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7 浪漫求婚

上一章:PART 26 一波三折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应映儿回到市场部,她坐在位子上苦笑了一下,拿起手机,看到有一条微信。

她点开一看,是半小时前楚寒发来的消息:晚上回来吗?

应映儿:嗯。

楚寒:最近怎么一直回来住?和男朋友怎么样了?

应映儿:分了。

楚寒:哦。

应映儿没再回话,楚寒也没再发消息过来。过了一会儿,王琦琳发消息过来:啧!听楚寒说你和那个男人分了?

应映儿:……

王琦琳:你和人分手的速度都快赶上我了。

应映儿:……

王琦琳:到底怎么回事啊?说说。

应映儿没回,她实在不想说,只是王琦琳从来就是一个不知道放弃的人。只见她开始疯狂地刷屏,屏幕上不停地跳动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应映儿:停!我说。

王琦琳发了一个微笑着乖乖坐在板凳上的小女孩图片。

应映儿:就是他旧情人回来了,旧情复燃,我就很识相地退出了。

王琦琳:……

王琦琳:你真让我无语。

王琦琳:越是这种情况越不能退出,你太没用、太不自信了,要是我,绝对把他抢过来,然后再甩掉。

应映儿:我又不是你……

王琦琳:你这个性,终究会错过很多缘分。

应映儿:你说得对,我就是懦弱。

王琦琳:和懦弱无关,我觉得你并不是真的喜欢他,不然别说一个旧情人了,就是十个、一百个,你都会有勇气把她们打败!如果真的爱,就去抢回来!

应映儿看着屏幕上的话,缓缓低下头来,苦笑一下,有什么可自信的,就自己这个样子,拿什么和丁玲抢?哎哎哎!好烦哪!应映儿使劲儿抓了抓头发,瞪大眼,不管了!先吃饭!什么事情都没吃饭重要。

叫了个同事和她一起去楼下餐厅吃饭。她才出去半小时不到,回座位上,居然看见自己的办公桌上放了两张电影票,应映儿好奇地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晚上七点半的电影票!

她东张西望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是谁送的?居然偷偷放在自己桌上。

会不会是……不可能,绝对不会是他。

应映儿转头,望向经理室,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开了秦御的办公室门。

“请进。”

应映儿走进去,拿着票,小心地问:“秦经理,这票是你放在我桌上的吗?”

秦御一脸茫然地望着她手里的电影票,摇摇头:“不是啊。”

应映儿抓了抓头发,有些尴尬地笑:“不好意思啊,我以为……”秦御笑:“啊,看来办公室里除了我,还有人喜欢我们的小班花呢。”

应映儿求饶地望着他:“呵呵,怎么会呢,也许是有人放错了。”

“映儿,你应该更自信一点。”秦御温和地望着她道,“你要相信,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是吗,呵呵。”又是自信,难道自己在别人眼里,真的这么不自信吗?应映儿很囧地抓抓头发。

秦御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撑着下巴,一脸好心情地望着应映儿笑:“好了,不管是谁放的,我们去看电影吧。”

“啊?”应映儿愣住,“我们去看?”

秦御指指她手中的电影票:“怎么,不想请我去看吗?”

应映儿绞着手指,一脸无措地看他:“并不是不想请你去看,只是……这票,好像是别人送的吧?”

“没关系啊,我可以重新买。”秦御歪着头,眼神闪亮,“最主要的是,你愿意赏脸。”

“唔……”应映儿低下头,有些犹豫不决。

秦御的眼神慢慢暗下去,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淡了,他轻声问:“映儿,不会连普通朋友都不和我做了吧?”

“怎么会?”应映儿慌忙摆手,她当然想和他做朋友,她还怕他不肯呢。应映儿咬了咬嘴唇,抬眼有些勉强地笑:“那,那一起去看电影吧。”

秦御扬起唇角,眼神慢慢飘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感叹地说:“你早该和我看一场电影了。”

应映儿一震,忽然想起秦御第一次约自己看电影时,自己是多么开心。可现在……

唉,真是,世事无常啊。

不过,这票到底是谁送的呢?时间在晚上七点,下午应该会联系她吧,到时候拒绝掉就好了。

可应映儿这个粗心的家伙,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一个下午都处在关机状态。

某人坐在办公室冷冷地拿着手机,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应答声:“您拨的号码已关机……”

某人冷冷地瞪着眼前等待批示的言特助,言特助镇定地推了一下眼镜:“其实您可以亲自到她面前邀约,这样效果更好。”

潘尔君摸摸鼻子,像是在考虑她的建议,眼神一闪又生出一丝恼怒,最后将手中的手机扔在桌子上道:“再说吧。”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应映儿和秦御一起来到了地下一层,两人走到秦御的停车位,他的车旁边停着潘尔君的车子。应映儿看着熟悉的雷克萨斯,忍不住伸脚踹了一下,车子的警报器猛地叫了起来。应映儿吓了一跳,秦御奇怪地抬头看她,应映儿干笑着说:“不小心碰到了,呵呵。”

秦御眼里一片了然,他微微一笑道:“上车吧。”

打开车门,应映儿坐进副驾驶室,车内还和以前一样,倒视镜上挂着平安符,车内的汽车香水闻起来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味,和秦御身上的味道很像。

应映儿绞着手指,身子有些僵硬地靠在椅背上,她不敢面对秦御,她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她知道,他人这么好,一定不会和她计较。可是,他越这样对她好,她就越内疚。

“怎么不说话?”秦御发动车子,笑着看着路面说,“怎么了?你不用这么紧张吧。”

“我没有紧张啊。”应映儿慌忙摆手,“我只是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而已。”

“像以前一样就好了。”秦御笑着说,“有些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嗯。”应映儿点点头。

秦御笑:“我啊,忽然发现一个真理。”

“什么真理?”

秦御一边开车一边感叹地说:“缘分其实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东西。”

应映儿听着秦御用好听的声音说:“很多人总是轻易地就放走手中的缘分,有些是因为面子,有些是因为外在条件,有些是因为觉得对方不够爱他。其实,缘分是经不住考验的,它就像风,吹过去便再无痕;像水,流走了便不知返。”

应映儿望着秦御,他轻笑了一声继续道:“当一个人错过了自己的缘分,那么便谁也不能埋怨,谁也不能怪罪,是他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好好把握。”

应映儿低着头,想着秦御的话,他是在告诉她,他根本不怪她甩了他,而是怪自己没有好好抓住他和她的缘分吗?

那她和潘尔君的缘分呢?就这样下去吗?

就这样让他们之间的缘分溜走吗?

应映儿低着头,脑子里乱哄哄地想着,要不要再试一试?要不要再努力一下?要不要再去确认一下?

要不要……去抓抓看,自己的缘分?

王琦琳和秦御都说自己不够自信,其实他们说得对,但凡有些自信的女人都不会这么狼狈。

车子开到电影院前面的停车场,秦御停稳车子,两人刚从车子上下来,只见一辆熟悉的宝蓝色雷克萨斯猛地停在他们面前。

车门打开,潘尔君走出来,冷冷地瞪了眼秦御,然后转头望向应映儿道:“票还我。”

“啊?”

“电影票!”潘尔君怒气冲冲地走上前来,一把拉着应映儿问,“我送你票,不是让你请他看电影的!”

“你……你送的?”应映儿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不然,你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潘尔君没好气地瞪着她。

“我以为……”应映儿有些手足无措,现在的他,又变回他们刚认识的样子,那冰冷淡漠的眼神,看得你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映儿。”秦御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把票还给潘总吧,我们本来就要重新买的。”

“哦。”应映儿从口袋里掏出电影票,低着头递给他,“还你。”

可潘尔君却没有接,应映儿忍不住抬头望他。他正看着她,深邃迷人的眼睛里有很多自己看不懂的情绪,看得她忍不住想逃。

潘尔君双手紧紧握起,瞪着应映儿,不说话,也不动,只是这么冷冷地看着。

应映儿被他瞪得头皮发麻、额角冒汗,手中的票,还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将票塞在潘尔君口袋里,小声道:“还你了。”

应映儿郁闷地转头,对着秦御说:“走吧,我们去买票。”

秦御笑着对潘尔君点头道别,和应映儿一起往电影院门口走去。

应映儿与潘尔君擦身而过,她走得很慢,双手紧紧握着挎包,轻咬着嘴唇,低着头。当她走离他三步的时候,背对着他,她轻轻停顿了一下。

秦御转头望她,应映儿咬咬嘴唇,目视前方,长靴用力地踩着地面,发出嗒嗒的响声,五步、十步、十五步!呵呵,她居然以为他会拦住她。

应映儿一脸懊恼地看着前方,秦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两人一起走到电影院门口。秦御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应映儿,这可爱的小丫头,明明满脑子想的都是潘尔君,明明故意放慢了步子,耳朵也竖得高高地听着身后的动静,却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怎么都不肯回头看一眼。

秦御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想,再给她一次机会吧,他望了眼不远处的售票口,温和地问:“真的要和我去看吗?”

应映儿垂下眼,犹豫了半晌,抬起头来,向前走了一步,轻声道:“走吧。”

“也许会错过哦。”秦御轻声提醒前方走得很慢的人。

应映儿身体一顿,犹豫良久,默默地垂下眼睛,缓缓道:“他都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

“既然你这么决定,那走吧。”秦御笑得温和,走到售票口排队。

应映儿安静地站在他旁边,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终于回头望向停车场。潘尔君站在那儿,像是一直在等她回头的样子。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盯得她一阵心慌,她慌忙移开眼,不敢再看。

秦经理说,他们会错过,其实他们本来不该有交集,若没有那次离奇的交换,她早就被他炒鱿鱼了,更别说喜欢他,自己一定会天天在家诅咒他。他是那么高贵、那么傲慢、那么冰冷,可是,他会在刚开始时像孩子一样霸道地将自己抢来,他会在她说分手后送她电影票,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吧。

“两张票。”秦御已经排到窗口,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元,刚想往里面递,手却被人拉住,秦御转头看她,应映儿的眼神有些激动,有些湿润,她咬咬嘴唇道:“我……”

她不想和他去看了,她想回去找他,想去问问,想去确定一下,他还喜欢她吗?是最喜欢她吗?如果是的话,她不想错过他。

就像王琦琳说的,如果真爱的话,别说一个旧情人,十个旧情人都能打败!喜欢,就抢回来!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秦御的手机就响了,他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拿着手机和钱包,走到一边,接起电话:“您好,华总。”

“嗯?您在开玩笑吗?合同昨天不是谈得好好的吗?”

“别别别,有什么问题我们好商量,您别不签啊。”

“好,我现在就过去。”

“哎,好好,一会儿见。”

秦御挂了电话,微微眯起眼睛,有些生气地望着应映儿道:“他有没有新鲜点的把戏?”

“啊?”应映儿傻傻地望着他,他说什么?

“不签就不签,以为我很怕吗?”秦御有些生气地皱眉。

应映儿忽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咬着唇局促地望着他:“那个,不一定是他捣的鬼吧?”

“不是?不是都见鬼了。”秦御转头望着那个慢步走来的男人,转头对着一脸欣喜的应映儿道,“映儿。”

“嗯?”

“知道吗?对他不能太心软。”秦御望着越走越近的潘尔君继续说,“他太强势,你这次不多折磨他一下,以后要吃亏的。”

应映儿有些担心道:“可是……”

“记住!男人需要调教的。”秦御一把抓起应映儿的手,应映儿有些惊慌,而他却很镇定地等着潘尔君走过来。

“你还没走?”潘尔君的语气有些烦躁。

“我知道潘总要过来,所以在这儿等着。”秦御笑得温和,“我很喜欢映儿,所以你最好看紧点,不然让我抢走了,对您就太不好意思了。”

潘尔君冷酷的眼神里满是自信:“你还没这本事。”

“是吗,映儿?”秦御转头,轻浅的笑容、温文的气质、清俊的容颜,他还是一如初见那般出尘俊美。

“不,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应映儿望着秦御,很认真地说,“所以,别再为我浪费时间。”

她清楚地记得,就是这个男人,让她怦然心动地暗恋了五年,不管再过多久,她都不会后悔。若是她以后有孩子了,也许还会和他谈起,这段年少时光的初恋。

秦御有些动容,抬手拍拍她的头顶,温柔地笑道:“有你这句话,我愿意为你浪费时间。”

潘尔君捏着拳头,一把拉过应映儿的胳膊,转身就走。什么浪费时间,什么托付终身,这两个家伙在他面前调什么情?

可他拉到一半却拉不动了,冷着脸回头一看,只见秦御抓着应映儿另一只胳膊不卑不亢地望着他。

“放手。”潘尔君冷冷的声音里带着警告。

“你凭什么叫我放手?”秦御毫不退缩地紧紧抓着应映儿。

应映儿被两个人抓着,尴尬地站在中间,两手撑开,三个人的手全部绷得紧紧的,刚好拦在通向电影院门口的阶梯上。应映儿红了脸,急急地抖着双手低声叫:“你们怎么又这样啊?快放手,丢不丢人啊!”

“不丢人!”两个男人居然异口同声地对她吼。

应映儿被这么一吼,忽然想起以前在快餐厅也是这样,这两个家伙,怎么就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呢?三个人站在这儿给人参观很有意思是吧?

路过的男人都一副感兴趣的样子看着应映儿,路过的女人都一脸鄙视加嫉妒地望着应映儿,像是在想: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两个帅哥在这儿争抢?有些八卦的人居然还停下来拍照,应映儿羞得脸都快埋进脖子里了。潘尔君转头,冰冷的双眸对着人群一瞪,那些围观的人纷纷摸着鼻子散开,好可怕的气场。

应映儿使劲儿地挣扎着,结果两边都挣脱不开,她只得苦着脸望着两位大爷道:“有话我们好好说不行吗?干吗呀,你们干吗这样啊?”

秦御抿抿嘴唇,望着映儿说:“我和他没什么要说的。只是你,你想跟谁走?”

潘尔君紧紧地盯着应映儿,像是也在等着她的回答。应映儿看看一脸温柔的秦御,又看看一脸怒气的潘尔君,她想和谁走?当然是……

她转头,轻轻地望着秦御,眼里有抱歉,有请求,有内疚,有很多很多的感情,就是不再有爱,不再有迷恋……

只一眼,秦御的手就微微地松开,他收回手,插在口袋里,脸上的表情没变,像是早就知道了她的选择。秦御一松手,潘尔君用力一拉,将应映儿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秦御望着应映儿说:“五年,我等你五年。要是他对你不好,你就回来。”

应映儿还没说话,潘尔君就代她说:“我劝你还是不要等,浪费时间!”

说完,他不再给应映儿说话的机会,强硬地将她拉走。

秦御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夜风轻轻地吹着他的衣摆,他默默地望着远去的两人。五年,她爱了他五年,所以,他决定还她五年。

一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夜色中后,他才低下头来,慢慢地走下阶梯,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应映儿被潘尔君抓着疾步往前走,她喘着气问:“你抓我去哪儿?”

潘尔君抓起她的手道:“好了,别再和我闹别扭了,电影票呢?我们去看电影吧。”

应映儿嘟着嘴巴,强硬地不肯点头,可潘尔君是谁啊,他虽然问她意见,但是没给她回答的机会,直接拖着她进了电影院。两人进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开演了,应映儿气鼓鼓地看着电影。

哼,别以为他道歉了,她就会原谅他,她还在生气呢!她才不要这么轻易原谅他,这次她一定要让他知道她的厉害,像秦经理说的那样,好好调教他!

咦,一直被潘尔君握着的右手中指居然微微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戴在了上面。应映儿奇怪地转头望去,只见中指上一道银白色的十字光芒在她眼前一亮。

她抬起手来,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枚钻石戒指。

应映儿吃惊地转头望着潘尔君,潘尔君也在看着她,他摸了摸鼻子,居然有些紧张,然后他转过头深深地望着她说:“映儿,当我的亲人吧。”

亲人……

她记得,他在潘尔修的婚礼上说过:“他想再要一个亲人。”

她记得他说过:“他想要一个亲人,这次他会好好保护……”

应映儿低下头,轻轻地笑了。他说,让她当他的亲人。她知道,他有多么渴望有一个亲人,他会好好爱她的。这次,她确定了,心软了,什么气也不生了,管他旧情人还是新情人,以后她是他的亲人了,是在他心里,有着谁也撼动不了的地位。

潘尔君有些紧张地看着她,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觉得紧张,他甚至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她,看着她转头望着他浅浅一笑,用力地点了两下头。

那时,他笑了,他倾身上前,轻轻地吻住了她。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大屏幕发出微弱的光芒,两人紧紧拥抱住自己的缘分、自己的幸福。

“哎!潘尔君,我终于想出那个钻石戒指的广告文案了。”应映儿满脸喜悦地说。

“哦?”潘尔君望着她的眼神里,带上了一点点温柔。

应映儿拍着手掌道:“就用今晚你向我求婚的这个!”

“不行,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浪漫。”潘尔君皱眉,满脸不乐意,自己的求婚方式不愿意和他人共享。

应映儿噘着嘴,佯装不悦地道:“好啊,你自己都不觉得浪漫,那我干什么要答应你?”

潘尔君有些无奈:“那你想怎样?”

应映儿憋着笑道:“你要是不拿这个文案拍广告,我就不嫁给你。”

潘尔君憋了三秒后,淡定甩头走人:“那你不要嫁好了。”

“唔……过分呀!”应映儿连忙追上去嚷嚷着,“怎么可以这样嘛,人家要嫁的啦!”

潘尔君好笑地回头,一脸温柔地握着她的小手,听着她的娇嗔,嘴角轻轻上扬,心中暖暖的一片。

一年后。

在人间仙境黄山之中,有一座小小的庙,这座庙里住着一个快要得道成仙的老和尚,老和尚上通天界、下知鬼神,乃高人中的高人。

而现在就在这座小庙里,盘坐了三个人,一个骨道仙风的老和尚,一个英俊的男人,一个清秀的女人。那男人满脸愁容,虽然面容英俊却无一丝阳刚之气,神情中带有一丝忸怩,而那个清秀的短发女人虽不貌美,却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贵族气质。

老和尚打量了他们一眼,淡问:“两位施主因何而来?”

“大师,不知大师可相信灵魂互换之说?”女人冷冷的眼神中带着认真。

老和尚高深莫测地点点头道:“自然相信。”

“大师,你要帮帮我们啊!”男人一脸苦相地叫,“我再也受不了了!”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26 一波三折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六人帮传奇 仙朝帝师 图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鬼话连篇 第十二张牌 神墓 浮生物语2 忘川 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