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9 约会准备

上一章:PART 8 年少往事 下一章:PART 10 帮她约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所谓的周末,就是在忙忙碌碌的五天之后,给你两天时间喘口气。对于应映儿来说,周末就是能从早上睡到晚上,从晚上用手机上网到天亮的好日子。

下午三点,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应映儿蒙着被子睡得正香,手机居然响起了悠扬的铃声。应映儿迷迷糊糊地想,真讨厌,每次都这样,清醒的时候没电话,一到她睡觉的时候就总是电话、短信不断,烦人!抓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居然是秦御打来的。

应映儿一激动,连被子带人一起滚下了床。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屏幕,真的是耶!没有眼花。她一下子蹦起来,拿着手机冲出房间叫:“潘尔君,接电话,接电话!”

潘尔君此时正坐在客厅里上网,他抬起头轻轻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接过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用客气礼貌的声音说:“你好,秦经理。”

“你好,应映儿。”电话里传来温柔的男声。

“嗯。”潘尔君答应了一声,示意他说下去,应映儿激动地凑过去,抢过电话,按了免提键。

只听秦御在另一端问:“嗯,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有,有,应映儿抓着潘尔君的手臂使劲点头,我有空。

潘尔君瞟了一眼应映儿,对着电话说:“嗯。”

“啊,是这样的,我朋友给了我两张电影票。如果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看好吗?”

好哇!好哇!好哇!应映儿使劲地在潘尔君面前点头,答应啊!答应!

“抱歉,我明天晚上有事。”潘尔君无视应映儿,冷漠有礼地拒绝。

“啊……这样啊,那就算了。”电话那端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望。

“嗯。”

“拜拜。”

潘尔君很酷地挂断电话,伸手将手机递给应映儿。应映儿没接,她压抑着愤怒,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要拒绝?”

潘尔君将手机丢在桌子上,看着电脑屏幕淡淡地说:“不拒绝怎么办?你带着我的身体去和他看电影吗?”

“当然是你去啊,你去!”应映儿拍着桌子叫。

潘尔君晃动着鼠标,将网页向下拉,他看着屏幕说:“我可不想和一个男人去看电影。”

“喂!潘尔君,你别逼我。”应映儿低下头用阴沉的声音说,“我说过,别人就算了,但是秦经理,你必须对他好。”

“不要。”潘尔君继续看着网页上的新闻,完全不把应映儿的威胁放在眼里。

“你去不去?”

“不去。”

“好!”应映儿像下定决心一样,悲壮地大吼一声。潘尔君抬头,疑惑地看她,她想怎样?

应映儿深吸一口气,本来一脸的严肃忽然变成一脸的哀求:“去吧!求你了!去吧!啊?我以后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去吧!”

潘尔君白了她一眼:“这种话你说过好多遍了。”每次求他的时候就说以后什么都听他的,不求他的时候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要不是用扣钱这招威胁她,她早就爬到他头上做窝了。

“这次是真的,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发誓!我对天发誓!”应映儿绕过桌子,拉着潘尔君的手臂哀求。

“你对地发誓也没用。”潘尔君斜了她一眼,很酷地将她的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掰开,起身,抱起电脑想走。

应映儿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叫:“你真的这么绝情?这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啊,我要是嫁不了秦经理,你是不是负责娶我?”

威胁,这绝对是威胁!让他娶她?除非他疯了!潘尔君脸色有些僵硬:“喂,人家只是说去看场电影,什么时候说要娶你了?”

“看完电影他就要娶了!”应映儿一口咬定。

潘尔君不敢相信地看着耍无赖的应映儿,她的逻辑简直比三岁小孩还可笑。不过,就因为这样,反倒挺可爱的,潘尔君气极反笑,语气不再那么强硬:“他要是真想娶你,不会因为你不去看电影就不娶的。”

应映儿完全不听潘尔君的劝说,她低头站起来,沉声问:“你真的不去?”

“不去。”

“确定不去?”

潘尔君懒得再和她啰唆,抱着电脑往房间走去,忽然身后传来低沉得如鬼魅般的声音:“是你逼我的。”

潘尔君好奇地回头,只见应映儿站在客厅里开始脱衣服,先将外套一把脱下,扔在地上,又脱掉一件毛衣,扔在地上。应映儿脱得上身只剩下一件紧身棉毛衫,黑色的紧身棉毛衫将潘尔君的身材完全凸显出来,强壮的手臂,雕塑般的肩膀,衣服下隐约可见的八块腹肌,俊美如贵族的脸孔晕染着一丝丝红润。

潘尔君奇怪地看着她,这女人想干吗?

应映儿抬头,眼神坚定地望着潘尔君说:“我告诉你,你要是明天不去,我现在就脱光衣服下去裸奔!”

此言一出,饶是潘尔君的冷面,都嘴角一抽,随即他眼神一冷,语气降到了冰点:“你敢!”

“你以为我不敢?”应映儿瞪着他,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她又开始脱裤子了。为了和秦经理约会,她什么都敢做,裸奔算什么!再说她还是披着马甲裸奔!

在应映儿脱得只剩内裤,并抓住内裤的两边时,潘尔君抬手示意她停下:“知道了,我去。”

应映儿唰的一下放开手,拾起地上的衣服,又开始一件件地往上套,瞪了潘尔君一眼,抱怨道:“早说不就好了!害我冻个半死。”

潘尔君狠狠地闭了下眼,古人说得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碰上应映儿这种又是女人又是小人的人,他只好认栽了。

第二天一大早,应映儿就把潘尔君拎了起来,潘尔君极度不满地瞪着她,难得的礼拜天,好不容易可以睡个懒觉,就这样被她破坏了。

应映儿倒是心情很好地望着他笑:“走,上街,带你去买两件漂亮衣服。”

潘尔君闭眼,叹气,下决心:他一定要把身体换回来!

宁波卖衣服的地方很多,真要全部逛下来,逛两三天都逛不完。应映儿每次买衣服都喜欢去鼓楼步行街,那儿的衣服比较多,价钱也便宜,还可以疯狂地砍价。虽然质量不怎么样,但是应映儿觉得,现在的衣服最多就穿一个季度,今年买的衣服明年肯定就不穿了,所以买贵的衣服完全没有必要。其实也是因为没钱,安慰自己罢了,有钱的话,贵衣服还不是当一次性衣服穿。

在一家服装店里,老板娘奇怪地看着这对刚刚进门的男女,此组合非常之诡异,虽然她经常遇见陪女人逛街的男人,可是像刚刚进门的那个男人那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那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在女人的衣服中挑来挑去,毫无一丝不适之色,那目光炯炯有神,那动作麻利非常,那表情津津有味,好像是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一样。

再反观笔直地站在他旁边的女生,秀气的脸上毫无表情,无框眼镜下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好似凝了两股小型暴风雪,嗖嗖地往外喷射寒流,秀颜硬冷,薄唇紧抿,浑身上下都笼罩在风暴之中,像是一碰就要爆发一样。

男人挑出一件粉红色的七分袖大衣,放在女人身上比了比,点了点头,貌似比较满意。

他将衣服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拿给女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试试。”

女人狠狠地闭了下眼睛,一把抓过大衣,走进试衣间,没一会儿就走了出来。

男人从一排排的衣服中转头打量她,摸了摸下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女人满脸不自在地瞪了他一眼,刚准备转身换回衣服,男人走过去一把拉住她,抬手,将她绑住长发的黑色皮筋扯下,如丝绸般的黑发瞬间散开,披散在女人的肩膀和后背,女人本不美丽的脸忽然呈现出一种妩媚的风情。

“别总把头发扎起来。”男人点点头,面色愉悦地说,“披散下来好看些。”

女人抢过皮筋,转身回到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出来的时候又将头发一根也不留地扎在后面。

男人好脾气地接过衣服,对着老板娘露出迷人的微笑:“老板娘,这件衣服多少钱?”

“呵呵。”老板娘打量着男人的穿着,一身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不宰他宰谁啊!想了想张口就道:“这件衣服这位小姐穿着这么好看,我就卖你便宜一点好了,一千四百元!”

男人低头沉声笑了一下,老板娘眼睛发直地看着他的笑容,天,这男人长得好帅啊!男人微笑着抬头道:“两百元,我就买。”

老板娘眨眨眼,一下从花痴中回过神来:“哦,呵呵,先生你开玩笑的吧?两百块哪里买哦,你看看这质量,这款式,这手感,这……”

“不卖算了。”男人毫不留恋地将大衣放在柜台上,转身就走。刚走出店门,老板娘就叫:“五百元卖给你!”

“两百元。”男人的声音很坚定。

“加五十元。”

男人拉着女人扭头就要走,老板娘在后面叫:“拿走拿走,亏本卖给你。”

男人一副早知道的样子,亏本?真的亏本她就不会卖了,他开心地掏出钱包付钱,拿东西走人。

只听女人疑惑地问:“这么便宜的衣服能穿吗?”

男人拎着衣服笑:“放心,我全身上下的衣服没有超过三百元的。”

老板娘嘴角抽搐地看着走出去的男人,唉,老娘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个男人居然是个穷光蛋。

看着走在前面、两手拿满袋子、满心欢喜的人,潘尔君一肚子怨气。都说女人逛街是享受,男人逛街是受罪,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再加上应映儿一心想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更是铆足了劲儿逛。

整个上午,潘尔君机械地试着应映儿挑选的一件件衣服、裤子、鞋子,还有裙子。虽然他非常不愿意穿裙子,但是应映儿却固执地认为自己穿裙子比较好看,仿佛在报复他前几天经常扣她钱一样,只要他一个举动令她不满意,她就作势脱衣服裸奔!

“应映儿。”潘尔君叫住她。

“嗯?”应映儿回头,心情愉快地望着他。

“够了吧?”

“怎么了?”

“都买了这么多了,可以回去了。”潘尔君看着她手里的几个大袋子,大衣、毛衣、裤子、裙子,各一件,虽然东西很多,但是加起来居然还没超过五百块钱,真是搞不懂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衣服。

应映儿笑得体贴:“累了吗?”

潘尔君看着她不答话。

应映儿转了转眼珠道:“嗯,再买一双鞋就回去,好不好?等下请你吃午饭。”

“不要。”潘尔君直接拒绝她。

“再忍耐一下,好不好?很快的。”

“不。”潘尔君冷眼相看,薄唇紧抿,态度坚决。

应映儿噘嘴,佯装生气地威胁:“裸奔了哦。”

“好啊。”潘尔君冷冷地答应。

“啊?”

潘尔君非常淡定地说:“你奔我也奔。”

“啊?”应映儿吓得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冰冷的眸子里就像有两个愤怒的小宇宙一般,轰地炸开。

两人站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对望着,就像是高手过招一样,谁也不敢先动。应映儿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气势输给他,那么她就完了,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潘尔君眯着眼望她,他绝对不要再被应映儿用那个无赖的理由威胁了,不就是裸奔吗,当他不敢啊?

就在这时,一个路人撞了潘尔君一下,潘尔君后退两步站稳,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见应映儿得意地笑着。

“笑什么?”潘尔君不爽地瞪她。

应映儿摊手笑道:“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做不出这事。”

潘尔君怒道:“你也知道这是无赖干的事啊?”

应映儿无所谓地道:“我就无赖,你拿我怎么样?”

潘尔君恨恨地闭了下眼,现在确实不能拿她怎么样,不过……她别以为他是好惹的!

回到家后,应映儿要给潘尔君化妆。

潘尔君死也不愿意。化妆?开玩笑,他是男人哎!

应映儿哈哈大笑两声说:“你胸罩都穿了,卫生巾都用了,现在又何必矜持呢?来吧!华丽丽地走上女人之路吧!”

“你……你……”潘尔君气得连话也说不出了。

过了一会儿,潘尔君冷静下来问:“你就这么想去?”

应映儿点头,点头,再点头。

“好,我成全你。”潘尔君坐下来,闭上冰冷的眸子说。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是好人。”应映儿开心地拿起化妆包,开始给他上妆。

好人吗?哼,你等着吧……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8 年少往事 下一章:PART 10 帮她约会
热门: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叱咤风云 弹弓神警 花雨枪 高一零班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拔魔 造化之王 九鼎神皇 妹妹的坟墓