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6 上山求神

上一章:PART 14 兄弟情分 下一章:PART 17 深潭遇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去往宁波溪口镇景区的山路上,一辆中型客车从远处稳稳开来,路有些陡,车子在山路上转来转去,越开越近。车子开进停车区,缓缓地停住,客车里的人并不多,从窗户看去,只见第一排的座位上坐着一对男女,他们互相靠着,睡得香甜。

女孩戴着鸭舌帽,看不见相貌,只露出小巧的下巴和红润的嘴唇。男人面容英俊绝伦,他估计是被缓冲力震醒的,轻轻地睁开眼睛,眯着的眼睛有一些失神,他眨了眨眼,看向窗外,脸上一瞬间被点亮了兴奋的表情。

他笑着推推身边的女孩,动了动嘴角,像是叫她醒醒。女孩缓慢地将头从男人的肩膀上抬起来,小巧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可是她的眼神却没有温度,脸上连一丝喜悦也没有。

车上一行下来十几个人,男人背好背包,转身问身后一个俊雅的男人:“秦经理,第一站去哪儿?”

秦御温文一笑:“这个嘛,来了溪口镇,当然要去蒋氏故居‘丰镐房’。”

应映儿点头同意:“啊,那去吧。”

一路上,一行人一面走一面听着导游讲述着这个千年古镇武岭的历史。导游一面说,一面推荐了丰镐房、玉泰盐铺、乐亭以及小洋房的热门景点,应映儿对这些房子一点也不感兴趣,也许是她的造诣不够高,她一点也没体会出这些历史建筑美在何处。

公司员工不停地要求与她合影,应映儿倒也爽快地答应了。一行人来到报本堂,在蒋介石亲笔所书的“寓理帅气”牌匾前,员工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合影。

女性员工要求全体女性合影一张,很快,八个女人站成了两排,每个人都露出超漂亮的笑容,有的女生还怕笑得不漂亮,大声叫了声“茄子”!

“咔嚓”一声,数码相机将她们青春的倩影留在这一瞬间,女生们急急地跑过来看相机里显示的图片,有的女生不满意,说把自己照丑了,吵着要重新照。

一群人在溪口玩了一会儿,找了家餐馆,坐下休息。

因为下午还要去雪窦山,女生们吃完饭早早地跑回车里休息,整张餐桌上只剩下潘尔君一个“女生”。

男人们还在喝着小酒,热烈地聊着一些无聊话题,潘尔君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擦擦嘴巴,站起来,一声招呼也没打,直接离席。

当她的背影消失在包厢门口的时候,一个男员工忽然说:“你们觉不觉得应映儿最近变得特别有味道?”

正在喝着啤酒的应映儿唰的一下抬眼,望着说话的人。原来是广告部的小黄皮,天天自称“天下第一帅哥”。

“你也发现了?”另一个男人惊喜地问。

“是啊,你不知道,有的时候她的眼神和我相碰,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乖乖,心跳得超级快。”

“是啊,是啊,以前怎么没觉得她这么有味道呢?”又一个设计部的男生跟着附和。

应映儿不乐意地嘟着嘴道:“有吗?我怎么觉得她还是以前好看啊?”

“哎,秦御,你说,应映儿最近是不是变得有魅力了?”小黄皮不死心地追问。

秦御低头笑笑,然后点点头道:“确实是。”

“看吧!”小黄皮很开心大家都同意自己的发现,“以前的应映儿最多就是一个小家碧玉,最近也不知怎么的,看着就让人心慌慌的。”

“哇哈哈,我看你是看上人家了吧,一听应映儿要来玩,你立刻就参加了。”

“看上了怎么了,男未婚女未嫁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后面的话应映儿一句也没听进去。当秦御说现在的应映儿好看的时候,她就气得想掀桌,然后站在椅子上指着小黄皮的鼻子大骂一通。可她气得硬生生地掰断一根筷子也没站起来。

“哎,潘总,你怎么了?”秦御关心地看她。

应映儿默默地看他一眼,没说话,一脸阴沉地站起来,走出房间。秦经理喜欢现在的应映儿,怪不得,自己当应映儿的时候他都没约她看电影,而潘尔君当应映儿的时候……啊啊啊!气死人了!

应映儿一路暴躁地走到中巴车门口,还没上车就听到车上传来女员工的声音。

“哎,你们说,那个应映儿,拍照也不笑一下,摆张冷脸站那里真碍事。”会计部的一个女孩不爽地嘀咕了两声,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所有人听到。

“就是,天天一副鼻孔看人的样子,真恶心。”

“还记不记得她刚进来的时候,装得多可爱啊,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人心难测啊!”

“唉,人家现在是总经理助理呢!升官了呗,还能看得起谁哦。”

“最讨厌这样的人。”

“我也是。”

“早就看她不爽了!”

“我也是。”

“真想好好收拾她一下。”

“我也是!”

应映儿紧紧握住双拳,气得牙痒痒!她辛苦建立了近一年的同事友谊啊,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轰然崩塌了!

就在这时,潘尔君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冷哼一声,大摇大摆地上了中巴。

几个女人看见他,立刻吃瓜子的吃瓜子、喝水的喝水,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她们什么也没说一样。

潘尔君用冰冷的眼神一个个扫视过去,每个被看到的女生都不敢和他对视。

潘尔君垂眼,转身,回头用很平静的表情说:“像你们这些只会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女人,我就是看不起。”

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女人们被彻底激怒了,一个个都站了起来。应映儿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走上中巴,一车人又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应映儿一副领导的模样问:“中午吃饱了没?”

一车人愣住。

集体呆呆地回答:“吃饱了。”

应映儿有模有样地点头:“吃饱就好,别吃撑着了。”

应映儿转身,坐在潘尔君旁边,咬着手指默默地用眼神瞪着潘尔君。这家伙,已经把自己搞成全民公敌了!他让她以后怎么混啊!她现在非常担心身体换回来以后的日子。

那将是多么可怕啊。

下午一点左右,车子停在雪窦山脚下。应映儿一行人陆续下了车子,她抬头看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轻轻地吸着浅浅的湿雾,迎着冬天淡淡的寒气,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活动活动常年久坐的身体,感觉身体的每根筋骨都苏醒了一样。有的时候在喧闹的城市待久了,是该来大自然逛逛,这种在大自然中呼吸的感觉真好。

转头,居然看见潘尔君的脸上也露出了平日没有的放松表情,他的眼神不再那么锐利,在这片冬日的绿色中显得不再那么清高冷傲。

“喂!偶尔出来走走不错吧?”应映儿笑着用手臂顶了顶潘尔君。

潘尔君点头:“是不错。”

应映儿的心情也好起来,出生在山城的孩子,看见山难免觉得亲切又兴奋:“我也觉得这里很不错,不过比起我的家乡黄山,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喂,等过年我带你去黄山玩吧。”

潘尔君看了她一眼:“到时候再说吧。”

一行人兴致高昂地爬着山,应映儿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就累得不行了,但是她听说山顶的禅宗名刹雪窦寺求姻缘非常灵,为了这个,她要拼了命爬上去。

漂亮女导游一边爬一边向他们介绍着:“雪窦寺,创于晋,兴于唐,盛于宋,是一座古味浓郁的大寺。其中弥勒殿、大雄宝殿、藏经楼等都是非常出名的景点……”

离寺庙不远的地方有很多卖香的店,导游将他们带到一家店里,里面的香卖得很贵,但是导游说:“买香不能叫买香,要叫请香,请香敬神方显诚意,香越贵就越有诚意,佛祖就越会保佑你。香贵一点是为你们好哪,那些便宜的香是拜土地公公的,不能拿来拜大佛啦。”

于是,应映儿一行人在导游的巧舌之下,一人买了一大把香,只有潘尔君两手空空,什么也没买。

进到寺庙的大殿,里面是很气派的古朴建筑。就在潘尔君默默地欣赏着寺庙的时候,眼前忽然多了一把香,潘尔君回头,只见一身米色休闲服的秦御微微地对他笑着。

潘尔君奇怪地看他。

“我的香买多了,分点给你。”秦御笑得温和。

潘尔君冷冷地看了眼香,然后抬头道:“我不信佛。”

“可是,我记得你以前很信……”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了。”潘尔君淡淡接口。

“啊……这样啊。”秦御有些难为情地摸摸鼻子嘀咕,“我还以为你没带钱,所以才没买香。”

潘尔君一听这话,原本冷冷的眼神忽然闪了一下,看着不远处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借打火机的某人道:“确实没带钱。”

“什么?”

“没什么。”他的眼神还停留在某人身上。某人好像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忽然转身对着他扬颜一笑,向他招招手,让他过去。

秦御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了一眼,然后望向潘尔君:“他在叫你。”

“嗯。”潘尔君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应映儿走去。

秦御的眼神暗了暗,双手紧紧抓住手中的香烛,看着他的背影,他忽然出声唤道:“应映儿……”

潘尔君回头望他,眼中满是疑惑。

秦御张张嘴,眼神紧紧地盯着他,然后苦苦地笑了笑说:“没事。”

潘尔君冷眼一瞥,转身走向应映儿。应映儿看见潘尔君走过来,立刻抓住他问:“你刚和他说什么了?”

潘尔君淡淡地说:“忘了。”确实忘了,没有一句重要的话。

“你的记忆力真强。”应映儿吐槽道。

潘尔君不理她,淡然地问:“叫我干吗?”

“哦,”应映儿笑着递过手上的两根蜡烛道,“嘿嘿,这个给你。”

潘尔君有些疑惑地看着手里的东西问:“什么?”

应映儿笑:“鬼神这种东西,可以不信,但是不可以不敬的嘛。来都来了,好歹点两根蜡烛嘛。”

潘尔君看看她,又看看蜡烛台上无数点着的红蜡烛,有些犹豫。

“讨个吉利也好啊。”应映儿又劝道。

潘尔君歪歪头,想想也是,既然来了,讨个吉利也好。

应映儿见潘尔君有些心动,立刻拿出打火机,让潘尔君自己点燃蜡烛,然后她借着潘尔君的烛火,点燃自己的蜡烛,两人将蜡烛插在蜡烛台上。应映儿拿出三根粗大的香,就着潘尔君的蜡烛点燃。

潘尔君奇怪地看她,为什么她不在自己的蜡烛上点香呢?

旁边的导游又开始指导起大家拜佛的程序:“拜佛不能随便拜,每一拜都是有意义的,拜佛的每个步骤都不一样。”导游一步步地教大家拜佛,“先点蜡烛,再点香,点香的时候到别人的蜡烛上点就叫借福借财气。”

潘尔君一听这话,转眼望向应映儿,应映儿一脸奸诈的笑容,一个劲地嘀咕着:“借福借财气啦,福气都给我,财气都给我。嘿嘿嘿。”

应映儿从小就是九华山的常客,拜佛的基本常识她还是知道的,别人有没有福气她不知道,但是潘尔君绝对是有福有财的主啊!

潘尔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应映儿点燃手中的香,开心地拿着香问潘尔君:“嘿嘿,明年我会发财吧?”

潘尔君看了看她身后,然后说:“你会破产。”

“啊?怎么会,你的财气都给我了。”

“看后面。”潘尔君伸手指指应映儿后面,应映儿回头一看,只见全公司的人员正排队在她的蜡烛上点香,一边点一边嘀咕:“借福借财气,借福借财气。”自己的蜡烛已经燃得差不多了。

“喂,你们别都借我的!”应映儿举着香心疼地吼。

员工们纷纷回头,笑嘻嘻地说:“潘总,别这么小气嘛。”

“就是啊,给我们借一点就好。”

“喂喂……别借我的。”应映儿垂眸在心里嘀咕,你们借错人啦,你们就是把我的财气福气全借光也发不了财的!

应映儿叹了口气,自我安慰地想,也许他们借走的都是霉气啊!

看着手里燃烧着的三根香,又看了看两手空空的潘尔君,想也不想地就抽了一根出来递给他:“给你。”

“我不拜神。”潘尔君又重复了一次。

应映儿叹气道:“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做又做不到的事情吗?”

潘尔君想想说:“嗯,有一件。”

应映儿好奇地问:“是什么?”

“换回身体。”

“哦。”应映儿点点头,然后说,“你不说我都忘了,最近我都习惯一起来就看见你的脸了。”

潘尔君嗤笑道:“你的适应力还真强。”

应映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走!我们就一起许这个愿望吧!说不定一会儿就换回来了。”她将手中的一根香递给他,然后转身走到正殿拜佛。

潘尔君淡漠地看着她的背影,甩手就想把香扔掉,可是看着远处虔诚祷告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又将已经抬起来的手收了回来。潘尔君失神地看着手里的香,为什么?明明不愿意,却又不想扔掉呢?

看着远处对着自己招手的人,皱了皱眉头,还是跟了过去,拜就拜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拜神一定要静心、虔诚,应映儿闭上眼睛,轻轻地在心里对佛祖许了三个愿望,是那种每个人都会许的愿望:家人健康、家人平安、家人幸福。

潘尔君看着这样的应映儿,不知道为什么他也闭上了眼睛,然后默默许愿……换回身体。

不远处,烟雾缭绕的蜡烛台前,一个俊雅的男子拿着手上的长香,轻轻地放在蜡烛上点着,那支蜡烛正是应映儿刚才点的那支。

手中的香正冉冉地飘着白烟,他深邃的眼睛正透过白烟,望着远处那对弯腰拜佛的男女……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14 兄弟情分 下一章:PART 17 深潭遇险
热门: 黑色武林 图腾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天幕神捕 年华是无效信 穿到爱豆成名前 吐槽系黄金之王 魔兽多塔之异世风云 西河口秘闻 原始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