着双腿笑眯眯的望着他。

“你你你!你会说人话吗?你不气死我你就不高兴儿,是吧。”韩子墨被气的抓狂,走过去扯开她怀里的抱枕:“不许抱,这是我的。”

“小气。”黎初遥撇他一眼,拍拍手,瞅着四周问:“你一个人住在这啊?”

韩子墨点头:“是啊,我们宿舍6人一间,其中有三个男生天天晚上不洗脚,臭都臭死了!怎么住啊!只能让我爸给我在学校边上买个房子啊。”

黎初遥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说起买房子就和买白菜一样简单。要知道她家自从烧掉之后,都快两年了还在租房子住,看他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好想抽他!

“干嘛?你那是什么眼神”韩子墨问,还不等黎初遥回答就恍然大悟的说:“哦,你羡慕啊!”

黎初遥切了一声:“我才不羡慕。”

“羡慕就直说啊,我们关系这么好,我可以让你一起来住啊,反正我这里房间多。”韩子墨说着说着就来劲了,真觉得让黎初遥也住进来是个好主意,他拉起她的衣袖,拉她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门说:“你看这间怎么样,还蛮大的,还带阳台,阳光也好,这间让给你住啊。”

黎初遥看了看,房间里配备着一张大床和桌椅书柜,粉白的墙壁,柔美的窗帘里还藏着一个飘窗,没事的时候坐在飘窗上晒晒太阳,看看书,应该很惬意吧。

“怎么样,不错吧?”韩子墨卖力的推荐着。

“是不错。”黎初遥点点头:“不过,我可不想和男人同居。”

韩子墨愣住,俊脸刷的红了起来,连连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什么同居啊!我的意思是合住合住啦!我一个人住这里很无聊,你能住过来我们可以做个伴,再说你住6人一间的女生寝室也很难过啊,而且一到11点就断电了,会很无聊啊,我这里又有电视又有电脑……”

黎初遥看他那慌忙解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好了好了,你激动什么啊,和你开玩笑的啦,你这里蛮好的,不过咱俩住一起总是不太方便,还是算了。”

“哦。”韩子墨像泄了气的皮球,瘪瘪的应了声。

黎初遥抬手看看手上的手表,已经快7点30了,再不出去摆摊,好位置就要被人占光了,她走回客厅拿起书包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上一章:第八章:初晨,我们家来了新成员 下一章: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热门: 风生水起 我的老师是神算 大唐乘风录 青盲之越狱 残棺 美国汉学纵横谈 最完美的女孩:未来的我 中国异闻录 最初的巫师 国家发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