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3 尔君往事

上一章:PART 12 暧昧秦御 下一章:PART 14 兄弟情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下午,应映儿总是忍不住去想秦御那温软的嘴唇,微微自然卷起的短发,修长健壮的身体,低沉性感的声音,让人迷醉的眼神……受不了了!难道真像潘尔君说的那样……

就在这时,潘尔君推门进来,有礼貌地说:“潘总,有位女士找您。”

“哦。”应映儿使劲甩了甩头问,“是……”不等应映儿问完,一个女人就直直地闯了进来,目空一切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某人。

“潘尔君,你现在架子够大啊,居然让我亲自来找你!”

应映儿眯着眼睛看她,只见一位体态优雅的中年美妇款款地向她走来。

是谁?应映儿疑惑地看她。

“你居然这么久连一个电话也不打回家?”美妇的表情很愤怒,“要不是我问了你大伯,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窝着!”

应映儿眼珠转了转,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人应该是潘尔君的长辈吧?不然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你,你又摆这个死样子给我看!”美妇走到办公桌前,指着她的鼻子骂,“你总是不说话!总是摆一张冷冰冰的脸,好像大家都欠你的一样!就是因为这样,你父亲才不喜欢你,连一毛钱遗产都没留给你!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

应映儿皱着眉头看她,奇怪地问:“父亲没有给我留遗产,你有什么好气的?”

“你!你!”女人气得狠狠瞪她,“我懒得管你死活!那些遗产你要也好,不要也罢,但是你的女人你也不要了?下个星期六,她就要和你最亲爱的弟弟结婚了!这个喜酒,我看你是否喝得下去!”

弟弟?潘尔君居然有弟弟?应映儿不动声色地说:“知道了,我会尽量抽空去的。”

中年美妇似乎对应映儿不喜不怒的样子很不满,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红色烫金喜帖丢在应映儿的办公桌上,狠狠地道:“潘尔君!你就死撑吧!我看你这张死人脸能撑到什么时候!”

应映儿抬眼,学着潘尔君冰冷的眼神,默默地望着她。

中年美妇躲避着她的眼神,气势没有刚才那么嚣张了,只含糊地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就踩着高跟鞋向门口走去,当她打开房门时,门口站着一位清秀的女人,她戴着无框金边眼镜,眼里一点光彩也没有,中年美妇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便侧身越过她,向外走去。

只听女人在她身后用梦呓一般的声音低喃:“他们……要结婚了?”

“什么?”中年美妇回头望着那个女人,女人抬头,镜片不再反光,中年美妇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眼里的伤痛,她轻声问:“修和玲……要结婚了?”

“啊,对啊!”

“这样啊……”女人低下头去,双手直直地垂在两侧,手指慢慢地握起来,越来越紧,紧得连手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中年美妇疑惑地问:“你是谁?”

女人没有再搭理她,她像失去了全部的灵魂一样,慢慢地走进潘尔君的办公室,然后将门关上,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靠在门上。

屋里的应映儿看见潘尔君,脸上露出笑容,可这个笑容还没有全部撑开,就收了回去。只见他的头无力地垂着,身体靠在门上慢慢地滑坐在地上。

应映儿眨眨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毫无生气的人,她试着叫了他两声名字,他没有反应。

应映儿起身,走到他身边蹲下问:“喂,潘尔君……你怎么了?”

潘尔君默默抬头,原来冰冷锐利的双眼里剩下的只有脆弱与伤痛。

“你……怎么了?”应映儿担心地伸手扶住他的双肩,使劲地摇了几下。

潘尔君抬眼望着应映儿说:“他们要结婚了……”这时潘尔君居然笑了,可这笑容却比哭泣的样子更让人觉得悲伤。应映儿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抹去他的这抹笑容,这抹让她觉得微微心痛的笑容。

“他们?”应映儿疑惑地问,“你弟弟?”

“嗯……”

“你不想让他们结婚?”

“嗯……”

“不想的话,那就去阻止婚礼好了!我帮你。”应映儿很认真地看着潘尔君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

潘尔君很诧异地看着她问:“阻止?”

“嗯!”应映儿点头道。

“阻止得了吗?”潘尔君摇摇头道,“算了。”

“为什么算了?”

“因为……抛弃我的女人,不值得我去抢。”当潘尔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然冷漠。

应映儿不信地摇头,不值得吗?他明明很伤心的样子。

不过,原来他是被抛弃的那个。哇,真的很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抛弃潘尔君啊!抛弃也就算了,还勾搭人家的弟弟,简直不是人啊!哦,这么经典的八卦,人家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真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对了,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应映儿问,“不会是你妈吧?”

潘尔君瞪她:“你是在侮辱我妈妈吗?”

“呵呵,我是看你和她长得有点像。”

“她是我小姨。”

“哦。”应映儿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红色烫金的喜帖问,“那这个怎么办?要去吗?”

潘尔君沉默了一会儿说:“去。”

“谁去啊?”

“一起去。”

应映儿垂着眼,默默地抱怨,为什么要我去?

第二天,应映儿跟着潘尔君来到他家。潘尔君家在宁波市最高级的别墅区,那是应映儿见过的最大的别墅,就像电视里那些有钱人住的别墅一样。高高的铁门,宽阔的前院,院子中间是一座三层高的欧式豪华别墅。

应映儿看着直咋舌,潘尔君一脸冷淡地将车子开进车库。停稳后,他坐在车子里,双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应映儿有些担心地望着他说:“你要是不想去,就回去吧,我替你参加婚礼。”

应映儿看着没有反应的潘尔君,又说:“你放心,我不会捣乱的。”

“应映儿。”潘尔君忽然叫她的名字。

“嗯?”应映儿坐直身体看他。

“女人都会为了钱背叛恋人吗?”他的声音很轻,头微侧着望着她,长长的刘海服帖地盖住额头。

应映儿眨了下眼睛,然后回答:“如果真的爱就不会背叛。”

潘尔君眼神暗了暗,轻声呢喃:“是吗?”

应映儿看着现在的潘尔君,有些气恼地推了他一下说:“喂,你别这个样子好不好!不就是被女人甩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潘尔君低声重复,打开车门,转身下车,应映儿也跟着下车,两人步行到别墅大门口。大门早就开着了,门边站了一个男人,他很瘦,脸上犹如刀刻一般的轮廓更显突出了,挺俊的鼻梁,高高的颧骨,漂亮狭长的丹凤眼,皮肤白得有些病态。他个子很高,嘴角带着漂亮的笑意,眼底却一片深沉幽暗,这个男人就是潘尔君的弟弟——潘尔修。

他望向应映儿,眼睛微微一眯,应映儿瞬间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看着有一种被蛇盯着的感觉,很可怕。

男人伸开双臂抱住应映儿,笑得灿烂:“哥哥,欢迎你回来。”

应映儿没说话,她望向潘尔君,潘尔君却没看她。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从别墅里走出的一个女人,她长得很美,当她从华丽的别墅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像有一道圣光照在她身上一样,当她抬眼微微对她一笑的时候,应映儿脑子里猛地蹦出来:微微一笑很倾城。

“你回来了。”美女轻轻地走过来,她穿着白色的大衣,质地很好,不像应映儿的大衣,看着就是不上档次的衣服。

应映儿有些惊艳地看着她,呆呆地点头。这样的佳人别说是男人,即使是女人也会被她迷得晕乎乎的。

“哥哥真是的,怎么盯着玲看得这么入迷呢?她马上就是我的妻子了哟。”潘尔修不满地靠在应映儿的肩膀上抱怨。

“啊……抱歉。”

“哇!哥哥居然在道歉啊!玲,你听听,哥哥在道歉呢。”潘尔修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叫道。

“啊……”应映儿本来就紧张,被他这么一叫更不知道怎么办了,眼神不自主地瞟向潘尔君。

潘尔君淡淡地回望她,示意她别说话,多说多错。

“这位小姐是?”潘尔修终于注意到潘尔君的存在,好奇地指着潘尔君问。

“她是我的秘书。”应映儿很快地回答。

潘尔修挑挑眉毛,细细地打量着潘尔君。潘尔君淡淡地回望,眼里波澜不惊,态度不卑不亢地打招呼:“你好,我是应映儿。”

“你好,我是潘尔修。”潘尔修笑眯了眼睛,开心地伸出手去,潘尔君抬手握住,两人礼貌地握了两下。

潘尔修忽然笑了笑,望着应映儿说:“哎,哥,真是有什么上司就有什么下属哦!你看你的秘书,和你一样冷冰冰的耶。”

“是吗?”应映儿随意地敷衍,当然像啊!身体里面装的是同一个灵魂啊。

“别站在外面说话了,快进屋吧。”丁玲也友好地对潘尔君笑笑,潘尔君眼神闪了一下,点了点头。

潘尔修开心地点头,拉着潘尔君就往屋里走。他的手紧紧地拽着应映儿的手,好像对哥哥的到来感到非常兴奋和开心。

应映儿有些不适应地想把手抽回来,可潘尔修却一下握紧,抱怨地看着潘尔君说:“哥哥,你真是的,自从四年前父亲去世后你再也没回过家,好过分哦。”

应映儿没答话,潘尔修又自顾自地说:“哥哥,你是不是在为父亲遗产的事情生气啊?其实,我可以分给你一半的。”

遗产?应映儿又偷偷望向潘尔君,他的眼神冰冷刺骨,完全一副你敢要就死定了的样子。

“不用,那是父亲给你的。”应映儿学着潘尔君的语气淡淡地回答。

“哼,我就知道你不会要的。”潘尔修一副我很了解你的样子。四人走了几步,潘尔修忽然停住,拉着潘尔君的手说:“那么,我把丁玲让给你怎么样?”

“潘尔修!你——”丁玲双颊通红地瞪着潘尔修。

潘尔修一脸认真地望着应映儿,应映儿望着潘尔君,潘尔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默然。

应映儿转头对上潘尔修美丽的丹凤眼说:“如果她是我的,就轮不到你让。”

气氛诡异地冻结了,过了好一会儿,潘尔修才故作轻松地笑:“哎哟,我开玩笑的,哥哥你怎么这么认真地回答哪。还有玲,你看你气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你……你……”丁玲气得眼睛红红的,转身就要跑走,却被潘尔修一把拉进怀里,狠狠地吻住,当着应映儿和潘尔君的面,将他的舌头伸进去,一只手紧紧地压着她的头,一只手紧紧地揽住她的腰,很色情地法式深吻。

应映儿有些紧张地看着潘尔君,只见他全身绷得笔直,双手死死地攥着,像是在压抑着自己全部的情绪一样。应映儿没注意,在她偷看潘尔君的同时,潘尔修也在偷看她。应映儿转头,正好撞见潘尔修的眼神,带着挑衅、带着冷漠、带着阴狠。

即使这样,潘尔修却一点也不慌张。他慢慢地放开已经瘫软在他身上的丁玲,笑得如罂粟一般美丽却又邪恶,他歪头,望着应映儿说:“哥哥喜欢的女人果然美味。”

应映儿眯眼回望他,然后勾唇一笑:“是吗?我早就玩腻了,你喜欢正好接收了吧。”说完拍拍潘尔君的肩膀说:“走,到我房间里休息下。”

潘尔君冷冷地转身,带着应映儿往他的房间走去。

“喂,潘尔君,别说违心话了。”潘尔修不爽地对着应映儿的背影喊。

“嗯?”应映儿回头,眼里没有一丝杂质,很诚恳地点头,“我说的是实话。”

应映儿说完,不再搭理潘尔修,跟着潘尔君来到二楼的房间。房间很大,单独分出了卧室和小客厅,应映儿往会客厅的贵妃椅上一坐,皱眉说:“你弟弟真讨厌。”

潘尔君放下肩膀上的包,坐在应映儿对面的沙发上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他以前什么样?”

“以前……很可爱,像小狗一样地跟着我。”

“那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啊?”

“十二岁那年,我带他去湖边玩,他不小心掉到湖里,我没有救他。”

“你没有救他?你不会游泳?”

“不。”潘尔君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是冬天,特别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敢跳下去救他。”

“后来呢?”应映儿小心地问。

“后来他被人救起来,因为溺水时间太久,造成脑缺氧,当了七年的植物人。”

“怪不得他恨你。”

“是啊……”

两人沉默了好久,应映儿又问:“你说……他真的爱丁玲吗?”

潘尔君垂眼看着地板,半天没有回答,就在应映儿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说:“这是丁玲自己的选择。”

应映儿严肃地断言道:“你不是真的爱她?”

“你懂什么?”潘尔君猛地抬眼瞪着她吼。

应映儿却不怕,淡淡地说:“对,我什么都不懂!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弟弟不是真的爱她,她这辈子都不会幸福的,这样真的好吗?”应映儿的话让本就沉默的潘尔君更加沉默了,他低下头,将脸深深地埋入手掌里,使劲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说:“这是她的选择……我尊重。”

“尊重个屁啊!你个孬种!”应映儿不屑地撇嘴。

潘尔君像是被刺中死穴一样激动地抬头瞪她:“我孬种?那你要我怎么办?去求玲别嫁给他吗?我给过她许多的机会,只要她回头,我都可以原谅她!可她选择的不是我!我怎么办?死皮赖脸地去求她吗?大家都是成年人,她既然选择了修,那就得为她的选择负责,幸福也好,不幸福也罢,是我管得了的吗?还是你这个不孬种的人管得了的?”

应映儿呆住了,彻底呆住了。她第一次听潘尔君说这么多话,一连串的都不带喘气的话,都说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原来潘尔君急了也能说一堆一堆的话啊。

应映儿想了好一会儿,才组织好语言,小心地说:“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啊,你可以去稍微提醒下她……事情的严重性。”

潘尔君眼神暗了暗,苦笑了下:“你以为她不懂吗?”

应映儿眼珠转了转,站起身来,坐到潘尔君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丁玲和你们兄弟是怎么认识的?”

潘尔君冷眼看她:“和你有关系吗?”

应映儿嘿嘿地笑:“我关心你嘛。”

“不需要。”潘尔君说完站起身,说,“没事别乱跑,我就在你隔壁的房间,有事叫我。”

“知道了。”

“记住……”

“记住:被人发现了就扣一万块!我记住了,你都说了一百遍了。”应映儿没等他说完,就不爽地抢词。她真是讨厌这家伙,才看见他有些脆弱的样子,可一瞬间又变得冷冰冰得无懈可击。

潘尔君走后,应映儿一个人在房间里,她四下打量了一下,目光在床头柜的一个金色相框前停下。她起身走过去拿起它,只见相片里站着一家四口人,他们站在开满鲜花的花园里明晃晃地笑着。美丽的女人柔顺地靠在英俊的男人身旁,男人笑得一脸温柔,他们身边站着两个男孩,一个十岁左右的漂亮男孩双手紧紧抱着父亲的大腿,回身对着镜头笑得灿烂,另外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站在妈妈前面,双手比着大大的V形,脸上有着孩子特有的纯真笑容。

应映儿盯着照片上的两个男孩,一眼就认出了潘尔君,没想到他小时候这么可爱。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地敲了敲房门,应映儿放下照片说:“请进。”

房门被推开,应映儿回身,只见丁玲站在门口默默地看她,当两人目光接触的时候,丁玲牵强扯出一抹笑容。

应映儿皱了皱眉,对于这个女人,应映儿没有一丝好感。

丁玲舔舔嘴唇轻声问:“君,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君?叫得还真亲切,应映儿在心里呕吐了一把,然后说:“谈什么?”

丁玲尴尬地站在门口,低着头,然后说:“可以,可以请你和修和好吗?”

“和好?”应映儿皱眉。

“嗯,你知道吗?修一直很希望你能回来,我知道,他心里特别想和你和好的。”

“是吗?”想和好的人还会抢自己哥哥的女人?

“真的!修真的很想和你和好,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做,总是弄巧成拙。”丁玲满脸真诚地点头。

应映儿看了眼一脸急切地维护丈夫的女人,看样子她真的很爱潘尔修呢。应映儿一步一步地走近她,丁玲有些慌张地退后一步,双手放在身后,紧张地绞着手指。

应映儿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停住,歪头,弯腰,眼睛和她的眼睛相对,她认真地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啊?可以。”丁玲低头躲闪着她的目光。

“你选择修是因为他得到了父亲的遗产吗?”

应映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丁玲一巴掌甩在脸上,应映儿被打得别过头去,抬手摸摸脸颊,然后慢慢抬眼瞪她。

丁玲颤巍巍地缩回手,不敢相信地望着她:“没想到你是这么看我的。”

应映儿瞪着她说:“不是因为钱吗?那么是为什么?”

“我……我爱修。”丁玲说到这儿,低下头去,轻声说,“我和你十七岁就开始交往,交往的六年,你从来都没对我笑过,也很少说话。不管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你在想什么,你想做什么,从来都不会告诉我。我经常会忍不住和朋友抱怨,一开始她们还听我诉苦,后来我说得多了,她们都听烦了,每次我一说到你,她们就纷纷走开……”说到这儿,丁玲苦笑了下,继续道,“知道吗?那时候我一肚子埋怨,却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就在那个时候,你带我去医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修,纤弱苍白的他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可即使那样,他还是那么漂亮。”

“你和我说这是你弟弟,修。”丁玲说着眼神飘远,像是在回忆那天的情景,她的声音悠悠扬扬,低低沉沉,仿佛要把人带入一个梦境之中。

“你让我经常来看他,后来我每个月都会去看他,和他说说话。一开始只是念念书,再到后来,我经常和他说我身边的事,快乐的、不快乐的,那些原本该说给你听的话,全说给他听了。然后我从每个月去看他一次,到每周去一次,每天去一次。

“我经常想,他要是能醒过来多好啊。那么漂亮的少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会有多美啊。

“后来他真的醒过来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对我说:你是玲吗?

“你知道吗?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最爱的人不是你,是修。”

说到这儿,丁玲抬头,满脸泪水地望着应映儿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怪修,是我先迷上他的。”

应映儿愣了一下,轻轻抬手,擦去丁玲脸上美丽的泪珠,柔声说:“傻瓜,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修的错,谁都没有错,只是我们没有缘分。”

“对不起……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的。”丁玲哭得泣不成声。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12 暧昧秦御 下一章:PART 14 兄弟情分
热门: 这个地球有点凶 骑士幻想夜 剑极天下 冰与火之歌9:冰雨的风暴(下) 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 天道罚恶令 末世神座 拜拜[穿书] 寻尸人 极拳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