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晨,你是否记得我们的童年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初晨,那个叫李洛书的孩子挺可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的时候黎初遥就是一个男孩,她没有穿过女孩的碎花裙,妈妈为了省钱给她买的都是男孩衣服,她穿过之后丢给弟弟黎初晨穿。弟弟也是可怜,她这人特调皮,穿过的衣服就没一件是完完整整没破洞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妈妈打补丁的技术非常完美,有时候黎初遥好好的衣服也喜欢缠着妈妈打上和弟弟一样的小熊补丁。

那时,她和小她三岁的弟弟,在父母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过着美好的童年。

黎初遥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母亲是个护士,两人经常上夜班,没空照顾两个孩子,年长的姐姐自然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孩子们身上都没什么零用钱,黎初遥揣着自己和弟弟的伙食费在学校里也算的上个大款了,每次她买了零食给弟弟送去的时候,他班里的孩子都特羡慕的看着他们姐弟俩。

黎初遥觉得最羡慕弟弟的应该是个叫李洛书的小孩,因为他总是偷偷看着他们分吃零食,那羡慕的眼神热络的让她无法忽视,可是每当她转头过去的时候,他又会迅速撇开,装着没事发生一样。

黎初遥想,这孩子,估计也很想吃她手里的零食吧。只是,黎初遥特别小气,除了弟弟,谁也不能分食他们的零食。

那时的黎初遥从来没想过,这个总是在教室里偷看着她的孩子,会成为她通往苦难的一扇大门。

如果,再回首,她真想这一辈子都不要和他相遇。

只是,很多时,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是怎么躲都躲不掉的。

时间过的很快,黎初遥小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她的性格活泼,很快就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她的发小林雨也是个古林精怪的女孩,脑子里总有很多乱七八糟重口味的东西。她一开学就给同学们出了一道变态杀人狂的测试题,题目是,两姐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在葬礼上遇见一个帅哥,葬礼完后,回家妹妹就把姐姐杀了!问妹妹为什么把姐姐给杀了?答案是说:妹妹认为姐姐死了那帅哥还会去参加姐姐的葬礼,这样她就又能见到帅哥了。

当然,能做出这个正确答案的人都是变态。

当时黎初遥对这样的答案完全无法理解,觉得这肯定是林雨无聊编撰出来瞎胡扯的,直到那天的来临,她才发现,原来,她也会为了一个男孩,成为一个有变态潜质的人。

那天,黎初遥像往常一样去弟弟学校接他放学,那时小学的放学时间比初中早半个小时,黎初遥道弟弟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只剩下弟弟黎初晨和他的同学李洛书。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弟弟和他成为了好朋友,每天放学一起做作业,打球,在操场疯玩。每次黎初遥到学校的时候,都会站在操场的台阶上大叫:“黎初晨——,回家了!”

黎初遥叫了不止两声,就会看见两个人影朝黎初遥飞奔过来,跑在前面的一定是黎初晨,后面跟着李洛书,黎初遥看着黎初晨那一脸一身的汗和泥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边用力的拍着他身上的泥,一边骂道:“你多大了,还在地上滚,晚上回家自己洗衣服,咦你看你脏的!恶心死了。”

每次她骂黎初晨的时候都特别顺口,从来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比他更脏更恶心。

弟弟都被黎初遥骂的次数多了,倒也不在乎,不痛不痒的任黎初遥在他身上拍着,并要姐姐给他买烧饼吃。

“回家吃饭了,吃什么烧饼。”

“买吧,买吧,我饿了,李洛书也饿了,买给我们吃嘛。”

黎初遥受不了弟弟的吵闹,只能答应了下来,其实黎初遥挺不喜欢李洛书的,他有点像弟弟的跟屁虫,还是默不作声的跟屁虫,每天上学跟着弟弟,放学还要跟着弟弟,不到8、9点不愿意回家,像个没人要的小孩一样。可是看他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这般可怜的孩子,每次问他都闭口不言,总是默默的垂着头,阴沉沉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

其实这些都不是黎初遥讨厌他的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他总是分吃自己和弟弟的零食和晚饭,之前说过,黎初遥是个很小气抠门的人,除了黎初晨,没人能分她吃的东西。

但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她忍他了。

每次接他们放学,黎初遥就像一个偏心的小妈妈一样,让疼爱的孩子黎初晨坐在前面的大杠上,让不疼爱的李洛书坐在后面,买了好吃的,一半分给他们吃,一半藏起来,一会偷偷给疼爱的孩子黎初晨吃。

现在想想,黎初遥当时的行为其实挺受自己鄙视的,可当时的黎初遥就是那样的偏心,偏的就像心只长在黎初晨身上一样。

那天黎初遥像往常一样带着两个人回家,其实黎初遥一开始带两个人的时候,根本骑不动,歪歪扭扭的差点摔倒很多次,最郁闷的是李洛书这个实心眼的傻小子,在黎初遥龙头歪到不能再歪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后面跳下来保全她们,只会一直扯着黎初遥两边的衣服,深怕掉下去。所以结局经常是,三个人一起撞倒在树上墙上或者摔到地上。

有时候黎初遥会让他跟着自己的自行车小跑到家里去,但是跑了一半黎初遥又觉得这样做实在太虐待他,终究不忍心,今天也是一样。

“李洛书,上来吧。”黎初遥转头望着跟在一边小跑的李洛书叫。

李洛书抬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露出白皙的脸庞,他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喜怒,只是从人行道上下来,绕到黎初遥车后座边上,跳了上去。

他一跳上来,黎初遥就用力的把住龙头,过了一会终于稳住,晃晃悠悠的往家骑着。傍晚的阳光微弱,路灯在微弱的阳光下也显得若有若无,夏天的夜风吹着一阵凉爽,黎初晨坐在前面吃一口烧饼,然后腾出一只手喂黎初遥一口,黎初遥一边咬一口一边说:“坐好,别乱动。”

“姐,烧饼好好吃哦,你能不能把你多的那个分一半给我?”

“不行!”

“姐姐最小气了。”

“闭嘴。”

“……”

等到家之后,黎初遥趁李洛书在写作业的机会,把黎初晨叫到厨房,从口袋里掏出自己没舍得吃的两个烧饼递给他:“呐拿去吧。”

黎初晨捧着烧饼,像往常一样,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黎初遥道:“姐我好爱你哦!”

“得了,别拍马屁了,快去写作业。”黎初遥笑着将他赶走,熟练的将妈妈留好的饭菜放在煤气灶上热。

弄好后黎初遥回到客厅,只见黎初晨和李洛书正一人拿着一个烧饼,一边啃一边做作业,黎初遥不爽的撇撇嘴,忽然觉得自己枉做小人了。

李洛书看见黎初遥出来,拿着烧饼的手微微一顿,这敏感的孩子好像能感觉出来什么,望着黎初遥,动也不动,黎初遥上前拍怕他的脑袋,什么也没说,他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又吃了起来。

“姐姐,这题怎么做?”弟弟拿了一道数学题问黎初遥。

黎初遥瞟了一眼,发现李洛书同样的题目早就做完了,她看了看题目,拉下脸:“这么简单都不会啊?你上课有没有听啊?”

“我听啦,可是数学好难啊。”

“黎初晨,数学都学不好的男生最逊了,你以后肯定交不到女朋友。”

黎初晨嘟着嘴,将作业本拿回去,抓着头发,在草稿纸上算了又算还是算不出来,黎初遥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指导了一下,他豁然开朗,没一会将题目解了出来。

在他做完题目的时候,饭已经好了,黎初遥去厨房将菜端出来,他们两人将课本收拾到沙发上去,李洛书很主动的帮忙做事,去厨房拿了筷子盛了两碗饭出来,黎初遥将一碗给了黎初晨,让他先吃,准备去盛自己的,只听李洛书低声道:“我去盛。”

说完直接去了厨房,黎初遥也没有阻止他,拿起筷子和弟弟先吃了起来,她习惯性的将菜里的肉和大的虾子先夹进弟弟碗里,吃了两口饭,还没见李洛书出来,黎初遥疑惑的像厨房里望了望,又吃了一会,他还没出来。

黎初遥放下碗,走进厨房,只见李洛书背对着自己,双手放在前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李洛书。”黎初遥叫了声他的名字。

他好像没听到黎初遥的声音一般,依然背对着黎初遥,黎初遥又叫了一声,同时走过去,扳过他的肩膀,一看,吓的黎初遥睁大眼睛,差点尖叫出来,眼前的孩子双手一片鲜红,一只手掌不停的往外淌着血,另一只手掌也满是鲜血,可手中还死死的握着黎初遥家的菜刀,黎初遥慌忙夺过菜刀,拉过他的手,只见他在双手手掌上狠狠的拉出两道血口子,从虎口一直斜切到手腕,那么的深,那么的用力,像那不是他的手,而是可以雕刻的木根。

黎初遥看着他那不停流血的双手,急的喊:“你干什么呀!你脑子有问题。”

黎初晨听到姐姐的喊声,连忙跑过来,看到这一地一身的鲜血,吓的差点哭出来,黎初遥连忙叫道:“快去拿毛巾来!”

“哦,哦。”黎初晨连忙跑到卫生间,拿了两条毛巾递给她,黎初遥慌忙的用毛巾将他的两只手都紧紧裹住,然后拉着他,开了自行车,带着他向妈妈的医院冲去。

妈妈接到黎初遥的电话,还以为是黎初晨出事了,急的在医院外面安排了推车等着,看黎初遥后车坐上坐的不是黎初晨,狠狠的松了口气,连忙跑过来数落黎初遥:“你这小鬼,你讲电话也不讲清楚,你想急死我啊。”

“妈,你别说了,快带他进去包扎吧!”黎初遥将李洛书推过去。

妈妈带着李洛书进了急诊室,打开黎初遥给他裹着的毛巾一看,伤口深的像是婴儿的嘴巴一样大:“这伤口怎么割的这么深!光包扎怎么行呢!通知黄医生,准备缝合手术。遥遥,你赶快去通知他家里人来。”

“啊,还要手术啊。”黎初遥一听这么严重,内疚的想哭了,看着李洛书疼的有些煞白的脸,有些心疼的摸摸他的头:“你干嘛呀,干嘛把手割成这样。”

黎初遥叹了一声气,用从未对他有过的温柔声音道:“告诉姐姐,你家里电话多少?”

李洛书低着头,依然沉默,过了一会,他忽然出声叫黎初遥:“初遥姐姐。”

“恩?”

他摊开双手,手心向上,露出血红血红的绷带,轻声问:“姐姐,你说我的手会留疤吗?”

黎初遥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么严重的伤口,那肯定是要留疤的了,但又怕他难受,只能往好里安慰他:“不会的啊,一会医生叔叔给你开点药涂涂就好了,肯定不会留疤的。”

“是么……”李洛书显得失望,默默的望着手心,周身都被笼罩在昏暗的灯光里。

“喂,李洛书,快点告诉我你家里电话!”黎初遥大声叫着他,不乐意他一直垂头丧气的。黎初遥觉得小孩子就应该像黎初晨一样,开开心心,充满朝气,不要像他这样,像一只在岸上已久,快要死去的鱼一般。

最终,黎初遥还是没从李洛书嘴里要出他家的号码,后来是黎初晨打电话给他班主任,才辗转弄到他家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黎初遥像她说明了情况后,女人表示会叫人来接李洛书,然后就挂了电话。没过多久,医院门口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那年头,有辆自行车就算不错了,很少有人家里能有私家车。

黎初遥好奇的靠近窗边,看见车上下来了一个和黎初遥一般大小的少年,只是天色已晚,黎初遥看不清他的容貌,他越往里走就越接近灯光,等灿如白昼的日光灯将他的脸庞全部照亮时,黎初遥被呆住了,那时的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去诠释他的美好,即使是现在,她大学毕业,她学富五车,却依然无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拿去形容那个眉目清俊的朗朗少年。他并非一般形容的英俊或者是漂亮,他并的五官并没有那么的精致,可整个人就是散发出一种让人惊艳,让人眼前一亮的气质,那是一种特张扬的帅气。

黎初遥不自觉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她越看越觉得他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使劲的想了想,却还是想不起来,可能是像那个明星吧,怪不得长的这么帅气。

黎初遥摇摇头,决定不纠结了,反正和这个少年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没想到,等她从食堂买好晚饭,回到李洛书病房的时候,居然再次见到他,他坐在李洛书的病床边笑眯眯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李洛书却面无表情的望着病房门口,房间的气氛好像有些凝重。

黎初遥偷偷往里望了一眼,就被一直盯着门口的李洛书看见,他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暖色,连声叫黎初遥:“初遥姐。”

“哎。”黎初遥答应着,推门进去。

“我以为你走了。”李洛书抬头望着黎初遥,因为是仰躺着,他总是被刘海遮住的眉眼也露了出来,这时黎初遥才发现,他有一双不比黎初晨逊色的双眼,眼若流星,眸清似水。

“我去买饭啦,饿死了。”黎初遥走过去,忍不住拨开他额前细碎的刘海道:“眼睛露出来多好看呐,干嘛总是遮起来?”

他微微一愣,抬手想干些什么,却被坐在一边的少年拦住:“哎哎,手别动。”

李洛书只得放下手,忽然猛的使劲的摇摇头,将头发摇的一团乱,过长的刘海又一次将他的双眼遮住。

“哈哈,李洛书,你不会是在害羞吧。”床边的少年取笑道:“哎呦,人家夸你好看,你脸红咯。”

“韩子墨!你乱讲,我才没有。”李洛书生气的反驳。

韩子墨?黎初遥又一次用力的皱眉想着,这个名字真的很熟啊!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你居然干直接叫我名字?我是你堂哥哎,真没礼貌。”韩子墨佯装生气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李洛书转过头,不满的嘀咕道:“不就比我大三岁么。”

“大三岁也是大啊。”韩子墨自来熟的对黎初遥伸出手,笑容满面的说:“哎,我是这小子的堂哥,韩子墨,你叫什么?”

韩子墨?韩子墨!原来是他!

她终于想起来了!这家伙不就是小时候嚷嚷着要找自己报仇的家伙么?

黎初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小时候瘦瘦的,被她一扑就倒的身子现在长高了,也长壮了,小时候看着显小的眼睛,现在长开了,变成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挑,特别迷人。

只是这家伙智商似乎还没涨?到现在还没认出她来。

黎初遥忍不住了笑起来。

不过,也不能怪他,她和他结怨的时候,也就只有8、9岁,而且,也只见过两次。

记得当年,6岁的黎初晨长的特别可爱,皮肤雪白,眼睛忽闪忽闪的,那张苹果脸更是可爱的人见人捏。韩子墨就是那个手痒的,一次在公安局大院里,看到了新搬来的黎初晨,见他可爱,忍不住伸手去掐他的脸,可小孩子下手不知道轻重,一掐就掐疼了他,黎初遥嚎啕大哭了起来。

黎初晨一哭,那在一边堆沙子的黎初遥就像猛虎出山一样,刷地扑过去,直接把他按倒在第,爪子拳头全呼拉上去了。

韩子墨从小娇生惯养,还从来没被人打过,实战经验更是差,被黎初遥打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谁叫你欺负我弟弟!”

韩子墨又被打了两拳,才开始奋力反击,两人谁也不让谁,就在地上滚来滚去,你抓我挠,你咬我掐,但凡能使出的招数,一样没漏,双方都使出浑身解数势要将对方打倒!

黎初遥打架经验丰富,将韩子墨死死的压在身下,忽的就听“咯噔”一声,小韩子墨发出杀猪般的大哭声:“哇啊啊啊!手断了,手断了!我的手断了!好疼啊!”

韩子墨面朝上躺着,右手臂被压在身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黎初遥骑在他身上,不以为然道:“装什么装!我都没打你的手。你要是认输了,我就饶过你。”

韩子墨倔强的扭头:“我不认输!不认输!”

“那你和我弟弟道歉!”

“我也不道歉!不道歉呜呜呜!”

“那以后还敢不敢掐我弟弟脸了?”

“不掐了……呜呜呜。”

“哼,算你识相。”黎初遥放开他,从地上站起来,望着躺在地上护着手哭的男孩,他一脸泥土又瘦巴巴的,像只难看的泥猴一般。

他红着眼睛瞪着黎初遥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要回家告诉我爸!叫我爸去抓你!抓你进监狱!”

“打不过我,还叫爸爸来,羞不羞!”黎初遥牵着弟弟转身跑了,就听见身后的男孩大叫:“有种你告诉我名字!我韩子墨是不会放过你的!呜呜呜呜。”

那天,回家的路上黎初晨不安的问她:“姐,他不会手真的断了吧?”

当时的黎初遥特别笃定地告诉他,不会的,这世上那有这么娇贵的人。

好吧,事实证明,黎初遥错了,错的离谱,韩子墨就是娇贵了,从小到大都娇贵!打不得,骂不得。

那天,他的手真的断了,黎初遥记得很清楚,当天晚上6点,她们一家正在吃晚饭,黎爸一脸惶恐的接到一个电话。挂上电话后,愣了半天,把她抓过来骂道:“黎初遥!你能不能不闯祸!”

“她又干什么坏事了?”黎妈在厨房听到动静,连忙走出来问。

“她刚才把人家韩局长家儿子手打骨折了!”黎爸拍着桌子怒道。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初晨,那个叫李洛书的孩子挺可爱
热门: 猎国 七夜怪谈 饮罪者 时间的习俗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歇斯底的黎明 四面墙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修罗杀道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