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初晨,有些人不可以被替代

上一章:第六章:初晨,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重要 下一章:第八章:初晨,我们家来了新成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不会因为谁的悲伤就挺着脚步,日子一天天过着,高三的第一次模拟考转眼就来了,一项排在年纪前三的黎初遥考砸了,她瞬间从顶峰掉入低谷,落到了一百名之后。

班主任老太太将黎初遥叫道办公室说:“你的成绩一直很好,这次呢肯定是因为家里的事分心了。可是,黎初遥啊,高考马上就来了啊,不到三个月就是决定你命运的时候了,你要收拾好心情,好好努力。”

老太太说了几句,抬头望了望黎初遥那张苍白又憔悴的脸说:“当然,也不能蹦的太紧,哎……以你原来的成绩全国的学校随便你选,就是想考香港大学也没问题,你的未来是光明的,调整好心情,不要放弃自己。”

“我知道的,谢谢老师。” 黎初遥低着头,眼神依旧空洞无光。

出了办公室,黎初遥笔直地走回教室,韩子墨难得想学习的拿着作业本跑过来问:“黎初遥,教教我这道题到底怎么做啊?我看着答案都算不明白。”

黎初遥回过神来,望着他问:“什么?”

“这道题,教我。”韩子墨点点作业本说。

“哦。”黎初遥低下头来,看了看题目,很快的就在纸上解答出来,逻辑思维清楚,公式运用熟练。

韩子墨特稀罕的拿回笔记本道:“哇,你还是这么的强,佩服!你怎么可能考100多名呢,比我还低五名呢,你考试的时候在睡觉吧?”

黎初遥说:“哦,那你进步了。”

“那是,为了不让你再看不起我,我可卯足了劲学习,我爸一见我学习可乐了,给我请了7个家教,一门课一个,真学死我了。”

韩子墨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却见她心不在焉的听着,便顿了顿,凑过去望着她的脸说:“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睛变大了?”

“怎么会?”

“就是的。”韩子墨凑的更近了,望着她说:“哇,你的黑眼圈浓的和烟熏妆一样了,怪不得显得眼睛大。”

“是吗?”黎初遥摸摸眼睛。

“你最近有没有好好睡觉啊。”

“没有。”黎初遥刚说完又马上改口道:“哦,有。”

韩子墨坐直身子,望着她,忧心地说:“黎初遥,你要好好的。”

“我挺好的。”

“我是说真的好,就是,真的好,不要憋着,不要装着好。”韩子墨有些着急道。

“我是真的好。”黎初遥咬着嘴唇固执的说:“我真的没事。”

韩子墨皱着眉头看她,眼里隐隐露出担忧:“黎初遥,你要是撑不住了就来找我帮忙,不管什么事我都愿意帮你。”

“我知道。”黎初遥点点头:“上次你让你爸送了那么多钱来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你呢。”

韩子墨吃惊:“啊!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爸?那个笨蛋,我叫他不要留名的!”

“以前,很久以前,他去我家接你的时候,我看见过。”

“你的记性真好。”韩子墨说:“早知道我就叫我妈送去了。”

黎初遥笑笑说:“我会还你的。”

“谁要你还了啊?”韩子墨不高兴的说:“你啊,做人别和做数学题一样,做的这么清楚明白。”

黎初遥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不高兴了。

“哎!韩子墨,你个不要脸的,又坐在我座位上。”这时林雨跑回来,适时打断了这瞬间的尴尬。

“谁不要脸了,我来问道题的。”

“哼,找我家初遥解题是要付费的。”林雨看了看他问的题目,一脸痛苦的说:“靠,这道题我也不会,昨天晚上推算了一晚上都没解出来。”

“是的,最近老师们疯了吧,把我们往死里逼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抱怨起数学老师太变态了,出的题目都逆天的难了,语文老师太无耻了,布置的作业写到天亮也写不完,英语老师太贱人了,天天考试听写背全文轮着去。

两人狂叫着,高三实在太苦逼了。

黎初遥坐在边上,安静的听着,韩子墨不时的偷偷看她,满眼都是担忧。

放学后,黎初遥拒绝了林雨的同行,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行在街道中乱转,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原来的小学,小学还和以前一样,一栋教学楼,一个操场,一些绿植,小的一眼就看尽了。

学校里的学生早就放学了,教学楼里一片漆黑,黎初遥走到教学楼一楼的第二个教室,呆呆的站在窗口看了很久,眼前像是产生幻觉一般,天色忽然明亮起来,教室里坐满了孩子,第一组最后一位坐着李洛书,弟弟坐在第二组中间,幼年时的黎初晨依然漂亮的整个教室的女孩都比不上,他似乎看见她来了,转过头望着窗口冲她甜甜的喊:“姐姐,姐姐。”

黎初遥抬手,捂着心脏退后了一步,那疼痛刺穿全身,她扶着墙走开,顺着台阶,走到操场旁,望着操场,忽然像从前那般双手拢在嘴边,冲着操场尽头大喊:“黎初晨!回家了!”

“黎初晨——回家了!”

“黎初晨——回家……了……”

她的声音开始颤抖,她无力的放下双手,缓缓的坐下来,空旷黑暗的操场上依然寂静无声,她再也等不到,像只小雏鸟一般飞奔过来的黎初晨了。

再也等不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色越来越暗,黎初遥还是没有起身的打算。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初遥姐。天太晚了,回去吧。”那声音里满是担忧。

黎初遥回过头去,有些恍惚,微黄的灯光中,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是你啊,李洛书,好久不见。”他依然还如记忆里那般好看,只是和他形影不离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黎初遥垂下眼去,依然坐着不动。

“初遥姐。起来吧,地上凉。”李洛书上前扶她。

黎初遥伸手推开,垂着头说:“我想再坐一会。”

李洛书并没有强迫她,转身在她旁边坐下。

黎初遥望着校园,轻声说:“这里还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

“嗯。”

“小时候我每天都带着弟弟走路上学,他小时候可懒了,走几步就不愿意走了,非赖着我背他。他还可好吃了,我买什么零食他都要和我分,就是买一块泡泡糖,我都吃进嘴里了,他还要凑上来要我分一半给他。”

“嗯。我看见过。”

黎初遥低下头来,不在说话,其实李洛书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却是一个好的听众。

黎初遥说着说着,又发起呆来,她并不是故意要这样,也不是故意想让成绩下降的这么厉害,只是,她这些日子,她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她的眼前总是一片模糊,脑子总是恍恍惚惚,记忆也断断续续。

你看,她现在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等到家门口才发现,自己的书包居然没带回家。

她叹了一口气,使劲的摇摇头,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笑容,打开家门走进去:“妈,我回来了。”

房间里,黎妈走了出来,一脸慈爱的望着她:“遥遥回来啦。”然后望了一眼她的身后,皱着眉头问:“晨晨呢?”

黎妈的脸色变了变,有些不高兴的说:“你怎么没去接他放学?”

“妈,你忘记啦,晨晨去国家队参训了,过些日子才能回来呢。”黎初遥安慰的笑着。

“哦,对,我们晨晨去国家队了。”黎妈像是想起来一般,开心的拍拍手掌,然后又一脸愁容的说:“哎,我就说不给他去什么国家队,这么远,看都看不见,也不知道吃不吃的好,睡不睡的好。”

“妈,没事的,我去给您烧饭。”黎初遥洗洗手,去厨房收拾起饭菜来,没一会就听见母亲在外面惊喜的叫着:“哎呦,晨晨,你回来啦。”

黎初遥奇怪的皱眉,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出去看,只见黎妈抱着李洛书,亲热的说:“怎么回来也不和妈妈说一声,妈妈好去接你啊。”

李洛书提着黎初遥的书包被黎妈抱着,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又看看黎初遥:“我……我……”

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哎,妈,弟弟刚回来,你让他先坐下来喝杯水。”黎初遥连忙走过去解救李洛书,顺便给他使了个眼色,小声道:“麻烦你了。”

李洛书点点头。

黎妈拉着李洛书又是问这又是问那,憔悴的神情瞬间焕发出光彩,黎初遥在一边轻轻的叹气,李洛书回答着黎妈的问话,不时的转头望着黎初遥。

晚上吃完饭,黎初遥给妈妈吃了药,扶着她睡下,黎妈拉着李洛书的手,一直不让他走,就这样含着笑容睡着了。

李洛书等她睡熟了,才抽回手回到客厅,黎初遥不好意思的致歉:“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吧,我妈妈她伤心过度,脑子有些不清楚了。不过医生说过些日子就会好的。”黎初遥说这话的时候,红着眼眶,却没有哭,一脸倔强的笑着。

李洛书看着她,没有说话,好看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喜欢将自己遭遇的一点点不幸遭遇无限放大,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而有些人却恰恰相反,他们倔强而内敛,他们把所有的悲伤都压在心底,他们不喜欢任何人的任何一点点同情和怜悯。

黎初遥,正是属于后者。

而恰恰是这样的人,最让人放心不下。

“初遥姐。”李洛书望着她,轻声说:“明天早上十点你能到市体育馆来一趟吗?”

“嗯?”黎初遥疑惑的问:“什么事?”

“初晨有一件东西放在我这了,我想明天我拿给你。”

“什么东西?”

“你来就知道了,初遥姐,我先走了啊。明天我在体育馆等你。”李洛书说完,连忙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甩在背上后就跑了出去,也不管黎初遥在后面追问的声音。

“这小鬼,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黎初遥望着他的背影嘀咕。

可是,弟弟到底有什么东西放在他那边了呢?

黎初遥低下头思索了半天,却丝毫没有头绪,不过,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弟弟送的,她总是要去拿的。

那天晚上,因为李洛书丢下的那个悬念,黎初遥一晚上都没睡着,一闭上眼就又回到了弟弟出事那天,满眼火光,浓雾冲天,周遍的人们慌乱一片,消防车的警笛声悲鸣不止。

只能睁开眼睛,怔怔地瞪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夜半时分,万籁俱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蒙蒙亮起来,她坐起身来,走进卫生间洗漱,爸爸昨晚又没回来,为了多赚一点夜班费,他已经连续上了三个大夜班。

打开水龙头,冰冷的自来水流出,她伸出双手接了一捧水,猛的往脸上扑去,冻的她直哆嗦,困意瞬间消散。

水滴顺着她的脸庞,鼻尖滑落,望着镜子里脸色越发惨白憔悴的人,用力地告诉自己,她不能倒下,妈妈已经倒下了,她必须得撑着,她撑的住。

早上10点,她准时到达了体育馆入口,却发现那里彩旗飘飘,人声鼎沸,锣鼓震天,热闹的就像弟弟出事的那天上午,她忽然全身变得僵硬,紧紧地攥着手臂,呼吸缓缓变大,心脏因为害怕猛烈的跳动着,额头的冷汗不自觉的往外冒。

她猛的转身,使劲深呼吸了几下,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想逃离的心情,她迈开脚步刚想走,就听见身后林雨在大声的叫她:“初遥,初遥,这里!”

黎初遥缓慢的转过身去,脸色苍白的往林雨的方向望去,只见她站在体育馆入口前面的台阶上对着她挥手,韩子墨坐在她身后的铁围栏上,迎着灿烂的阳光,神采奕奕地望着她着笑的像是被春风吹绽的鲜花,漂亮的惹人频频回首,不忍离开。

也不知是因为看见了林雨,还是因为看见了韩子墨,黎初遥稍稍放松了下来,可僵硬的腿脚依然迈不开步子,林雨见她半天不动,耐不住性子的跑下来,挽住她的胳膊道:“傻站在这里干嘛,走啊。”

“嗯。”黎初遥淡淡地点头。

两人走到韩子墨面前的时候,韩子墨围栏上跳下来,跑到黎初遥跟前和她打招呼,林雨拉了拉黎初遥的手说:“初遥,这家伙刚才说你很……”

“林雨,你就不能不打小报告吗?”韩子墨连忙上前想捂住林雨的嘴,可却被黎初遥手疾眼快地挡住,转头问林雨道:“他说我什么坏话了?”

“他说你很脆弱,让人很想保护呢。”

“……”黎初遥很无语望着韩子墨,韩子墨白皙的脸颊不自觉的染上了点点红晕,有些生气的撇过头道:“怎么了,不能说了,本来就是脆弱啊!女生弱一些不好吗,干嘛非得装的和真汉子一样!”

林雨扑哧笑了一声,贱贱的继续问道:“那很想让人保护呢?”

“你很罗嗦耶,被人保护有什么不好。”韩子墨看也不看她们两个一眼,昂着通红的脸颊,笔直的往里面走:“快点进场啦,比赛就要开始了。”

“什么比赛啊?”黎初遥一头雾水,她以为韩子墨约她来只是拿弟弟的遗物,没想道还要看比赛?

“走啦,进去就知道了。”林雨拉着黎初遥往里走。

体育馆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靠前的位置都没有了,只能坐在后面几排看,体育场上,110米栏的十个栏已经被放好,请运动员就位的广播也已经响起。

黎初遥坐在位置上,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手,就在三个月前,他还在这个赛场上生龙活虎的迎风飞奔。可是现在,原本应该他站的位置已经被别人代替……

唉,等下,黎初遥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那个少年,那恬淡的气质让人如此熟悉,消瘦的身形也和他一模一样,只是他……为什么会站在哪里?

他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观众席,漂亮的眼睛似乎有些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着谁,林雨对着下面大声招手:“这里,这里,李洛书,看这里。”

可惜声音被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李洛书低下头,干净俊秀的脸上满是失望。

林雨说:“这家伙真笨,叫了这么多声还没看见。”

“他怎么会在那?”黎初遥呆呆地问。

韩子墨耸肩道:“这小子,自从你弟弟去世后就开始拼命练习110米栏,还求体育老师把你弟弟的参赛名额让给他。体育老师当然不干了,这小子就天天去缠他,你也知道这小子有多烦人,缠着你也不说话,就那样可怜兮兮的望着你。最后老师也是没办法,就答应了。”

“可是他会跑110米栏吗?”黎初遥不放心的问。

韩子墨好笑道: “一开始当然不会,刚学那几天,每天走路那姿势,和僵尸也差不多了。”

“是啊,我刚开始看见黎初晨在操场上训练的样子,老是跌跤,全身上下都没一处是好的。”林雨也焉有戚戚然的继续说道:“我觉得,他可能是想完成初晨的梦想吧。别看这孩子闷不吭声的,其实可重感情了。”

黎初遥听着他们俩的话,身边虽然嘈杂一片,可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楚的传进她的耳朵,她甚至能想象道李洛书在学校操场训练时跌倒的样子……

为了完成弟弟的梦想吗?

黎初遥的心,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

她静静地望着比赛场上的李洛书,他正做好起跑准备,裁判员的枪彭的一声响,起跑线上的运动员全部像离铉的箭一样飞奔了出去,很快的便跨过第一个栏。

李洛书起跑速度偏弱,在第一个栏的时候就已落后在后面,韩子墨和林雨都紧张的握紧拳头大声喊:“李洛书,加油!加油啊!”

黎初遥也紧张的看着,过了三四个栏后,李洛书渐渐追了上来,他腿长手长,身手矫健,像一直健硕的麋鹿一般,动作优雅又敏捷的跨过一个又一个栏。很快的,比赛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李洛书和两个少年并列在第二名,看不出谁更快,第一名距离他有一个栏的距离,接近终点了,李洛书拼劲全力最后一冲,终于冲出了并列的水平线,飞向终点!

比赛结束了,场上的观众们热烈的呼喊起来,跑第一的少年开心的满场飞奔,而取得第2名的李洛书却垂着双手,俊脸上看不见一丝笑容,学校的体育老师却很高兴的冲出来,紧紧的抱住李洛书,老师高兴的笑脸和他那失望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雨不解的说:“这孩子,对自己要求真高,拿个第二也不错了啊,笑都不笑一个。”

“可能,他只想拿第一吧。”韩子墨轻声道:“如果是黎初晨在的话,那肯定是第一的吧?”

林雨和黎初遥都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场上的颁奖仪式。颁奖嘉宾给李洛书挂上了银牌。

李洛书拿着奖牌,失落的走出比赛场地,黎初遥他们在通道口等着他,希望安慰安慰他,让他别这么在意名次,体育馆的通道很阴凉,外面的阳光一点也溜不进来,李洛书缓步从刺眼的阳光中走过来,抬头望着他们三个人,嘴巴张了张,又抿了起来,一句话不说的低着头站在离黎初遥五步远的地方。

“李洛书,不用难过啦。你跑的很好了简直就是个天才!”林雨表扬道。

韩子墨也说:“就是啊,才训练了三个月就能跑第二,不错了,下次继续加油。”

李洛书低着头,没说话,直到黎初遥说:“李洛书,你跑的挺好。”后,他才缓缓抬起头来,好一会才轻声道:“初遥姐……”

上一章:第六章:初晨,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重要 下一章:第八章:初晨,我们家来了新成员
热门: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惊天诡鼎 华音流韶:雪嫁衣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烧烤怪谈 邪恶催眠师 哑舍3 魔鹰记 快穿之白莲花黑化指南 特工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