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初晨,你没他那么体贴

上一章:第三章:初晨,你笑一笑 我便忘记所有不愉快 下一章:第五章:初晨,那些回忆为何这么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日子过的很快,一晃眼,高一已经过半,经过半个学期的相处,班上的同学有意无间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这种氛围特别奇怪,可就是打不破,谁都很难到另外一个圈子里去,在这些圈子中自费生是成了大家看不顺眼的存在,他们大部分挥霍,高调,奢侈,上课从来不听课,总是带着最时尚的电子产品,缩着脑袋,在课桌下玩的不亦乐乎。

而韩子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这些自费生的老大,他为人热情又非常讲义气,而且视钱财如粪土,一到下课就请他的兄弟们在学校的小卖部随便点吃的,不到一个月就得外号:善财童子。

每次韩子墨挥金如土的时候,黎初遥都忍不住嘀咕:“我要是他爸妈,宁愿生个叉烧包也不愿意生他,真是个败家子。”

“就这点小钱也叫败家?”林雨哼声说:“你知道他多少分考进来的么?”

“多少?”

“170多分。”

“哇,我用猜的也不至于考这点分啊,什么智商。”黎初遥从小被心算训练有素的大脑一下就得出了他爸爸要给他交十几万才能买进一中,这一算,都为算的肉痛了。

课堂上,带着高度近视眼镜的班主任老太太,双手叉腰,站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说:“下星期就要期中考试啦,你们要抓紧复习,不要以为是高一就不努力学习,高一是基础,是关键的一年,想等到高二高三再来学就晚啦,考个好大学比什么都有用……”

每次老师说到这里的时候,班上很多学生都会疑惑的望着班里的自费生,考上好的大学,真的会比他们有个好爹更有用吗?

黎初遥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她知道,她好好学习,至少能为父母省下不少钱。

期中考试前的两头,正好是周末,黎初遥带着弟弟和李洛书在家复习功课,李洛书根本不需要她管,拿到书就能安静的看上一天,弟弟就比较让她头疼了,不但要看着他学,还得教他学。

为了偷懒,黎初遥就让李洛书和弟弟做一样的试卷,让做对的教做错的,都错的话再来问她。实行这个方法后,她基本闲着了,教弟弟这活就变成李洛书的了。

黎初遥越看越觉得李洛书顺眼多了,对他也越发好起来。而李洛书却总是宠辱不惊的样子,没多大反应,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做出贴心的举动。

很快,周末过完了,周一就是期中考试,教室里的课桌拉的很开,从讲台跟前,一直到教室最后面,桌子全部反过去,抽屉空空如野的对着讲台,平日里挤得满满当当的教室陡然变得空阔而宽敞。

考试的座位是按学号排的,巧的是,黎初遥的后面就坐着韩子墨。

她刚跨进考场时,就看见他已经坐在考场里,正坐在座位上笑著对她招手。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进来,他难得穿了一身淡蓝色的衣服,干净清新,帅气逼人,远远的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和煦的气息。

只不过他在干的事就让人有点看不懂,他正埋着头,用透明胶把裁成一块块的纸片贴在桌角下、铅笔盒里、矿泉水瓶底下等等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甚至还在光滑的课桌上用铅笔抄着书上的内容,抄啊抄啊,奋笔疾书地样子,抄的黎初遥都忍不住探过头去问:“你在抄什么呀?”

“笨蛋,当然是抄答案了。”韩子墨头也不抬的回答。

黎初遥笑了:“笨蛋,你怎么知道这题要考呢?万一不考你岂不是白抄。”

“对哦!”韩子墨像是如梦初醒一般,万一不考这题怎么办?

“而且抄的这么明显,老师会发现的。”黎初遥继续说。

“对哦。”韩子墨停下动作,看着满满一桌密密麻麻地铅笔字。

“还连作弊都不会。”黎初遥忍不住摇头道:“笨的没药救了。”

“你!”韩子墨生气地抬起头来,一看是黎初遥,便更加恼火,嚷嚷道:“要你管。”

“谁管你啊,你自便好了。”黎初遥不理他,转身将自己的考试用具摆在桌子上。

身后传来橡皮摩擦桌面的声音,黎初遥偷偷回过头去,见韩子墨正在擦桌子,俊俏地脸上满是焦虑。

“平时不好好学习,现在才来在乎分数,你这人,真好笑哎。”

“谁在乎分数了?”韩子墨瞪着她说:“是我爸说,这次我再考不好就把我送出国,我才想考高点的啊。”

原来韩爸觉得儿子不学无术都是韩妈太宠的缘故,所以想把他送到国外锻炼一下,但是韩子墨却不愿意出去,出国,简直开玩笑嘛,他英语单词还认不出一百个呢,怎么出啊。

“出国?”黎初遥猛然回过头来,望着他问:“去哪里?”

“不知道啦。”韩子墨皱着眉头,一下一下地用力擦着桌面上的铅笔字,呐呐地说:“我哪里都不想去啦。”

黎初遥抿了抿嘴唇,有些犹豫地问:“韩子墨,小时候我打伤了你,你……你怎么都没找我报仇啊?”

韩子墨抬头瞪了她一眼道:“我怎么报仇啊,你是女生哎,我怎么可能打女生。”

“那,那你可以作弄我,或者用别的办法啊?”

“那还不是一样吗?那还不是欺负女生?”韩子墨气哼哼地嘀咕道:“可恶,小时候一直以为你是男生来着……”

黎初遥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忽然觉得韩子墨这家伙好可爱哦:“哎,韩子墨。你知道吗?我是年纪第一哦。”

“切,你在和我炫耀什么啊,有什么了不起。”韩子墨扭过头去。

黎初遥笑,凑过去小声道:“一会要不要我帮帮你?”

“什么?”韩子墨惊住。

“我可以给你抄一点哦。”

“真的?”韩子墨睁大眼,不敢相信的问。

“不过,我们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你不能再生我的气,也不能老是瞪着我。”黎初遥说。

“好!好啊。”韩子墨连忙点头笑:“都是那么久之前的事了,我本来就不怎么生气,哈哈哈。”

黎初遥笑着瞟他一眼,这家伙可真是……

光长了一张看着很聪明的脸,其实就是一个笨蛋嘛!

很快,考试开始了,黎初遥做完考卷,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将卷子悄悄往下拉了拉,身子让开一些,单手托着腮,假装在检查试卷。韩子墨自然抓住机会,大抄特抄起来。

没一会听见他在后面叫:“翻一页。”

黎初遥紧张的看了眼老师,确定他们没注意到这边,才装作很自然的翻了一页,等他全部抄好后,才交卷出考场。

全部科目考试结束后,韩子墨笑的特别灿烂,他回家和父亲夸下海口,说这次这次他一定考的好极了!让他等着看成绩吧!

韩爸非常高兴,承诺他如果考的好,就给他增加零花钱。

韩妈不削地说:“还说我宠儿子,自己呢,儿子一个月的零花钱都快比一般人一年的工资还多了。”

就在韩子墨胸有成竹地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发成绩的时候,高一一班那原本慈祥的班主任老太太,气的银发都竖起来了,她颤巍巍地拍着桌子厉声道:“我就不相信了,我们班的成绩是见鬼了还是怎么了,居然有八个同学对的一样!错的一样!分数都一样!!我教了这么三十多年书!没见过这么蠢的!这么贪婪的学生!”

“丢人!真丢人!作弊做的连改都懒得改!真是一群废物!我点到名字的!都给我站到讲台上来!”班主任气呼呼的拿出一张成绩表,开始点着名字:张琳、唐君、吴超然……韩子墨……何影杰……

当她点好韩子墨的时候,韩子墨的脑袋嗡的一响,慌乱地低下头,心中怦怦只跳!完了完了!他考试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同学见他抄了黎初遥的卷子,就和他要答案,他自然不好意思拒绝,就给他看了!没想到一个传一个,居然传了这么多人!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个个垂着脑袋走上讲台,韩子墨路过黎初遥座位的时候,见到她的脸色惨惨白的,聪明的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老教师气的挥舞着教鞭逼问道:“说!你们的成绩为什么考一样的!每个人数学选择填空题全对!物理、化学选择题都错2个,还都错一样的啊!语文错一道填空题!还是错的一样!其它科目选择填空都全对。哈,你们本事嘛!选择填空能做全对后面的题目怎么一题也做不出来!”

台上的八个同学全部把头垂地低低的,一句话都不敢说,大气也不敢喘。

“不说是吧?不说。哼!倒是很讲义气啊。”班主任忽然她猛的转头,瞪着黎初遥的方向,大喊:“黎初遥!”

笔直地坐在最后一组的黎初遥猛然睁大眼,一向淡定自信的脸上带着一丝慌张和害怕。

班主任瞪着她,冷声说:“你也给我站到前面来!”

黎初遥地心咯噔的往向一沉,缓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望讲台上走着,她无数次的走上过这个讲台,不是领奖,就是上台演讲或者解题,只有这一次,今生唯一的一次,像一个犯人一样,在老师拷问的目光下,在同学们不敢相信和轻视地眼神下,走上讲台,垂着头,站在离那八个人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就算只有一点点距离,她也想和他们撇清关系。

“黎初遥同学,恭喜你,又考了年级第一,为我们班争光了。”班主任的声音冰冰冷,一点也听不出恭喜的意思:“不过,我们班有8个同学作弊,已经被取消成绩,现在总分是十个年纪的倒数第一!”

黎初遥将头垂的低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地面。

“黎初遥同学,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些人所有科目的选择填空题,都和你错的一样?”老师向前走一步,面色已带着暴怒的边缘,这个教学认真负责的老教师,她的班级从来就是年级里最优秀的,可这次,这个班,却让人的教师生涯,在快退休的最后一年里染上污点!她绝对无法容忍,她绝对无法原谅这样的学生!这几个作弊的孩子!全部都要狠狠惩罚!

“我……我不知道。”她低着头,不敢承认这事于她有关,她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班主任冷笑一声:“不知道你的答案会长腿跑到他们的考卷上吗?会吗!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生!太让我失望了!”

黎初遥咬着嘴唇,鼻子微微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使劲的忍着才能不掉下来。

“叫你父母到学校来!”班主任瞪着她说:“你不要上课了!现在就去叫!”

黎初遥站着不动,只是低着头。

班主任扯了一下黎初遥,将她往教室外面推:“你站着不动干什么!快去!你什么时候叫来,什么时候回教室!没见过你这种学生!成绩好了不起了是吧!啊!?到处给别人看!”

“老师,不关黎初遥的事,是我偷看她的考卷的。”就在老师怒气滔天的时候,韩子墨站出来,直视班主任说:“是我偷看她的试卷,然后传给大家看的。”

“偷看?”老师不信的转头望着韩子墨。

“是的,考试的时候,我坐她后面。她翻考卷的时候,我就能看到。”韩子墨认真的解释道。

“偷看能每道题都看见吗?”

韩子墨连忙说明道:“能的,老师,考试时间这么长,我时时刻刻盯着她的试卷,总能找到缝隙抄全的,抄她的卷子,肯定比自己考成绩高多了。”

班主任怀疑的来回看着我们:“黎初遥,韩子墨偷看你考卷你知道吗?”

黎初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睁着眼睛用力地盯着地面。

“老师,她坐我前面,肯定看不到我在看她试卷。”韩子墨极力地帮她辩解,将所有的错都往自己身上揽:“真的是我一个人偷看她的,和她没关系,你不能冤枉好人。”

“我冤枉好人?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包庇她!是不是在讲义气!”老师明显不信韩子墨的说辞:“考试的时候要把自己的试卷盖好!这是一年级小孩都知道的常识!不管你们谁是故意给别人抄,还是无意给别人抄,两份考卷只要答案一样,就是零分!就是作弊!”

“黎初遥!这次你全部成绩零分!你也当当年纪倒数第一!”班主任手上的教鞭用力的敲在桌上:“下次谁再敢把卷子给别人抄,全部零分!绝不姑息!我们一中一百多年校史,从来就没有作弊事件!你们这届一进来就干这种事!真是耻辱!耻辱!”

黎初遥死死的低着头,眼前被泪水浸湿成朦胧的雾色,她无措的站在讲台上,被老师用最大的肺活量教训着。

“你们作弊的全都回家去,什么时候叫你们父母来了,什么时候再进教室。”班主任懒得再说什么,一挥手便让他们几个全都收拾书包离开。

“老师,真不关黎初遥的事!”韩子墨还在为黎初遥求情:“真的是我偷看她的,她没犯错,你不能惩罚她!”

“我不能惩罚她啊?我不惩罚她一下她记不住!下次考试说不定又一不小心把答案给你们这些人看了!”班主任白了黎初遥一眼,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黎初遥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身边已经有同学从讲台上走下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书包,她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也走回座位上,缓慢的将桌子上的书本收进书包,然后背起书包在大家的注视下离开教室,她能感觉到林雨正焦急又担心地望着她,可她却不敢回看她。

出了教室,沿着走廊往下走,在楼梯口遇上了等着她的韩子墨,他站在楼梯上,内疚的望着她,她低着头,不言不语地从他身边走过,韩子墨连忙拦住她的去路,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你别怕,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解决的!”

黎初遥甩开他的手,笔直往前走着,完全不理他,不看他,甚至捂上耳朵不愿意听他的声音。

“黎初遥!”韩子墨猛的拉下她捂住耳朵的手,紧紧地望着我说:“你别这样啦,我错了好不好。”

“你错了?”黎初遥冷哼一声,像是爆发了一样猛地回头瞪道:“你错了?你怎么错了?是错在太脑残还是错在太贪心啊?你有没有智商啊?嗯?我给你抄,你就不会改几道题吗?这世界上有没有像你这样笨的人啊!你怎么这么贪心啊!你怎么可以全抄呢!你怎么不把我名字也抄到那个空里!反正名字班级什么的!也是填空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真没想这么多,我以前的学校老师都不管的,我们一个班的卷子都一样也没事啊,我真没想到一中的老师这么严!对不起,真对不起,我要知道是这样,我肯定不能抄你的。”韩子墨连忙解释道。

“一中从来没有人作弊的!从来没有!你知不知道,我会被原来的同学鄙视死!你害死我了!”黎初遥用手背插着脸上的眼泪,忍不住哭出声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你别哭了好不好。”韩子墨抬手,用力抓着她的手打他的脸:“你打我,你打我好不好。”

黎初遥猛的将手抽回来,冷冷的望着他说:“我才不稀罕打你,你滚开!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黎初遥不在看他反应,转身跑下楼去,冲进车棚拿了自行车,一边骑一边哭出声来,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这般丢人过。

黎初遥回到家里才下午两点,她将书包放下,愁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午,老师说让她叫家长,她怎么敢叫呢,想到她老妈那凶悍的样子她就全身发抖,可是不叫的话,老师又不给她去上课,这不是要她命么!

黎初遥左右为难的抓头皮,就是想不到好办法,回到房间,担惊受怕的睡下,直到晚上听到房外弟弟说话的声音,才从床上坐起来,用力的拍拍脸颊,将脸上的愁容拍掉,才起身走了出去。

“咦,姐你怎么回来这么早。”黎初晨见她从房间里出来,有些奇怪的问。

“哦,今天下午肚子很疼,就请假回来了。”黎初遥撇开眼,随口撒谎。

“啊?肚子疼?怎么搞的?现在还疼吗?”黎初晨关心地走过来问,就连李洛书也默默地望着她,眼里带着关切。

黎初遥连忙摇摇手,解释道:“没事啦。可能是吃坏东西了。”

“哦你又背着我买好吃的了!”黎初晨一脸我知道的样子控诉道。

黎初遥瞪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背着你买过好吃的了?”

“上次就是的,背着我买雪糕给李洛书吃,都没给我买。”弟弟嘟着嘴,一脸不乐意。

黎初遥斜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黎初晨吐吐舌头,忽然眼睛亮亮的跑去翻书包,拿出成绩单一脸邀功的跑到我面前:“姐,姐,我成绩进步了呢!”

“是吗?我看看。”黎初遥打开他的成绩排名表,黎初晨连忙指着他所在的名次说:“看,看,我在第221名!”

“噢!真不错!考进中等成绩了。”黎初遥点头夸奖道,弟弟刚入学的时候,成绩是排在三百多名,现在确实进步了不少。

黎初晨仰着脸,一副快表扬我吧的样子。黎初遥笑笑,伸手拍拍他的脑袋,如他所愿的说:“不错,不错,下次继续努力。”

黎初晨嘿嘿地笑起来,拽着姐姐的手问:“那你奖励给我什么。”

“进步这点就想要奖励啊?”黎初遥敲了敲他的头,继续翻看着成绩单问道:“李洛书,你在哪呢?”

上一章:第三章:初晨,你笑一笑 我便忘记所有不愉快 下一章:第五章:初晨,那些回忆为何这么美
热门: 哥特式恐怖小说集 九星毒奶 侠骨丹心 界皇 独步 不容青史尽成灰:隋唐宋元卷 超·杀人事件 司徒山空传 真相堕落 飞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