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2 暧昧秦御

上一章:PART 11 酒吧遇险 下一章:PART 13 尔君往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离放年假还有七天,公司里人心开始躁动,一个个的心思早已不在工作上,都想着能快点回家过年。应映儿的老爸在微信里发来消息问她什么时候放假,应映儿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现在身体在人家那里,不是她说回家就回家的啊。盯着屏幕看了半天,发了句:还不确定。

对话框里显示老爸正在输入,可半天也不见消息过来,应映儿可以想象出老爸在手机那边用拇指发信息时笨拙又可笑的样子。老爸的微信名叫“臭臭”。应映儿给他填写微信名的时候,给他取的名字是“绝版帅爸”,可老爸不同意,嚷嚷着说都叫“爸”了,哪儿有美女和他聊天啊。非要应映儿把“爸”字改成“哥”字,把年龄从“五十二”改成“二十五”。应映儿嘴角抽搐,无奈地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把自己微信好友里通过“摇一摇”、“附近的人”和“漂流瓶”添加的男性全踢出去,不然说不准自己就会和一个五十二岁的老男人网恋了。

就在老爸满意又自得地看着应映儿改资料的时候,老妈出现了,一把揪住老爸的耳朵道:“这么老了还乱蹦跶!怎么,改成二十五岁,想在微信里红杏出墙?还‘绝版帅哥’?我看就叫‘一坨屎’好了!”

在老妈的淫威下,老爸的微信名差点就变成了“一坨屎”,最后双方协调决定,夫妻俩一人让一步。把“一坨”去了,“屎”换上比较可爱的代名词“臭臭”。

微信上,应映儿和父亲正聊得愉快。

臭臭:一放假就回来,你妈都帮你安排好了。

应映儿:(疑惑)安排什么呀?

臭臭:相亲。

应映儿:(汗)……有必要吗?

臭臭:有,二十四岁以后就是剩女了。

应映儿:(继续汗)过年不一定回去,也许不放假。

臭臭:不回来也没关系,你哥说你要是不回来,他就去宁波把他的同学、朋友全叫出来,给你一个个地见。

应映儿:(汗得不行)知道了,会回去的。

应映儿又和老爸聊了一会儿,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应映儿走出办公室,问潘尔君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潘尔君在电脑前忙活着什么,头也没抬。眼神也没施舍一个过来,说:“你先去吧。”

应映儿好心地问:“要我给你带回来吗?”

潘尔君一边打字一边皱眉道:“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怎么就是记不住?想被扣钱吗?”

“哈哈,我去吃饭了。”应映儿干笑着转身,翻了一个白眼,嘟囔了句“好心没好报”。

转身走进电梯,关上门,电梯平稳地向下滑动。应映儿出了写字楼,外面太阳很大,冬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忍不住微微闭眼,感觉好暖和。

应映儿进了一家快餐店,这家快餐店是公司附近唯一的快餐店,虽然东西不是很好吃,价钱又很贵,却是唯一的选择。应映儿选了两个素菜、一个荤菜,端着餐盘看了看四周,几乎全都坐满了,只有角落里还有一排空位。应映儿端着食物走过去,放下餐盘的同时,对面的位置上也有一个餐盘放下,应映儿随意地抬头一看,居然是秦御。

秦御先是吃惊了一秒,然后又露出惯常的笑容道:“潘总,你也在这儿吃啊?”

应映儿僵硬地点了一下头。

秦御礼貌地指着位子问:“我可以坐吗?”

应映儿又点了一下头。

秦御端正地坐下来,拿起筷子,优雅地吃了起来。应映儿偷看了下他的餐盘,一份芹菜炒肉,一份西红柿炒蛋,一份板栗烧鸡,米饭上浇着西红柿炒蛋的汤汁。

应映儿想,他和她的口味还真像,她也喜欢吃这三个菜,芹菜炒肉她不吃芹菜只吃肉,西红柿炒蛋她只吃蛋,板栗烧鸡她只吃板栗。

应映儿很想和他说话,可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相对无语地吃着饭。应映儿有些食不知味,她夹了一筷子菜放嘴巴里慢慢地嚼着,邻座的几个女生在兴奋地谈论着过年放假要干什么。应映儿舔舔唇说道:“马上过年了,秦经理有什么计划啊?”

秦御抬头,微微地想了一下说:“嗯,和家里人一起过年吧,然后陪我父母去趟九华山。”

“去九华山拜佛?”

“是啊,我父母很信这个呢,都说那里很灵。”

应映儿使劲点头:“确实很灵呢。”

秦御微笑地问:“是吗?潘总也去过?”

“嗯,我们家每年都去的,我去年许的三个愿望实现了两个,今年还要去还愿呢。”应映儿老家在黄山,距离九华山只有两小时车程,再加上她妈妈是虔诚的佛教徒,每年去九华山就像去她家后院一样频繁。

秦御看着他笑了笑:“那我倒真要去拜拜,不过没想到潘总也是一个会拜佛的人。”

“啊……呵呵,偶尔,偶尔会拜拜。”应映儿干笑着扒了口饭进嘴里。

秦御静静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他拥有一个完美男人所有的条件,外貌出众,才华横溢,家财万贯,这样的他淡漠冰冷,用俯视众生的眼神看待一切出现在他眼前的人和物。以前的他别说是聊天,连打声招呼都很难得到回应。可最近,他好像变得亲切了,而且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怎么了?”应映儿被秦御盯得有些发毛,忍不住摸摸脸,难道她脸上有饭粒?

“没……没什么。”秦御摇摇头,继续吃饭。

应映儿拨了拨碗里的饭,挣扎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和应映儿没什么,真的。”

秦御吃饭的手停了一下,然后说:“其实我对应映儿也没什么,真的。”

“啊……这样啊!”应映儿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她猛地站起来说,“你慢慢吃,我吃好了。”说完她转身低头就走,有种想逃的感觉,那种自作多情的感觉让她慌乱得不知如何才好。刚走过两个桌位,应映儿撞上一个女孩,女孩手里的餐盘“啪”的一下,非常准地全部盖在了应映儿的衣服上。

女生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应映儿愤怒地抬眼瞪她:“说对不起就有用了?”这一瞪,她发现女孩很面熟,“又是你?”居然是上次在电梯里把煎饼打在她脸上的女生。

女生尴尬地赔笑道:“对不起,潘总,我帮你洗。”

女生抽了很多餐巾纸,想帮他擦干净,应映儿推开她的手,郁闷地说:“算了。”

“潘总,没事吧?”秦御也走过来帮忙。

“没事。”应映儿用纸巾擦着黑色西装上的污渍,女孩的餐盘里居然全是鸡蛋糕,应映儿从胸口一直往下的西装上全给泼上了。

秦御也抽出很多餐巾纸,可是用纸巾擦衣服上的鸡蛋糕,只会把它擦碎,一点也擦不干净。秦御帮应映儿擦了一下说:“光用纸不行,我们去卫生间清理吧。”

应映儿苦着脸点头,这样回去的话,还不知道潘尔君要扣她多少钱呢。

应映儿跟着秦御走进男厕所,厕所不大,只有两个隔间和四个小便池,厕所靠门的最右边有一个洗手台。厕所里的光线很昏暗,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异味。刚才就说过,这家快餐店的生意非常好,当然它家厕所的“生意”也非常好。

应映儿红着脸,假装淡定地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用纸巾蘸了点水,低着头擦着身上的污渍,她不敢抬头,因为只要一抬头,洗手台上面的镜子里就会华丽丽地反射出一排正在上厕所的男人。

湿掉的纸巾很快就被污渍浸染得不能用了,应映儿刚将纸巾丢进垃圾桶,抬眼,一块干净的湿纸巾递到她眼前,应映儿接过,低声道:“谢谢。”

“不用。”秦御斜斜地靠在墙边一笑,“啊,这里还有。”

应映儿顺着秦御手指的地方看去,黑色大衣下摆还有很大一块污渍,看上去像是肉末之类的东西。应映儿嫌弃地皱皱眉毛,一手拉起大衣一手拿纸巾擦,可是大衣很长,拉起来就没了着力点,非常不好擦。应映儿使劲地抖了抖大衣下摆,可是上面的肉末就是抖不下来。

秦御看他这样,好心地上前帮忙:“我来擦吧,你把衣服拿着。”

“哦。”应映儿听话地把衣服用两手绷紧,将污渍的一面对着秦御,秦御换了一张干净的卫生纸,微微地弯下腰来。他低着头,垂下眼,额前的刘海柔顺地滑下,盖住了他的眉眼,挺俊的鼻子上连一个黑头都看不见,皮肤好得让女人都嫉妒。他离她很近,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味,应映儿悄悄地向后退了一小步,想和他拉开距离。她怕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那种一旦听到就会泄露心思的心跳。可是秦御却跟着应映儿退后的小步子前进了一大步,用低哑温和的声音说:“潘总,别动,马上就好了。”

“嗯……”应映儿红着脸应了一声,因为秦御的靠近,他们又近几厘米,应映儿呼出的热气正好喷在秦御的额前,他额前清爽的黑发被吹得轻轻晃动,因为低头的关系,他白皙的后颈露了出来。他的后颈中间居然有一个鲜红色的字,那个红字正散发着一种诱人的味道……

应映儿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她吞了下口水,喉结发出咕嘟的声响,她别过头,不敢再看他,使劲地憋着呼吸,不敢再轻易呼出气来,脸色微微涨红。

“好了。”秦御将最后一点污渍擦掉,然后抬头对着应映儿温和地笑着。

“哦……”应映儿松了一口气,有些结巴地应道。

秦御和潘尔君的身高相仿,都在一米八三左右,当秦御站直的时候,他们就鼻对鼻、眼对眼、嘴对嘴地看着。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秦御奇怪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应映儿。

“啊……这个……这个空调,空调太热。”应映儿使劲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打着哈哈道。

“是吗?”秦御奇怪地抬头看了看四周,卫生间里貌似没有空调吧。

“嗯,嗯……那个……”就在应映儿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一个男人上完厕所走过来洗手,不小心撞了应映儿一下,应映儿的身体猛地向前倾了一下,秦御快速地别过头躲闪,即使这样,还是碰到了,虽然只是擦唇而过,但是应映儿还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秦御温热柔软的嘴唇。

应映儿伸出双手抵住墙壁,稳住身体后,看也不敢看被她圈在双臂中的秦御,她慌忙放开双手道:“抱歉。”

“什么?”秦御像是弄不懂他为什么道歉,也许刚才那个擦唇而过的亲吻,他根本就没感觉到,也没注意到。

应映儿转身背对着他说:“没……没事。”应映儿打开水龙头,双手接满冰冷的自来水,然后使劲地往脸上泼,她觉得她的脸烫得快能煎鸡蛋了。

应映儿洗了半天脸,等她稍稍平静下来后,抬头看着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男人英俊得犹如神祇,他的眼睛狭长深邃,挺直的鼻梁上不时有水珠滑过,落在他紧抿的嘴唇上,显得性感迷人。可是这张帅得惊人的脸对于应映儿来说,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她低头,用干净的纸巾擦了一把脸后,再次抬起头,已经冷静了许多。

她又看了眼镜子,她的眼神本有些涣散,但当她注意到镜子里反照出的某一点后,只见那张英俊的脸唰的一下红霞满面,她猛地转身,像逃一样,快步走出男厕所。

秦御奇怪地转头看他:“怎么忽然走了?”歪头想了想,就是想不明白。这时,后面有一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快点,我好急。”

秦御哦了一声道:“马上好。”

应映儿低着头快步走回办公室,一路上彻底贯彻了潘尔君的作风:不笑,不说话,不看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潘尔君是昂着头走的,而应映儿是低着头走的。

应映儿回到办公室,打开门猛地关上,身体抵在门后,一脸仍在震撼中的呆样。潘尔君从电脑前抬起头,只见她满脸通红,一身狼狈,气喘吁吁,一看就知道又没干什么好事。

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问:“怎么了?”

应映儿满脸通红地看着他使劲摇头:“没什么。”

潘尔君举起随身携带的扣钱笔记本在应映儿眼前晃了晃,用一个淡然的眼神告诉她,不说他就要扣钱了啊。

应映儿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刚才进了男厕所。”

潘尔君抬眉,示意她继续说。

“然后我看见好多男人在上厕所。”

潘尔君点头,甩了一记继续的眼神过去。

“然后,秦经理也在里面。”应映儿说到这里,脸红得都能滴出血来,她的眼神飘远,貌似又想到了刚才那一幕。

“所以呢?”潘尔君打断她的回忆问,“你看到了?”

应映儿僵硬地点头。

“有必要脸红成这样吗?你看得还少?”潘尔君有些好笑地看着她,这丫头天天进男厕所,看的男人还少吗?不说别人,光自己的身体每天都被她看个精光,她还没习惯吗?

应映儿扭着手指,有些害羞地说:“秦经理的不一样。”

“不一样?比较小吗?”潘尔君好奇地问。

“你才小!”应映儿一甩刚才害羞的表情,做出一副晚娘脸。

“比较大?”潘尔君眨眼问。

“你才大!”继续一副晚娘脸。

“大也不对,小也不对。那到底哪里不一样?”

“就是……就是……”应映儿支支吾吾地说了一下后放弃地大吼,“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啦!反正不是形体上的不一样,是感觉上的不一样啦!”

“感觉?”潘尔君反复地琢磨着这个词语,然后明了地道,“啊!我大概懂了。”

“你懂了?”

潘尔君点头。

“我都没懂,你懂了?”

潘尔君继续点头。

“什么地方不一样?”应映儿一副好学生的样子问。

潘尔君跷起二郎腿,对应映儿招招手,应映儿乖乖地走了过去,弯下腰来,靠近潘尔君。

潘尔君抬手,轻轻地弹了下应映儿的额头说:“你啊,对他有欲望。”

应映儿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脸,又唰的红了起来,她猛地退后两步,使劲地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没有。”

潘尔君瞥了她一眼,无奈地摇头想:为什么他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脸这么容易红呢?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11 酒吧遇险 下一章:PART 13 尔君往事
热门: 黑暗之路01:无声之刃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天惶惶地惶惶 唐骑 思想者书系:晚清大变局 盛唐崛起 九州·秋林箭 茅山后裔之太平邪云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终结篇 升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