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4 兄弟情分

上一章:PART 13 尔君往事 下一章:PART 16 上山求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应映儿全身疲惫地躺在豪华的大床上,眼里充满怒气,只要一闭上眼睛,耳朵里就回响起潘尔君那句“不得不和你交往”,以及自己无辜丧失的两万块!真是气得让人牙痒痒的家伙,可恶!自己做错什么了?她只是不希望他再被困在过去的阴影下而已啊,为什么他要这么生气呢?就像被戳痛伤口的野兽一样,龇牙咧嘴地能把人吃了。

应映儿翻了个身,狠狠地捶了几下床,真是好心没好报!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应映儿挪过去,费力地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说:“喂。”

“大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到餐厅就餐。”

“知道了。”应映儿“啪”的挂上电话,还吃晚饭?气都气饱了。

起身,整理了下衣服,走出房间。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对面的人也打开房门,目不斜视地转身走下楼。哼!他不看我,我还懒得看他呢!她气得大步超过他,走在前面。

当她到达餐厅的时候,潘尔修和丁玲已经坐在位子上了。餐厅的饭桌是长桌,潘尔修坐在主位上,丁玲坐在他的右手边。应映儿拉开潘尔修左边椅子坐了下去,潘尔君走了进来,在丁玲旁边坐下。

应映儿鄙视地瞟他一眼,真好笑,即使这样还想离她近一点吗?

潘尔君一声不吭地坐着,潘尔修说了一声:“上菜吧。”

佣人端着饭菜,手脚麻利地摆在桌上,菜是分好的,每种菜都分为四个小碟,一人面前摆一盘。应映儿也不客气,当菜上来以后,她就埋头猛吃起来。

餐桌上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冷得吓人,丁玲勉强地笑笑,对着潘尔君问:“应秘书,菜合胃口吗?”

“还好。”

“是吗……呵呵,呵呵。”看着连筷子也没动一下的潘尔君,丁玲干笑了两声。

气氛依然诡异冻人,丁玲没办法,只得继续制造话题:“应秘书能在君手下做事,一定很厉害吧?”

“不,我很差。”潘尔君一本正经地回答。

“啊……”丁玲这下是彻底接不上话了。

应映儿从食物中抬头瞪他,潘尔君却不搭理她。

“哥,你很饿吗?”潘尔修歪头,一脸奇怪地问。

“还好。”应映儿也学着某人的语调说。

潘尔修摇头:“真是的,出去几年连用餐礼仪都忘记了吗?哥哥刚才的吃相好像三天没吃过饭似的,还好这里没有外人,不然可真丢我们家的脸。”

“啊,抱歉,因为工作很忙,每天吃饭都吃得很急很快,习惯了。”应映儿放下筷子,望着潘尔修礼貌地说,“你说得对,我会注意的。”

潘尔修不爽地冷哼下,拿起手里的勺子,拌了拌饭,然后抬眼笑得一脸灿烂:“应小姐,你觉得我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潘尔君冷着眼摇头:“不知道。”

“我告诉你吧。”潘尔修一脸要告诉你秘密的样子,“我哥哥,他是一个胆小鬼。”

丁玲忍不住出声唤道:“修!”

“还是一个自私鬼!”潘尔修继续说,“而且是一个靠不住的男人!”

潘尔君冷着眼,面无表情,对于弟弟的指责,除了接受,没有别的办法。

“你不相信?”潘尔修看他一脸冷静的样子,还以为他不信他所说的话,他一把拉起丁玲的手说,“她就是证据哦!因为我的哥哥太自私,太胆小,太靠不住,所以她才甩了我哥。”

潘尔君将放在桌面的手拿到桌下,双手紧紧交握着,牙齿咬得连牙根都疼了。

“哥哥。”潘尔修转头望着应映儿说,“我说话太直,你别生气啊。”

应映儿抬眼望他:“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为什么要生气。”

潘尔君死死地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神锐利得可以杀人,应映儿挑衅地回看他一眼,都说不在压迫中死亡就在压迫中爆发,此刻,她爆发了。

潘尔修见应映儿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不爽地将手里的勺子丢在桌子上,勺子在桌子上滚了一下,掉落在应映儿脚边。

应映儿看了眼地上的勺子,又看了眼一脸倔强地望着她的潘尔修。她想了想,弯腰捡起勺子,用餐巾纸擦干净,递给他。潘尔修却不领情,一掌拍开应映儿递过来的勺子,勺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潘尔修别过头,一脸嫌弃的样子说:“脏死了。”

应映儿说:“我擦过了。”

潘尔修冷哼一声道:“那更脏了!”

很好!这饭没法吃得舒心了!为了防止消化不良,应映儿收回被潘尔修拍开的手,起身,离座。

给你面子你不要!姓潘的人是不是都这样啊?

餐桌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丁玲紧张地看着他们兄弟两人:“君,你别生气……”

应映儿顿了下,没说话,继续向前走,她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可是她真是受够了,这家的两个兄弟真不愧是一个妈生的,该死的臭脾气,说发火就发火。她应映儿是软柿子,但是也轮不到他们两兄弟轮流捏吧。

应映儿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走出了别墅,在冬天的夜色下踱步。最近发生的事真是连做梦都想不到,和潘尔君交换身体,互相装作对方,虽然两人都漏洞百出,但是没有人发现。虽然和潘尔君经常有摩擦,但是一直认为他是把自己当朋友看待,至少并不讨厌自己。

可是,现在来看,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呢。他用冰冷将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连一丝软弱都不想让人看见。

是自己多管闲事了吧?人家的事,她确实不应该管这么多,如果自己被甩了,也不会希望别人知道这种丢脸的事吧。

这么一想,自己刚才好像有些过分了,不应该那么说他的,更不应该打他!

可是,他说的那句话太伤人了。毕竟在这段时间里,他是自己唯一信任并且依靠着的人啊!

唉,好烦,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了呢?

应映儿走在高档别墅小区里,这个小区本来住户就不多,现在正值晚餐时间,小区的车道上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就在这时,应映儿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应映儿回头,只见潘尔修气喘吁吁地站在她身后,应映儿看着他不语,潘尔修一脸委屈地看着她问:“你要走了?”

走?什么意思?她摇摇头,她只是出来散散步,并不是要走。应映儿盯着他不说话,他也不说话,过了一分钟,应映儿叹了口气问:“有事儿?”

“我以为你要走了。”潘尔修神情忧伤。

应映儿忽然觉得,这时的潘尔修特别无害,像是一只要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站在离她三米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

应映儿忽然想到,潘尔修今年二十三岁,九岁落水,当了七年的植物人,他现在的心理年龄最多十六岁吧!十六岁的孩子应该是最孤独的,对于家里唯一的亲人,他是渴望和他和好的吧。

看着昏黄的路灯下一脸忧伤的潘尔修,应映儿的心一软,她笑得温柔:“怎么会?我要参加你的婚礼啊。”

潘尔修像是被应映儿的这个笑容吓到一样,愣了半天没说话,然后他低下头,眼神黯淡,轻声说:“哥哥讨厌我吗?”

应映儿想了想说:“不讨厌吧。”

“是吗?”潘尔修歪头,不相信地问。

“嗯。”

看到应映儿肯定点头的样子,潘尔修忽然又变得一脸怒气:“可是我讨厌哥哥,非常讨厌,讨厌到恨不得你消失掉。可是当你真从家里消失的时候,我又好想你;可当你一回来,我又恨不得你消失!我好烦,我好烦!我要怎么办?我真的特别特别恨你!我不知道要怎么原谅你。”

应映儿低头默默地说:“他不知道要怎么对人好,明明心里喜欢得要死,却不知道怎么对人好,对你也是,对丁玲也是,简直就是闷到极致的代言人啊。”

“你说什么?”潘尔修没听清楚她的话,皱眉又问了一遍。

应映儿摇摇头,然后说:“你不是不知道怎么原谅我吗?”

“嗯。”

“我有办法,跟我来。”应映儿转身,快步往小区中央走去,没记错的话,刚才开车来的路上看见了那个。

果然,走了一会儿,应映儿就看见一个水潭,水潭不大,十米多宽。夜色下,水潭看不出深浅,幽深阴冷,毫无波澜。

应映儿捡了块石头,丢进水里,水波在清冷的夜色下荡漾出美丽的花纹:“很深呢。”

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拍拍手,潇洒地脱掉外套,然后对着潘尔修说:“这是一个水潭,我不知道它有多深。”然后抬头望望满是星星的夜空,“现在是冬天。”最后她看着潘尔修认真地说,“我跳下去!如果我没死的话,你就原谅我。”

“哥哥!”潘尔修惊愕地看她。

应映儿笑着倒退,然后说:“你别救我,千万别救我。”

潘尔修使劲地伸出手,却只抓住她的一片衣角,“扑通”一声,应映儿直直地跳入了小水潭,连挣扎都没有就沉了下去。

“不要!”

潘尔修不敢相信地看着水面。他跳下去了,就在刚才,连眼都没眨地跳了下去,溅起的水花打在他的手背上,冰冷得刺骨,刺骨得连心尖儿都跟着一颤。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的那次,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包围着他,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无法阻止自己往下沉,那种离开空气的感觉,那种将要死亡的感觉……一瞬间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他控制不住地全身发抖,牙齿打战,漂亮的丹凤眼里涌满湿雾,他抱着双臂,无助地大喊:“哥,你上来!你快点上来!”

过了几秒,只有几秒的时间,潘尔修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一样,他不安地蹲下,对着冰冷的水潭大声叫:“哥哥,别闹了!快上来啊!哥——”

水潭里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潘尔修开始着急了,他将手伸进水里,四处拍打着:“哥!潘尔君!潘尔君!你快出来!”

又过了几秒,水里的人还是没有反应,潘尔君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浓,他使劲地拍打着水面,大叫:“来人!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来人!来人啊!”安静的小区里一个人也没有,水里的人还没有浮上来。

“哥哥,你为什么这样?”潘尔修大声叫,“我不是要你这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潘尔君和丁玲远远就听见修站在水潭边大叫,连忙赶过来想要看个究竟。他看着水面荡漾的波纹,还有弟弟仓皇失措到几乎要流泪的表情,心中微微一紧。

“哥哥,哥哥他——跳进了水里面!”潘尔修看着水面的波纹渐渐小到看不清楚,瞳孔失焦地看着旁边的人,似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什么?”潘尔君震惊地再次看向那已平静的水面,刚才应映儿跳进去了?

“我,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玲……”潘尔修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一把抱着丁玲,“我真的不是要他跳下去的。我只是想,只是想他和小时候一样抱抱我,对我笑笑就行,和我道个歉,告诉我,修,哥哥不是故意不救你的。我只是想这样而已啊。”

“我知道,我知道。”丁玲抱着他安慰地拍着他的背,“别怕,没事的,没事的。看,有人下去救了。”

原来小区的两个巡逻保安听到喊声,急忙跑来,一听有人落水,立刻跳了下去救人。

“你——不恨他?”潘尔君心中的波澜无法平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和自己多年不联系的弟弟会舍不得自己去死。

“他是我的亲人,亲人之间说什么恨不恨的呢?”潘尔修呆呆地看着潘尔君,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从小哥哥就一直冷冷酷酷的,不愿和别人多说一句话。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哪怕他从来都不多看我一眼。可即使这样,他还是我心中的偶像。”

潘尔君愣住,从来没想到自己在弟弟心目中是这样的。原来那个喜欢和自己对着干的弟弟此刻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潘尔修没有感觉到身边的人脸色一阵一阵的变化,只是呆呆地沉浸在回忆之中:“小时候掉在水里,哥哥眼睁睁看着,却没有下来救我,那个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那是全世界都不要我的感觉,连哥哥都不要我了,还有谁会要我呢?”他说着,眼里像是弥漫起了忧伤的大雾,看得潘尔君心头一阵酸酸的心疼。这么多年,他知道自己一直是亏欠他的,当年落水,若不是因为自己的懦弱,怎么会让他无助到以为自己要抛弃他?

“我……不是故意的。”潘尔君支吾着,声音含糊不清。

潘尔修抬头,疑惑地问:“什么?”

“哦,我说,你哥哥他或许不是故意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别人的身体里,潘尔君马上掩饰。看着自己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他终于开口为自己解释道:“他没有想要抛弃你!其实他对你有很多抱歉,不是不想对你笑,不是不想抱抱你。只是——只是一看见你,他就会恨自己,非常地恨,特别恨!恨自己无能、懦弱、胆小……”

“你胡说,哥哥才不是懦弱的人!”潘尔修突然抬头,瞪着潘尔君大声道,“哥哥是最勇敢的人,不准你这么说他!他是嫌我太黏人罢了!”

潘尔君被他突然高起来的嗓门吓了一跳,随即明白了自己在弟弟心中的形象一直是这么高大。他是这么相信自己、依赖自己,可是自己呢?在他最危险的时候丢下了他,深深的愧疚和自责弥漫在心中,让他的心一阵阵地揪痛。

“对不起,你是哥哥的秘书,我不该这么吼你的。况且,这是我们的家事,不该和你说的。”潘尔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声道歉。

“没关系。”潘尔君点头,“是你哥哥做错了,他对不起你。因为他的恐惧,你成了植物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在内疚中,一直想对你说的,却偏偏不敢说出口。”

他语气真诚地对弟弟说这些话,这是多年来第一次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是以应映儿的身份,这种情况看起来真的有点奇怪,恐怕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才有勇气说出来。说完这些,他居然微微有舒了口气的感觉,像是放下了很重的大石。

潘尔修似乎也没想到哥哥会是这种想法,喃喃自语道:“哥哥,哥哥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哗——”一个声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映儿突然冒出了水面对潘尔修叫道:“憋不住了,你真的不救我?”

“你没事?”

“搞什么,大冬天的装什么自杀啊?”

“冻死老子了!”

两个保安也浮出水面,对着应映儿一顿臭骂。

“抱歉抱歉,对不起。”丁玲慌忙道歉。

“算我们倒霉。”两名保安爬出水面,哆哆嗦嗦地跑走了。

潘尔修瞪着水里的应映儿,恨恨地说:“你装的!”

“如果你不满意,我也去病床上躺七年,这样你就能原谅我了吧?”应映儿看着他问。

“说句对不起有这么难吗?”他要的不是这些,只是想让他好好地和他道个歉,好好对他,这么简单的事他为什么不懂?

应映儿笑着站在水里,看见潘尔君脸上的表情似乎动了一下,他看着她,点了点头。应映儿轻笑下,转头望向潘尔修很认真地说:“对不起。修,你能原谅哥哥吗?”

潘尔修傻傻地看着她,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想不到真的听见哥哥对自己说了对不起。他满脸喜悦地看看旁边的丁玲和潘尔君,笑得像个孩子般开心:“你听见了吗?哥哥他对我说对不起了。”

“是,他对你说的!”潘尔君认真地看着他,用力地点头,又感激地看了一眼在水中的应映儿道,“那你肯不肯原谅他呢?”

“修!水这么凉,快叫君上来吧!”丁玲关切地看着映儿,眼里是遮掩不住的激动。

修递出右手。

应映儿抬手抓住,两手交握,两人会心一笑,丁玲也在他们身后喜悦地点头道:“太好了,你们终于和好了,太好了!”

潘尔君嘴角也带着淡淡的笑容,眼里带着喜悦的笑意。

几天后,潘尔修和丁玲的婚礼终于热热闹闹地举行了。潘尔修一身裁剪讲究的黑色西装,和丁玲白色梦幻的婚纱搭配,真的很登对。一对璧人站在场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潘尔君和应映儿站在一旁看他们一脸幸福,相视一笑,这样子真的很好!

应映儿看着丁玲那件婚纱上的美丽花边,满脸羡慕道:“真好,我也想结婚呢。”

潘尔君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嗯。是啊。”

“啊?你也想结婚?”应映儿不敢相信地看他。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潘尔君低头沉吟,突然抬头看着她说,“我想再要一个亲人。”这次,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应映儿挤挤眼睛,促狭地笑道:“结婚了可不止一个亲人啊,说不定你老婆帮你生七八个亲人呢。”

潘尔君笑笑不语,看上去心情很好。他看着场中两人正在互相交换戒指、订约终身,再也没了之前难以抑制的情绪。阳光均匀地洒在他脸上,线条柔和,应映儿无意间转头看得一愣。原来自己的脸在他的气质衬托下,也可以这么耐看。

“看什么呢?别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我犯花痴,丢脸!”应映儿正看得出神,冷不防被他白了一眼,满是鄙视的神情。

“喂!潘尔君,你——”应映儿气极,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终于愤愤地别过脸去看场中的主角,懒得理旁边这个讨厌的家伙。

两人之间有好一阵的静默,潘尔君的声音突然又轻轻地传来:“对不起。”

“啊?”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应映儿一愣,难道是为刚才他奚落我?想着又觉得自己像是听错了一样,他奚落自己成习惯了,怎么可能会有罪恶感呢?

“那天我不该向你发火。”潘尔君看着她一脸迷茫的神色,心里的一角渐渐软了,声音也带着些柔和。

应映儿揉揉鼻子,有些脸红,潘尔君道歉呢,真的是奇迹。

她低着头,也不知道潘尔君的脸是否因为自己的缘故现在看起来会很特别。还好他们站在偏僻的角落,不会有人注意,要是有熟悉潘尔君的人在旁边看见,肯定会被吓到,潘尔君居然会脸红!

“潘尔君,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在最接近我心灵的地方。”

应映儿惊讶地瞪大眼,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PART 15 员工活动

参加完修和玲的婚礼,两人第二天就赶回公司上班了。正好碰上公司周会,应映儿坐在总监的位子上,强忍着睡意听着各部门噼里啪啦地汇报工作,不停地貌似很懂地点头点头再点头。

她眼角的余光总是忍不住看向潘尔君,只见他戴着眼镜,奋笔疾书地记录着会议内容,那天他说……

她是他的朋友,最靠近他心灵的地方……

想到这里,她的心漏跳一拍,这话是什么意思?承认自己是他朋友了?

应该是这意思吧?

“潘总。”这时,市场部经理秦御打断应映儿的思绪问,“今年公司的员工聚会还照常举行吗?”在经济危机时期,很多公司都是能省就省。特别是员工福利这一块,简直已经省得剩不下什么了。但是公司举行年终员工聚会,是公司成立以来的传统。每年过农历新年前,为了增加同事之间的感情,以及加深员工对公司的热爱,都会由公司出钱举行一次全体员工同乐会,当然这也是全体员工盼望的活动。只见会议室的全体人员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应映儿。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13 尔君往事 下一章:PART 16 上山求神
热门: 战略级天使:不灭之火 我的第三帝国 此刻不要回头 斩仙 苍兰诀 冰霜谱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惊仙 忘尘阁1:噬魂珠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